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七章 洗剪吹三人组
  • 第六十七章 洗剪吹三人组

    作品:《匹夫的逆袭

        农村的狗和城市的狗截然不同,甚少有吉娃娃博美京巴之类小型宠物犬,而是以混血中华田园犬为最大组成部分,偶尔有一两只狼狗、金毛、藏獒串子之类,主要功能依然是看家护院,维持村庄治安。.org

        平日里它们在村里四处溜达,晒太阳刨垃圾,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立刻蜂拥而上,一饱口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最近过春节,这些狗吃的满嘴流油,肚子溜圆,可是却并未放松警惕性,反而枕戈达旦,以百倍的热枕来保护着村庄。

        小崔就是在这种状态下抵达的村庄,因为时间尚早,天降大雪,村民们猫冬在家没几个人起床,家家户户关着门,村里的小路上一个人没有,崔正浩瞅见一个小卖部,索性上前砸开了铁锁,进去顺了一大包东西,正要溜走之际,被村里的狗发现了。

        因为担心吵醒村民,崔正浩不敢恋战,背着赃物转身就跑,积雪太深他跑不快,被狗群撵上,索性捡起一块石头砸翻了一头试图扑咬自己的恶犬,这下可招惹了大麻烦,乡下的狗生活比较粗放,配种带有极强的随意性,所以一个村子里的狗基本上都能攀上亲戚,小崔犯了众怒,狗群更加穷追不舍。

        崔正浩且战且退,还不容易到了村外开阔地,远远的已经能看见江滩上的破船了,狗群们依然紧紧跟在后面,不时发动攻击,其中一条体型硕大的黄毛草狗尤其凶悍,它不亲自来咬崔正浩,却以吠声指挥其他狗轮番上阵。

        积雪限制了崔正浩的机动能力,他发现如果不料理了这条“狗王”就没法脱身,于是攥了个雪球砸过去,大黄狗敏捷的跳开,虽然没砸中,却成功的羞辱了它。

        大黄狗呲牙咧嘴,蓄势待发,滴着涎水的血盆大口里呜呜了一身,加速助跑,一个恶狗扑食凌空跃过来,将崔正浩扑倒在雪地中。

        远处刘汉东看见这一幕,一拍脑门:“糟了,小崔被犬决了。”

        他赶紧跳下船去营救崔正浩,还没跑出去十几米,就见狗群一阵呜咽,全都夹着尾巴逃走了,血迹斑斑的崔正浩从地上爬起来,将一条大黄狗的尸体单手举起。

        小崔拖着死狗一路走来,将足有六十多斤重的黄狗丢上甲板,刘汉东伸手将他拉上来,关切的问了一句:“阿尤 OK?”

        “法哎,三开有,俺的油。”小崔以娴熟的朝鲜英语对答,两人相视一笑,宛如多年战友般。

        小崔借了刘汉东的瑞士军刀,在甲板上将两条肥大的狗腿卸了下来,动作流畅如庖丁解牛,可见此人杀过的狗不在少数。

        温热的狗血流进机舱,吓得王海宁心惊胆战,她可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剥狗场面,很自然的联想到下一个被剥的就是自己,不由呜呜哭起来。

        崔正浩在上面听的心烦,从战利品里翻出一包火腿肠,用牙咬开,丢了一根下去,他从小卖部打劫来的全是食品,火腿肠卤鸡爪花生米酱牛肉豆腐干,还有几瓶白酒,加上这条肥狗,足够维持三人好几天的生活了。

        远处传来喧哗,刘汉东拍拍正在专心剥狗皮的崔正浩,示意他看看后面,小崔一扭头,眼睛眯了起来,初升的阳光下,几十号村民拿着铁锨、抓钩子正气势汹汹而来。

        两人很默契的啥也没说,直接收拾东西走人,崔正浩将两条血淋淋的狗腿塞进彩条包,率先跳下船,刘汉东一把将王海宁从机舱里提了上来,命令她跟着小崔走。

        王海宁穿的是一双菲拉格慕的平底鞋,出席高端场合再合适不过了,走雪地那就是折磨,几步下去鞋子就湿透了,这要在以往,她早就发飙了,可如今不得不咬着牙坚持走,就是这样还是被村民们追上了。

        很不巧,崔正浩打死的是村长家的狗,村长亲自带领乡民们追击,二话不说,先是一阵砖头雨砸过去,然后轮着铁锨就上来了。

        这个淮江边上的村子很有来头,据说当年是陈子锟部下混江龙水匪聚居在此,民风彪悍,尤擅群架,周围几个村子都不敢惹他们,这大过年的居然有外乡人跑来入室盗窃,还打死村长看家狗,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到底人家的地盘,有十几个村民抄近路堵在了前面,小崔丢下东西摆开架势准备接招,刘汉东却想用钱解决问题,他干咳一声道:“老乡,有误会。”

