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五章 夜宴
  • 第二十五章 夜宴

    作品:《匹夫的逆袭

        病房里住着三个产妇,人家都是老公陪着,家人环绕,幸福的能滴出蜜来,那两家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何婷,窃窃私语着什么。.org

        “你现在这个样还想着抽烟?”刘汉东劝道。

        “我这个样子怎么了,还不是被你们男人害的!”何婷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男人没个好东西,当老师的也不例外,而且更色!更坏!”

        刘汉东如芒在背,他虽然背上没长眼睛,但也能觉察出另外两家人都在看自己。

        “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你先坐月子吧,有事再联系。”刘汉东坐不下去了,赶紧起身逃离。

        医院这边安排了两个女生照顾何婷,暂时无须担心,婴儿放在保温箱里有护士照顾也无大碍,不过这个男婴究竟是谁的种,这个问题必须查清楚。

        刘汉东给宋欣欣打了个电话,问她能不能做个DNA检测,宋法医问明情况后表示可以。

        “如果是张谦的孩子,也算给他家一个交代了。”刘汉东长吁一口气,深感这个训导主任当的太艰难。

        与此同时,尚风尚水夏家别墅里,佘小青绘声绘色讲述着刘汉东的糗样,把个舒帆乐的哈哈笑,夏青石哭笑不得:“没想到交通学院的风气这么差,真是辛苦他了。”

        佘小青说:“夏董,刘汉东抱怨你不给他权力呢,威胁说要撂挑子。”

        夏青石道:“我是故意的,就想看看他的工作能力,现在看来这小伙子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当个训导主任还真是屈才了。”

        佘小青心花怒放:“那是不是让他当副校长,抓全盘工作。”

        夏青石微笑着摇头。

        正聊着,安馨走了进来:“还没换衣服?客人就要到了。”

        原来这个周末约了刘市长一家人来吃饭,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夏青石说:“家宴而已,没必要太隆重,反而不够亲切。”

        十分钟后,一辆银色奥迪车驶入院子,刘飞一家人到了,先下车的是司机兼保镖黑子,他拉开车门,徐娇娇和刘小飞走了下来,母子俩都穿的很正式,礼服长裙和西装,相比之下夏青石的装扮就显得随意了一些。

        “欢迎光临寒舍。”夏青石站在门廊下,带领全家迎接贵客。

        徐娇娇笑道:“您这要是寒舍,那近江的房子就都是蜗居了。”说着和夏青石、安馨握手,又和舒帆握了握手,“夏董的女儿真漂亮。”

        “谢谢。”舒帆很有礼貌的说道。

        刘小飞也随着母亲和主人打招呼,他和舒帆是同班同学,却形同陌路,此时也尽量保持着距离。

        “真不好意思,我们家那口子要晚一点才能来。”徐娇娇随着安馨走进了客厅,黑子奉上礼物,是一个大相框,镶嵌着西藏风光照。

        “这是我在拉萨旅行的时候拍摄的作品。”徐娇娇介绍道。

        “真的好美啊,徐姐你是摄影家。”安馨夸张的惊呼了一声,徐娇娇很自豪,嘴里却谦虚,“哪里哪里,不是技术好,是相机好,莱卡MP旁轴相机,我这菜鸟拿在手里也成了专业选手。”

        夏家的客厅很大,墙上挂满了摄影作品,大都是夏青石亲自拍摄的,用光的技术未必高明,但照片内容很有意义,非洲干旱草原上的羚羊群,太平洋上的帆船,北美科罗拉多大峡谷,南亚热带丛林风光,徐娇娇看的目不暇接,赞不绝口。

        “我们家青石以前喜欢旅行,他的护照用的最快,上面盖满了各种入境出境章,平均一年要用两本。”安馨不无得意的炫耀着,夏青石却摇头苦笑:“没那么夸张,都是出差居多。”

        徐娇娇说:“不如我们以后结伴旅行吧,我下一步打算去西非。”

        夏青石说:“我是心有余力不足,没法舍命陪君子喽。”

        徐娇娇知道夏青石身患绝症,宽慰他说:“夏董一定会康复的,到时候咱们组团去西非打猎。”

        大人们聊得欢畅,两个孩子却沉默不语,刘小飞是红色贵族后代,舒帆是新贵阶层,在学校就互相瞧不上眼,只不过舒帆没有海宁那么嚣张跋扈,居然买凶打人,但她在心里也是很瞧不起刘小飞的。

        门铃响了,佘小青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刘飞,和夫人孩子不同的是,他穿的很随意,长袖T恤和牛仔裤运动鞋,脸刮得很干净,笑起来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佘小青当场就眩晕了,心说刘市长的魅力真是势不可挡。

        刘飞晚到了二十分钟,事实上他今天本不想出席的,安馨约他吃饭,原本以为是共享二人世界,没想到却变成了双方全体家庭成员参加的家宴,这让他很是困惑了一阵,安馨到底什么意思?一向牢牢掌握主动权的刘飞第一次感到猜不透对方的心思,但这又唤醒了他征服欲,于是自信满满的前来赴宴。

