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五章 刀仔
  • 第四十五章 刀仔

    作品:《匹夫的逆袭

        小刀在医大附院对面的小街上买了一份米线,他经常光顾这家米线摊子,老板娘特地给他多加了两个鹌鹑蛋,米线浇着热腾腾的牛肉汤,撒了很多红辣椒,套了三层塑料袋,提在手上沉甸甸的。.org

        “老板娘,忘带钱了,明天补给你。”小刀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老板娘晃一晃油乎乎的胖手。

        小刀感激的点点头,提着塑料袋走了,这条街上全是饮食摊点,食客尽是医大附院的病人及家属,中午时分正是客流高峰,老板伙计们应接不暇,小刀趁人不注意,从快餐店的柜台里顺了一只肥硕的烤鸡腿。

        医大附院门前熙熙攘攘,尽是提着保温桶和塑料袋的家属们,小刀夹在他们中间进了医院住院部,排队等电梯,上楼,来到十二楼血液科,二十八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见小刀进来急忙放下手中故事会:“哥,你来了。”

        小刀提起手中的塑料袋:“你最喜欢吃的米线。”又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鸡腿,“中午加餐,吃鸡腿。”说着躬身从床头柜里拿出塑料饭盒,小心翼翼将米线倒在饭盒里。

        女孩看到他脸上的伤口,倒也见惯不惊:“哥,你又打架了。”

        “先吃饭,回头给你讲。”小刀拉了椅子坐下,笑眯眯看女孩吃饭。

        “哥,你也吃。”女孩将咬了一口的鸡腿送到小刀嘴边。

        “我吃过了,吃的肯德基。”小刀潇洒的一摆手。

        “哥,我也要吃肯德基。”

        “等你病好了,哥带你吃肯德基的全家桶,先来三桶,再打包三桶。”小刀说的自己口水都出来了,从兜里掏出一支皱巴巴的香烟点上,美美抽了一口。

        正好护士从门口经过,喝道:“病房不许抽烟!”

        小刀急忙将香烟在鞋底上按灭,等护士走了又点上。

        走廊里,火雷一间屋一间屋看过来,终于在六号病房发现了小刀,正要推门进来,被刘汉东拦住,示意到他先到护士站打探情况。

        两人来到护士站询问,护士狐疑的打量着这两个人高马大一脸凶相的汉子,很警惕的回头喊道:“护士长!”

        护士长过来了,刘汉东拿出一个黑皮证件晃了下:“派出所的,了解一下情况。”

        “这样啊,二十八床的病人叫丛敏,得了淋巴癌,小姑娘才十三岁,家里没人,只有一个哥哥,你们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

        “哥哥,那小子不是姓厉么?”火雷奇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只有他来照顾,你们要是抓了他,小姑娘可就毁了。”护士长没好气的说道。

        刘汉东说声谢谢,带着火雷到走廊尽头长椅上坐下。

        火雷说:“看不出这小子还是个痴情种子,估计是在外面认得干妹妹。”

        刘汉东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丛敏吃完了饭,和小刀一起说说笑笑出了病房来到电梯旁,两人下楼来到小花园,在树荫下坐着说话。

        “哥,你昨天干啥去了,晚上都没来看我。”

        “哥做了一票大买卖,砸了一个大贪官的奥迪车,拿了好几千块钱,大官的保镖追我三条街,最后我从三楼直接跳下来,把他甩掉了,不过我也摔的很重,腿都瘸了,就没来看你。”小刀唾沫星子横飞,丛敏瞪大了眼睛,崇拜的看着他:“哥,你真厉害,以后真得小心了,别从那么高楼上往下蹦。”

        不远处火雷嘀咕道:“这货还是个牛逼大王啊。”

        刘汉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刀继续吹牛:“小敏你放心,我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菩萨上帝如来佛都保佑我,我只砸贪官的车,国产车就算车里放再多钱我看都不看。”

        丛敏问:“哥,你怎么知道谁是贪官?”

        小刀颇为自信的说道:“当官的没有不贪的,县处级以上的官都坐奥迪,认准了奥迪砸,绝对错不了,还有宝马,那都是有钱人开的,砸了也没错。”

        闲扯了一阵,小刀送妹妹上楼休息,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喊他:“二十八床住院费已经欠账了,赶紧去交,不然下午化疗就停了。”

        小刀捏一捏瘪瘪的口袋,没说话。

        安抚妹妹躺下休息,小刀出去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瞬间,火雷的手机也响了,小刀的手机内置了窃听软件,所有接进打出的电话都会连到另外一部手机上。

        手机里传出对话音。

        “老莫,你上回说的话还算数不?”是小刀的声音。

        “算数,长期收货,别人给两万,对你特殊照顾,两万五,配型费手术费全免,咋样?”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我要先拿钱!”

        “只能预付一半,剩下的事成之后再给,不过话咱说清楚,给了定金之后你就不能走了,集中住宿,集中手术。”

        “我懂,哪儿见面?我现在就需要用钱。”

        “你到码头这边来,到了给我打电话,对了,要买苹果的话,咱这儿有香港过来的水货,比外边便宜。”

        “知道了。”

        电话挂了,刘汉东和火雷面面相觑。

        “这货要干啥?”