        村长一眼看到小崔包里的狗腿,立刻血往上涌,大手一挥:“误会你妈逼,给我打!先打个半死再报警。”

        一场低水准的农村式械斗就此展开,刘汉东自知理亏,手下是留了情的,可小崔一点不含糊,施展开浑身解数,三五条大汉近不得身。

        村民们人多势众,打不过崔正浩和刘汉东,却盯上了王海宁,这小子贼眉鼠眼染了头发穿的花里胡哨,一看就是小流氓小混混,三个村民将她按住一顿胖揍。

        刘汉东一看就急眼了,老子绑来的花票自己还没舍得打呢,你们怎么就打上了,不行,王海宁要是落到他们手上,那自己可就被动了,公安机关会给定义为人质被见义勇为村民解救,自己没吃到腥还惹了一身骚,就算顶着绑架罪进大牢也丢人啊。

        “给我放开她!”刘汉东一声暴喝,劈手夺过一根擀面杖,舞的虎虎生风,几个不开眼的村民提着铁锨来战他,被他一棍捣在肚子上,砸在后背上,得亏冬天穿的厚实,不然伤筋动骨妥妥的。

        村民们被打急眼了,不但不退缩,反而嗷嗷叫着往上扑,崔正浩也急了,从背后拽出了他那把没子弹的北朝鲜68式仿54。

        一锤定音,村民们见了枪都怕了,村长也惊呆了,这不是一般歹徒,是江洋大盗啊,犯不上为了一条狗死人,他冷静指挥村民们后退。

        小崔收了枪,拿起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汉东一把扛起王海宁紧随其后。

        等他们走远,村长才说:“愣着干啥,报警。”

        ……

        三人终于上了公路,这是回市区的省道,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干净,但天上又有细碎的小雪飘下,落地就变成了冰,时不时有汽车驶过,但没人愿意停下拉他们。

        最后还是一辆过路的私人长途车停了下来,刘汉东花了十八块钱买了三张票,车上座位已满,旅客们大都是进城务工的农民,车里堆满行李,几无下脚空间。

        售票员递过来三个马扎子,让他们自己找空坐下,好不容易在一堆彩条袋子间坐下,王海宁身旁一个乡下妹子就开始向她搭讪了:“帅哥,你进城打工的?”

        王海宁一口气差点憋死,心说老子现在这个德行像是进城务工的么!

        她倒是没照照镜子,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发型乱了,衣服脏了,鞋子湿透身上还有狗血污泥脏雪,再坐上这辆廉价的长途车,满身国际名牌在别人眼里也成了山寨品。

        满脸雀斑的妹子继续说:“一看你就是干洗剪吹的,发型酷毙了,你是不是大杀家的人?”

        王海宁怒火中烧,继续不理她。

        “你们发廊一月开多少钱?是提成的吧?我在女人街卖女装,对了,你有微信么,加一个吧。”雀斑妹子对这位英俊少年似乎很感兴趣,叨逼叨说个不停,王海宁想发飙,看看刘汉东面无表情的脸,话到嘴边又咽下。

        刘汉东就是她的主宰,小命捏在人家手里哩。

        长途车到温泉镇附近的时候,刘汉东喊停车,带着崔正浩和王海宁下了车,从这里向东一公里,就是尚风尚水别墅。

        刘汉东拿出钱包,将所有现金掏出来递给崔正浩。

        “小崔,拿着,自己想法去南朝鲜吧。”

        崔正浩看看他,接了钱塞进怀里,转身就走,连一句废话都没有。

        “西八,没情没意的混蛋。”刘汉东嘟哝了一句。

        崔正浩停了下来,从包里抽出一条狗腿,走过来递给刘汉东。

        刘汉东接了狗腿,两人对视而笑,越笑声音越大,笑的肆无忌惮,眼泪都出来了。

        笑完了,崔正浩拍拍他的胳膊,说了一句朝语,再次转身离去,寂寥的身影在冰封的路面上越走越远。

        刘汉东怅然若失,再回头,王海宁居然没趁机逃跑,而是一直怯生生站在旁边。

        “走吧,我送你回家。”刘汉东说,他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还是亲自向王世峰说明情况比较好,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不管王世峰盛怒之下出什么招,自己都接着。

        他大踏步的向前走,王海宁小碎步在后面跟着,一直走到尚风尚水王家别墅大门前。

        院子里停了很多车,还有一群汉子站在那儿抽烟,打电话,一看就是发生了大事。

        刘汉东心里一沉,今天这个事儿不能善了,王世峰的江湖口碑不错,但王世煌可是素来以不择手段闻名,肯定是当叔叔的吹哨子集合道上兄弟商量对策,估计这会儿近江黑白两道已经全体总动员了。

        惨了,哥这回是单人独骑对抗全市黑社会和警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