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章 事当两可需平心
  • 第二十章 事当两可需平心

    作品:《匹夫的逆袭

        钱主任很矜持的不去接银行卡,只是微微点头:“行了,你先回去,有事通知你。.org”

        祁庆雨不甘心,忙了几个月就得到轻飘飘一句话怎么行,再说工程都是要招标的,凭钱主任一个人也当不了家,他必须得到确定的消息。

        于是,祁庆雨赔笑道:“钱主任,您好歹给我一个准信,是什么工程,在哪个位置,需要垫资么,招标怎么走程序?”

        钱主任说:“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在贵州修座大桥,项目已经定了,招标也进行完毕了,我和中标单位说一声,把工程转包给你就是,垫资是肯定要垫的,不然这样的好事哪能轮的到你,你别告诉我手里没钱了啊。”

        祁庆雨说:“不瞒您说,我真没钱了,这些钱都是借的。”

        钱主任说:“那你想办法贷款啊。”

        祁庆雨苦笑道:“我早上了银行黑名单了,连信用卡都办不出,还怎么贷款。”

        钱主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想别的办法。”

        祁庆雨说:“能不能先预支一部分工程款,钱主任,您帮人帮到底吧,等我缓过来,一定好好感谢您。”

        钱主任失去了耐心,板起脸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祁庆雨凭着多年经验,知道这回彻底完了,不接这个活儿就是不给钱主任面子,以后连电话都别想打通,他不愿意这样失败,先将银行卡摸了回来,深吸一口气说:“钱主任,我实话实说,我从监狱里出来,一分钱都没有,欠了一屁股债,连家乡都不敢回,我来北京所用的经费都是借的,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如果这回不能翻身,我活着也没啥意思了,要死的话我不会一个人死,怎么都得拉几个垫背的。”

        钱主任冷笑:“你威胁我,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拿起电话快速按着保安部的号码。

        祁庆雨一把按在电话机插簧上,拿出手机调出视频开始播放,一段段的视频,有钱主任进入会所的,有收贿赂的,还有和二奶、私生子会面的。

        钱主任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祁庆雨,你跟踪我?”

        “对不住,我也是被逼急了没办法,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祁庆雨收起了手机。

        钱主任两手扣在小肚子上想了半天,忽然拉开抽屉拿出一张银行卡丢过去:“这是别人送我的,里面有五十万,你先拿着应急,其他的我再想法子。”

        祁庆雨将卡丢回去:“你私人的钱我不要,再说我也得防着点你给我下套。”起身告辞,“钱主任,我等你的准信。”

        钱主任冷笑,目送祁庆雨出去,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老黄,我记得你跟朝阳分局的人挺熟,正好我这儿有个敲诈勒索的案子。”

        祁庆雨很警惕,回去换了一家旅馆,将钱主任受贿的证据藏在旅馆公共厕所的水箱后面,然后给刘汉东打了个电话,刚把进展介绍完,房门就被踹开了,三个便衣警察冲进来将他按在地上戴上了手铐。

        来的是朝阳分局的刑警,祁庆雨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喂喂,祁大哥你怎么了!”手机里传来刘汉东的喊声。

        一名便衣捡起手机挂断电话,将祁庆雨的私人物品收集起来,这些都是可以当作罪证的东西。

        ……

        刘汉东能猜出祁庆雨被捕了,他来不及上班,立刻再度赶赴北京,先去旅社拿了证据,然后直奔钱主任所在的炎黄海外建设总公司大厦,他要找老总爆料,报复钱主任。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当刘汉东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大厦前张灯结彩,地上铺着红毯,大门上挂着欢迎宋剑锋同志指导工作的横幅,一群西装革履笑容满面的公司高层站在楼前拍着巴掌,一辆黑色奥迪在保安引导下驶来,有人打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的正是宋剑锋。

        刘汉东乐了,径直上前大呼冤枉,保安上前阻拦,被他一把推开,所有人都惊诧万分看着这个斜刺里冲出来的喊冤者,宋剑锋更是一怔。

        “保安!”公司领导大喊道。

        宋剑锋摆摆手:“听人家把话说完嘛。”

        刘汉东一指人群中的钱主任:“钱汇仁克扣我上千万工程款不给,还收受贿赂,生活腐化,渎职贪赃,我有证据!”

