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三章 花票
  • 第六十三章 花票

    作品:《匹夫的逆袭

        崔正浩所用的这部山寨手机是刘汉东安排小弟从二手机市场买来的赃物,已经用了不少年头,电池老化面临报废,哪里经得住小崔上网看视频这种消耗法,一个小时就把流量和电量都给搞枯竭了。.org

        手机黑屏死机,重启之后滴滴两声,提示有短信进来,崔正浩打开短信,是一行英文加数字,显示目标车辆是金色卡宴号牌江A16888,浏览完短信,手机就彻底完蛋了,再也启动不了。

        ……

        欧洲花园,刘汉东还在继续给崔正浩打电话,听筒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气得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忽然身上另一部手机响起来,他脑子没转过来,还以为是小崔主动打来的,赶忙接了:“hello。”

        “我操。刘总还玩英语呢,”听筒里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竟然是王世煌打来的。

        “**的,你想干什么,有屁就放。”刘汉东没好气。

        “刘总生气了哦,哈哈,怕怕。”王世煌似乎心情很不错,“忘了告诉你,王岚那一份股份我也买了,小娘们很识相,现在我是庆丰地产的大股东,比你多哦,哈哈哈。”

        刘汉东火冒三丈,恨王世煌卑鄙无耻,恨王岚没有底线。

        “王世煌,你不要欺人太甚。”刘汉东咬牙切齿。

        “呵呵,你吓我?我姓王的是吓大的么?我告诉你,你已经没戏唱了,明天早上城管局综合执法大队就去拆你们的楼,你要是有本事就暴力抗法一回,那才是纯爷们,真汉子。”

        随着一阵刺耳的笑声,王世煌挂了电话。

        刘汉东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不甘心败在这样一个小人手里,二话不说上车就走,一踩油门,帕萨特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他要提前赶到,安排崔正浩撞死王世煌!

        金色卡宴里,王世煌拍拍司机:“前面转弯,去江心岛会所喝酒。”

        ……

        尚风尚水别墅大门北面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崔正浩扶着方向盘,泥头车引擎轰鸣着,他在等,等待一辆金色的保时捷卡宴。

        天渐渐黑了下来,没到正月十五,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年”还没过去,别墅区属于偏僻地区,道路上车流稀少,路灯昏暗,南北路上突然氙气大灯雪亮,一辆金色卡宴飞速驰来,崔正浩视力很好,离得老远就看见了车牌,尾数正是16888!

        崔正浩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车速飞快,没有时间多考虑,他猛踩离合迅速挂档,右脚同时深踩油门,此时泥头车前方的十字路口前面绿灯亮起,金色卡宴无视红灯,呼啸而过,就在它穿越路口的时候,一辆火红色的泥头车拦腰撞过来,卡宴车速太快,嗖的一下开了过去,两车之间就差了那么几厘米!

        “西八!”崔正浩大骂一声,这泥头车比他在咸境北道开过的烧煤卡车强了何止十倍,但是比起资本主义国家制造的豪华多功能休闲旅行车来说,还是在速度上差了那么一点点。

        卡宴躲过了泥头车的撞击,但是司机明显被吓坏了,方向把持不住,一头撞上行道树,碗口粗的白杨树被撞断,气囊炸开,司机被撞的七荤八素。

        崔正浩一脚刹车,推开车门跳下去,奔到卡宴旁边拉开车门,定睛一看,车里就一个人,驾驶员是个十来岁的纤弱少年,戴着黑框眼镜,满头满脸的血。

        撞错了?崔正浩很诧异,拿出手机看信息,再看车牌号,没错啊,一字不差。

        一辆帕萨特风驰电掣赶到,刘汉东老远就看见车祸现场了,心中惊喜万分,小崔办事靠谱!

        可是到了跟前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首先王世煌是带着跟班的,怎么车里就一个司机,再仔细一看,我操,这不是王家太子爷,王海宁么!

        刘汉东对这位跋扈的太子爷没有一丝好感,这货撞死也是他的造化,省的以后犯事挨枪子了,不过没撞到王世煌可是个大麻烦,打草惊蛇,以后再想动他就难了。

        “就这一辆车么?”刘汉东急促问道,崔正浩一摊手,满脸不解,他认为是刘汉东的情报出了问题,害死了无辜的人。

        刘汉东再看这辆金色卡宴,车身上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装饰,他忽然明白过来,这是一辆套牌车,王家有两辆一模一样的卡宴,上的是同一个号牌,倒不是有钱人家心疼这点上牌费,而是人家根本对法律什么的毫不在意,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此地不宜久留,趁着这会儿周围没人没车,刘汉东招呼崔正浩赶紧闪,忽然卡宴里的王海宁醒了过来,恶狠狠道:“是你!刘汉东你他妈想杀我!我爸绝对饶不了你!”

