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六章 别墅火灾
  • 第七十六章 别墅火灾

    作品:《匹夫的逆袭

        “停一下。.org”安馨高呼,安杰松了油门,摩托雪橇停了下来。

        冯庸也停下了,掀开风镜问道:“怎么了?”

        “他们掉队了。”安馨指了指后面。

        “可能是雪橇故障,有老张他们陪着呢,咱们先走吧。”冯庸满不在乎的说道,扳动油门继续前行。

        刘小飞想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开口。

        安杰不由分说也开动雪橇,他心里隐隐有预感,刘汉东这回要到大霉。

        ……

        后方五百米处,刘汉东的摩托雪橇停了下来,他是主动停车的,因为发现刹车不灵,很容易出事故,不用问是冯庸做的手脚,看来他们准备动手了。

        “怎么回事?”舒帆问道,红扑扑的脸蛋,可爱的绒球帽子,小丫头还不知道大难即将临头。

        两个人陌生人滑着雪橇而来,戴着狗皮帽子,穿着熊皮大衣,身上背着猎枪,风镜下是粗犷的络腮胡子,一身匪气掩饰不住,令人联想到解放前东北的胡子。

        刘汉东打量这两张生面孔,他们不是昨天见过的工作人员,估计是冯庸豢养的打手,专门干脏活的,因为这两把猎枪他认识,正是别墅枪库里的货色。

        两人距离五步开外站定,将猎枪从肩上摘下,哗啦一声拉栓上膛,扫视周围,寂静山林,除了四人之外再无活物。

        “你们想干什么?”刘汉东镇定自若。

        舒帆发现了不对劲,躲在了刘汉东身后,瑟瑟发抖,她是经历过绑架与暗杀的,这动静一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干活很专业,根本不闲扯废话,直接喝道:“跪下。”

        其中一人瞄了瞄舒帆,邪邪的笑了笑,殊不知就是这邪笑送了自己的性命。

        刘汉东单腿跪地,忽然“嘡嘡”两枪,两个家伙腹部中弹栽倒在地,刘汉东走过去,俩家伙都没死,瞪着眼睛喘着粗气,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他俩确实是冯庸的人,身上都背着命案,所以毫无顾忌,杀人不眨眼,本来以为料理这一男一女很轻松,计划先打死男的,再把女孩轮了,两具尸体山沟里一丢,齐活,没想到打了一辈子鹰,最后被小家巧啄了眼。

        他们可不知道,刘汉东不但不是小家巧,也不是一般的鹰,碰上这种比秃鹫还狠的角色,他俩死的不冤。

        刘汉东转身对舒帆说:“闭上眼睛。”

        舒帆很听话的转身闭眼堵耳朵。

        刘汉东朝两个倒霉蛋的脑门上各补了一枪,顿时死的透透的,尸体掀进沟里,重新跨上雪橇。

        “回去。”刘汉东淡淡的说。

        舒帆瞪大眼睛:“回去干什么?”

        “干正事。”刘汉东说。

        二十分钟后,刘汉东回到了别墅,他让舒帆等在外面,自己拎着枪从后窗爬进了别墅,五分钟后才出来。

        刘汉东手里拎着油桶和舒帆的行李,嘴里叼着烟,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顺手丢在地上,一条火线向别墅蔓延而去,他没事人一样给雪橇加油,用扳手拧紧刹车线。

        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和窗户被炸开,堆积的油料、烈酒和窗帘被单等易燃品燃起了熊熊大火,服务员们徒劳的用拖把和扫帚扑打着火焰,发现无济于事后迅速逃离火场。

        刘汉东跨上摩托雪橇,说了一个字:“走!”

        舒帆跨上后座,雪橇绝尘而去。

        风在耳畔呼啸而过,舒帆忍不住回头看,别墅烈焰滚滚,黑烟直上云霄。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回头,不然不够帅。”刘汉东头也不回的说道。

        ……

        几公里外滑雪场上,冯庸看到远处的烟柱,不禁惊呆了,拿起对讲机呼叫,只传来一阵嘈杂声。

        “我操,把我房子给点了!”冯庸不是傻子,他立刻猜出是刘汉东干的好事,这家伙果然名不虚传,不用问派去干活的俩杀手肯定挂了。

        “失火了么?”安馨花容失色。

        “引发森林火灾可就糟了。”刘小飞慢吞吞的说道,他心里暗暗高兴,刘汉东不但没死,还反咬了死胖子叔叔一口,这下乐子大了。

        冯庸气急败坏,跨上摩托雪橇往回赶,其余人也没兴致继续滑雪了,救火又帮不上忙,手足无措站在原地。

        安杰忽然想起什么,气急败坏道:“我的笔记本还在屋里,多少重要文件都完蛋了。”

        安馨却想到了舒帆和刘汉东,这两人去哪儿了。

        “咱们分头找人吧。”安馨说,老林子里野兽出没,万一舒帆有个意外,自己真没脸去见夏青石了。

        刘小飞却摇摇头说:“不用去找他们,他们已经走了。”

