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章 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
  • 第十章 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摸了摸腰间的七七式手枪说:“耿大队,我还有一个要求。.org”

        “说。”

        “我想找地方练枪。”

        “江滩野地随便你练去,不用向我汇报。”

        “我需要子弹啊,不打个几百发根本找不到感觉,当场火并的话,没感觉会要命的,耿大队你不希望我牺牲吧?”刘汉东趁机要挟,他想过枪瘾又没条件,逮着机会不得狠狠勒索一把。

        “好,你下班后到警官学院来一趟。”耿直答应的很干脆。

        刘汉东先去了一趟交通学院,学校业务一切正常,没什么风吹草动,他这个校长就是个甩手掌柜,一下午都在校长室坐镇,找了几个主任、教师,学生代表谈心,批了一些支出申请,报销了一些发-票,好不容易挨到快下班的时候,借口去总部开会,夹着包离开了学校,去往警官学院的路上,忽然想到阚万林说的事儿,于是拐了个弯去铁渣街看看。

        铁渣街一如既往的脏乱差,张艳的店面还开着,不过生意明显不行,因为对面开了一家同类型的保健品店,门头很大,外面摆满庆贺开业的花篮,老板娘倚在门口嗑着瓜子和人打情骂俏,那骚劲,那架势,一看就比张艳放得开。

        张艳认识刘汉东,见他下车就过来招呼,校长长校长短的,殷勤客气的有些不自然,刘汉东没进店,在门口瞧了一眼,电磁炉上炖着菜,小桌子上两副碗筷,柜台上还摆着烟灰缸,里面有几个烟蒂,分明是小两口过日子的节奏。

        “招伙计了?”刘汉东随口问道。

        “没有,朋友刚来坐了会。”张艳急忙掩饰。

        刘汉东也不揭穿她,崔正浩是黑户,见不得人,况且自己身份比较“官方”,张艳如此反应情有可原。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找万林就行。”刘汉东回头就走,张艳如释重负,在后面客气道:“进来坐会吧,吃了饭再走。”

        刘汉东走后,崔正浩才从货架后面出来,和张艳嘀嘀咕咕一阵,现在他的汉语已经说的不错了,基本沟通没障碍,加上那副土鳖气质,融入铁渣街的氛围毫无违和感,这儿流动人口本来就多,除了阚万林这样别有用心的,谁也不会注意张艳店里多了一个男人。

        ……

        刘汉东回到了曾经学习和战斗过的地方,近江警官学院,老教官张亚森在地下射击场等着他,陪同的还有一个五十来岁头发花白的枪械库保管员老王。

        射击场的长条桌上摆了几把手枪,十几盒子弹,都是常见的警用手枪,刘汉东拿起一把五四,哗啦啦摆弄着,不满道:“膛线磨的差不多了,这枪快报废了吧?”

        张亚森说:“枪破点无所谓,主要是找感觉,这和用破车练驾驶是一样的,神枪手都是子弹喂出来的,你摸枪的机会不多,就别计较这个了。”

        刘汉东挑了一把成色七八成新的七七式,压满子弹,戴上耳罩,开始进行二十五米胸靶速射,他在部队的时候是汽车团中士,只打过八一杠,虽然手枪也会玩,但娴熟程度比这帮老公安差远了,七发子弹打完,虽然都上靶,但分布很散。

        七七式的枪柄很短,刘汉东手大,几乎是用三根手指握住手枪,握持很不舒服,扳机没有二道火,很生硬,总之很不好用。

        张亚森皱起眉头:“你怎么选这个枪,出于隐蔽的需要么?”

        刘汉东苦笑:“没得选。”

        一直沉默的老王开腔了:“这话说的,什么叫没得选,咱警校库房里就是枪多,只要你能说得出名堂来,我就能给你找出来。”

        刘汉东乐了:“我想用M1911,SIGp226,还有CZ75这样的名枪,你能给我找出来。”

        老王说:“咱们赌什么?”

        刘汉东看了看张亚森,老张一脸玩味的笑,他心里就明白了,不过还是信誓旦旦道:“赌两条3字头的软中华。”

        他看到老王烟不离手,一嘴黄牙,就知道是大烟枪,用好烟做赌注最合适不过了。

        老王果然笑了:“小子,你等着。”屁颠屁颠去了。

        过了十分钟,老王拿着三个黑塑料盒子来了,往桌上一放,笑眯眯点了一支烟:“开开眼吧。”

        刘汉东将盒盖全部打开,顿时眼花缭乱,老王说的一点不假,这三种世界名枪全有,而且成色极新,根本没打过几枪。

        不过稍加把玩就发现不对之处,M1911套筒上刻着NP28,P226的套筒上是NP22,CZ75套筒上是NZ85B,还有明显的 MADE IN CHINA字样。

        刘汉东笑了:“王老师,你哄我,这都是山寨货啊。”

