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收购交通学院
  • 第十八章 收购交通学院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严致中心里感激,面上却镇定如常,他举起酒杯发言:“刘市长罚我的酒,那是我的荣幸,干了!”

        说罢滋溜一口干了杯中酒,其实这酒也不是真酒,中央三令五申不许大吃大喝,就算是庆功宴也不过是以茶代酒,搞几个冷盘而已,但气氛搞的还是满活跃的,严致中在掌声中连干三杯,又说话了。.org

        他说:“刘市长,我也要批评您了。”

        刘飞笑容可掬:“哦,严书记要批评我什么方面?”

        严致中说:“每回我去您办公室汇报工作,您总在加班,日夜不分,废寝忘食,您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您的身体是属于全体近江人民的,熬坏了我们可不答应,同志们,你们说对不对?”

        干部们都跟着喊:“对,刘市长也要罚酒。”

        刘飞爽朗一笑,对工作人员说:“换白酒。”

        工作人员抓瞎了,这次酒会只准备了软饮料,严书记对这种细节抓的甚严,连啤酒都不允许出现,更别说白酒了。

        好在黑子早有准备,拿出一瓶本地产的三十年淮江特酿来,给刘飞倒满了高脚杯,又给严致中等一帮望东区的干部斟酒,严致中哪敢烦劳刘市长的贴身保镖,一使眼色,早有工作人员接过酒瓶,给领导们满上。

        刘飞郑重道:“不开玩笑了,严书记说的对,党员干部的身体健康,甚至业余时间,都是属于党和国家的,我们既然肩负起这个责任,就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今天是望东区高架桥工程竣工的大喜日子,中央有精神,不许大吃大喝,大操大办,但是凡事都有特例嘛,为了高架桥工程的提前竣工,向国庆献礼,咱们望东区的领导干部风里来雨里去,不怕吃苦受累,终于使工程胜利完成,这是一个大喜事,咱们中国人讲究喜事要喝酒,所以,今天这杯酒必须喝。”

        下面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刘飞单手压了压,继续说:“这酒,是咱本地生产的白酒,价钱不贵,我私人请客买单,不算大吃大喝,来,一起吧。”

        领导干部们共同举杯,干了杯中酒,对刘市长的景仰更深一层。

        严致中很兴奋,他知道自己虽然还算不上刘飞阵营中的一员,但起码是外围人员,政治上的生命不但得以延续,搞不好还能在临退休前更上一层楼哩。

        刘飞参加完庆祝仪式就匆匆离去,他还有其他活动,要参加青石高科收购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签字仪式,这次收购是在他的强力协调或者说直接行政干预下完成的,交通局一万个不乐意,虽然职业技术学院不怎么赚钱,但占地颇广,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将来学校搬迁,无论是盖住宅小区还是商业楼宇,都能赚到天文数字。

        但刘市长有他的考量,近江市的教育水平整体不高,唯有江东大学一枝独秀,作为市长,不但要为经济建设考虑,也要为科技发展、国民教育努力,他的意图是,青石高科是一家高科技企业,有资金,有大量科研人员,把这些长处利用起来,兴办教育,利国利民,何乐不为。

        签字仪式在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大礼堂进行,交通局的局长书记全来了,青石高科方面来的是总裁安馨,刘市长作为嘉宾出席,双方签署文件,握手,开香槟,青石高科以一亿元收购了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新学校名字暂定为近江交通学院,上报教育部等待批准。

        学校的教职员工,原则上一律留任,但原来的校长是交通局在编的公务员,他不愿放弃公务员身份和正科级待遇,只好卸任,青石高科方面旋即委任了新校长,正是他们的董事局主席夏青石。

        夏青石以前做过江东大学的教授,博导,担任校长再合适不过了。

        签字仪式后,刘市长和安总裁在学院操场上漫步,草坪碧绿,蓝天白云,远处篮球场上几个少年在投篮,场景令人心旷神怡。

        安馨说:“学校就是象牙塔,真想抛开商场上的竞争与压力,重回校园。”

        刘飞说:“当然可以啊,这就是你的大学,无论是当副校长还是当学生,都随你。”

        安馨笑了:“没想到收购这么顺利,还得多谢刘市长。”

        刘飞笑道:“哦,那你准备怎么谢我?”

