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八章 看不见的黑手
  • 第八章 看不见的黑手

    作品:《匹夫的逆袭

        二拿解释道:“冰毒化学名称是甲基苯丙胺,最早是军用兴奋剂,用来提高特种部队士兵的作战能力,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不吃饭,还能保持充沛体力和精神,其实这是一种透支,药效过后人会极度疲惫,对中枢神经的损害也很大,我们缉毒人员在和毒贩的较量中,有时候不可避免的要接触毒品,量少一些的话,不会染上毒瘾的,就怕尝到甜头,一发不可收拾……”

        耿直说:“你小看汉东了,他的毅力远非常人可比,我相信他不会染上的,当然了,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碰。.org”

        两人一唱一和,刘汉东听着好笑,“好吧,我豁出去了,谁让咱们是过命的交情呢。”

        刘汉东虽然在缉毒大队工作时间不长,但是参加过三次行动,回回动枪,共同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兄弟,说话就没那么多官司门道,既然答应下来,就全力以赴。

        耿直拿出一个手机递过来:“以后用这个专线联系,我和二拿的号码都在里面,这个手机技术部门处理过,关机也能发送信号,我们可以随时掌握你的行踪,保证你的安全。”

        刘汉东接了手机,“那么,关于西部朋友有没有什么需要提示的?”

        耿直说:“掌握的信息不多,你等通知就行了。”

        “那我先走了。”刘汉东起身告辞。

        望着他背影离去,二拿说:“头儿,你说他能行么,我有种预感,这回要出大事。”

        耿直说:“这次是省厅领导亲自过问,国际刑警都参与的大案子,当然是大事。”

        二拿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右眼皮老跳。”

        耿直说:“撕个纸条贴眼皮上,让它白跳。”

        ……

        刘汉东驱车来到医院,打电话把车祸死亡的女孩家长约来,双方律师在场见证,不通过法院审理私下解决,火联合代表儿子向女孩家人表示了歉意,然后支付赔偿款项,对方打了收条,这件事情就算了结。

        火联合没问这笔巨款的来源,因为他知道刘汉东是能人,筹措几十万不是难事,但祸是自家儿子闯下的,哪有让别人掏腰包的道理,他流着泪说:“大东,大叔没脸了,生个儿子不学好,成天在外面混社会,我也没管教好他,害人害己啊,这钱算大叔借你的,等卖了房子就还你。”

        刘汉东说:“叔你可别这么说,外面都说我是黑帮老大,火雷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也不解释什么了,黑帮怎么了,重要是不是黑,而是帮,兄弟们有了难处,就得互相帮,帮来帮去就成了黑帮,扯远了,不管怎么说,火雷是我的亲兄弟,他有事我不能不管,钱是大家凑的,不是我一个人出的,大叔你就安心吧。”

        江浩风代表金樽也拿出了二十万,用来给火雷支付医疗费,社会上的朋友来了不少,你一千我两千的捐了大约十余万,医院一楼大厅内聚满了光头汉子,搞得保安们紧张兮兮,得知不是医闹后才松了口气。

        事情圆满解决,社会上的朋友渐渐散去,刘汉东在人群中看到了小刀,便上前问他:“你妹妹医疗费解决了么?”

        “还差钱。”小刀说,拍拍裤兜,“我已经筹措不少了。”

        刘汉东把脸一板:“胡闹,医院是你干活的地方么,这都是救命钱!”

        小刀说:“我拿的都是那些开豪车来的人的钱,穷人我不碰。”

        刘汉东也不和他计较,老鬼的徒弟就是靠手艺吃饭的,能做到盗亦有道已经不错了,他宽慰道:“你别着急,飞基金的慈善捐款马上就要到位了。”

        小刀撇嘴道:“指望他们,吊毛都没一根,这帮狗日的说人话不干人事,要这要那,户口本身份证病历**医院证明,还要父母的低保收入证明,街道社区盖章,民政局出什么证明,我妹连户口都没有,也没爹妈,这些证明根本开不出来,有时间折腾这个,我还不如洗几个皮子了。”

        刘汉东略一沉吟,带小刀来到停车场,从后备箱里拿了五万块给他。

        “这些先用着,不够再找我拿。”

        “叔……”小刀无言,拿手背擦了擦眼睛,“我知道错了。”在金樽他和别人一样称呼刘汉东为东哥,私下场合喊叔,毕竟差着辈分呢。

        “你错在哪儿了?”刘汉东反问他。

        “我不该在医院洗皮子。”小刀诚恳无比,但是刘汉东知道,这小子只是哄自己高兴而已,对这个来自社会底层,从小被父母抛弃的孤儿来说,首要的是活下去,他根本不会同情别人。

        “小偷小摸不成大器,指望这个发家致富是行不通的,最大的可能是自己先进局子。”刘汉东淳淳教诲却让小刀更加迷茫:“叔,那我该干啥?”

