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二章 林中小屋
  • 第七十二章 林中小屋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一听这话,舒帆兴奋起来:“太好了,好久没和刘汉东一起出去玩了。.org”

        安馨看了她一眼,心道怎么称呼都变了,以前总是喊哥哥的,现在直呼其名,小丫头长大了。

        “那也要看人家有没有时间。”夏青石抚摸着女儿的脑袋慈祥地说,刘汉东最近忙着经营地产公司,把个频临倒闭的庆丰地产办的红红火火,这些事情哪里瞒得过夏青石。

        安馨自有主张,刘汉东并不适合参加此类聚会,而安杰则需要融入上流社会,如果事事都听夏青石安排,那要她这个总裁干什么。

        不过还有另一个因素需要考虑,那就是舒帆的好恶,小丫头不喜欢安杰,肯定要刘汉东陪同,一般解决办法是两人都拉上,但这回是刘市长相约,具体人数还要看那边的安排。

        隔了一日,刘飞的秘书打电话来,说日程定在三月上旬的第二个星期五,因为条件所限,员额只有三个人。

        安馨还是决定让安杰去,她给安杰打了电话把情况一说,安杰很激动:“老姐,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我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好,随叫随到。”

        周五傍晚,近江玉潭国际机场一号航站楼贵宾室,安馨带着舒帆和安杰已经抵达,三人都穿着颜色鲜艳的冲锋衣,行李里带着滑雪装备,能和刘飞一起旅行,安馨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但并未表现在脸上,而安杰就没这么淡定了,和贵宾室的服务小姐夸夸其谈,眉飞色舞,舒帆坐在一旁不说话玩手机。

        五分钟后,刘小飞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出现了,安馨很纳闷:“小飞,你爸妈呢?”

        刘小飞若无其事道:“我妈临时有事去不了,我爸去北京开会了。”

        安馨有些小小失落,刘飞夫妇不去,那此行还有什么意思。

        刘小飞又说:“我爸从北京出发,和咱们会合。”

        人到齐就可以出发了,工作人员正要领他们通过贵宾通道登机,忽然一人匆匆而来,正是刘汉东。

        “不好意思来晚了,路上有点堵。”刘汉东说。

        安馨看了看舒帆,小丫头得意的笑笑,扬了扬手机,不用问是她私下里叫了刘汉东。

        安杰很不喜欢刘汉东,将脸别了过去不搭理。

        刘小飞倒是眼睛一亮,上前和刘汉东握手:“上次的事情还没谢谢你。”

        刘汉东笑道:“客气了,小事一桩。”又冲安馨道:“安总今天打扮的很抢眼啊。”

        安馨矜持的点点头,没说话。

        既然刘飞家少来两个人,员额足够捎上一个刘汉东,工作人员带他们通过贵宾通道,上了一辆汽车,开了足足五分钟来到一座拱形机库,里面停着一架湾流喷气式飞机,机尾上有龙形图案,没有航空公司的标志,应该是一架私人飞机。

        机舱内装饰豪华,大量使用真皮和镀金件,座椅都是宽大的特制皮沙发,地上铺着厚实的纯羊毛地毯,酒柜里各种名酒应有尽有,安馨和舒帆是见过世面的,倒也见惯不惊,安杰和刘汉东两个土鳖实实在在被震撼到了,虽不至于到处乱摸,但眼神中的惊诧和艳羡表露无疑。

        刘小飞熟门熟路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打开柜子拿了条毛毯,也不和大家聊天解闷,戴上眼罩躺下休息,一副酷拽做派倒也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飞机滑出机库,在塔台指引下滑行起飞,机长的飞行技术很高,几乎感受不到颠簸,旅途漫长,令人昏昏欲睡,飞了两个小时后,空姐端来晚餐,吃饱喝足继续飞行,圆形舷窗外一片漆黑,看不到地面上的万家灯火,这是因为北方大地雾霾浓厚的原因。

        深夜时分,飞机降落在某不知名的机场,灯光照耀下白雪皑皑,看不到候机楼,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塔台,还有机场另一侧停放的八架苏27战斗机,原来这是一座军用机场。

        湾流飞机滑入机库,旅客们并未下机,留在飞机上休息,直到天明。

        早上六点半,工作人员叫醒大家起床吃早餐,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刘飞夜间从北京赶了过来,这时安馨心里才踏实下来。

        “不好意思,去北京开个会,又遇到了咱们省的三八红旗手代表,和娘子军们聚了聚,耽误时间了。”刘飞热情洋溢的和每个人握手,解释着自己来晚的原因。

        饭后,工作人员领着大家走出机库,空旷的机场上寒风凛冽,远处一望无际苍茫大地,荒凉寂寥,一架绿色涂装的米8直升机从远处飞来,降落在停机坪上,旋翼依然在飞速转动,众人猫着腰跑过去,在身穿荒漠大衣的空军战士搀扶下爬上直升机,行李自然有人帮着搬上去。

