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谋杀
  • 第六十二章 谋杀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伸出两只手指,从锅里捏出一只小爪子来,继而是一整只剥皮的大老鼠,面目狰狞,浑身上下也没二两肉。.org

        “你吃这个?能吃饱么?”刘汉东奇道。

        “这是我们的民族美食。”崔正浩一本正经说,将方便面和火腿肠往锅里放,“虽然个头小没什么肉,但没关系,主要是提味用的。”

        刘汉东恍然大悟,这根本不是大老鼠,是人家丢的吉娃娃。

        崔正浩撕下一条和鸡腿差不多粗细的狗腿递给刘汉东,请他品尝自己的手艺。

        刘汉东敬谢不敏,打开一瓶剑南春请小崔品尝,崔正浩倒了半杯子,先闻了闻,做陶醉状,然后品了一小口,砸吧砸吧嘴赞道:“好酒!”

        “在你们家乡,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吧。”刘汉东不经意间又碰触倒了小崔的敏感地带,他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将酒杯重重一顿,酒水洒了满地。

        良久,他才说:“我们国家不是没有好酒,是因为帝国主义封锁,制造气象灾难,庄稼连年欠收,老百姓吃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的粮食酿酒喝。”说完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道:“给我这么好喝的酒,是不是准备让我杀人了。”

        刘汉东说:“对,你该出手了,杀完我就送你去韩国。”说着递上一张打印照片,上面是从世峰集团网页上下载的王世煌的标准照。

        崔正浩看完照片,阴沉着脸点点头,将这张纸烧掉,又开始喝酒。

        刘汉东的计划是偷一辆泥头车,在尚风尚水别墅附近的路口守株待兔,等王世煌的车出来,一头撞上去,如果没撞死就下车补刀,以小崔的身手,做掉王世煌的几个保镖就是小菜一碟。

        “你会开车么?卡车。”刘汉东问。

        “会。”崔正浩答道。

        刘汉东不禁怀疑起他的真实身份来,他自己说是咸境北道的中学体育老师,但又在喝醉的时候说妻子是平壤的交通警察,儿子在万寿台小学读书,而且他枪法精准,跆拳道实战能力超高,现在又说会开车,这可不像是普通中学老师能掌握的技能。

        这货八成是朝鲜人民军特种部队的军人,估计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兵王。

        虽然心中起疑,但刘汉东并未点破,崔正浩是兵王也好,体育老师也罢,只要他能帮自己完成任务就行,等他到了韩国,这桩杀人案就成了彻底的悬案了。

        目前唯一麻烦的是很难确定王世煌的行程,需要一段时间的跟踪调查分析。

        ……

        刘汉东回到家里,心里总觉得哪儿不妥,他不是没杀过人,至今为止手上人命快十条了,但都是防守反击,正当防卫,主动谋杀一个人还是第一回,倘若东窗事发,妥妥的枪毙死刑,什么大学校长,地产公司老总全都会烟消云散,自己还没结婚生子,母亲还没退休,郑佳一还没泡到,为了杀掉王世煌抛弃大好人生,锦绣前程,是不是有些太莽撞了。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到王世煌的猖狂嘴脸又觉得怒不可遏,这种人渣必须要铲除掉,小崔身手那么好,肯定不会出问题,就算被抓,也未必把自己供出来。

        况且欧洲花园牵扯到的利益太大了,分到自己头上也有一个亿,就算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权益,也得搏一把。

        “杀了他!”一个凶狠的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

        可是杀了王世煌就能解决问题么,他背后还有世峰集团,还有黄副市长,整整一个利益集团在等着撕咬欧洲花园这块大肥肉,断不会因为王世煌的死亡而放弃争夺,只会变本加厉,更加凶残。

        “从长计议,不要莽撞。”另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刘汉东爬了起来,找出一枚硬币,他决定让老天决定王世煌的生死。

        “1就是生,菊花就是死,一次定输赢,王世煌,看你的造化吧。”刘汉东将硬币抛向空中。

        硬币落在地上,径直滚走,沿着光滑的地板滚进了床缝,刘汉东趴下一看,硬币卡在床板和墙壁之间,居然是站着的。

        “妈的!”刘汉东骂道。

        某夜总会里正搂着小姐吼歌的王世煌忽然猛打喷嚏,一打四五个。

        “我操,谁他妈惦记我呢。”王世煌接过小姐递来的纸巾擦擦鼻涕,“切,换下一首,哥给你们演绎一下《青藏高原》。”

        ……

        次日,刘汉东接到祁静的电话,说王世煌下午要带人过来。

        “这货来干什么?”刘汉东很纳闷。

        “他说有重要事情和我们谈,要求你也到场,叔叔,我妈担心我哥,怕他出事,你先过来吧,我们也好有个主心骨。”祁静才不到二十岁,没见过啥世面的乡下丫头,早已六神无主,声音都打颤。

        “下午几点?”刘汉东敏锐的意识到,这是做掉王世煌的最佳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下午四点。”祁静说。

        “我准时到。”刘汉东挂了电话,先去了省委家属大院将崔正浩接了出来,把车开到荒郊野外,递给他一套新衣服,超市买的廉价羽绒服,套头摇粒绒衫,牛仔裤,运动鞋,墨镜,手套,还有一把锋利的长匕首。

        “我不用刀。”崔正浩拍拍自己的腿,“用刀是对它的侮辱。”

        “随你。”刘汉东把刀丢给他,拿出一瓶白酒:“行动前喝点壮胆?”

