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三章 春猎
  • 第七十三章 春猎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大兴安岭山林深处,没有喧嚣,没有雾霾,只有清新的空气,参天的大树,碧蓝天空下的雪峰,别墅前的空地上,停着五辆摩托雪橇,工作人员调试设备,整装待发。.org

        既然是打猎,猎枪是必备的,冯庸为大家准备了各式各样的枪支弹药,一张长条桌上,摆着几只长枪,从军用步枪到进口温彻斯特双筒猎枪都有,花花绿绿的纸盒子里装着各式弹药,铜质弹壳的步枪弹,塑料弹筒的霰弹,麻醉弹,还有弓弩用的箭矢,令人目不暇接。

        刘汉东选了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他是军人出身,对军用步枪有特殊的偏好,哗啦哗啦摆弄着步枪动作娴熟无比,安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丫真土鳖,这是打猎又不是打仗,不过自己选什么枪也拿不定主意,最后挑了一把最漂亮的胡桃木双筒猎枪。

        舒帆不懂枪,冯庸帮她选了一支打点二二口径长弹的运动步枪,小巧玲珑易操作,后坐力小精度高,女孩子打猎就是玩个概念,砰砰放两枪过个瘾就好,这种枪最适合。

        刘小飞倒是行家里手,选了一支带瞄准镜的步枪,不过这把枪太大,背在单薄的少年身上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陪他们打猎的两名工作人员都是经验丰富的山林猎人,三四十岁年纪,性格沉稳,穿着鹿皮衣服,帽子上戴着风镜,他俩正要教客人们使用摩托雪橇,刘小飞却径直跨上一辆,发动起来开走了。

        安杰不甘示弱,也有样学样跨上一辆,可摆弄半天没开动,那边刘汉东却已经发动起来,舒帆爬上了后座。两人也开了出去。

        没办法,安杰只好坐在后排,让工作人员带自己前往猎场。

        严格来说,这里的山林不算原始森林,从一百年前就有挖山参的老客和猎人深入这里活动,解放后成立林场,砍伐了许多树木,搞得生态失衡,东北虎灭绝,最近十余年才封山养护,不许盗猎与砍伐。

        山林稀疏,积雪厚实,摩托雪橇行驶了一段时间,工作人员的对讲机里传来声音,领头的立刻熄火停下,示意大家下车,步行前进。

        积雪深厚,大家脚上都穿着雪鞋,即便如此还是举步维艰,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安杰就开始喘粗气,嘴里冒出一股股白雾,他是办公室白领,平时喜欢熬夜办公,稍微加大运动量就受不了。

        “咱们要打什么?”舒帆忍不住问道。

        “猎熊。”一个猎人答道。

        “熊?熊不是在冬眠么?”刘小飞皱起眉头。

        “咱们这儿的熊可不冬眠。”猎人说,“这两头熊,伙计们已经跟踪了好几天了,把它们逼到这儿来的,待会看到熊出现不要害怕,离近了再打。”

        大家都很兴奋,第一次打猎就对付熊这样的大型动物,回去可有的吹了。

        在猎人的建议下,大家藏在了树后静等熊落入包围圈,过了十分钟,一大一小两头熊远远的出现了,四爪着地不紧不慢的前行,体型不算大。

        猎人从树后站了出来,朝天开了一枪,两头熊惊愕的停下,继而回头望去,它们身后也有人影出现,穿着毛皮大衣,手持猎枪英姿飒飒。

        “可以打了。”猎人说。

        大家都惊呆了,这种打猎的方式闻所未闻,简直和打靶没有任何区别。

        两头熊就站在二十米开外,一大一小,不知道是父子还是母子,哀怨的眼神看着猎手们,那头体型较大的熊哀鸣一声,竟然扶着树木站了起来,将整个胸膛展现给大家,将小熊护在了身后。

        “开枪吧。”猎人催促道,“这是头母熊,护崽子呢。”

        没人举枪。

        “它们好可怜。”舒帆小声说。

        刘汉东关上了步枪保险,这样的打猎毫无乐趣可言。

        刘小飞咬咬牙,将枪背起。

        猎人们都很无奈,他们辛辛苦苦好几个昼夜不眠不休,将这两头熊赶到这里来,就是让贵宾们过打猎瘾,这帮大城市来的人怎么就矫情起来了,他们不愿打,猎人们也不好先开枪。

        忽然枪响了,是安杰扣动了扳机,他拿的是一把大口径双筒猎枪,后坐力极大,子弹没打中目标飞向了天空。

        枪声就是信号,猎人们都举枪射击,硝烟散去,母熊的胸部绽放出几朵血花,身子向一边垮下,压倒了手腕粗的小树。

        “我打中了么?”被后坐力掀了一个踉跄的安杰兴奋的问道。

        没人搭理他,大家都注视着那头中弹的熊,母熊倒在地上,胸部起伏,动物没有表情,但可以想象它此刻痛苦不堪的感受,小熊凑了过来,舔着母熊的脸,呜呜叫着,似乎在哭泣。

        母熊渐渐停止了呼吸,小熊胆怯的看着这帮凶手,不敢跑,也不敢拼命,就这样瞪着黑亮的小眼睛看着他们。

        安杰又端起了枪。

        “不要!”舒帆喊道。

        刘汉东握住了安杰的枪管喝道:“你够了!”

