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章 我去年买了个表
  • 第十章 我去年买了个表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有美女围观,球场上的篮球健将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跑跳如飞,大吼大叫,刘汉东却退场了,因为他看见了宋双。.org

        “真巧,好久没见了。”刘汉东走到宋双和朱芃芃面前。

        “是啊,有一年没见了。”宋双微笑着指指远处长椅,“去那边坐坐吧。”

        忽然身后有人喊刘汉东:“同学,你哪个系的,愿不愿意参加校篮球队?”

        刘汉东一回头,对方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

        “呵呵,我早就是校队成员了。”

        “我怎么不认识你。”

        “那是十年前的事儿了。”刘汉东笑笑走远了。

        浓荫下,篮球场旁的长椅上,两个女孩并肩坐着,刘汉东坐在另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刘汉东,你现在干什么呢?”朱芃芃问。

        刘汉东一指远处的奥迪S8,“给人家当司机。”

        “啧啧,屈才了,你这样的应该去当杀手,职业杀手。”朱芃芃没心没肺,胡扯八道。

        “当司机挺好,我这样没文化,有案底的人,能找到工作不错了。”刘汉东道。

        宋双心中波澜起伏,当初自己曾经疯狂的喜欢过这个男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对英雄的盲目崇拜已经渐渐消退,但总有一种淡淡的情愫依旧萦绕心头,希望他过的好,能出人头地。

        “对了,你爸还好吧?”刘汉东问道。

        “我爸已经不在省委工作了,去年底调到北京去了。”宋双道。

        “高升啊,不错,该恭喜他。”

        “嗯。”

        一阵沉默。

        “对了,凌子杰还有联系么?”刘汉东问道。

        “偶尔,他去了香港,在一家媒体做记者,他写的《失足妇女生存调查报告》获得了国际上的奖项。”

        “混的挺好。”

        “嗯。”

        又是一阵沉默。

        宋双的手机响了,拿起来说了两句:“好的,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刘汉东起身:“不耽误你了。”

        “嗯,再见。”宋双也站起来,拉着朱芃芃走远了。

        “双双,你怎么没话和他说啊?”朱芃芃低声问。

        “这个时代,终究是不属于英雄的。”宋双答非所问。

        ……

        刘汉东百无聊赖,忽然想到去查查欧洲花园项目的底细,说不定能把祁大哥找出来,可他不认识这方面的人,只有请龙开江帮忙。

        一个电话打过去,龙开江满口答应,让余晓栋带他到市建设局去问,余晓栋办事能力很强,找到一位副局长的驾驶员,趁中午大家坐一起说说这事儿。

        领导的司机都不是凡人,跟着领导耳濡目染见识颇广,知道的事情也多,只要不涉及领导的**,单位的秘密,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滔滔不绝,把欧洲花园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原来这个项目是几家公司共同投资,祁庆雨的建筑公司承建,垫付了大量资金之后,上游出现扯皮,工程款付不出,地皮又有产权纠纷,欠了巨额的材料款、工人工资,还有天文数字的银行贷款,总之是一团乱麻,没人扯的清楚。

        “兄弟,我跟你说,这事儿就算省委书记出马都不好使。”驾驶员大哥抽着烟,摇头晃脑地说道。

        谈起祁庆羽这个人,驾驶员大哥倒是赞不绝口,说他人仗义,讲究,厚道,白手起家,什么苦都吃过,绝对是个人物,就是命不好,硬生生被这个项目拖死了。

        刘汉东心里明白了,八成是祁大哥拿了自己的钱去堵窟窿了,因为他曾经说过欠了不少工人工资,这是最内疚的事情。

        “对了,北岸生态城项目现在是怎么处理的?还有汉威融资那一屁股债?”刘汉东忽然想到龙开江重回近江,肯定是把这些破事都给料理清楚了。

        余晓栋说,龙爷壮士断腕,把北岸生态城出让给政府做经济适用小区了,汉威融资欠的那十几个亿,在政府的协调下变更合同,变成政府融资的理财项目,利率低了,但是基本上都可以拿回来。

        “新来的市长绝对是这个。”余晓栋挑起大拇指:“有魄力,有手段,比金沐尘强太多了。”

        ……

        下午五点半,刘汉东驾车来到江大附中门口等舒帆放学,校门口的马路上已经停了一排豪车,都是来接孩子的。

        这所学校是江东省最好的完全中学,升学率极高,而且位于江大隔壁,紧邻着省委省政府所在地,处于近江最好的地段,交通便利,闹中取静,环境极佳,教学质量上乘,家长们趋之若鹜。

