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章 刑警第六感
  • 第五十章 刑警第六感

    作品:《匹夫的逆袭

        新年前夕发生命案,而且是新案连着旧案,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在沈弘毅的命令下,刑警大队成立了专案组全力侦破。.org

        交通学院驾培中心,阚万林捧着老板杯,耳朵上夹着中华烟,手里还捏着一支烟,正在给一帮学员吹牛逼。

        “那小子拿块砖头想拍我,我一闪身就躲过去了,跟着一记飞腿,把他踹出去八丈远,这货倒是有有眼力的,看出我是练家子,爬起来就跑,天黑地上结冰,一不留神掉池塘里淹死个龟孙了。”

        学员赶忙伸过打火机帮阚教练点烟,吹捧道:“阚教练这一招无敌鸳鸯腿,确实霸道。”

        “那必须的。”阚万林就着火点着烟,在学员手上拍了拍,眯缝着眼睛吐出一口烟来,煞是威风,就是头上包着的纱布隐隐渗出血色来,略微有些煞风景。

        忽然手机响了,阚万林从怀里掏出一个包着真皮套子的大屏手机,抖开套子大喊一声:“喂,哪里?”说了几句后啪的一声合上手机说:“公安局的朋友找我,请我帮他们处理点事,我这就过去,你们自己练。”

        十五分钟后,阚万林来到火花派出所,一个中年便衣刑警向他出示了证件:“我是刑警大队的胡朋,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再详细说一下。”

        阚万林说:“都说好几遍了,还说。”抱怨归抱怨,他还是一五一十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胡朋问他,那流浪汉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阚万林想了想说:“和我差不多高吧,一米七上下,干瘦干瘦的,五官没啥特征,就是一双眼特别亮。”

        胡朋说:“眼亮算什么特种,你再好好想想。”

        阚万林抓耳挠腮,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人一直没说话,好像是个哑巴。”

        胡朋很重视:“这一条还差不多。”在本子上认真记下来,又问他:“你和张艳什么关系。”

        阚万林讪笑:“还能啥关系,俺俩搞对象呗。”

        胡朋脸色一变:“李奇是你杀的吧!”

        阚万林吓坏了:“警察同志,这话可不敢乱说,我被他们一砖头拍晕,当场就趴下了,后来的事我都不知道啊。”

        胡朋一拍桌子:“谁能证明,等我们的公安人员赶到现场,人已经一死一重伤,你敢说不是你做的!”

        其实胡朋是在诈他,当警察的疑心都重,虽然有郭辉这个目击证人证实确实有个流浪汉存在,但胡朋还是觉得其中有蹊跷,因为流浪汉没有理由杀人,而阚万林却存在这种动机,警方向来轻口供,重证据,对这种罗生门式的疑案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力打开突破口。

        阚万林慌了,急赤白脸不停解释,胡朋说你今天别走了,好好想想,把他关在屋里扬长而去,好歹没上手铐,也没没收手机,阚万林急忙给刘汉东打电话,刘校长是他认识朋友里官最大的了,又是单位领导,不找他找谁。

        一小时后,刘汉东赶到派出所,他是所里的常客了,民警们见他都热情打招呼,刘汉东拿出烟来散了一圈,打听阚万林的案子,胡所长说这案子已经被市局接管,所里只是借个地方给他们办公,也不好插手,这事儿你还是直接找胡朋。

        胡朋和刘汉东是老熟人了,他告诉刘汉东,这案子很蹊跷,三桩命案环环相扣,杀张谦的凶手竟然跑到张艳店里抢劫,由此被捅成重伤,案子告破,而李奇的死又引出另一桩命案,被垃圾袋包裹的骷髅头,村中水塘看样子是毁尸灭迹的第二现场。

        ”虽然这三个案子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我总觉得冥冥中有天意,让凶手落网,让坏人受到惩罚,让沉冤浮出水面。”胡朋吸了口烟,严肃的说道,“不过我们警方的压力也很大,沈局长下了死命令,春节前必须破案,我看有点难。”

        刘汉东说:“那你也不能把阚万林扣下啊,他铁定不是凶手,别看他一脸凶相,其实挺善良一个人,胆子也小,打人兴许能做出来,杀人给他两个胆子也不会。”

        胡朋说:“你也得体谅一下我们,距离春节可没几天了,我觉得阚万林虽然不是凶手,但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你放心,我不拘他,就是给他施加一点压力。”

        既然胡大队这样说,刘汉东也只能妥协,安抚了阚万林几句便回去了。

        胡朋带了一名侦查员,再次来到张艳家里询问情况,他问张艳:“你认识郭辉么?”