        “请你吃饭。”安馨嘴角翘起,笑的很俏皮,刘飞心旌荡漾了一下。

        “好,时间地点随你。”

        “一言为定。”

        ……

        严致中接到了沈弘毅的电话,约他去公安局谈谈,他顿时忐忑起来,虽然按照级别来说他是副厅,沈弘毅只是正处,但人家年轻有为,才三十冒头就是公安局常务副,还是刘市长小圈子里的人,前途比自己这个快二线的区委书记远大的多,不说曲意逢迎吧,必要的尊重总是要有的。

        严书记立刻赶到公安局,沈弘毅在接待室会见了他,热情握手,然后指着墙角的一堆东西说:“严书记认识这个么?”

        这是一座小型的金山,各种规格的金条堆砌起来,照花了严致中的眼睛,他当然认识这些东西,这是他毕生的积蓄。

        “不认识。”严致中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沈局长让我看这个有什么意图?”

        “是这样的,局里起获一批埋藏的金条,经检测其中大部分都是假的,金条字样上有中华金业的标记,我记得严书记和中华金业的老总很熟,所以想了解一下情况。

        中华金业是江东省人行下属的一个黄金专卖企业,老总姓贾,去年出国考察,至今未归,严致中和他是多年铁哥们,这些黄金都是通过贾总私下购买,没想到居然都是假的!

        事发之后,严致中曾经想过,哪怕把这价值五千万的黄金全砸出去打点关系,只要保住政治生命都是值得的,后来没事了,得寸进尺想是不是可以讨回一点,可沈弘毅的话让他掉进了深渊,就算把这些金条全退给自己又能如何,一堆破铜烂铁!

        一辈子的积蓄啊,辛辛苦苦,不敢招摇,不舍得吃穿,不舍得花天酒地,弄几个钱想留给子孙后代,没想到被朋友给坑了,严致中是个爱财如命的人,硬币掉到下水道里都要想法挖出来,五千万巨款买的黄金打了水漂,此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却还要装着没事人一样。

        沈弘毅也只是传递一个信号,你有把柄落在我手里,并不想追究严致中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所以他让严致中看过这些铅芯假金条之后,就把他送了出去,双方握手话别。

        严致中在官场上混迹多年,这点心眼总是有的,他立刻找人搜集关于沈弘毅的一切资料,不是要对付他,而是要巴结他,不过收获不大,只有一条信息有些价值,前段时间自己下令跨区执法的金樽夜总会,似乎和沈局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段日子,严小军在家闭门思过,哪儿都没去,不过他通过关系查到了爆料者确系刘汉东,决定狠狠报复这家伙,正在筹划,忽然父亲电招他过去,进门一看,吓了一跳,严致中两鬓增添许多白发,神情也很萎靡,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大概是经历了巨大的心理打击。

        “爸,怎么了?”严小军吓坏了,以为父亲被免职。

        “小军,咱被人坑了,那些金条,全他妈是假的!我查过了,姓贾的亏空公款,那咱们堵漏洞了,他现在人在国外,想找都找不到,我攒了三十年的钱啊……”严致中老泪纵横。

        严小军咬牙切齿道:“姓贾的,我早晚弄死你。”又劝解道,“爸,别难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您在位子上,再弄五千万也不难,对了,我知道是谁害的咱了,还是那个刘汉东。”

        严致中说:“你不要动刘汉东,他是沈弘毅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上回动用区公安分局跨区执法,已经触动了沈弘毅的逆鳞,再搞他的人,你是想让你爹早点进去是吧。”

        严小军终于明白什么叫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刘汉东跪了自己一次,却让自己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这种心理挫折和被迫下跪的屈辱相比,恐怕还要强烈十倍。他的能力比不得詹子羽,没法报复刘汉东,只能用A4纸画上刘汉东的头像贴在屋里,用没被收走的汽狗猛打,打得千疮百孔,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

        刘汉东从金樽退股之后,就不再每晚都去,少了许多应酬,少喝很多酒,感觉身体素质都比以前强了不少,这段时间他修身养性,看书锻炼,自我感觉文化修养突飞猛进。

        这天中午他在食堂吃饭,头顶的大电视播放新闻,本市一所高校发生集体斗殴事件,导致一名学生死亡,五名学生重伤,警方已经逮捕了十四名相关人员……

        刘汉东抬头一看,镜头中的某高校不就是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么,这破地方成天打架斗殴,不过闹出人命还是比较罕见的。

        手机响了,是佘小青打来的:“刘儿,夏董找你,现在。”

        听筒里传来夏青石的声音:“小刘,交通学院缺一个训导主任,你有兴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