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四章 出柜传说
  • 第五十四章 出柜传说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这回带了十几个人过来的,下定决心要把老鬼生擒活捉,胜利就在眼前,他感到一丝莫名兴奋,和这货斗智斗勇还蛮有意思的,这么快抓到未免有些小小失落。.org

        马伟等人已经就位,酒吧门口站了四个人,后门厕所位置也站了四个,其余人等分散各处,只等东哥号令,而角落里的李斯特和老鬼还浑然不觉危险即将降临。

        刘汉东大剌剌走过去,在两人注视下落座,微笑着看着老鬼,这个男人四十岁上下,穿着考究得体,头发理的一丝不苟,一张国字脸,剑眉星目,绝对是师奶杀手级别的老帅哥,不对,应该是男女通杀型的老帅哥。

        老鬼是道上人的称呼,这家伙自称教授,还有个绰号叫戏子,刘汉东一时间不知道叫什么好,便道:“终于见面了。”

        老鬼很冷静,并没有夺路而逃,或许他已经猜到自己逃不掉了,他打量着刘汉东,冷冷道:“你还是出现了,说吧,你想怎么样?”

        刘汉东说:“你拿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老鬼英俊的面孔忽然扭曲起来,抬手给了对面李斯特一记耳光,打得挺狠,金丝眼镜都被抽飞了。

        这一巴掌打得太突然,刘汉东都被搞愣了。

        老鬼站了起来,指着刘汉东大声道:“就是他,给我打!”

        酒吧里呼啦啦站起来一片人,足有七八个,不过看起来并不像社会混混,刘汉东暗道不妙,居然中埋伏了,擒贼先擒王,把老鬼搞定再说,这家伙是有功夫傍身的,而且擅玩刀片,贴身肉搏怕是占不到便宜,脑海里电光火石般念头闪过,刘汉东飞起一脚将老鬼踹翻,抖出甩棍就要招呼过去,哪知道李斯特扑过来护住老鬼,狠狠瞪着刘汉东。

        老鬼的手下正要上前,马伟带人将他们拦住,双方对峙,推推搡搡,言语冲突,暂时还打不起来。

        老鬼推开李斯特爬了起来,擦一擦嘴角的血迹,这是刚才摔在地上磕出的血,他痛心疾首道:“真没想到我们在一起三年,最后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这就是你所说的志同道合的那个他么?李斯特,你的品味下降的太快了,这家伙除了年轻还有什么比我强的?”

        刘汉东察觉不妙:“等等,你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韦生文?”

        老鬼比他还纳闷:“什么文?”

        刘汉东扭头看李斯特,他神情惭愧,缄口不语。

        酒吧老板及时出现:“都别动手听我说,感情上的事情勉强不得……这位兄弟不常来,怎么称呼?”

        马伟上前道:“东哥你都不认识?还敢开酒吧!”

        老板笑的很和气:“不好意思东哥,您好像不是圈子里的人?”

        马伟大怒:“什么圈里圈外的,刘汉东,东哥,知道不!干趴詹子羽张宗伟的那个东哥!”

        老板吓一跳:“不好意思,没认出来。”

        刘汉东此时猜出结果了,但还需最后确认,他问老板:“这人你认识么?”

        老板说:“你说唐生啊,他是搞艺术的,自己开着工作室,和李教授在一起很久了,其实分分合合很正常,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嘛,何必大打出手?曾经拥有过,在心底有一份珍藏的回忆就够了。”

        刘汉东彻底明白了,唐生是李斯特的前男友,人家今天是来分手的,却被自己横插一杠,还差点砸了人家酒吧,这个乌龙大了,不过这厮也有责任,带了七八个人来分手,摆明了想打架,所以也不用和他客气,过去揽住李斯特的肩膀就往外走。

        “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李斯特挣扎着。

        唐生正欲上前,被酒吧老板拉住,耳语几句,大概是在向他科普刘汉东的鼎鼎威名,就见唐生紧握的双拳松开了,垂头丧气坐在椅子上,他花钱雇来的那些所谓打手听到对阵的是东哥,也都鸟兽散了。

        刘汉东捏住他的手腕:“你不认识我,你的手表认识我,这块表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留给我的礼物知道不,送你手表的家伙在哪儿?不说小心我拿铁棍捅爆你。”

        李斯特吓得浑身发抖,却咬死口不承认,说这块表是自己买的。

        刘汉东狞笑道:“不说是吧,我有的是招让你开口。”拉着他向大门口走去,虾米叼着吸管看着这一幕,啤酒都忘了吸。

        来到门口,忽然一人匆匆上楼,不经意间和李斯特四目相对,刘汉东明显感觉到李斯特整个人都僵住了,再看那人,神色如常,淡然开口说声借光,就要擦肩而去。

        “老鬼!”刘汉东大喝一声。

        那人扭头就跑,速度堪比兔子,刘汉东将李斯特丢下,迈步就追,马伟等人不明就里,也跟着追了下去。

        虾米嘴里的吸管落地,感叹剧情变化之快。

        东宫酒吧位于二楼上,有一条长长的楼梯通道,老鬼狂奔到楼梯口,迎面一群人走来,他面露惊惶,可是跑得太快刹不住,被人一把按住,拉胳膊抓大腿硬生生架走了。

        刘汉东追到楼下,看到一群人架着拼死挣扎的老鬼进了漆黑的巷口,不禁一乐,这货仇家真不少,他不急着追了,点上一支烟,慢悠悠走过去看热闹。

        老鬼被四个大汉按在地上,右胳膊被人踩住,一个汉子从报纸卷里拿出木鞘肋差,缓缓拔出雪亮的利刃,比划了一下老鬼的手腕位置,高高举起正要劈下,一个声音响起:“停手。”