        钱主任被这戏剧性的一幕惊呆了,心说祁庆雨这老小子果然留着后手呢,不过不打紧,宋局长这种级别的领导才不会过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先敷衍过去再说。

        他刚要说话,总经理先开口了:“小同志,有事不要在外面说,我让公司纪检委员来接待你,你看怎么样?”

        刘汉东说:“你们沆瀣一气,我不相信你,我只相信老宋。”

        总经理很诧异,看看宋剑锋:“宋局长,他认识您?”

        宋剑锋笑着说:“岂止是认识,打过不少交道呢。”想了想又说,“这小伙子是杰夫同志的晚辈,他反映的事情你们认真处理一下吧。”

        总经理震惊万分,炎黄海外建设总公司是国家能源战略执行委员会的下设单位,而执行局局长宋剑锋更是能决定他们政治前途的顶头上司,至于郑杰夫就更不用说了,打个喷嚏公司上下都得地震的大人物,绝对得罪不起。

        宋剑锋轻飘飘一句话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在不影响视察的情况下,公司高层立即彻查此事,调出原始档案堆积在会议室里,几个会计一起查账,刘汉东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茶水和香烟,还有人专门给他介绍情况,原来钱主任以前所在的建设集团被炎黄合并之后,债务进行了重组,档案显示这笔一千二百万的工程款早已在几年前结清了。

        刘汉东坚称款项未付,可是会计原始凭证里连收条都有,还签着祁庆雨的名字,而祁庆雨人在公安局拘着,要进行笔迹分析比对的话需要时间。

        忽然宋剑锋在总经理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他这次来就是想敲打一下这个单位,正好借题发挥,到底是当过公安厅长的老刑侦,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这笔钱是被冒领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公司纪检部门来处理了,炎黄海外是正宗国企,派系林立,内部斗争很激烈,钱主任所处的阵营风头正健,多少人暗地里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们,这下可好,打瞌睡有人送枕头,钱主任的罪证送到眼皮底下,不好好利用一把都对不起老天爷。

        宋剑锋结束视察,带着刘汉东离开了炎黄海外,车上语重心长的问道:“小刘,你是替朋友出头吧?以后这种事情要三思而后行,假如今天你不是遇到我,你觉得会有什么下场?”

        刘汉东满不在乎道:“大不了鱼死网破。”

        宋剑锋摇摇头:“看来坐牢还是没让你长心眼,你现在是缓刑期间,任何一件小事都能把你的前程毁掉,北京不比近江,这里是天子脚下,别说是你这样没有背景的小角色了,就是知名的歌星影星,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一样要进监狱,你不要小看对手,他们都是掌握亿万资金的人,不管用司法手段还是黑社会手段,想解决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刘汉东沉默了,宋剑锋位高权重,能放下身段和自己说这么多废话,说明人家看得起自己,做人不能不识抬举。

        “你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运气,靠贵人相助成功,所以在你下每一个决定之前,先想好退路,匹夫之勇永远成就不了大事。”宋剑锋说道,“我曾经对很多人说过一句话,事到万难需放胆,但对你来说这句话不成立,因为你遇到任何事情都是放胆去做,不计后果,所以我送你另一句话,事当两可要平心。”

        “我懂了,谢谢。”刘汉东心悦诚服。

        “希望你真的明白了。”宋剑锋让司机靠边停车,放刘汉东下去。

        ……

        钱主任被双规,他受贿贪赃生活堕落的事情逐一曝光,原来本该支付给祁庆雨的千万巨款被他和其他几个人秘密瓜分,事情水落石出,被朝阳分局刑拘的祁庆雨被放了出来,走出拘留所的那一刻,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刘汉东,百感交集,走上去紧紧握住刘汉东的手:“兄弟,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刘汉东说:“小事一桩,北京咱有人。”

        祁庆雨感慨道:“经历这次磨难,我明白一个道理,以前我总想着闷声发大财,不敢得罪这个,不敢得罪那个,一味的低头装孙子,这年头越是老实人越吃亏,事到万难需放胆,豁出去拼了,反而能有一线生机。”

        刘汉东哈哈大笑:“走,我预备了一桌酒席给你压惊。”

        驱车来到国贸附近一所高档饭店,包间里已经坐了几位客人,祁庆雨一看就傻眼了,全是炎黄海外建设总公司的高层领导,总经理,总工程师,财务部门负责人,还有几个项目部的头头,居然都出现在给自己压惊的酒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