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七章 罚酒三杯
  • 第十七章 罚酒三杯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沈弘毅对世峰集团的印象并不好,尤其王世煌,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不过王世峰这个人做事还比较靠谱,相比之下,王海宁更随叔叔,小小年纪就是个坑爹货,前段时间把自家游艇都给撞沉了,现在又指使校外人员殴打刘小飞,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org

        这档子破事沈弘毅不再过问,他让人抓紧审讯严小军,打开突破口,至少能让刘市长抓到严致中的命门,不过严小军这小子嘴很严,打死都不承认那把枪是自己埋得,更不承认和金条有任何关系。

        严小军当过兵,做过生意,又是干部子弟,社会经验比较充足,对这样的人既不能用刑,又不能诱供,只能和他讲政策,采取攻心战术,预审这边正在进行,鉴证中心有了新的消息,半自动步枪是望东区武装部,本应销毁却未销毁,金条是中华金业近江分公司出品,大部分为假货,掺杂了杂质或者镀了一层金。

        沈弘毅立刻将这个最新情况向刘市长做了汇报。

        此时刘飞已经回到了朱雀饭店,他走的是特殊通道,严致中根本见不到他,刘飞照常办公,批阅文件,作出指示,等到晚饭时间,换上便装出门,在一家私房菜馆的包间里见到了青石高科的总裁安馨。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会面,安馨穿的很随意,七分裤平底鞋,头发挽起来,丝毫没有女强人的凌人气势,倒像是跟着老公出来开洋荤的小女人。

        两人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情人一样,没有羞涩含蓄,只有默契温馨,就座之后,刘飞点了一瓶奥比安酒庄出品的红酒,又点了几个雅致的小菜,根本没有询问安馨要吃什么,这种强势男人的作风反倒让安馨觉得很有安全感。

        席间刘飞畅谈自己攀登雪山、驾驶帆船的经历,博学睿智,风趣幽默,强健的体魄,英俊的面容,加上身居高位,这些优点集于一身,简直让人无法抵挡他的魅力。

        “刘市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安馨端起酒杯,“还要请您帮忙。”

        “叫我刘飞就可以。”英俊的男人拿起洁白的餐巾优雅的擦拭一下嘴角,线条硬朗的下巴刮得铁青,更显男子汉的风范。

        “是这样,为了培训技术工人与管理干部,我们集团想收购一所学校。”安馨说道。

        刘飞笑了:“你千万别告诉我说要收购江东大学,那个我做不了主。”

        安馨也笑了:“当然不是,我们要收购的是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交通局下属的一个职业学校。”

        刘飞爽朗答道:“只要对企业的发展有益处,这种收购我们是支持的,明天我会和交通局方面打招呼。”

        “那就谢谢了。”安馨举杯和刘飞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饭后,两人走出菜馆,只见门口停着一辆造型粗犷霸气的跑车,俨然一只凶猛的陆地怪兽,刘飞围着这车转了转,颇感兴趣:“安总,这是你的座驾?”

        “不,是你的座驾。”安馨将遥控钥匙抛了过来,“刘飞,愿不愿意当我们的试车员?”

        刘飞哈哈大笑:“你这是变相行贿哦。”

        “兜一圈吧。”安馨上了副驾驶位子。

        刘飞当仁不让,上车发动,猛踩油门弹射起步,他的驾驶方式极为激烈,与这辆车的风格倒是很匹配,陆地怪兽在大街上疾驰,将一辆辆车甩在后面,不大工夫就上了滨江高速路,笔直的道路空旷无边,陆地怪兽的强大动力得到充分发挥,竟然飙到了二百四十公里的时速。

        安馨有些紧张,她从没坐过这么快的车,紧紧抓住扶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再看身畔男子,全神贯注,目光坚毅深邃望着前方,夕阳余晖从侧窗照进来打在他身上,如同蒙上一层战神的光辉。

        超高速只维持了十几秒钟,刘飞就放慢了速度,保持在一百八十公里的“正常”速度,从下一个出口出来后,又降到一百,就这样开了回去,直到将安馨送回家。

        “谢谢你的晚饭。”夕阳下,安馨掠了一下头发,风情无限。

        “谢谢你的车。”刘飞露出一嘴白牙笑了,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

        刘飞驾驶陆地怪兽回到朱雀饭店地下停车场,黑子迎上来说:“老大,严致中还在大厅等着见您。”

        “让他继续等。”刘飞脸色冷峻,进了电梯。

        和以前一样,刘飞在室内游泳池进行了两个小时的锻炼,当他走出游泳池的时候,黑子拿着浴巾迎上去赞道:“老大,您这腹肌简直完美,您要是当男模,混个世界先生不成问题。”