        “不会是卖肾吧。”

        “拦住他。”刘汉东说。

        小刀刚走到门口,一辆汽车从斜刺里冲过来,车上跳下三个大汉,小刀反应极快,转身就跑,医院里人多,楼道曲折拥挤,片刻就看不到人影了。

        火雷监视着平板电脑上移动的光标,用对讲机指示手下去后门堵截,小刀如同惊弓之鸟般看到面色不善的男子就绕着走,但终究敌不过高科技设备,最后被人从藏身的垃圾桶里揪了出来。

        小刀被塞进面包车里,坐在面前的是金樽的刘老板,他扔了一支香烟过来:“怎么,要卖肾?”

        “关你屁事?”小刀怒目而视。

        刘汉东打了个响指,火雷递上一扎钞票。

        “帮我做事,这些钱我马上让人存到医院账上。”

        “好!”小刀眼睛都不眨,毫不犹豫的答应。

        “你不问什么事?”刘汉东很奇怪。

        “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杀人放火偷东西么,我烂命一条,无所谓,干啥都行。”小刀一副光棍样。

        “你到公交站台上去偷东西,随便你偷,进去了我捞你。”

        轮到小刀纳闷了:“啥意思?”

        “别问为什么,照做就行,记得最好别让人逮到。”

        刘汉东让火雷把五千块钱存到了丛敏的住院账户上,把收据给了小刀,然后撵他滚蛋。

        “东哥,你这唱的是哪一出?”火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我要抓偷我钱包和手表的老鬼,用小刀把他引出来。”刘汉东说。

        “这一招管用么?”

        “试了才知道管用不管用,这个老贼太狡猾了,不用狠招不行,我还就和他耗上了,万事最怕认真,我们**员最讲认真。”

        “东哥,看不出你还是党员啊!”

        “我八年党龄老党员了,咋了?”

        “没啥……就是有点膈应……东哥这样的居然也是党员。”

        ……

        蕴山区政府接到市政府通知,下周一刘飞市长要来视察市容情况,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组成由城管牵头、公安配合的联合行政执法队,对本区几个老大难地段进行突击检查整顿。

        区政府一帮领导分析认为,重中之重在于城乡结合部的铁渣街,这里向来是城管执法的难点,流动摊贩多,占道经营严重,而且尽是外来人口,泼妇刁民,不服管教,执法难度很大,不下猛药不行,刘飞市长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视察调研,从不按照下面人预定路线进行,想玩虚的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必须全面铺开,不留死角,搞一次声势浩大的综合治理,预先把不安定因素都解决掉。

        各办事处、社区、居委会、村委会都贴出通知,劝说固定商家这几天安分一点,不要乱扯横幅,不要把小板凳小桌子冰柜灯箱拉到人行道上去,大家明白又有检查,也都给面子,互相尊重才能和谐共赢嘛。

        最难整顿是那些流动摊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下班高峰期堵住道路,水泄不通,这些人还最难管,狡猾的见城管就跑,彪悍的敢反抗对打,最近城管负面新闻较多,打死打伤小贩的恶性报道层出不穷,所以区里有严令,不许发生肢体冲突。

        星期天中午,火花办事处城管中队开始在铁渣街整顿,三十名城管队员在数名派出所民警协同下从北头到南头拉网式清理,后面跟着两辆白色长安面包车和一辆车门上喷着行政执法字样的卡车,遇到不配合的,城管们也不打也不骂,一群人上去围起来,双目注视,直到对方配合,摄像机全程拍摄。

        半天综合整顿下来,铁渣街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残旧的门头广告牌也都撤了,洗头房按摩院被勒令停业,拉下卷帘门,遮挡门头,等风声过了再说。

        周一,刘飞市长并没有来视察,也没说到底是取消还是延迟,下面人只能紧绷着神经,保持街面整洁,严防死守,城管中队长钟大勇已经二十四小时没合眼了,办事处主任的话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

        “给火花办事处丢了分,谁也保不住你。”

        钟大勇着急上火,嘴上起泡,期盼着刘市长赶紧来视察,走个过场了事,别再折腾基层办事人员了,当然这话只能心里想想,他不比那些临时工,他是有编制的人,是党员。

        周二,刘飞市长依然没来,但区里和办事处不敢松紧,再次强调要严防死守,可是老百姓和商户不答应了,老百姓买不到早点和蔬菜,做生意的不能开张,大家怨声载道,城管们也坚持不住了,小摊小贩悄悄走上了街头,一切照旧。

        铁渣街北口有一家卖水果的摊子,常年占道经营,水果箱子占了整条人行道,甘蔗皮丢到马路上,老板家送货的面包车又占了半条路,人多车多,不一会就挤成大疙瘩。

        钟大勇带人过来了,好言好语劝说老板把箱子搬回去,把车开走。

        老板理都不理,大嗓门招揽着顾客,他是花火村的老户,村主任花得意的表弟,属于地头蛇级别,因为以前和钟大勇有点过节,所以偏偏不买他的账。

        “你自己不搬,我们帮你搬。”钟大勇招呼临时工们动手,城管中队有编制的人员很少,工作量极大,不得不聘请二十余名临时工,干这一行不横镇不住场面,所以临时工们也都是本地的滚刀肉,脾气横的很。

        “谁敢动我的东西!”老板挥起水果刀。

        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反正冲突一触即发,双方战成一片。围观群众兴奋无比,有人高喊:“城管打人了!”更多的人拿起手机拍照摄像。

        谁也不曾注意,一辆银色奥迪悄悄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