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九章 跪进鬼门关
  • 第九章 跪进鬼门关

    作品:《匹夫的逆袭

        葛天洪坐在轮椅上,被烟雾缭绕着,他的面容苍老而憔悴,终于掐灭烟蒂,语重心长道:“汉东啊,古时候韩信曾受胯下之辱……”

        刘汉东打断他道:“葛叔,我懂,我愿意赔礼道歉,严小军想玩什么花样我都配合他,绝对不让您老为难。.org”

        葛天洪很欣慰,搜肠刮肚预备的说辞全没用上,刘汉东就答应服软了,这很难得,混江湖最重要的就是面子,塌了架子,下面小弟都看不起你,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尤其是刘汉东这样宁折不弯的硬汉,让他磕头道歉比登天都难,没想到为了金樽,为了自己,能作出这么大的牺牲,看来先前的感情投资没有白费。

        事不宜迟,葛天洪叹口气,立刻打电话给中间人,让他们递话给严小军,争取赶紧把事情解决。

        十分钟后电话响了,中间人告诉葛天洪,严小军说了,明天阅江楼见。

        “汉东,委屈你了。”葛天洪又叹了口气说,“想开了就好,自古民不与官斗,严小军的父亲是望东区一把手,他要对付咱们,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知道你憋屈,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总不能为这点事和他玩命吧。”

        刘汉东起身:“葛叔,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葛天洪只得让他先行离去,然后打电话给店里会计,让他预备十万块钱打点关系,争取尽快恢复营业。

        其实刘汉东心里一点都不郁闷,这些天来他遵照邵教授的指导泡在江大图书馆看了许多历史书,学了不少东西,比如历史上有名的狗肉将军张宗昌,在张作霖麾下之时,曾被郭松龄指着鼻子骂娘,张宗昌非但没有拔枪相向,反而说你**娘,那你就是我亲爹,搞的郭松龄反而下不来台,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用自己的面子去换葛天洪的里子,这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就在葛天洪等人被严小军搞的灰头土脸束手无策的时候,江大附近的中央路派出所迎来了一名报案者,他向值班民警出示了自己的学生证和验伤报告,说有几名校外人员混入江大附中殴打自己。

        报案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学生,说一口地道的普通话,穿的是江大附中的校服,脚下一双纽巴伦运动鞋,气质打扮不像那种混混学生,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跑来报案,实在小题大做,但民警还是认真帮他做了笔录,然后打发他回去了,这案子就和丢自行车一样,也就是登个记,其他毫无作用。

        ……

        次日上午,阅江楼茶馆迎来一拨特殊的客人,他们全都开着车门上喷涂狼头徽记的越野车,穿TDE软壳,5.11战术裤,沙漠靴,黑超墨镜,酷的一塌糊涂,三十多号人,有男有女,说说笑笑,神采飞扬,不上楼,就在大门口候着。

        过了一会儿,一辆火红色的双门牧马人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子,穿一袭唐装,雪白的袖子挽起来,风度翩翩下了车,男男女女们都喊一声小军哥。

        这就是严小军,狼牙俱乐部的灵魂人物,他笑笑:“都戳在门口干什么,还让人家做生意不,上楼。”

        大家簇拥着小军哥上了楼,在二楼靠窗位置坐下,抽烟聊天,五分钟后,刘汉东推着葛天洪上来了,没带其他人。

        双方面对面,葛天洪陪笑道:“小军,都是误会,大家坐下来喝杯酒,没啥化不开的矛盾,给叔一个面子……”

        严小军顶他一句:“别说这些,他打了我的兄弟,就得磕头认错,这已经是最低要求。”

        狼牙战队的军装胖子们都跟着聒噪:“跪下!”

        葛天洪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刘汉东说话了:“下跪可以,磕头也可以,但话要说明白,我是为葛叔,为金樽,我向你赔礼道歉,你立马就得把人给我放了。”

        “**,你什么态度,是道歉的样子么!”叶枫跳出来骂道,他今天没穿军装,穿的是一件德军制式衬衫,领口松松垮垮的,如同挂在晾衣杆上,脸上包着纱布,样子非常滑稽。

        其他人也跟着骂:“敢和小军哥讨价还价,你以为你是谁?”

        严小军说:“少扯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一句,你服不服?”

        刘汉东爽快回答:“我服!”

        周围一干人等得意洋洋:“小军哥专治不服。”

        却听刘汉东接着说:“我服的不是你,是你老子,你老子一句话就能查封金樽,没你老子撑腰,你算老几?还有你们这帮货,门口停的越野车,哪个是自己挣钱买的?”

