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章 寿宴上的打黑
  • 第四十章 寿宴上的打黑

    作品:《匹夫的逆袭

        次日中午,刘汉东提着一盒子冬虫夏草来到鲍翅楼大酒店,大门口支着充气拱门,挂着横幅,两侧花篮摆的水泄不通,写满恭贺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吉祥话,酒店停车场里更是豪车云集,看这架势,龙开江又时来运转了。.org

        大堂里满是宾客,男女老少都有,男人们夹着小包叼着中华烟聚在一起吹牛逼,女人们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小孩子们兴奋的乱窜,门口摆着一张桌子,坐着三个中年人,负责收礼金。

        刘汉东拿出预备好的红包递过去,在签到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时旁边有人招呼:“刘校长,你来的正好,龙总正等你呢。”

        说话的是余晓东,他热情上前和刘汉东握手,引着他穿过人群来到二楼尽头的一个大包间,里面烟雾缭绕,坐着十几个人,居中的正是龙开江。

        “兄弟你到了,正想给你打电话呢。”龙开江一跃而起,快步上前和刘汉东握手,向大家介绍:“这是交通学院的刘校长,刘汉东,我兄弟。”

        众人都是社会上混的,早听说过刘汉东的威名,纷纷上前打招呼握手递烟点火,亲切的不行,还没说两句话,龙开江就拉着他来到隔壁包间,这边全是女宾,众星捧月般围着一个满面红光的老太太,正是龙开江的老母亲。

        “妈,这是我朋友,交通学院的刘校长。”龙开江颇为自豪的向老人家介绍,“别看年轻,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校长。”

        刘汉东向老太太鞠躬:“祝老人家寿比南山。”

        老太太乐呵呵道:“好,好。”抓一把糖给他,“吃糖,小江,给人家拿烟吸。”

        龙开江笑道:“妈,不用你亲自招呼。”

        刘汉东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今天道贺的宾客大部分都是商界人士以及混社会的朋友,官场上的一个都没有,自己这个所谓的大学校长就算上档次的贵宾了,这说明龙开江的元气远没有复原。

        回到隔壁包间,龙开江和刘汉东谈起办驾校的事情,他说:“这样,我给你开一张二百万的汇票,你当驾培中心的注册资金用,验资过后再撤回来,车辆和教练我帮你想办法,正好我有一帮兄弟没工作,当个教练没问题,解决一下他们的就业问题,也算帮我哥哥我的大忙了,平时有个什么事,喊他们帮忙也就是一句话,这帮伙计做学问不行,打架绝对可以。”

        刘汉东心里就有些不悦,驾校虽然来钱快,但对于龙开江这种开宾利车的大土豪来说根本看不上眼,他想分一杯羹,可见生意真的大不如从前。

        “龙总,这事儿总公司还没定,再议吧。”刘汉东这话就是婉拒了,他只想借钱,不想找人参股。

        龙开江哈哈一笑:“不管是怎么个方式,既然你开口,我就不能驳你面子,杨庆,把我包拿过来。”

        杨庆递过一个鳄鱼皮手包,龙开江拉开拉链,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承兑汇票,后面背书栏已经盖满了财务章,他将汇票塞过来:“先拿着用。”

        刘汉东推辞:“龙总手头也紧,就算了吧。”

        龙开江沉下脸:“弟弟,你这就是不给我面子了,一二百万小钱哥哥还不放在眼里,这样,你先拿着用,手头宽裕了再还我就是。”

        杨庆也跟着劝:“龙哥让你拿就拿着吧。”

        盛情难却,刘汉东只好接着:“那我给龙总打个条子。”

        “你又骂我了,咱兄弟之间打什么条子,再说这么多人作证,还怕你赖账么?”龙开江笑着起身,“时间到了,开始吧。”

        中午十二点,拜寿仪式开始,各路朋友纷纷给老太太行礼,或者鞠躬,或者磕头,把个老太太喜的老脸笑成了菊花,乱哄哄的仪式结束,大家纷纷入席,开始吃喝。

        今天龙开江把鲍翅楼给全包下了,订的是五千八一桌的席面,酒水用的是飞天茅台,烟是软中华,这种规格的宴席在近江算是一流了,但对于龙开江的身份来说。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刘汉东和龙开江坐同一张桌子,大家先连干了三杯酒,然后各自进行,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短促的警笛声,声音高亢刺耳,杨庆骂了一声走到窗口望下去,只见一辆黑色厢式货车横在鲍翅楼门口,后面是三辆盖着绿色篷布的解放牌卡车,黑衣服的特警和穿迷彩服的武警正跳下车来。

        “龙哥,出事了。”杨庆声音有些颤抖。

        军靴踩在楼梯上的声音传进来,夹杂着怒吼:“别动!站住!”