        “练好基本功,将来跟叔干一票大的,就什么都有了。”刘汉东拍拍他的肩膀,驾车离去。

        刚出医院大门,电话就来了,刘汉东身上三部手机,一部智能手机日常使用,一部用来和亲人联系,第三部是耿直给的,响的是日常使用的那部,来电号码是本市手机,接了,是个陌生男声。

        “东哥你好,我是雷子的朋友,雷子出事,我们场子的货没人供了,东哥能派人送点过来么,我钱都预备好了。”

        “你哪里?”刘汉东隐隐兴奋起来,进入了毒枭模式。

        “大富豪夜总会,我叫小涛。”

        “要多少?”

        “和以前一样。”

        “知道了。”刘汉东没细问,挂了电话,直奔庆丰地产公司,毒枭只是客串玩玩,他的主业还是地产公司老总。

        目前要解决的问题是欧洲花园用电纠纷,矛盾焦点在于用电手续不齐全,供电公司拒绝送电,手续不全的原因是配套费没交完,按照规定,建筑面积每平米要缴纳一百四十元的用电配套费,以欧洲花园的规模来计算,这笔钱在一千五百万左右,按说也不多,可是房子卖不动,款收不回来,交不起配套费,供电公司就卡脖子,业主就闹事,形成恶性循环,矛盾积累越来越大,越拖越难解决。

        刘汉东首先想到的是庆丰地产的大金主卓力,卓二哥不是庆丰地产的股东,他只是在欧洲花园项目上注资而已,建筑队是他找的人,建筑材料和工人工资也是他垫付的,如今正是该坐收红利的时候,却还要找人家借钱,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仔细想了一番,刘汉东还是放下了电话,他要靠自己的能耐把事情摆平,公司里有专门跑电力口的业务人员,刘汉东让他们联系电力公司的相关领导,晚上鲍翅楼吃饭,又从火雷的毒资里拿出二十万来,准备晚上行贿用。

        这事儿安排下去了,他又给谭帅打了个电话,让他速到欧洲花园找自己报到,不到半小时,谭帅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刘汉东没在办公室接待他,电话通知他上顶楼天台,天台是卧底们出没的场所,做戏做全套,在这儿谈事儿,显得专业。

        刘汉东说:“火雷一时半会醒不了,我又太忙,原来的业务必须有人扛起来才行,你有什么想法么?”

        谭帅激动起来:“东哥,你要信得过我,就把这一摊子交给我,我保证一年,不,半年之内统一近江所有的夜总会,洗浴中心,歌厅舞厅酒吧网吧,让他们全部用咱的货,谁不服,直接干死丢江里去,他们都说我做事有东哥的风格,绝对的霸气。”

        刘汉东赞道:“有魄力,我相信你,对了,大富豪的小涛你认识不?”

        谭帅说:“小涛啊,他是大富豪的领班,没事也帮着散点货。”

        刘汉东问:“这边的客户都是谁维护的?”

        谭帅挠挠头:“哪有那么专业,有时候我去送,有时候是华伟,不得空的话,就派下面小弟去送,都是当面钱货两讫。”

        刘汉东说:“他那边缺货了,按老规矩给他送点过去,货在火雷家马桶水箱里,你自己去取。”

        “好嘞,收了钱我马上送过来,雷哥看病需要钱。”谭帅兴冲冲的走了,刘汉东却陷入思索。

        小涛只是大富豪的领班,小拆家而已,居然能主动打电话找自己要货,这不正常啊……

        火雷并不是那种粗中有细的智慧型混混,而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打手型混混,他背后肯定有其他人,而这个人的狡猾程度超乎想象,不能细想,越想越担忧,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正向自己伸来。

        晚上,刘汉东在鲍翅楼宴请电力公司一帮中层领导,吃的龙虾鲍鱼,喝的是法国干白,一顿饭就花了两万多,事后每个人又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具体管事的塞了十万,办事员也有五千,连司机都拿了两条中华烟,喝的醉醺醺又去金樽唱歌,刘汉东让江浩风安排素质最高的公主和小姐,所有开支计在自己账上。

        “东哥。”江浩风挤眉弄眼,“要不要给他们弄点提神的。”

        刘汉东想了想说:“你看着办吧。”

        不大工夫,几个公主端着冰壶进了包间。

        ……

        同一时刻,大富豪夜总会内,领班小涛躲在更衣室里打电话,他的衣柜里放着一包冰毒,是刚才谭帅派人送来的。

        “发叔,我按照你说的,先给刘汉东打了电话,他晚上就派人把货送来了,好,我知道了,行,挂了。”

        小涛收起手机,从柜子里拿出冰毒,拆开小包装,全都倒在一个托盘里,掺进一堆白色粉末,搅匀,再装进小包装,结果比刚才多出了好几包,掺假多挣钱是场子里公开的秘密,不过小涛还是留了两包纯正的冰毒,供自己享用。

        蕴山脚下某别墅,前近江大亨李随风手下军师吴兴发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说道:“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简直天衣无缝,刘汉东把火雷留下的这一摊子接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