        初中阶段就近入学,可是附中所属地域本身就是近江一类地区,房价极贵,再加上学区房的条件,二手房已经炒到每平方十万的价格;高中阶段全凭考试,只收全市成绩最好的初中毕业生,当然每年都有一些特殊名额,由校长亲自掌控,比如省委领导的子弟,著名企业家的儿女,这种学生即使成绩不佳,也能进入附中高中就读。

        放学时间到了,大门缓缓打开,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们陆陆续续走出来,大部分步行,有些人骑自行车或者电动车,一些学生钻进门口等待的汽车里,刘汉东注意了一下,这些接孩子的车大多数是保姆车或者私家轿车,并没有官车和军车。

        舒帆提着书包从校园里走了出来,后面一阵轰鸣声,一辆白色奥迪TT敞篷跑车开了出来,开车的是个戴墨镜的小子,穿着校服,头发根根竖立,油光锃亮,,嚼着口香糖问道:“哎,龅牙妹,要不要搭车?”

        “谢谢,不用了。”舒帆很礼貌的回应,走到自家车旁,刘汉东拉开车门,让她坐进去,还瞪了开敞篷车的小子一眼。

        敞篷小子吹了声口哨,一踩油门开走了。

        刘汉东上车系安全带,问道:“你同学?”

        “不是一个班的,我刚到这学校,不认识他。”舒帆答道。

        “哦。”刘汉东点点头,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出现在江大附中一点也不奇怪。

        手机响了,是佘小青发来的短信,让他接了小姐之后去江大接自己。

        “蛇精是不是在江大念书啊?”刘汉东问道。

        “是啊,她在职读研究生,顺便所谓的照顾我,这都是安阿姨出的好主意。”

        “蛇精还有个男朋友吧,也在江大。”

        “是啊,你看见了,那人叫安杰,是安阿姨的弟弟。”

        “亲弟弟?按说安馨这个岁数,该赶上计划生育了。”

        “好像是堂弟什么的,我搞不清楚,总之蛇精是安阿姨的铁杆狗腿子。”

        两人一边说着别人的坏话,一边来到江大工商管理学院,佘小青和安杰果然都在,佘小青爬上后座,安杰坐上副驾驶位子,说道:“先送我们去恒隆广场。”

        刘汉东不理他,问舒帆:“要不要先回家?”

        舒帆倒是很随和:“没关系,先去逛街也行。”

        于是刘汉东驾车来到市中心最豪华的商场恒隆广场,将车停在门前马路上,安杰和佘小青下了车,手牵手往里走,佘小青回头说:“你先送小帆回去,车停在别墅,不要开回去了。”

        舒帆小声说:“别理她,找个地方停车,咱们也去逛逛。”

        刘汉东反正也没什么事,将车停在商场地下停车场,两人乘电梯上一层,舒帆直奔豪华腕表柜台而去。

        恒隆一层主要经营化妆品以及各种奢侈品牌,江诗丹顿、百达翡丽这样的顶级品牌还未进驻,但一线品牌还是比较齐全的。

        舒帆径直来到沛纳海柜台前,让销售员将一款标价九万四千元的黑表壳腕表拿出来试戴。

        奢侈品销售员都是极擅察言观色的人精,顾客什么身份搭眼一看就能知道七八分,可是这两位什么来头真的看不出,男的二十七八岁,穿的很随意,女的十五六岁,穿着高中校服,说兄妹不像兄妹,情侣不像情侣,张口就要试戴小十万块的手表,这是闹那样啊。

        但他还是戴上手套,拿出了腕表介绍道:“这是意大利品牌的沛纳海现代款,陶瓷表壳,牛皮表带,带扣是钛金属的……”

        “我在网上查过了,赶快试戴一下吧。”舒帆踮着脚,兴奋无比。

        刘汉东心说你们怎么都那么喜欢给我买表啊,还是伸出右手,戴上了这块腕表,和左腕上的欧米茄相比,沛纳海更有一种另类的美感。

        “好看,买了。”舒帆从书包里掏出小钱夹,拿出一张黑色信用卡递给销售员。

        销售员接过来一看,运通百夫长黑卡!

        恒隆算是江东最高端的商场了,这些营业员见惯了有钱人,但百夫长黑卡还是头一回见,顿时醒悟过来,真正的土豪都是不起眼的!

        “买这表不如折现给我了,我去年买了个表,有表戴。”刘汉东不是矫情的人,他救了舒帆一命,夏青石还没真正酬谢过自己,十万八万买个表确实不算什么,但对自己来说,最缺的还是现金。

        “那就先不买了。”舒帆又把卡要了回来,两人在沛纳海专柜销售员怪异的目光中离开。

        不远处浪琴表柜前,佘小青正陪着安杰挑选手表,拿出一款一万多的名匠试戴。

        “小帆,你怎么来了?还不赶紧回家做作业,学生不适合来这种地方。”佘小青发现了舒帆,大为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