        刘飞故作严肃道:“我一副省级领导干部,去当什么世界先生,真他妈扯淡。”

        黑子挠挠头,笑了。

        ……

        午夜一点钟,严致中还在酒店大堂枯坐,不到二十四小时时间里,他从志得意满到心急如焚,又到惊恐懊悔,再到万念俱灰,历经折磨,生死煎熬,酒店大门外进来任何一个人,他都觉得是纪委来双规自己的。

        但是纪委人员始终没有出现,那就表明尚有一线生机,自己的生死存亡,只在刘市长一念之间,严致中暗暗祈祷,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默罕默德上帝阿门马克思列宁**他老人家,统统都来保佑自己吧。

        身畔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蒂,白天的时候服务员每隔一会就来换,午夜时分也没人伺候他了,偌大的大堂,只有前台值班人员和他四目对望。

        忽然,叮当一声,一名工作人员从电梯里走出,过来说道:“严书记,刘市长请您上去。”

        严致中急忙站起,却因坐的太久,血脉不通,两条腿都麻了,一下跌倒在地上,跌跌撞撞爬起来,陪笑道:“不碍事,赶紧走,别让刘市长等急了。”

        通过内部电梯上了楼,严致中被引入一间办公室,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没开大灯,只有落地灯和书桌上的台灯亮着,刘飞坐在桌子后面写着什么,头也不抬。

        工作人员悄悄退了出去,严致中不敢说话,就这样站着,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刘飞终于抬起头:“严书记,你来了,听说你找我有事?”

        严致中当即跪倒:“刘市长我犯了错误没经受住考验,请组织原谅我一回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虽然能力有限,但党性还是很强的,我擅长领会领导意图,执行上级精神毫不含糊,我……”

        他语无伦次乱七八糟一通说,刘飞不客气的打断:“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严致中说:“我腐化了,这些年来我没表面上清廉节俭,其实没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我搞了大约五千多万,大部分买成了金条,又给儿子在北京上海买了房子,我有罪,罪行严重,影响恶劣,我对不起党当年教育,我对不起组织的信任,我不是人,我……”

        “你回去吧,听候组织处理。”刘飞板着脸说。

        严致中吓破了胆,双腿无力,是工作人员把他架出去的。

        刘飞拿起电话,打给了同样在熬夜办公的沈弘毅:“弘毅,严致中的案子先放一下。”

        “明白。”沈弘毅心有灵犀,不用领导交代的太清楚,当即做出指示,到此为止。

        严小军私藏枪支一案,也不再继续审查,其实刑警们心里很清楚,严小军是枪械爱好者,通过关系搞到一支报废步枪私藏起来,这支枪铁定是他的,不过人家打死不招,也没办法,既然领导发话,他们也就把这个案子结了,当成缉枪治爆的成果上报。

        被扣押四十八小时后,严小军终于获释,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两鬓头发都白了许多,最近霉运连连,但都不会伤筋动骨,自家埋藏的黄金被起出,这才是最要命的,老头子乌纱帽一丢,自己就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谁都能踩一脚。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父亲并没有被双规,只是生病休养,他来到医院高干病房探望父亲,严致中告诉他,今后一定要低调再低调,千万别惹事。

        严小军说:“爸,到底是谁在搞我们?”

        严致中说:“近江是省会,你爸爸我只是一个区委书记,比我大的干部比比皆是,政治斗争无比残酷,谁都有可能,我怀疑是……算了,不说了。”

        电视上正在播放新闻,刘市长在青石高科调研新能源研发工作,严小军心里一动:“狼牙战队的人打了他儿子,不会是他的报复吧?”

        严致中说:“刘市长要整我,根本不用这些办法,肯定不是他。”

        “那能是谁?难道是他?”严小军将最近招惹的仇家盘算了一遍,最有可能的就是刘汉东,这小子路子挺野,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对,一定是他。

        ……

        刘汉东一直在关注电视新闻和报纸,想看到严致中被双规的消息,可是却看到了刘市长在望东区视察工作,区委书记严致中陪同的画面,他知道,自己失算了。

        刘飞在望东区视察了几项市政重点工程,晚上参加了高架桥竣工酒会,席间他端着酒杯说:“致中同志有很多优点,咱们就不说了,但他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我要当面批评他。”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倾听刘飞的下文。

        刘飞说:“致中同志的西装十年没换了,严重影响望东区的形象,大家说,该不该罚?”

        下面一阵大笑,干部们齐声道:“该罚。”

        刘飞说:“大家说怎么罚?”

        有人起哄:“罚酒!”

        刘飞笑道:“那就罚酒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