        刘汉东站在路灯下,身影拉的老长,正好投射在老鬼身上,他弹着烟灰,悠闲道:“在我眼皮底下砍人手,不大好吧。”

        大汉们警惕的看着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马伟等人赶到了,簇拥着刘汉东,一步步逼近。

        老鬼被人从地上拽起来,肋差搁在脖子上,为首一个黑脸汉子问刘汉东:“朋友,怎么称呼?”

        刘汉东没说话,马伟上前道:“操!东哥知道不?金樽的东哥。”

        对方气势明显一弱,近江混社会的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刘汉东。

        “不知道东哥什么意思?”黑脸汉子问道。

        刘汉东说:“这是我要找的人,把他交给我。”

        黑脸汉子客气而坚决:“东哥,不好意思,我先把他手剁掉再把人交给你带走。”

        马伟喝道:“废什么话,赶紧交人!”

        对方毫不退让:“不好意思东哥,这人在我们场子里出老千,震哥非常生气,必须要带他一只右手回去我们才能交差。”

        马伟怒了:“听不懂人话么,这人是东哥要的,赶紧让开!”

        对方寸步不让,话里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东哥,不要让我们难做,不然大家都下不了台。”

        刘汉东不以为然:“我不让你难做,马伟!”

        “有!”

        “打110报警。”

        “是!”马伟拿出手机真格的拨打110,“喂,110么,东宫酒吧后巷有人闹事,十几个人都带着刀,赶紧派特警来处理。”

        “行,我先把人交给你处置。”黑脸汉子终于退让,将老鬼推了过来,悻悻而去。

        刘汉东问马伟:“真打110了?”

        “我根本没拨出去,吓唬一下这帮孙子。”

        刘汉东微微皱眉,因为他看到赌场的打手们并未远离,这帮家伙大概不甘心,还想再瞅机会劫人。

        “你出老千?”刘汉东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面老鬼,这家伙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特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不黑不白,头发不长不短,长着一张让人记不住的大众脸,不算很帅,但也绝对不丑,单从相貌服装上完全看不出这人的社会属性,属于丢到人群中立刻找不出来的那种。

        老鬼鄙夷的冷笑:“和他们打牌还用出老千?我就是赢钱太多,把他们逼急了而已。”

        刘汉东拿出束缚带让马伟把老鬼的双手反绑起来,然后掏出手机打给在附近巡逻的特警中队,不出三分钟,一辆黑色特警依维柯巡逻车就出现了,红蓝警灯闪烁着,车上下来五名手持微冲的特警,赌场打手们见警察真的来了,只好驾车离去。

        特警都是刘汉东的哥们,过去聊两句就打发了,然后押着老鬼和李斯特上车离去,直奔金樽夜总会,现在KTV已经升级为夜总会了,生意也更上一个新台阶,汽车直接停在后门,下车的时候老鬼手上的束缚带已经断了。

        “能捆住我的人还没生出来。”老鬼手指间一抹寒芒,是刀片。

        刘汉东突然一拳打过去,老鬼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身躯压翻了垃圾箱,一抹嘴,满手血,牙齿也松了,啐了一口,也是带红的,他激动起来:“为什么打脸!”

        “偷老子的钱包和手表,打你算轻的。”刘汉东上去又是一脚,“害老子日思夜想,今天终于逮到了,我让你狡兔三窟,我让你跑!”

        老鬼抱着头蜷缩着不敢反抗,任凭刘汉东拳打脚踢。

        刘汉东打了一会,忽然觉得有种失落感,终于逮到了偷自己钱包的小偷,可是揍一顿也就解气了,反而没了那种追踪破案,层层解开谜底的乐趣,他点了支烟,弯腰拍拍老鬼,将烟塞在他嘴里。

        “为什么偷我东西。”刘汉东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老鬼抽了口烟,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咝咝吸着气,说道:“你穷追不舍就为这个?我把身份证银行卡丢邮筒里,算对得起你了。”

        刘汉东说:“鬼都怕恶人,你下手的时候就不害怕?”

        老鬼说:“我就是看你一身戾气才下手的,一般良善百姓我才不动,盗亦有道,我也是有操守的。”

        刘汉东说:“他们叫你老鬼,还真对得起你。”

        老鬼傲然道:“我正式的花名叫戏子。”

        “有什么讲究?”刘汉东颇感兴趣。

        “说了你也不懂,我年轻的时候有一部电视剧,叫《加里森敢死队》,你这么大年龄的小孩肯定没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