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九章 刘总的手段
  • 第九章 刘总的手段

    作品:《匹夫的逆袭

        金樽夜总会,四楼最大的包房内,灯火昏暗,乌烟瘴气,大理石茶几上摆满了洋酒、啤酒、果盘,香烟,冰壶,电力公司的领导们都喝高了,一人楼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姐,拿着麦克风鬼哭狼嚎。.org

        刘汉东全程作陪,甚至亲自倒酒,点烟,拿纸巾,殷勤客气,无微不至,以至于让这些小领导看走了眼,忘了面前这位汉子不是威震近江的黑社会老大,而是任由他们拿捏的地产公司职员,一个喝大的中年科员甚至直呼其名,问他刘汉东你到底杀过几个人,江湖上传你挺厉害的。

        “都是谣传,谣传。”刘汉东笑的很和善,他将戾气尽敛,书卷气释放出来,再加上跟祁庆雨耳濡目染学的那一套拍马溜须巴结人的手段使出来,若是熟悉他的人,比如马凌看到,肯定认不出这人是自己的老公。

        领导们终归是正当职业人士,虽然喝的醉醺醺的,但依然没人动冰毒,刘汉东也不勉强,这些毒品全让那几个粉妹享用了,吼歌吼到十一点,刘汉东建议去洗个澡,去去酒气。

        “就不去了吧。”电力公司营销部迟经理故作矜持道,他四十来岁,大腹便便,酒糟鼻子,一看就是老油条了,“不去了吧”和“不去了”一字之差,但区别甚大,领导加一个“吧”以探寻的口吻来说这句话,其实就是在卖味,希望下面人再强烈要求一下,以便自己顺水推舟,刘汉东岂能不明白这个,立刻说道:“迟哥,就是随便泡一下,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项目,要不然回家一身酒气,嫂子不得罚你跪搓板。”

        大家就都笑了,迟经理爽快道:“那就去,简单泡一下。”

        一干人等乘坐电梯下到大厅,大厅里人头攒动,收银台前正在发生纠纷,似乎有几个喝醉酒的在闹事,还把收银员妹子给打了。

        刘汉东说:“迟哥,您稍微一等,我处理一下,马上过来。”

        众人就在大厅沙发上坐下,笑看刘汉东如何处理闹事者。

        刘汉东打了个手势,立刻从楼上下来十几个服务员,黑色唐装打扮,胸前一排丝绣小字“莫使金樽空对月”,耳朵后面挂着空气耳麦的线,手里拎着带打击头的强光手电,二话不说就把几个闹事的家伙拖走了。

        五分钟后,刘汉东才出来,笑吟吟的请迟经理等人上了一辆碧莲客车,有个科员问他:“刘总,刚才什么情况?”

        刘汉东说:“没事,几个小痞子玩的太嗨了,已经处理了。”

        “怎么处理的?”

        “给他们醒醒酒,不行就报警。”刘汉东说。

        问话的人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说这样太便宜他们了。

        刘汉东微笑道:“一点小事,总不至于把脚筋挑了。”

        到了水文化会所,刘汉东给他们单间洗浴,至于是不是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只有个人自己清楚了,总之他们进去的时候,陪浴小姐说买的是通票,大保健什么的已经包含在内,就算只洗素澡,也是这个钱。

        当他们洗完穿衣服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更衣柜里发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背面写着密码的银行卡。

        当最后一个人洗完出来的时候,看到刘汉东正和迟经理谈笑风生,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钟,刘汉东又提议去打两圈麻将,这回迟经理是真的敬谢不敏了。

        “老了,顶不住了,眼皮直打架,下回吧。”

        “迟哥咱们说定了,下回咱们再一起玩。”刘汉东安排司机一一将他们送回家,这才打个电话,让阚万林来接自己。

        火雷出事之后,刘汉东把阚万林调到庆丰地产给自己当专职司机,老板经常有迎来送往应酬的业务,避免不了喝酒,身边没个靠谱的司机真不行。

        回去的路上,阚万林忍不住嘀咕:“东哥,张艳找了个男人,可能是通缉犯,你说我要不要报警?”

        刘汉东酒劲一下醒了:“什么?通缉犯?”

        “嗯,就是在花火村杀人的那个,我不敢百分百确定,七成把握是有的,张艳还藏着掖着,怕我看见,其实我是关心她,唉,不识好歹呀。”阚万林一脸痛心。

        刘汉东心里一动,莫非崔正浩没走?这家伙倒是个好手,看着不起眼,其实比谁都狠辣,当做贴身保镖再合适不过了。

        “这事儿你先不要乱来,我会过问的。”刘汉东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睡着了。

        进家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刘汉东的三处伤口虽然愈合,但元气大伤尚未恢复,白酒洋酒啤酒掺着喝,到底喝了多少天知道,反正他一进门就觉得难受,冲进洗手间扶着马桶狂吐一气。

        忽然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回头看去,正是马凌。

        马凌穿着睡衣,头发随意的绾着,雪白修长的颈子后面生着细细的绒毛,面容恬静安详,和平时雷厉风行的彪悍女司机大相径庭,刘汉东不由得痴了,最近他太忙,以至于把自己老婆都差不多抛在脑后。

        “看什么呢?”马凌嗔怪的打他一下,却双手环绕过来,将头靠在他背上。

        刘汉东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温馨一刻,可是持续不到两秒钟,马凌就厉声喝道:“你身上带的什么!”

