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五章 大厦将倾
  • 第六十五章 大厦将倾

    作品:《匹夫的逆袭

        继续在这艘破船里待下去,会有失温冻死的可能,但刘汉东不敢一个人离开,他不放心王海宁,更不放心崔正浩, 唯一的办法就是原地展开自救。.org

        这是一艘小吨位货船,甲板上的机舱盖被粗大的铁丝拧死,刘汉东掰开铁丝,摸出打火机打着火探进去观察,里面的柴油机已经被拆走,地上散乱放着油迹斑斑的棉纱和报废零配件,还有一坨已经风干的大便。

        “你,进去。”刘汉东冲王海宁勾勾手。

        王海宁不敢有半点忤逆,乖乖爬进机舱,刘汉东和崔正浩在外面收集了一些破木板烂帆布,也爬了进去,在机舱里生起篝火来。

        机舱里空间狭小,密不透风,比上面船舱暖和多了,哔哔啵啵的火焰映红了舱壁,海宁缩在角落抱紧双腿噤若寒蝉,崔正浩从兜里掏出一包双汇王中王火腿肠,又摸出一瓶二两五的红星二锅头来,拧开来先递给刘汉东。

        刘汉东接了酒瓶子抿了一口,呲牙道:“你随身都带着干粮啊?”

        崔正浩说:“没办法,饿怕了,我来中国这么久,发现最好吃的就是这种火腿肠,但是一定要淀粉含量小于8%的这种才好吃,如果穿上铁丝,用刀把火腿肠削成鱼鳞状,刷上油在铁板上烤的焦脆,味道更好。”

        刘汉东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吃个火腿肠跟吃山珍海味一样。”

        崔正浩不说话了,火焰舔着串在铁丝上的火腿肠,瞬间烤的焦糊,他皱皱眉,将烤糊的火腿肠丢给角落里的王海宁。

        王海宁冰雪聪明的人儿,焉能不明白崔正浩的意思,她是金枝玉叶娇生惯养长大的,从小被人宠着惯着,哪吃过这种垃圾食品,还是烤糊的丢在地上沾了尘土,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犹豫之下动作就慢了半拍,这下可惹怒了崔正浩,大骂一声西八,挥拳就要打人。

        “啊!”王海宁吓得抱住了脑袋,可是拳头并没有落下,而是被刘汉东挡住了。

        刘汉东蹲下捡起烤糊的火腿肠,剥掉外面一层焦黑的硬壳,吹了吹递过去,“你崔哥是为你好,吃吧。”

        在王海宁朦胧泪眼里,刘汉东的形象瞬间镶上了一层金边,虽然他们是凶恶的绑架犯,但刘汉东总归比那个外地人善良多了,她接过火腿肠狼吞虎咽,三口两口吃完,仿佛完成一件重大任务似的 ,讨好的看着崔正浩和刘汉东,就差摇尾巴了。

        崔正浩再次大怒:“西八,这种资产阶级阔小姐就是贪得无厌,吃了一个还想再吃!”

        小崔满嘴都是朝鲜话,王海宁虽然也是韩剧爱好者,但距离听懂逃北者的咸境北道方言还有很大距离,不过她能听出来这个恶人在生气,对自己很不满,搞不好会杀了自己,往冰冻的淮江里一丢,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才会被发现,她越想越怕,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那个相对和善的刘汉东了。

        ……

        江心岛会所安全监控室,特保看到监控屏幕上有两艘公安标识的船在接近,心里却一点都不惊慌,他还以为是水上分局来检查安全的呢,可是看到从船舱里跳出的不是穿多功能防寒服的民警,而是全副武装的特警时,才知道大难临头。

        王世煌正在休息室里和客人一起吃鱼翅,忽然屋门被推开,胡朋带着四名特警,夹着一股冷风闯了进来,亮出逮捕证说:“王总,你涉嫌故意杀人,现在对你执行逮捕,麻烦在上面签个字。”

        “小丽,上五碗鱼翅。”王世煌喊了一嗓子,接过逮捕令看也不看放在一边,笑眯眯道:“大冷的天还出来逮人,辛苦了,吃点东西垫垫先。”

        胡朋从茶几上拿过逮捕令,再次伸到王世煌面前。冷冷道:“签字。”

        王世煌一点也不怕,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什么场面没见过,他大大咧咧一抬手,接过胡朋递过来的签字笔,同时瞄了一眼,看到自己的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咧着大嘴就笑了:“这不胡扯么,我堂堂正正一市级政协委员,区十大杰出青年,能干这种事?”

