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这两天精力透支,明天更
  • 这两天精力透支,明天更

    作品:《匹夫的逆袭

        军师仿佛她心中的魔鬼:“你不会的,你的心就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江河,不能平静,**如此的强烈,怎么会厌倦?这些年组织让你潜伏,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放任自流,你的一举一动一直在我的观察中,血影,你不应该有感情!我可以帮你消除他,恢复你的理智。.org”

        周智回头瞳孔收缩:“这只是朋友的劝告,顺便说一句,你的妻子很漂亮,你很幸福,不过时间久了,难免厌烦,也许今天的那个女人给你不同的风味吧?哈哈……”

        ~~~~~~~~~~~~~~~~~~~~~~~~~~~~~~~~~~~~~~~~~~~~~~~~~~~~~~~~~~~~~~~~~~~~~~~~~~~~~~~~~~~

        “你要下手尽管来吧,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我早已经厌倦了。”费玉清直视对方的眼睛。

        气冲冲的走到楼下,502小心翼翼地问:“99号,U盘还在他那里,我们……”

        “如果你能够让傻子解读银河眼,并完成几年前你失败的任务,你可以和他一起走,离开金州,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周医生知道的一切我都已经知道了!”金明的眼睛仿佛要看到墨明的内心深处。

        “玉清啊,这些年你委屈了,派你卧底程氏集团,为了那件东西,你牺牲很多,这些干爹都明白,但是完成这件事是我唯一的心愿,你不愿意我带着遗憾进入坟墓吧?”

        “好,一言为定!”

        老人将费玉清和军师的手放在一起:“你们本应该情同姐妹,但是从小就争斗不休,现在需要你们团结起来,金眼就要回来了,他们师兄弟二人一直有野心,所以暂时放下一切,干爹知道你一直想普通人的生活,我答应你!”

        “没想到周先生还有梁上君子的癖好!”

        军师没有奇怪,淡淡的道:“作为蓝血的血影,你的心中不应该存有感情,血影,你退步了!”

        费玉清看着眼前的人充满复杂。

        这句话说到了军师的心坎,军师优美地扭动身姿,如果是男人有扑上去压倒的**,但费玉清知道她这一扭动实际是一种步伐的变幻,称之为天魔步,暗藏杀机。

        “你们谈完了,可以进来了吧!”一个衰弱的声音从屋里响起。

        “轻雪!”

        高大的黄果树,宁静的院子,这一切和过去没有多大改变,改变的是人的心。

        周智走过来与金明对视,两人的眼神都很锐利,象两柄长矛在空中交锋,针锋相对。

        “周医生还好吗?”金明突然冒出一句。

        她被一个人拦住了,来人手上举着一个牌子给她看看,手上比一个暗号。

        “墨明,一个二流技校的老师,在一次偶然的旅游中救起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改变了你的生活!”金明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墨明,但是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继续低头吃点心。

        “墨明,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傻子,记住,我是你的朋友!”

        费玉清恨得咬牙切齿:“那你就自己试试吧,你以为金眼一定能办到?”

        老人摇头:“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恐怕由不得她啰!”

        墨明突然站起来:“我……我要回家!”

        墨明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些年,虽然我的易容术很高明,但是你以为这些年无数次从警方手中逃拖是偶然的吗?”

        “眼里充满**,心中塞满焦虑,血影,平静的生活消磨了你的意志,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个校长了吧?”

        “呵呵,不倒一杯茶?这就是队长的待客之道?”

        费玉清不知道应该感谢眼前的人还是痛恨,他收养了她,并教给她一切,但也安排了一切,嫁给不喜欢的人,安排进入程氏,生活被几乎完全的毁灭。

        屋子里,一个儒雅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费玉清的心里充满感慨:“他早已经失去了叱咤风云的气概,只不过是病床上苟延残喘的普通老人而已。”

        墨明傻傻的笑笑,轻雪感觉到手心传来骚动。相公正很调皮的搔她的手心。

        轻雪的身影在倒车镜之后越来越小,还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

        费玉清大喜:“谢谢干爹!”

        “现在的刑警队长金明很厉害,如果遇到紧急的情况,你可以再找到这个人!”老人给军师写下一个人的名字,军师的眼睛睁大:“他?”

        费玉清出去后,军师对着老人道:“你真的想放她离开?”

        金明冷冷地:“那是针对从大门进来的人!”

        “轻易不要启用他!他一旦完了,我们跟着完蛋!”老人嘱咐道。

        周智回头,脸部的肌肉走向隐隐有杀气,被金明敏锐的捕捉,但是他毫不畏惧,周智一瞬间杀气消弭:“好奇害死猫,人没有猫的十三条命!”

        “我可以理解为威胁吗?”

        周智扔下一句话,开门。

        轻雪挽着墨明慢慢的走过来。金明取下墨镜。

        金明将枪放入怀里,他认识这个人。

        金明的手指紧紧握住,他的一切在11局的掌握之中。

        (欢迎大家加入书友群68,谢谢推荐收藏)

        真是个低调的小姑娘啊,金队长声音更加柔和:“我想让墨明陪我出去走走可以吗?”