        原来是火雷那把77式手枪,刘汉东直接别在腰带内侧了,这种枪体型小便于隐藏,衣服遮着看不到,但贴身紧靠在一起,不发现才怪。

        刘汉东把枪抽了出来,两只手指捏着说:“不是我的。”

        马凌怒喝:“坟头上烧报纸,你骗鬼呢,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整天身上别这玩意,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能让我安安心心过几天踏实日子么!”

        刘汉东举手投降:“我招。”

        “说!”

        “这枪是缉毒大队给我临时配备的,火雷吸毒后出了车祸人快不行了,我痛恨毒品害人,所以答应耿大队配合他抓捕毒贩,就是演一场戏,枪不是抓捕用的武器,而是显摆身份的道具,就这样,爱信不信。”

        马凌愣了,刘汉东这番话逻辑性很强,有理有据的,不信都不行,火雷就在医院躺着呢,吸毒之后开摩托出车祸,还害死一个女孩,这件事传得很广,她当然知道。

        “你不骗我?就是配合演戏,不让你打头阵?”马凌问道,语气恢复了平和。

        刘汉东说:“当然,我又不是在职警察,凭什么让我打头阵,还有,以前在缉毒大队的同事小方牺牲了,留下一个周岁的孩子,我不能无动于衷,所以就答应了。”

        马凌重新趴到刘汉东怀里,“千万注意安全,你看看自己身上多少伤疤了,都没好地方了,你不为我着想,也要为咱们将来的孩子着想,人家丢下周岁的娃娃,你也想让我当寡妇啊。”

        刘汉东拍着马凌的脑袋瓜安慰道:“不会的,我向你保证,绝对不冲锋在前,一有风吹草动我就钻桌子底下去。”

        马凌噗嗤笑了,打他一下:“我还不知道你,枪一响,你比兔子都快,不是跑,是往前冲,咦,这是什么?”

        她好奇的看着刘汉东衬衣里贴身穿的防弹背心。

        “耿大队给的防弹衣,我正想上网查查呢,淘宝上有没有凯夫拉的料子,咱买几丈,找裁缝做一套衣服,从裤衩到风衣,全防弹,多拉风。”

        “拉风呢,拉倒吧你,快去洗个澡,臭死了你。”马凌笑了,刘汉东注意自身安全,让她很放心。

        “一起洗。”刘汉东将马凌拽进了浴室。

        ……

        第二天,电力公司营销部办公室,科员小李打开电脑,浏览微博,发现一条新闻,他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叹“靠!”

        “怎么了?”同事凑过来看。

        “昨天金樽夜总会发生斗殴事件,三名青年被斩断脚筋,幸亏送医及时,不然肯定留下残疾。”小李声音有些颤抖,这不就是昨晚上他们亲身经历的事件么,刘总说挑脚筋不是开玩笑啊。

        迟经理腋下夹着报纸踱了进来,昨天刘汉东给他安排了双飞,其中一个还是俄罗斯大洋马,体验了小小竹排江中游的感觉,也算不虚此行,最让他满意的是那张卡,里面竟然有十万块之巨,这个刘汉东出手大方,为人讲究,懂事。

        ”你们聊什么呢?”迟经理春风满面道。

        “迟经理,那个刘汉东还真是混黑社会的,昨天金樽闹事的那几个,被挑了脚筋了,新闻都出来了。”小李指着电脑屏幕夸张的挥舞着胳膊。

        迟经理顿时觉得那十万块无比烫手。

        刘汉东不好惹,拿人钱财给人消灾,多个朋友多条路,虽说卡欧洲花园脖子是上面施加的压力,但总归不是红头文件,甚至连打招呼都不算,只是暗示而已,硬着头皮顶住也不是难事,总比惹恼刘汉东强。

        迟经理立刻给刘汉东打了电话,给他指明了解决办法,找出当初的原始合同,根据条款可以分期支付配套费,虽然一分钱不能少,但大大减轻了压力,一旦房子正常销售,资金压力就立刻消散于无形。

        “迟哥,谢谢你了,晚上有空么,我安排。”刘汉东热情洋溢。

        “免了,晚上还要开会,你忙吧,再见。”迟经理挂了电话,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电老虎变成了电老鼠,还是钻进风箱的电老鼠,两头受气啊。

        庆丰地产总经理办公室,刘汉东信心百倍,精神焕发,正要给法务部打电话让他们查找原始合同,第三部手机响了。

        “汉东,青海哥们后天到近江,你预备一下。”耿直的话就像催命符一样,让刘汉东骤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