        鲍翅楼被警方全面包围,所有人插翅难飞,大群的特警涌进来,黑洞洞枪口指着所有宾客,有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站起来理论,立刻被一枪托砸倒,按在地上上了手铐。

        带着黑头套的特警们冲进了包房,都端着79微冲:“举起手来!”

        大家都高举双手,刘汉东也不例外。

        几个制服警察走进来,手拿平板电脑,比对着宾客的面貌。

        “你是龙开江?”警官冷声问道。

        ‘我是。“龙开江沉声回答,努力保持着尊严,但灰色的脸色表明他已经绝望。

        “带走。”警官一摆手,两个人高马大的特警上前将龙开江从座位上拎起来,蒙上黑布头套,戴上手铐,一左一右拖了出去,杨庆也是同样的待遇,一桌子人,除了刘汉东之外,全部被抓走。

        抓捕他们的时候,一个女警官拿着单反相机啪啪按着快门,忠实记录着这些黑社会老大们面临灭顶之灾时的丑态。

        走廊里,大人哭小孩闹,好端端一个喜庆无比的寿宴被搅了局,老太太嚎啕大哭,一帮妇女跟着抹眼泪,眼睁睁看着她们的丈夫、男朋友被武警押走。

        刚才还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的酒桌,立刻就冷清无比,只剩刘汉东孤零零坐在那里,他打电话给徐功铁想探口风,可是对方关机,想到身上揣着龙开江给的承兑汇票,这笔钱是收还是不收?

        ……

        当晚,近江电视台播出了警方抓捕龙开江的新闻,说警方经过长达半年的缜密侦查和周密部署,于今日午时雷霆出击,终于将这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涉嫌非法集资、欺行霸市、偷税漏税的团伙一网打尽,铲除了这颗毒瘤,广大群众拍手称快,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后面紧跟着一条新闻是本市望东区棚户区居民喜迁新居,搬入北岸新城政府廉租房,居民们纷纷称赞政府为群众办了实事,刘飞的身影也出现在镜头里,拉着老大娘的手嘘寒问暖,还在特困户家里吃了一顿饺子。

        电脑前的刘汉东陷入沉思,北岸新城不是龙开江开发的么,据说和官方达成了什么交易,一部分拿出来做廉租房,换取官方不追究他非法集资的罪责,如今官方出尔反尔,秋后算账,以打黑的名义把龙开江抓起来,偌大的北岸新城岂不是要充公?

        刘汉东猜的没错,此时政法口相关人员正在开会商量给龙开江定什么罪名,不过让检察院很头大的是,龙开江此人非常狡猾,办什么事都假他人之手,而且这种成名多年的黑社会老大,基本不参与打打杀杀,也无法从刑事案上起诉他,经过一番探讨,最终还是请税务局稽查科出面,查龙氏财团的账,以虚假注资,偷桃税款的罪名办他。

        龙开江和杨庆等人被捕后秘密送往外地关押,家里人想方设法打探消息,妄图捞人,可是这一回和以往不同,没人敢接这个招,据说这案子是刘市长亲自抓的,上面的意思是判龙开江死刑,龙家老太太经不起大喜大悲的刺激,病倒住院,整个近江江湖一片凄风冷雨,人人自危。

        龙氏财团的账目被冻结,所有固定资产查封,刘汉东手头这张银行承兑汇票成了漏网之鱼,他将汇票贴现,以其他应收款科目入了学院的账,用这二百万购买教练车辆,具体事务交给下面人操办就是。

        花火村的凶宅没什么异动,红外摄像头拍摄不到任何有女鬼嫌疑的可疑物体,时间一久,大家也就失去了兴趣。

        贺坚和水芹两口子还是回了江北,他们说不愿意给刘汉东添麻烦,再说在江北住了一辈子,忽然搬到省城长住也不习惯,不过水芹说等抱了孙子可以来帮忙带孩子。

        张艳一家人终归还是没回老家县城,老两口在刘汉东的安排下在食堂当临时工,张艳在铁渣街上租了个小门脸开服装店,从广州倒腾一些廉价的时装来卖,可惜她的品味与铁渣街居民的品味格格不入,开业一星期硬是一件衣服都没卖出去,服装店这条路走不下去,门面付了一年的租金不能退,只好咬牙尝试别的行业。

        经过一番考察,张艳发现铁渣街上洗头房按摩院比较多,与之配备的“夫妻保健”店却相对较少,于是她一咬牙,换了门头广告,进了一批药物器具,伟哥神油杜蕾斯皮鞭蜡烛面具飞机杯充气娃娃各式各样都有,转行做起了“计生用品”的生意。

        刚开业第一天,一个中年混混就上门了,张艳紧张坏了,生怕遇到收保护费的流氓地痞,哪知道对方很正派,拿出一张百元大钞说:“拿五瓶小泰。”

        张艳不懂:“什么小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