        严小军脸色顿时很难看,军装胖子们也都愤慨起来,吵嚷着要当场打死刘汉东,但没有人敢动手,连靠近都不敢。

        “那你到底跪是不跪?”严小军端坐椅子上,一只手紧紧抓住扶手,努力克制着愤怒的情绪。

        葛天洪说:“小军,汉东脾气不好,其实没别的意思。”

        严小军不理他,指着刘汉东一字一顿道:“跪下,现在,马上,立刻!”

        刘汉东环视周围,不少人拿着手机对准自己,这是要拍摄视频上传网络,让自己名声扫地呢,一股邪火从心底冒出,本来打算的好好的,随便认个错就算完事,可是临到眼前,这口气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葛天洪眼巴巴看着刘汉东,生怕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再把严小军揍一顿,金樽这辈子都别想开门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面对一张张丑恶的嘴脸,刘汉东硬是一点点的将怒火压回去。

        其实严小军此刻如坐针毡,他能感受到刘汉东的愤怒与杀气,面前这个汉子手上多条人命,是近江道上最狠辣的角色,连詹子羽都是折在他手里,不是万不得已,自己真不想趟这个浑水,但他打伤了自己的小兄弟,不给个交代以后自己就没法混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真跪下来,面子是有了,威风也有了,但这个仇可就深了,自己只不过是区委书记的公子,又不是中央大员的衙内,背景还不够深厚,为了一帮纨绔子弟得罪亡命之徒,这买卖似乎怎么算都划不来。

        此时刘汉东已经平息了怒火,四周叫嚣他全然无视,淡漠的看着严小军说:“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今天跪你,你要是觉得受得起,就坐着。”

        严小军本来还有些忐忑,被他这句话一顶,少爷脾气又上来了:“我他妈受得起,别废话,赶紧的。”

        刘汉东直挺挺跪下,周围一阵嘘声,茶馆的服务员送上一杯茶水,刘汉东接了,双手奉上。

        葛天洪赶紧道:“小军,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一般见识,喝了这杯茶,咱们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谈。”

        严小军不接茶杯,起身拂袖而去:“操,什么玩意!”

        一帮军装胖子簇拥着严小军浩浩荡荡下楼去了,葛天洪转动轮椅过来搀扶刘汉东:“赶紧起来,这事儿弄得,唉。”

        刘汉东站了起来,他能感受到葛天洪的绝望,自己虽然跪了,但态度不够好,恐怕严小军不但不会接受,还要变本加厉的报复。

        果不其然,严小军在车上就给分局的熟人打了电话,问能不能判几个金樽的职员,对方说不好弄,以前有劳教的时候能办进去,现在不能劳教了,一切都要走法院程序,挺麻烦的。

        “那就想别的办法,总之不能让金樽开门。”严小军咬牙切齿道,他心里疙疙瘩瘩挺不舒服,开着牧马人来到朋友的会所散心,打电话约来几个人打麻将,桌上谈到了王世煌,朋友说王世煌这回彻底栽了,被整的服服帖帖,一点脾气没有。

        严小军认识王世煌,但不熟,毕竟圈子不同,王世煌是世峰集团的总经理,商界大佬,而严小军只是爱玩,他很惊讶,因为王世煌算得上是近江富豪级别的人物,除非省市领导这个级别才能整的他没脾气,难道说刘市长要对世峰集团开刀?没听到风声啊。

        于是他仔细询问了一番,朋友就把王世煌纠集大批人马妄图吞下欧洲花园的事情描述了一遍,说的是神采飞扬,口沫飞溅,什么装甲车撞烂几十辆豪车,高射机枪扫射,狮子扑人,王世煌尿裤子这些事全都娓娓道来。

        严小军听的也是眉飞色舞,击节叫好:“霸气!这人是谁?我认识么?”

        朋友说:“听说是刘汉东喊来的过江猛龙,对了,欧洲花园是刘汉东罩的,王世煌不开眼招惹他,这不是打着手电上茅房,找死么。”

        严小军倒吸一口冷气:“刘汉东?”

        “就是他,打死张宗伟,打伤詹子羽,现在又把王世煌给修理一顿,近江道上风头最健的就是他了。”

        严小军苦笑:“不是他,是我。”

        朋友不解,严小军解释了一下:“我帮小兄弟出头,找人查封了金樽,逼着刘汉东给我下跪了,就在两小时前。”

        朋友大惊:“小军,你怎么这么糊涂,这样的人烂命一条,犯不上招惹他,这一跪,可把你跪进了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