        “不,我工作的时候不喝酒,保持头脑清醒。”崔正浩正色道。

        泥头车已经准备好了,是刘汉东亲自偷来的,就藏在野外废弃的工业园里,崔正浩上车试了试,开车技术略有生疏,但练了几次就找到了感觉。

        刘汉东先带他熟悉了周边环境,确定了王世煌的必经路线,然后让崔正浩开着车等在路口附近,给他一部手机,随时等候自己通知。

        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刘汉东来到欧洲花园,祁大嫂哭哭啼啼,王建等人怨声载道,说早就不该让祁麟当这个董事长,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三点五十分,两辆汽车来到欧洲花园,王世煌从卡宴里钻了出来,手下给他披上黑色的风衣,不可一世的伸了个懒腰,戴上墨镜走了过来。

        今天不是来打架的,王世煌只带了五个保镖,一个司机和一个秘书,刘汉东领着一帮老乡站在公司门口如临大敌。

        王世煌摘下墨镜笑了:“哟,挺懂礼貌的,还来迎接我。”

        “呸,谁迎接你了!”祁静骂道,她知道父亲半死不活就是拜此人所赐,一双眼睛简直要喷火。

        王世煌一点不生气:“妹子,你这就不对了,火气太大容易长痘,那啥,咱们进去说吧。”

        刘汉东硬邦邦道:“不用了,有事儿就在这里说。”

        “哎哟,这不是刘总么,刘总你好。”王世煌阴阳怪气道,“在这儿说是吧,也行,我就是来通知你们一下,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你什么意思?”刘汉东隐隐意识到不妙。

        秘书打开公文包,递上一纸文件,王世煌接在手里抖了抖:“瞧清楚,股权转让协议书,祁麟的股份现在是我的了。”

        “你把我哥怎么了!”祁静急道。

        “别害怕,我可没有趁人之危,我是付钱的哦。”王世煌将文件丢过来,“看看上面的签字是不是真的。”

        祁静捡起来看都不看就撕了:“你无耻!逼我哥把股份转给你,这不作数。”

        王世煌说:“撕了就撕了吧,反正是复印件,我告诉你们,股权转让是经过公证处公证的,合法有效,你们告上天也没用,我也没逼他,真金白银二百万买来的,我还保他在看守所里不受罪,保他官司打赢,不用判刑,你们他妈的还想怎么着!惹恼了我,一句话让他判十年!”说到后面,他私下伪善面具,面目狰狞,声色俱厉。

        祁大嫂虽然斗王岚的时候很凶猛,面对王世煌这种大流氓就失了勇气,忽然坐在地上哭起来:“我苦命的儿啊。”

        刘汉东招募来的一个员工插话道:“股东转让股份,是需要董事会批准的,而且其他大股东有受让的优先权,你这个程序不合法。”

        王世煌眼一瞪:“**的,你说不合法就不合法?你是法院的么?”

        那员工吓得不敢说话了。

        王世煌又换上温和嘴脸,和颜悦色道:“祁老板的事儿我表示遗憾,但这事儿确实不是我干的,我姓王的放一句话在这,如果祁老板的事儿和我有关系,让我不得好死!”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王世煌接着说:“出来混,不就是求财么,欧洲花园这个项目太大了,你们罩得住么?不该自己的拿的钱,拿了就得烫手,我也是讲理的人,不会不给你们留一口饭吃,这样吧,你们的股份我拿钱买,一千万,现付,钱都带来了。”

        两个黑衣保镖从车上提下来两口密码箱,打开盖子,里面是崭新的钞票,不过肯定没有一千万那么夸张。

        “我这个人最讲道理,最不仗势欺人,你们自己考虑考虑吧。”王世煌戴上墨镜,冲刘汉东点点头,嘴角翘起,带着玩味的笑容道:“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刘汉东没说话,只是将王世煌的车牌号码牢牢记在心中。

        “咱们走。”王世煌带着一帮人扬长而去,祁大嫂又开始哭天抢地,刘汉东走到僻静处,拿出一部新手机给崔正浩打电话,却怎么打都打不通。

        泥头车里,小崔正满头大汗的把玩着这部山寨安卓手机,运行程序太多,活活玩死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