        直升机里温度不高,工作人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件荒漠迷彩军大衣披上,再扣上棉帽子,感觉跟当兵的差不多,大家都对即将抵达的地方充满了好奇感,到底是什么样的所在,需要用直升机做交通工具。

        很快他们就明白了,直升机直奔群山而去,这里有茂密的原始森林,根本没有道路可以抵达,一望无垠的林海雪原,壮观美丽的北国风情令人赞叹不已。

        就这样飞了半个小时,下面森林中赫然出现一块方形的空地,占地十余亩,用原木搭建着房子,炊烟袅袅,房屋前画着一个大圆圈,上写一个“H”直升机缓缓降落,舱门打开,木屋里走出几个工作人员,帮他们把行李搬了下来。

        众人仔细端详这座木屋,这是一座大型建筑组合,两层楼带地下室,有仓库和锅炉,因为没有道路直通,所有建设材料和家用设施必须空运,可以说造这样一座房子的成本不比在京沪市中心盖个楼便宜多少。

        一个胖乎乎的男子出现在大门口,个子不高,戴着黑框眼镜,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刘飞从直升机上跳下,快步过去锤了男子一拳,欢笑道:“死胖子!”

        胖子也打了刘飞一下:“老大你终于到了,我都快等白头了。”

        刘飞说:“没办法,在北京开会,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

        身后一帮人也都下了直升机,胖子一眼瞄到安馨,立刻笑逐颜开:“嫂子你好。”

        刘飞佯怒道:“你什么记性,嫂子长什么样忘了?这是青石高科的安总,我们市的纳税大户,也是我的朋友。”

        安馨没往心里去,她看得出胖子是刘飞的死党,而且爱开玩笑,不是个坏人。

        “安总,我给你引见,这胖子叫冯庸,我大学同学,现在是国内著名的投资人,手上掌握几百亿的资金。”

        冯庸笑道:“老大你又损我。”

        一旁的安杰已经惊呆了,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冯庸!一个曾经横扫华尔街,阻击索罗斯,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投资并购奇迹的传奇人物,自己心中遥不可及的偶像。

        “冯总,可以给给给,给我签个名么?我太崇拜你了。”一向眼高于顶的安杰突然变成了谦卑的小学生,结结巴巴的当场求签名。

        冯庸哈哈大笑,指了指刘飞:“老大,你给我惹麻烦了哦。”又对安杰说,“兄弟,签名不忙,回头咱们喝两杯再说。”

        众人寒暄握手互相认识之后,进入木屋,说是木屋还不如说是一座木头搭建的城堡更为贴切,外面看起来很普通,里面别有洞天,壁炉里烧着柴火,温暖如春,家具都是实木真皮的,墙上挂着鹿头,狼头,墙角还有一只黑熊标本。

        众人落座,服务员端上热饮,刘飞说道:“这儿呢,是我们大学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合伙弄的一个地方,山沟沟里面条件有限,不过胜在僻静,没人打扰,这儿没有手机信号,和外界通信只有通过卫星电话才行。”

        大家拿出手机看,果然没有信号。

        ”好了,既然来到这儿,就放下工作,好好的放松一下,这里有天然滑雪场,还可以打猎,原始森林中有的是猎物。”刘飞大手一挥,俨然是这里的主人。

        冯庸道:“你看你,到哪儿都不忘开会,先安排客人们住下吧。”

        别墅有很多客房,但做不到每人一间,所以刘飞父子一间,安馨和舒帆一间,刘汉东就只能和安杰一间了。

        望着安馨上楼的窈窕背影,冯庸碰一下刘飞,挤眉弄眼道:“怎么样,上手了么?”

        “别胡说八道,我是来给你引项目的,青石高科听说过么?”刘飞正色道。

        冯庸托着腮帮想了想,道:“想一口吞下不太容易。”

        刘飞道:“谁他妈让你一口吞下了,我是说让你投资。”

        冯庸笑了:“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人财两得,这么大一块肥肉,这么有气质的小娘们,我们老大岂能放过。”

        刘飞摇摇头:“死胖子,你这回真看错了,我是真心想帮他们发展。”

        冯庸也正色道:“那就得好好合计合计了。”

        客人们放好了行李下楼,冯庸拍拍巴掌道:“现在有两个选项,滑雪和打猎,你们想玩什么?”

        “打猎!”舒帆举起了手,滑雪对她来说并不新鲜,但打猎还没尝试过。

        “我也选打猎。”刘小飞懒洋洋举起了手。

        安杰也选择打猎,他认为商界精英需要一股狼性,他要做一只雪原上捕猎的狼。

        舒帆拉了拉刘汉东的衣角。

        “好吧,我也去打猎。”刘汉东说。

        刘飞耸耸肩,冲安馨道:“那只有咱们俩去滑雪了。”

        安馨咬了咬嘴唇,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