        张艳抱着侄儿正喂奶呢,一听到郭辉的名字立刻咬牙切齿起来:“我知道他,害我弟弟的凶手!怎么,有消息了么?”

        胡朋说:“昨天在你店里抢劫的人,那个年轻点的就是郭辉。”

        张艳一愣,随即激动起来,语无伦次说着什么,又跑到弟弟遗像前上香,抱着孩子直流泪。胡朋看她这幅样子不是装出来的,看来真的不认识郭辉的长相。

        胡朋又问流浪汉的消息,张艳的回答和阚万林一样,都不认识这家伙,也说不出有什么特征。

        “想起什么就给我打电话。”胡朋留下名片,带着侦查员继续去医院提审郭辉。

        郭辉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对胡朋说:“政府,我要检举揭发,能立个功么。”

        胡朋说:“那要看你检举的事儿大不大了,我们会考虑的,如果糊弄我,那就是罪上加罪。”

        郭辉说:“李奇曾经对我吹过牛逼,他杀过人,就在出租屋里杀的。”

        胡朋心里一动,难道又是一桩杀人案,这他妈的杀人案扎堆啊,还让不让自己过年了!

        “具体情况呢,杀的什么人,什么时间,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胡朋严厉追问。

        郭辉却支吾起来:“不知道,那天李奇喝多了说的,说杀个人能赚五万块,下次再接活儿带我一块儿干,反正我手上有人命,不在乎多杀自己,其实我根本没想杀张谦,是他自己往我刀上撞的,说你今天不弄死我我就得弄死你,真的不关我的事,警官,我这算立功吧,能少判几年么,我以后一定老实做人,我还想参军呢。”

        胡朋气笑了:“你杀了人还想参军,你当军队是垃圾堆么。”

        郭辉的供词很值得重视,胡朋立刻前往花火村里搜集信息,他找到了李奇租住的房子,这里已经被派出所查封,房东一见警察来,满腹怨言喋喋不休,胡朋瞪眼道:“把房子租给杀人犯,你还有理了是不?办你个窝藏罪妥妥的知道不!”房东立刻偃旗息鼓,咕哝着走远了。

        胡朋在屋里转了两圈,坐在床上,点上一支烟沉思着。

        他看过李奇的档案,此人四十来岁,父母早亡,无儿无女无老婆,九十年代就开始混社会,曾被劳教两次,判刑一次,属于三进宫的老资格了,出狱后没有正式工作,就在社会上瞎混,一度混得不错,后来迷上毒品再次沉沦,堕落到租住在花火村这种地方,最后淹死在水潭里,可以说这个人的一生是极其失败的。

        墙角一只灰毛老鼠探头探脑,胡朋将烟蒂弹了过去,老鼠掉头钻进洞里,胡朋看到桌上有个热水瓶,拿起来想往老鼠洞里灌热水,却发现墙上有几粒褐色放射状斑点,不蹲下仔细看很难发现,刑警的直觉让他意识到这可能是血迹,于是拿出小刀将墙皮刮下来放在随身小塑料袋里,然后直奔市局鉴证中心。

        鉴证中心的主任是宋欣欣,她既是行政领导,又是业务领导,花火村池塘里起出的骷髅就摆在她面前,这是一颗高度腐烂的人头,由于外面包裹着垃圾袋和胶带,尚有头发残留,但提取DNA已经很难做到。

        宋欣欣用SD扫描仪将人头进行扫描,在电脑里建了个模型,进行面部复原,这是她最近研究的课题,而且和江大历史系有个合作项目,利用现代科学复原古人相貌,这个项目还得到了市里的支持,刘市长特批了一笔科研经费哩。

        胡朋登门求助,请求化验带褐色斑点的墙皮,这种小事交给下面技术员做就行,因为胡朋的儿子和宋欣欣的养女毛丫上同一所学校,所以有些话题,两人攀谈了几句,不知不觉就聊到案子上。

        “李奇被杀这件案子相对简单,但侦破相当不易,这种盲流人员作案带有一定随机性,通常只有在凶手因其他案件被捕后才能审出来,而池塘里捞出来的尸体则肯定是谋杀案件,并且性质恶劣,手段残忍,这案子必须破,对了,宋主任有什么线索么?”

        宋欣欣说:“工作还在进行之中,根据经验来看,应该是个女性死者,我建议把水排干,继续查找身体和四肢的下落,我怀疑也在水塘里。”

        胡朋点头道:“有道理,我马上安排人做,这女的也挺可怜的,被人分尸灭迹,我估计是个坐台小姐什么的,而且这案子很可能是李奇做的。”

        宋欣欣奇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胡朋笑道:“如果我说是刑警的第六感觉,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