        安馨不是傻子,立刻猜出别墅起火和刘汉东有关系,当然这场冲突的最根本原因,还是昨晚上浴室里那一幕。

        但愿事实真相不是这样。安馨暗暗祈祷。

        冯庸赶到火场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别墅烈焰滔天,根本无法救火,幸运的是别墅周边的树木都被砍伐一空,不然引发森林大火,把办个大兴安岭给点了,就算他爸爸官再大也扛不住。

        “我的老大哎,你给我找的麻烦真不小。”冯庸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钱多,烧掉一所别墅不是事儿,但咽不下的是这口气。

        ……

        此刻刘飞已经抵达了北京,他是乘坐专机在凌晨抵达的,京里的朋友开着军牌的奥迪A8去接机,虽说中央三令五申,禁止豪车挂军牌,架不住下面人有对策,A8挂着A6的标,12缸标成六缸,该咋样还是咋样。

        来接他的是铁三角之一的老二姚广,大院子弟,大学毕业后进入军界发展,现在总参某部,挂中校军衔,平时吊儿郎当,时不时失踪几个月,据说干的是秘密情报工作,路子相当野,刘飞的贴身保镖黑子就是他派去的现役军人,特种部队出身的高手。

        “老大,什么风把你又吹回来了?”姚广乐呵呵的问道。

        “少废话,给我安排个地方,要绝对安全。”刘飞没好气的说,昨晚上憋得火大,至今没消退,就想找个女人狠狠干一炮。

        “好嘞,妞要不要帮你预备好,我手上有几个极品,自己都没舍得用哩,都是大学生哦。”姚广嘻嘻笑着。

        “你自己留着吧。”刘飞拿出手机开机,调出号码来,他并非安馨一个目标,还有其他备胎。

        近江市公安局法医鉴证中心主任,江东省三八红旗手宋欣欣警官,就是刘市长的备胎之一。

        宋欣欣年轻,资历浅,本来法医鉴证中心主任的职务轮不到她当,虽然沈弘毅有心帮忙,但也不能逾越潜规则越级提拔,但刘飞可以,宋欣欣的扶正是他直接干预的结果,评上省级三八红旗手也是他的授意,宋欣欣最近在媒体上曝光很频繁,神探警花的美誉响彻近江,全是刘市长力捧的功劳。

        此时宋欣欣正在北京开会,正好有时间约出来拿下,刘市长很懂女人,越是这种号称冰山的女人,其实越是闷骚,越是渴求男人征服,只是遇不到能降服她们的优秀男子而已。

        刘飞很自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自己征服不了的女人。

        他给宋欣欣发了条短信,约她出来聊聊。

        很快收到回复:“你谁呀?”

        刘飞鼻子差点气歪,上次和宋欣欣交换了号码,这女人怎么没记性?

        他耐心回复:“我是刘飞,方便么?”

        过了一会,手机响了,刘飞很随意的打开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不好意思刘市长,今天会议日程安排我发言,中午妇联领导接见,晚上要去见老师,实在没时间。”

        刘飞气的直接把手机给砸了。

        姚广坏笑:“老大,什么样的妞儿敢放老大的鸽子?”

        刘飞说:“给我安排两个散打高手。”

        姚广立刻摩拳擦掌:“老大想揍谁?我马上安排。”

        刘飞恶狠狠道:“陪我练拳。”

        ……

        宋欣欣一天都眼皮乱跳,不知是福是祸,傍晚她打车来到老师家里,这是一栋八十年代的公安部干部楼,宽敞整洁,老师的家三室一厅,摆满了橱柜,里面尽是人头颅骨。

        老师满头银发,精神矍铄,问宋欣欣吃饭了么。

        “吃了一点。”宋欣欣说,肚子却在咕咕叫,现在的会议都厉行节约,连工作餐都省了。

        “又哄我,等着哈,下面条给你吃,咱今儿吃打卤面。”老师乐呵呵的进了厨房,宋欣欣也跟了进去,帮老师择菜。

        “老师,这么多年了,您还是一个人过啊。”宋欣欣望着老师的银发,眼睛有些湿润,她的老师当年也是号称冰山美人的女法医,一直单身,人生都献给了法医事业。

        “有他们陪着我。”老师笑了笑,“从不寂寞,他们会说话的。”

        老师指的是那些人头骨,这一点上师徒俩倒是很相似。

        “欣欣啊,你好像有些心神不宁,有事么?”老师到底是老公安,眼睛毒的很。

        宋欣欣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没什么了,我们市的市长约我聊天喝咖啡来着。”

        “市长?”老师扶了扶金丝眼镜,“近江市长吧,那是副省级领导了,多大年纪,男的女的?”

        “ 三十七八岁吧,男的,对我挺器重的。”宋欣欣发觉老师的表情严肃起来。

        “欣欣,你要警惕了,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公务是很繁忙的,没精力,也没必要去关心法医工作,他一定是另有所图!”

        宋欣欣如梦初醒,一直以来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本来还以为是沈弘毅余情未了,对自己多加关照,现在想起来,这些荣誉、提拔和沈弘毅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刘市长一手操办的。

        难道他……宋欣欣不敢往下想,她无法相信,刘飞会会对自己这个小小的女法医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