        老王眼一瞪:“谁说是山寨货,武器是没有专利权的你知道不,这是咱们北方工业生产的出口产品,通过国家靶场的鉴定试验,达到美**标,全枪寿命一万五千发,比国产手枪高五倍,故障率小于百分之零点一五,比原厂货分毫不差,在欧美卖的可好了。”

        刘汉东哈哈一笑:“好吧,算我输了,两条软中华明天就送过来。”说着就拿起P226准备装弹试射。

        老王一把夺回来:“就是给你看看,哪能发射啊。”

        刘汉东说:“枪就是用来射的,藏在库房里是它最大的悲哀。”

        老王说:“你说的嘴响也没用,这枪是以前省厅领导给特警队自选配枪的时候厂家送来的外贸货,后来政策不允许还是选了92式,这几把枪就封存了,领导不签字,原则上是不许出库的。”

        刘汉东问:“既然是选型用的枪,那肯定不是处枪了,就算打两发也看不出来膛线磨损,我保证就打一梭子,大不了再给王老师弄两条好烟。”

        老王没回过味来,愣了一下才明白:“你小子,别贿赂我啊,我两袖清风的很。”

        张亚森笑道:“老王,别逗他了,反正这枪领导们也忘了,就让这小子见识一下吧。”

        老王这才勉强同意,又讹诈了刘汉东一条苏烟。

        刘汉东将三枝枪全都试射了一遍,打完之后意犹未尽,爱不释手,三枝枪各有所长,但他最偏爱的还是NP22,也就是SIG p226的仿品,外形棱角分明,粗犷有力,握把很适合他的手掌,十五发的容弹量比七七式翻了一番还拐弯,而且是九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弹,比64式7.62手枪弹威力大多了。

        警校射击场不但训练警校生,也是全市公安进行业务培训的地方,可是由于警察们工作繁忙,而且大部分警种在工作中用不到枪械,所以射击训练形同虚设,大批打不完的子弹,都是内码来打靶用掉。

        刘汉东可算逮着机会了,各种手枪轮着打,35发装的牛皮纸盒子丢了一地,打得食指都快起茧子了,他枪感很好,几百发下来,25米胸靶基本上能打在一个直径五厘米的小圈子里,当然这是使用NP22的成绩,用七七式怎么也打不出这样的效果。

        “张教官,你看我打得还行吧?”刘汉东回头一看,张亚森和老王俩人远远坐在屋里吃面条呢,根本没往这边看。

        刘汉东心思一动,将一盒51式手枪弹悄悄揣进了兜里。

        门开了,进来的是耿大队,他带来了盒饭,鸡腿,驴肉火烧,还有一瓶白酒,张亚森和老王都推辞,说靶场绝对不能喝酒,耿大队也就将酒瓶收了起来,三人上前查看刘汉东的成绩,都面色严肃的点着头。

        “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枪法奇准的人。”老王说。

        “那第一个是谁?”刘汉东摘下了耳罩。

        “是詹子羽,他没出事之前,经常到这儿练枪,打过的子弹没有上万也有七八千,那绝对是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老王摇头叹息道。

        刘汉东冷笑:“我和他当面对决过,最后还是我赢了。”

        老王说:“我知道,詹子羽最大的问题是靶场上成绩好,实战就不行了,平时都是十环又如何,上了战场发挥不出来,有屁用。”

        耿大队插言道:“士兵在战场上,能把军营里学到的技能发挥出哪怕百分之十就能保命,正常人面对枪口总会紧张,詹子羽和小刘不同,小刘之前就经历过好几次枪战,心理素质超强,要不然我也不会……”

        他笑笑,不再继续说,张亚森和老王心里明镜似的,刘汉东来练枪,肯定是临时抱佛脚,要执行特殊任务了,要不然沈副局长也不会特批两千发子弹给他打着玩。

        张亚森说:“小刘,我教你一招,近距离作战的时候,一定要迅速走位,不要站在原处挨枪,咱们练练。”

        老王拿了两把蓝色套筒的训练枪,装上易碎弹,刘汉东和张亚森穿上护具,来到模拟实战靶场继续训练。

        模拟实战靶场是宋剑锋担任省厅一把手的时候下令建设的高科技训练基地,普通学员根本没机会进来训练,这是反恐特警的训练场地,如今偌大的场地灯光全开,只为刘汉东一个人服务。

        训练基地面积很大,是一个类似室内篮球馆的建筑物,内部模拟成街道,有建筑物,马路,汽车,随时会有电脑控制的人形靶跳出来,训练人员要在最短时间内分辨出靶子的威胁性进行处置。

        不过刘汉东不是来打靶子的,他的对手是实战经验丰富的教官张亚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