        刺啦一声,他把逮捕令给撕了,丢在胡朋脚下,端起鱼翅羹继续吃起来,刺溜刺溜吃的香。

        胡朋这回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嚣张,不过再牛逼的犯罪分子在专政铁拳面前也只是战五渣,他果断下令:“铐起来。”

        两个膀大腰圆的特警扑上去将王世煌从沙发上掀起来按在地毯上,粗暴的反剪他的两条胳膊,上了手铐。

        王世煌脸贴在地摊上依然张狂的喊道:“强子,打电话给律师,给政法委的李主任,他们要玩老子就陪他们玩!”

        “带走!”胡朋一摆手,特警提起还穿着睡袍的王世煌就往外走,坐在旁边沙发上的一个白胖男子吓得脸色惨白,一言不发,胡朋看了他一眼,认出这人是规划局的一个姓张的副局长,和王世煌是一丘之貉,不过对付这种人自有纪委出面,用不着刑警。

        “警官,我先穿上衣服行不,法治社会,咱们要讲人权**律是不。”王世煌的声音渐渐远去,江心岛会所的服务员们心惊胆战看着他们的大老板被警察带走,就光身子穿着睡袍和拖鞋被押上了水警快艇。

        事到如今,王世煌依然毫无惧色,他坐在快艇上问胡朋:“警官,拿根烟抽。”

        胡朋掏出芙蓉王,王世煌又道:“算了,我不抽这个档次的烟。”

        过了一会,王世煌又说:“警官,我寻思半天,这几年没杀人啊,是不是别人做的事儿安我头上了,你给提个醒,到底什么案子?”

        胡朋说:“那我就提示你一下,丁素素,北河县电视台的前任女主播。”

        转瞬之间,王世煌心里拔凉拔凉的,就跟外面的天气一样,他经手处理过的人命不少,每一桩每一件心里都有底,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桩,警方查丁素素案,势必牵扯到黄副市长,黄平一完蛋,树倒猢狲散,世峰集团也就没了蹦跶的能耐了。

        估计黄副市长已经被双规了,王世煌暗想,不然警方不会这样大张旗鼓来抓自己,不过转念又一想,或许是警方想在自己这儿打开突破口,扳倒黄平,如果自己不松口,他们就抓不到证据,世峰集团就能保全了。

        外面江水还没结冰,王世煌是练过冬泳的,身旁两个特警也没全神贯注盯着自己,假如冲出去跳进江里逃跑……不行,上了背铐,跳下去根本游不动,只有死路一条。

        他眼神飘忽,脸上表情复杂,胡朋干了多少年刑警了,这点小心思猜的一清二楚,他轻蔑道:“小王,给他打开手铐,有种你就跳江。”

        特警真就给王世煌打开了手铐。

        如果是二十年前,王世煌风华正茂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岁,兴许真就跳了,可如今他年龄大了,胆气不如从前了,讪笑一下主动伸手道:“还是铐上吧,政协委员也不能搞特殊化。”

        胡朋冷笑,通过这个举动他可以探到王世煌的底气,这家伙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硬气,从他这里打开突破口还是相对容易的。

        与此同时,近江副市长黄平在市政府常务工作会议上被纪委人员带走,秘密押往江北市某宾馆执行双规。

        ……

        尚风尚水别墅,外面的积雪已经很深,女儿的电话依然是没人接,王世峰辗转找到女儿的朋友,得知海宁下午就离开聚会场所,据说是回家换衣服,他心里一惊,马上发动所有关系进行查找。

        大雪天,女儿开车又毛糙,很容易出意外,而且这年头坏人多,看到这么招摇的金色卡宴难免不会动歹念,王世峰心中焦躁不安,在客厅里来回走着,时不时来到菩萨像前念念有词。

        忽然电话铃响了,王世峰冲过去抓起电话,是他的司机小斌打来的:“大爷,查到了,车在交警大队停车场,说是从车祸现场拖过来的。”

        一句话如同五雷轰顶,王世峰觉得眼前一黑,强忍着巨大的精神打击问道:“人怎么样?”

        “人不在车里,交警说不知道,我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堵车了,二十分钟没动一步。”

        “堵车就下来走!”王世峰挂了电话,重新打给秘书:“马上给我联系全市各大医院,下午海宁出车祸,不知道送哪家医院去了。”

        五分钟不到,电话铃响起,王世峰一把抓起:“查到了么?”

        “老大,二哥让雷子逮走了!”世峰集团保安部主管南强的声音响起,失魂落魄中带着哭腔。

        “慌什么慌!老二又犯什么事儿!”王世峰没好气道,屋漏又逢连夜雨,女儿的下落还没查到,二弟又出事,今天是怎么了,流年不利么。

        “故意杀人,特警来岛上抓人的。”南强说。

        王世峰一咬牙,直接挂了电话,二弟被抓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舍得花钱,死刑都能改有期,何况咱上头还有人。

        又过了几分钟,秘书打来电话,说是全市各大医院都查问过了,车祸伤员是不少,但没有王海宁。

        王世峰心头一冷,他隐隐预感到这不是简单的车祸,而是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