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都市夜归人
  • 第二十七章 都市夜归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听到海宁的哭腔,王世峰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中把佛祖上帝真主玉皇感谢一个遍,谢天谢地,大吉大利,只要人没事儿,其他都是次要的。.org

        不过被人欺负了也不是小事,中文博大精深,每个词都能找出不同解释,被人欺负了可以理解为被人殴打了一顿,也可以理解为被人侮辱了,王世峰又紧张起来,问海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听筒里只有哭声,这死孩子说啥都不肯吐露。

        完了完了,孩子八成被人侮辱了,王世峰拳头捏的啪啪响,一边拿着手机安慰海宁,一边招呼人送自己上岸,开车回家。

        王世煌匆匆而来:“大哥,北岸发生爆炸,遍地警察,不知道和小宁有没有关系?”

        王世峰冲他晃晃手机:“宁儿已经到家了。”

        “大哥你这就回去么,我给你安排车。”王世煌担心大雾天出现交通意外,从附近工地调了一辆自卸王送大哥回家,大货车高大威猛,吨位大马力强,公路上见谁灭谁,只要不遇到装甲车,再恶劣的天气都不怕。

        四十分钟后,王世峰回到了尚风尚水,这一路上举着手机就没放下,胳膊都麻了,海宁抱着电话哭个不停,可见这回真的是被欺负惨了。

        大门打开,王世峰快步走进来,坐在沙发上的海宁看到爸爸来了,这才丢下电话扑过来,扎进他的怀抱哇哇大哭,眼泪在脏兮兮的脸上冲刷出一道道痕迹来。

        “让爸爸看看。”王世峰捧起海宁的脸,不禁大吃一惊,孩子两颊各有一个掌印,四道指痕清晰无比,微微隆起,整个脸都肿了一圈,难怪宁儿哭的这么凄惨。

        “告诉爸爸,谁干的!”王世峰后槽牙咬碎,太阳穴附近血管突突直跳,这是要发飙的前奏。

        “刘汉东打的我,他还骂我,说我是野种,二椅子阴阳人。”海宁趁机添油加醋,“爸爸,你一定得弄死他!”

        “他就光打你骂你了?”王世峰皱眉问道。

        “这还不够么”海宁瞪大了眼睛。

        王世峰将他推开,仔细观察,海宁为了让父亲见到自己凄惨的一面,保持了原汁原味,连脸都没洗,头发灰蒙蒙的,里面全是灰烬,小脸脏兮兮的比乞丐还不如,身上用两个字可以形容,脏,臭,最离谱的就是脚上绑了俩娃哈哈的塑料瓶,踩满了污泥杂草。

        “宁儿,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掉江里了么,谁救得你?”王世峰知道孩子这副惨象,背后故事一定很多。

        海宁眼珠一转:“爸爸,你不知道,游艇翻船就是刘汉东捣的鬼,他想害死我,要不是我会游泳一口气游到岸上,这回就淹死了,他又跑来追杀我,想绑架我勒索你,幸亏我机灵,找个机会跑了。”

        王世峰眉头更深,他对自己这个儿子太了解了,满嘴跑火车,没半句实话,不过孩子今天受了不少罪是真的,就不揭穿他了。

        “好了,你先去洗澡换衣服,这一身臭的。”

        “爸,你答应我,弄死刘汉东个逼养的。”

        “好了,你先去洗澡,回来再说。”

        “不行,你先答应我。”

        “爸爸答应你,一定要刘汉东好看。”

        海宁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才从浴室出来,身上干净了,脸还淤青着,刘汉东这两巴掌打得实在太亲切了,王世峰心里火大,不管事实真相如何,这口气一定要出。

        ……

        今夜沈弘毅充分体会到刘飞的精力之旺盛,凌晨两点钟他要求召开现场调度会,把北岸新区的区委书记、区长、副区长、公安分局长,港务局航运管理局负责人等相关人员全都召集到港区办公室,限令半小时必须到。

        会议室内气氛很紧张,刘飞不苟言笑,沉默无言,他身后站着一个黑铁塔般的汉子,身高足有一米九,双手交叉放在裤裆前,如同一尊巨灵神,据说这人是刘市长从部队挑选的司机,特种兵出身,负责领导的人身安全,功夫相当了得。

        区委书记穿着睡衣就到了会场,港务局的相关负责人也都到了,就差区长了,刘飞抬起腕子看看手表,道:“不等他了,现在开会。”

        说是开会,其实是听他训斥,刘飞一口纯正的普通话,训起人来字正腔圆,大家不敢低头,又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能苦着脸硬挺着,足足训了十五分钟,区长才姗姗迟来,进来就道歉:“刘市长,对不起,雾太大,我等司机过来接我,耽误了时间。”

        刘飞敲着桌子说:“如果美国人趁大雾天发动袭击,咱们就不打仗了?在座的都能按时到,就你做不到,你怎么就比别人特殊?还等司机来接你,你自己不会开车?怕出事你不会骑自行车,实在不行你不会自己走路!”