        费玉清突然一笑:“你不会动他的,你还等待他帮你解读银河眼,你怎么舍得让他死?”

        她很美,美得犹如天山上的冰雪,晶莹剔透,她很冷,冷得超越冰雪,令人回到冰天雪地。这就是军师,蓝血二号。费玉清是少数见过她真面目的人。

        “如果我告诉你,金眼就要从国外回来了,他将亲自出手解读银河眼,你会怎么想呢?到时根本就不需要傻子的存在了!哈哈哈”声音就像银铃,军师收起小刀。

        军师摊开手:“拿来!”

        随着讥讽的声音,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并排与费玉清一起,宛若一对姊妹花,一样喷血的身材,仿佛有烈焰在身体上燃烧,只不过费玉清烈焰下是火山,而那人的烈焰下是冰雪。但是这种极度的对比,令来人有无法抗拒而诡异的魅力。

        费玉清身影凝滞,一柄锋利的小刀架在脖子上。

        军师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语意更冷:“想金盆洗手,晚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退路!”

        “希望做完这件事,能够让我过正常人的生活,我……早已经厌倦了!”

        但是轻雪还是局促点点头,就低头看自己的衣角。

        突然间身影晃动,逼向费玉清,纤纤素手化为利器,劲风扑面,费玉清整个人像被一支线牵引着一般,足不点地退后,两人一个前进一个后退,激烈交手,熟练得就像切磋。优美的姿态就像两只蝴蝶在花丛中起舞,但绝不柔情,都充满杀机。

        墨明抬起头,结结巴巴地傻笑:“呵呵……真好吃!”

        “她具有绝世的姿容,超强的武功,甚至有我还不知道的能力与秘密,她来自何方,为了什么?我曾经调查过,全国的指纹库里没有她,图像对比没有她,她就像来自于空气!曾经数次救过你!”

        依然是呼哧的吃东西的声音。

        “金队长,闲话少说,我要你手上的东西!”周智冷冷地过来。

        金明将墨明带到茶楼,坐下后又为他叫了点心:“吃吧!”墨明吃得很香甜。

        ~~~~~~~~~~~~~~~~~~~~~~~~~~~~~~~~~~~~~~~~~~~~~~~~~~~~~~~~~~~~~~~~~~~~~~~~~~~~~~~~~~

        金明的眼睛很诚挚,但是这个诚恳的表情依然浪费了,墨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喃喃地:“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多谢干爹,那你保重身体,我告退了!”

        后面的大声呼唤让墨明的脚步停顿,片刻他再迈开脚步。

        “军师要见你!”

        沙发里的人发出嘎嘎的笑:“不请自到,金队长原谅。那个玩意收起吧,走火就不好玩了!”

        “我不明白你的所言!”金明更加冰冷。

        “你的退步比我想象的还要快,血影,这样下去你会毁了自己。”

        向声音的方向望去,轻雪的心里突然很紧张,她非常的怕眼前的这个人,他有一双锐利的眼神,嘴角的纹路给人一种看透你的秘密,一切尽在掌握的高深感。手情不自禁地抓紧墨明。

        “干爹!”费玉清快步而入,军师紧随其后,两人在一瞬间变得不再是江湖儿女,只是一对普通的女人。

        她有一种可怕的预感,这个人有能力让墨明和她分开。

        “程瑞森那个老东西的警觉性很高,几年前你动了他的东西,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把你放到二流的学校,看来想重新获得他的信任很难了。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我会另想办法。”

        金明不再说话,拉开车门不容置疑地:“我会把他送回来的!”

        女人的脸色苍白,金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于是微笑得像和风:“轻雪,是我呀!”他对轻雪的印象非常之好,这个女孩子温柔而彬彬有礼,传统的典范,深得他的欣赏。

        轻雪为难地,她很不愿意让墨明与金明接触。是啊,作为老百姓,与警察打交道总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金队长,有些事情你就算知道,我希望到你这里为止,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

        “不,你不能伤害他!”话才出口,费玉清觉得中了军师的圈套,对方的眼中已经有了杀气:“果然你动心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街头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个妇人狂奔,任凭泪水在脸上肆虐。费玉清离开墨明的家,心中狂乱,脚下漫无目的。

        费玉清摇摇头:“还没有拿到!”

        “你以为成为傻子就可以回到过去的平静?就可以逃避?让别人不再关注?错,已经来不及了,发生在你身上的超现实情况你以为就是凭你成为傻子或者程家两位小姐的供词就能够忽悠过去?墨明啊,或许你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想到会卷入这样的事件,或许你是为了保护轻雪,但是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如果继续这样执迷不悟的话,带给自己和家人的只会有麻烦。那时我就算想帮你也没有办法了。就算你达到了目的,那么轻雪呢?她怎么办?迟早会被知道的!如果你能将一切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你曾经做过植物人,被枪击,但是具有超强的恢复能力,尽管现在是个傻子,仍然保持了与众不同,玻璃球,台球,也许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吧,但是这一切的来源是什么?体内的神秘物质?还是另有秘密?”

        周智狠狠地:“只要他不说出去,就让他保管吧,妈的,没想到周医生还留了一手,这个老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