        “你什么意思,来了就是打猎的,你装什么清高。”安杰恼羞成怒。

        “你有没有人性?”刘汉东质问道。

        “你管我!”安杰用力往回抽枪,他太阳穴突突的跳,恨不得一枪崩了刘汉东。

        刘汉东一松手,安杰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爬起来,将枪口对准了刘汉东。

        “你还想打我?”刘汉东动作也很快,手一抄五六半就瞄准了安杰的脑袋,两人拔枪相向,一触即发。

        工作人员们赶紧上来将两人拉住,说打猎就是图个开心,既然不想打就不打,山里还有别的猎物呢。

        两人也不想闹大,各自悻悻作罢。

        猎人上前砍下熊的四肢,雪地上溅满了熊血,血腥无比。

        那头小熊侥幸保留了性命,一步三回头的远去了。

        ……

        距离别墅不远就是一个天然的慢坡,树木被清理的差不多,形成绝佳的滑雪场地,刘飞和安馨站在坡顶,戴上风镜,一前一后飞身而下。

        “都是老手啊。”冯庸嘿嘿一笑,并不跟着凑热闹,老大泡妞向来不需要别人帮忙,他只需要创造机会即可。

        安馨曾多次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技术很好,但比起刘飞来还是略逊一筹,她一个不小心侧翻在雪地里,刘飞立即停下,上前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脚扭了。”安馨疼的咝咝吸气。

        刘飞拿出对讲机呼叫支援,可是只传来沙沙响。

        “这里地势低,信号传不出去。”刘飞要伸手搀扶,可是安馨站起来又倒下去,脚疼的厉害,实在走不动。

        “扭到筋了,我帮你揉一下。”刘飞不由分说,帮安馨摘下滑雪板,脱了鞋子袜子,用力揉着她的脚踝。

        揉了一会,刘飞问道:“还疼么?”

        “好很多了。”安馨说,“你学过医术么?”

        “上大学的时候跟一个老中医学过推拿正骨,老人家经常进出中南海为领导人治病,我学了一点皮毛就够受用终生的了。”刘飞细心的帮安馨穿上袜子,这只小脚丫白皙粉嫩,令人爱不释手,刘市长不由得有些迷醉。

        山顶上,冯庸通过望远镜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啐了一口:“小娘们真骚,还弄这些小伎俩勾引我们老大。”

        怨不得冯庸感慨,以前也曾带过几个妞来滑雪,无一例外的都扭伤了脚之类的,故意做楚楚可怜状,让男的扶回去或者背回去,晚上就一起滚床单了。

        其实冯庸错怪安馨了,她并没有刻意勾引刘飞,而是长期缺乏运动导致的扭伤,经刘市长的加藤鹰之手揉了一会就好多了,看到刘飞捧着自己的脚丫发呆,安馨轻轻抽回脚,自己穿上袜子鞋,硬撑着站了起来,可还是晃晃悠悠的。

        “不如我扶你到那边休息一下。”刘飞指着一旁的树林道。

        “好吧。”安馨在他搀扶下一瘸一拐走过去,坐在一个树桩上。

        “对了,你这个老同学最近在做什么项目?”安馨问道。

        “他啊,去年刚做了一票大的,赚了几十个亿,目前是休息阶段,起码歇半年以上,到底是金融界的才子啊,日子过得比我这个公务员潇洒多了。”刘飞笑道,“我们大学时期是有名的铁三角,关系一直很铁,如果有什么资金方面的需求,尽管开口,他不愿意也得愿意。”

        安馨奇道:“铁三角,那岂不是还有一个人?”

        刘飞说:“还有一个哥们在部队工作,咱们来的时候乘坐的直升机就是他安排的。”

        安馨赞道:“政界军界商界,当年的大学铁三角,现在是三巨头,不简单啊。”

        刘飞笑了:“什么三巨头,三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已。”

        安馨歪着头看刘飞,看的他不自在起来,摸着自己的脸说:“我脸上有花么?”

        “我在想,你上大学的时候什么样子,一定是意义风发,挥斥方遒。”安馨笑道,“你儿子简直就是翻版的你,再过几年,又是一个刘飞,怎么样,想好让儿子从事什么职业了么。”

        刘飞道:“总之不让他当公务员,这一行太艰难了……”忽然他脸色一变,从背后拔出了手枪,这是一支大口径左轮手枪,简直能轰死大象。

        安馨一惊,刘飞怎么滑雪还带枪,他想干什么。

        刘飞伸出食指竖在唇上嘘了一声,悄悄向树林深处走去,过了一会,震耳欲聋的枪声传来,连响了三下,树上的雪都被震了下来,得亏这里山坡不高,不然引起雪崩就麻烦了。

        “打死一只狗熊。”刘飞欢快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