        区长一张老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五十岁的人了被训的跟三孙子一样,实在下不来台。

        “开会都不能按时到,你也别干了,就地免职吧。”刘飞一句话就把一个区长给免了,在座众人都露出惊恐目光,这新市长果然是雷霆手段。

        “还站着干什么,等我请你出去么?”刘飞得罪人得罪到底,将失魂落魄的区长驱逐出了会议室,继续开会。

        “据我了解,今晚上出了好几起事故,淮江里有撞船,库区有人搞恐怖活动,炸了房子伤了人,流氓团伙肆无忌惮,杀人放火,你们北岸新区还是**的天下么,公安机关是摆设么,我很怀疑你们中的某些人是犯罪分子的保护伞!”

        刘飞说话极不客气,公安分局长额头上渗出汗珠,叫苦不迭,北区的治安情况是复杂了些,但是公安人员总不至于给黑蛇这样的小地痞充当保护伞,但他不敢顶撞刘飞,生怕也被就地免职。

        沈弘毅干咳一声:“刘市长,我打断一下。”

        刘飞眉毛一挑看向他:“弘毅同志有什么意见?”

        沈弘毅正色道:“库区是防火重点保护地区,居然发生如此严重的纵火案,公安机关疏于防范,工作不到位,我检讨,王局长你先停职吧,等候处理。”

        分局长老王如同被抽了筋一样无力瘫在椅子上,不过相比区长他还算幸运的,停职和免职意义不同,只是暂时停止履行职务,说不定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但沈弘毅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老王是詹树森一系的人,局里早想拿下他了,只是碍于他和傅局长关系好,一段时间内不想动他,这次借着刘飞发飙的机会顺带着把他停职,让局纪委查他的老底子,这种人不查则以,一查满屁股都是屎。

        刘飞继续开会,慷慨陈词,大家强打精神听他训话,一直说到凌晨四点钟才散会,众人各自归去,刘市长坐上了自己的银色奥迪,看了看外面依然浓厚的大雾,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在微博上,题目叫“都市夜归人”。

        沈弘毅没回去,直接坐镇派出所等候审理结果,警方连夜审问,案情水落石出,黑蛇等人吃烧烤的时候遇到刘汉东,双方起争执发生继而发生斗殴,黑蛇团伙他刘汉东等三人锁在小铺里打算活活烧死,可是不料发生爆炸,反被砸伤。

        又是刘汉东惹的祸,沈弘毅嘴角勾勒起一丝笑纹,这个小子还真是自己的幸运星。

        “为了一点争执就要把人烧死,这个黑蛇还真是够黑。”沈弘毅冷笑道。

        派出所长解释道:“黑蛇之所以要干掉刘汉东,是因为杨竹松出价五十万,要卸刘汉东的胳膊,道上都知道。”

        “杨竹松,混码头的吧,公然悬赏伤人,这是向公安机关叫板啊。”沈弘毅心里打定主意,明天就让刑警队抓杨竹松的证据,把他办了。

        至于黑蛇,纵火罪都便宜他了,妥妥的杀人未遂,危害公共安全,这辈子怕是要在牢里度过了。

        沈弘毅亲自部署,开展一次严打行动,代号利剑,集中打击北岸港口货场区域的欺行霸市,流氓地痞,行动为期一周,市局调特警大队给予支援。

        ……

        天亮了,刘汉东送舒帆和佘小青上学,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提及昨夜惊魂,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送她们到了学校,刘汉东跑去电子市场买了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三防手机。

        刚把SIM卡装好,短信就接二连三跳出来,除了广告信息和马凌发的之外,还有一条居然是沈弘毅发的,让他回电话。

        刘汉东迟疑一下,决定回电,沈弘毅是公安局常务副,真想找自己是躲不过的,八成是为了昨晚的事情,估计爆炸死了人,自己又要背黑锅了。

        电话打过去,是沈弘毅亲自接的,态度和蔼而坚决:“刘汉东,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说完就挂了。

        刘汉东驱车来到市公安局,第一次到这儿来还是带舒帆报案,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惊险历程历历在目,不禁令人唏嘘。

        门口保安盘查很严,刘汉东报了名字,一路畅通,来到局长办公室外等了半小时,沈弘毅开完会出来,招呼他进屋,亲自倒了杯纯净水递过来。

        “刘汉东,昨晚上你去哪里了?”沈弘毅开门见山。

        “是他们要烧死我,我什么都没做,我有证人。”刘汉东也不拐弯抹角。

        “咱们不说这个,案情已经查清楚,你是受害者,只需要到时候做个证人就行,我请你来是谈另一件事情。”

        “你说。”

        “我想请你当特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