•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四章 警卫处长
  • 第十四章 警卫处长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大包间内出奇的平静,配乐声调到最低,大屏幕上放着空镜头,下面字幕一行行闪现,刘汉东倚在皮沙发上,一手端着酒,一手里玩着ZIPPO,似笑非笑等着大毒枭开口

        “酒是罪恶之源,尽量少喝。.org”马啸虎说,一副虔诚面目。

        “喝多了也误事。”马宏正跟着说。

        刘汉东心念一动,毒贩哪有那么好心肠的,是不是借着酒的话题引到生意上来,二拿不是说要取得他们信任就得吸毒么,看来是时候了,他推门出去,冲守在远处的服务员做了个手势。

        很快三个冰壶送了进来,刘汉东殷勤招呼:“用点吧,回头找几个妞儿散散冰,绝对都是正点的女大学生,干净,也放得开。”

        说着拿起冰壶,叼着吸管,用打火机烘烤着晶莹的冰毒颗粒,正要狠下心来抽一口,冰壶却被马啸虎夺了过去。

        “这玩意,别碰。”马啸虎正色道。

        刘汉东诧异了,这是什么意思,大毒枭客串禁毒大使么?

        “对脑子不好。”马啸虎敲敲自己的脑壳说,“我们工厂生产的时候,气味刺鼻的很,畜生都绕着走,你想想,那么熏人的东西,对人能有好处么?”

        戏码不对,刘汉东都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马宏正也振振有词道:“我们做这个生意,但是从来不碰,刘总小玩玩也就算了,染上毒瘾,对事业发展有害无利,这是肺腑之言。”

        “有道理。”刘汉东做沉思状,“火雷要不是玩这个,也不会出事。”说着深深叹口气,将冰壶放下。

        马啸虎说:“你那个兄弟人不错,可惜了。”

        刘汉东说:“不提这些了,二位远道而来,货带来了吧,我钱都预备好了。”

        马啸虎说:“来的匆忙,货没备齐,这回主要是和刘总接触一下,交个朋友。”

        刘汉东问:“那我们现在算朋友了吧?

        马啸虎避而不答:“这次就先到这里吧,感谢刘总的盛情招待,有机会咱们下次再聊。”

        二马站了起来,刘汉东也站起道:“再玩会,一起洗个澡?”

        “不了,还有事。”马啸虎也不和刘汉东握手,径直出门离去,刘汉东一直送到大门口,二马不让他派车去,自己打车扬长而去。

        两人刚走,刘汉东的第三部手机就响了,是耿直打来的电话,问他会面情况如何。

        “你们不是全程监听了么,这两人脾气古怪,我也摸不清情况。”刘汉东说。

        “保持联络,这是长线任务,有情况随时联络。”耿直答道。

        “喂,喂,不是说就一回么,怎么成长线了?”刘汉东还在冲手机嚷嚷,那边已经挂了。

        刘汉东气的差点把手机摔了,骑虎难下,今后还得长期和这帮喜怒无常的毒贩打交道,想想都头大。

        金樽门口的迎宾小姐和服务员见刘汉东脸色难看,都躲得远远怕惹祸上身,正好有几个男女从楼上下来,勾肩搭背,说说笑笑,其中一个正是上回陪过刘汉东的小佳佳,一个男人搂着她,亢奋无比,显然是溜了冰下来正要找地方散冰去。

        “你过来。”刘汉东冲小佳佳招招手,鬼神神差的,他想教育一下这丫头,人家毒贩子都知道毒品的危害,你一个大学生如此的不自爱,对得起家人么。

        搂着小佳佳的男子不认识刘汉东,见他指着自己的马子,立刻不乐意了,借着酒劲过来挑衅:“你他妈谁呀。”

        刘汉东心里窝着火,一个直拳打过去,男子倒飞出去撞到了文化墙上,重重落下,压坏了一排花盆。

        又一个男的想要冲过去,跟在刘汉东身后的崔正浩当即拔枪,吓得他生生止住脚步,脸色刷白。

        “操,一帮垃圾!”刘汉东活动一下手腕,转身走了。

        次日一早,刘汉东来到交通学院主持了中层干部晨会,给后勤处打了个招呼,安排张艳在图书室当个临时工,中午去庆丰地产,听取工作汇报,电力公司方面已经摆平,其他千头万绪也在解决之中,他又找了几个工人,从工地上拉了些剩余的建材,把失火烧掉的保健品门面重新建起来,也算替崔正浩还了张艳的情。

        忙完这些,刘汉东驾着路虎来到江东大学,接触了太多社会阴暗面,他要陶冶一下内心,途径学校篮球场,几个大学生正在场内飞奔,扣篮,看的他心痒难耐,在车里换了球鞋出来,要求加入球赛,他在部队就是篮球健将,打起来有声有色,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成了朋友。

        一局结束,大学生们下场休息,一个可爱的女孩迎上来将运动饮料递给自己的男朋友,男孩高大威猛,笑起来满嘴白牙,揽着女朋友的肩膀正要向刘汉东介绍,女孩却脸色大变,扭转身子。

        刘汉东也认出来了,女孩正是小佳佳,他也不揭穿,点点头说我还有事,你们玩吧,转身离去。

        “你认识他?”小佳佳悄声问男朋友。

        “有些面熟,好像是研究生院的,篮球玩的挺好。”男朋友说,他刚打完篮球,大汗淋漓身上热腾腾的,却感到女朋友娇小的身体冰冷无比。

        “佳佳,你病了么?”