        刘汉东大怒,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明明是自己想杀王世煌,关你王海宁屁事啊,不过既然暴露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料理了,他凶光毕露,朝崔正浩一歪头,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崔正浩从小腿裤管下拔出长匕首,二话不说就上去了,王海宁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结结巴巴道:“别别别,别杀我。”

        眼瞅着匕首就伸到了喉咙上,显然小崔杀人很有一套,直取要害咽喉血管气管而去,而不是像那些没杀过人的生手一样,拿把刀在人身上乱捅,几十刀下去都伤不到要害,全靠大失血才挂掉。

        王海宁被安全带困在座位上,腿脚吓得酥软,动也不敢动,裤子转瞬间就湿了,他吓尿了。

        小崔正要拉脖子,刘汉东叫了一声制止他的行动,本来一桩完美的车祸意外,动了刀子就变成妥妥的谋杀了,这可不行。

        刘汉东指了指泥头车,又指指卡宴,示意崔正浩再撞一次,小崔会意,麻利的跑了回去,上车发动,可是泥头车关键时刻掉链子,怎么拧钥匙也发动不起来了。

        两辆汽车从路上经过,看见车祸却没下来帮忙,这年头道德沦丧,助人为乐的好人越来越少了。

        不过这也提醒了刘汉东,此地不宜久留,怎么弄死王海宁成了大问题,不管怎么样,第一不能让她活着回去,第二,不能被人发现。

        崔正浩也很紧张,又从泥头车上蹦下来,再次拔出了利刃,忽然远处车灯闪烁,又有车来了,刘汉东将崔正浩的匕首接过来,钻进车里割断了王海宁的安全带,将他拽了出来。

        “有种弄死我,不然我一定弄死你!”王海宁大概察觉到刘汉东一时半会不会杀自己,气焰转瞬又上来了。

        刘汉东扫脸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打得真亲切,王海宁一声闷哼就昏厥过去,刘汉东一把扛起他,单手掀起帕萨特的后盖,将人丢了进去,坐上驾驶席,那边崔正浩不用吩咐,早已坐进后排。

        “坐稳!”刘汉东弹射起飞,绝尘而去。

        轿车飞驰在荒郊野外的道路上,刘汉东心乱如麻,不知不觉间,前面是铁路道口,三年前舒帆被绑架的那个夜晚,自己被人冤枉,驾车狂奔逃命,就曾在这个道口奋身一跃,躲开了警察的追捕,而今,自己竟成了真正的绑架犯!

        尾箱里装着世峰集团的太子爷,这可是个烫手山芋,怎么杀,怎么埋,都得认真考虑,刘汉东当过警察,更知道警察的办案手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己这趟活儿办的不利索,路上不知道被多少监控拍下来,破案只是早晚的问题。

        他狠狠砸一下方向盘,懊恼不已,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尾箱里闹腾起来,大概是王海宁醒了,在乱踢乱蹬。

        刘汉东一打方向盘,走小路向江滩而去,那边更加偏僻荒凉,适合做一些隐秘的事情,而且江滩上有不少石头,给王海宁拴上一块大的,丢江里保证浮不上来。

        江滩上蒿草丛生,汽车开不进去,冬日酷寒,西风劲吹,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刘汉东掀开尾箱,将王海宁提了出来,往胳肢窝下面一夹,大踏步向江边走去。

        小崔拎着刀紧紧跟随。

        江滩上停着一艘锈迹斑斑的破船,刘汉东将王海宁丢进了船舱,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拿出烟来抽着,脸上阴晴不定,他在琢磨怎么毁尸灭迹,要不把车里的汽油抽出来,杀了之后浇上油烧成灰再丢进江里?或者大卸八块,脑袋用石头砸烂,全部丢进江里?

        小崔蹲在另一边,把玩着手中雪亮的匕首,他脸庞漆黑,穿的很**丝,就像那些路边等活儿的底层民工。

        王海宁从小接触的都是父亲叔叔江湖上的朋友,带大金链子穿阿迪达斯,刺龙画虎剃个秃头,吆五喝六威风八面,熏陶的他也带着一身江湖气,在学校拉帮结派,欺压良善,在外面招摇跋扈,不可一世,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落单的一天。

        “别想勒索我爸,你们一毛钱也拿不到。”王海宁胆子又大了起来,他猜测刘汉东把自己绑来是为了索要巨额赎金,所以自己的性命无忧。

        “把衣服脱下来。”刘汉东道,他想好了,还是大卸八块比较好,但衣服是个明显的线索,那些追查无头尸体的协查通告,都是把衣服首饰作为重要特征来说的。

        “你想干什么?”王海宁往后缩了两步。

        “脱。”刘汉东迸出一个字,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凶狠。

        他杀意已决。

        王海宁吓哭了,泣不成声:“你欺负人,我又没惹你,你杀我干什么,我……我,我不想死,我才十八岁。”

        刘汉东不耐烦了,上前一个大耳刮子,王海宁被抽的一个踉跄歪倒在地,另一侧脸蛋也肿了起来,他泪珠子啪啪往下掉,颤抖着手脱下了上衣。

        “裤子也脱,一身尿骚味,妈的!”刘汉东喝道。

        王海宁继续脱着衣服,刘汉东却察觉到不对劲,纤细的胳膊腿,雪白的肌肤,没有喉结,没有胸部,这尼玛到底是男是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