        客人到齐了,大家步入餐厅,夏家吃饭很讲究,中餐用圆桌,西餐用长条桌,今天吃的法式西餐,烛台和银质餐具、骨瓷杯盘,厨师是法国人,侍者是受过训练的菲律宾人。

        按照西餐的规矩,女主人坐在主位,男主宾坐在女主人的右侧,宴席上大家一边品尝着美味佳肴和法国红酒,一边谈笑风生。

        刘飞悄悄伸出脚踢了安馨一下,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安馨没有任何反应。

        夏青石依然在那里高谈阔论:“我认为,将来的汽车势必舍弃常规发动机,不再使用柴油、汽油,汽车由四个轮子、计算机、以及电池组组成,这才是未来的大趋势。”

        刘飞鼓掌道:“说得好,夏董高瞻远瞩,为我们的发展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中国缺乏石油资源,发展电动车对我们至关重要,我别的不敢保证,至少在近江市,我会全力支持青石高科进入电动车行业。”

        夏青石说:“先感谢刘市长,电动车的发展瓶颈在于电池,电池的容量和充电便捷性,以及安全性,都制约我们的发展,青石高科在这个行业还是新兵,但我们的研发能力很强,迟早会站在行业的最前沿。”

        刘飞举起酒杯:“我相信会有这样一天,干杯!”

        大家共同举杯痛饮。

        家宴顺利结束,送走了客人,安馨扶夏青石回卧室,依偎在他身旁柔声道:“青石,有刘飞支持,公司肯定能一飞冲天。”

        夏青石抚摸着安馨的头发说:“公司的发展,不是靠某个政客,而是靠市场和创新,我们必须离开任何政策扶持,政客支持,都能发展下去,那才是健康的企业。”

        安馨嗯了一声,忽然又问:“你觉得刘飞这个人怎么样,能走多远?”

        夏青石说:“刘飞能走多远,不在于他的能力,而在于他岳父能走多远,如果说徐新和是一个航母舰队,那刘飞就是一艘主力巡洋舰,看起来火力强大,装甲雄厚,但离开航母的支援,以他特立独行的性格,很快就会被击沉。”

        安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周一,是张谦火化的日子,交通学院派车送张家人去殡仪馆见儿子最后一面,冷冷清清的追悼大厅里,摆着一口玻璃棺材,张谦静静躺在里面,身穿学生装,脚踏阿迪王,面目栩栩如生,宛若沉睡。

        张母再度崩溃,哭的昏死过去,张艳搀扶着母亲,自己也是嚎啕大哭,张父老泪纵横,拍打着玻璃罩子痛骂:“你这个不孝子,白养活你十八年!”

        校方只有刘汉东和几个学生出席葬礼,遗体送入火化间之后,刘汉东对张父说:“有件事必须和你说一下,张谦留下一个儿子,前天出生的,因为早产还在医院观察。”

        张父激动起来,说话都打颤:“刘主任,你没哄我吧,张谦有儿子?是真的么?”

        刘汉东郑重点头:“已经经过DNA比对,确实是张谦的血脉。”

        张父跪在了地上,涕泪横流:“老天有眼啊,张家有后了。”

        等拿到了张谦的骨灰盒,张家人就催促着刘汉东赶紧带他们去医院看孙子,还商量着要给孙子和儿媳妇买点见面礼什么的,最好先到城里百货大楼逛一圈。

        张艳说我包里有现成的金手镯,给弟媳妇当礼物就是,还有一个金挂坠,正好给侄子当见面礼。

        看到张家人重新焕发生命活力,刘汉东真替他们高兴,拿起手机打给宋欣欣:“宋姐,谢谢你这么快出检测结果。”

        “没了儿子,多了孙子,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心理补偿,加班化验也是值得的。”宋欣欣道。

        来到医院,何婷却已经人去床空,护士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不过婴儿没带走,依然躺在保温箱里,这是一个不足月的早产儿,头发稀疏,手脚稚嫩,眼睛还没完全睁开。

        张家人围在保温箱旁看着婴儿,议论着他的长相,说鼻子眼睛象张谦,嘴巴不像,可能是象母亲吧。婴儿的诞生冲淡了丧子之痛,连张母的精神都好了起来。

        刘汉东拿了一张纸过来说:“婴儿的母亲抛下孩子走了,她说没法养活这孩子,留下一封信委托医院转送孤儿院。”

        张艳坚定地说:“她不要,我要,我来养活这孩子。”

        张父说:“还是我们来带孙子吧,小艳儿你拖个孩子怎么嫁人。”

        刘汉东说这些都不是问题,赶紧给孩子起个名字,想想怎么报户口吧。

        张家人留在了医院照看孙子,刘汉东先回学校,找到王副校长申请张谦的赔偿款,刚走到校长室门口,就看到一个满身戾气的年轻人推门出来,恶狠狠瞪了自己一眼。

        他认识这家伙,正是食堂承包者牛八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