        ……

        朱雀饭店,刘飞接到了姚广打来的专线电话。

        “老大,老三又把事情办砸了。”姚广的声音很沮丧,“他找了个什么世界杀手组织排名前十的职业杀手去杀夏青石一家,结果栽了,杀手失踪了一星期,尸体被渔民发现,身上中了三枪,脑袋一枪,心脏两枪,手法很专业。”

        刘飞大怒:“我早说过让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你们就是不听,**毁灭是最低层次的解决办法,也是最愚蠢的,你能杀别人,别人就不能杀你么!”

        姚广说:“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根据有关渠道的情报,萨利姆.卡洛斯入境了。”

        “这人是谁?”刘飞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是他的化名之一,真名我们并不掌握,这人以前是CIA干湿活的特务,擅长暗杀,黎巴嫩极端组织头目赛义德,墨西哥毒枭拉雷多都是他干掉的,他最喜欢用的是汽车炸弹。”

        刘飞打断他说:“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姚广忧心忡忡道:“老大,我担心卡洛斯是针对我们的,夏青石被打急眼了,他有的是钱,又身患重病没几天活头了,难免不狗急跳墙对咱们三兄弟下手,这个卡洛斯用的是合法身份入境的,咱们的特工照例进行跟踪,一转眼就被他甩掉了,现在老三已经躲起来了,连我都不知道他藏在哪个老鼠洞里,我住在部队大院里也不用担心,就是你,身为市长经常需要抛头露面,想暗杀你太简单了,老大,你不可不防啊。”

        刘飞冷笑:“我不信谁敢对党的干部下手。”

        姚广说:“老大,我已经想办法加强你的警卫力量了,你那边也注意一下,总之一切小心,夏青石现在是疯狗,见谁都咬,你不但要当心自己的安全,还有嫂子和小飞也得注意。”

        “知道了。”刘飞挂了电话,心中愤懑无比,他深吸一口气,觉得有几步棋必须走了。

        他先把黑子叫进来,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纯净水,语重心长道:“黑子,你在我身边工作时间不算短了,在个人发展上有什么想法么?”

        黑子端坐如钟,双目平视:“老板,我服从组织安排,个人没什么想法,如果一定要有,我还想穿制服。”

        刘飞点点头:“你先出去吧。”

        黑子出去后,刘飞打电话把市委组织部长叫来,问他公安局那边有没有合适的副处级的位置。

        组织部长想了想说:“市局政治部主任快到点了,不过这个位子是正处级的,下面几个副主任熬了多少年也都想转正,竞争很激烈,同时也要考虑沈局长的意见。”

        刘飞说:“黑森同志在我身边工作多年,我考虑让他挑一些更重的担子,公安口比较适合他的发展,具体的安排,还是组织部门决定吧。”

        话已至此,组织部长还能说什么,只好尽力去办,黑森的身份比较特殊,他的档案还在武警部队,少校军衔,转起来比较麻烦,而且公安系统内部阻力也不小,论资排辈轮不到他一个军转干部当政治部主任,不过黑子的另一个身份足以压住这些杂音,因为他是刘飞的司机。

        组织部门和公安局方面进行了沟通,沈弘毅正好也想安排自己的嫡系人马,需要组织部门的首肯,双方一拍即合,黑森转业到近江市局,破格担任政治部主任,原办公室主任徐功铁调任警令部主任,主抓业务,刑警大队长胡朋升一级,担任刑警支队副支队长。

        可是这个方案报给刘市长,却遭到了领导的批评,刘飞说,公安局政治部掌管干部任免调配,机关编制,考核评比,宣传教育,机关党委,黑森同志还年轻,不宜担子一下加的太重。

        天意难测,组织部长苦苦思索,刘市长批评的很正确,黑森是特种部队出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把发放到政治部主任的位置上显然不合适,还会遭人诟病,不如换成市局警卫处长,警卫处是武警现役编制,黑森本来就是武警军官,负责刘市长的安全警卫工作,当警卫处长,身份对口业务也对口。

        再次报上去,刘飞终于点头。

        不多久,刘市长的司机兼保镖黑森,摇身一变成了近江市局的警卫处长,重新穿上了武警制服,不过军衔升了一级,挂上了中校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