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八章 龅牙妹的贴身保镖
  • 第八章 龅牙妹的贴身保镖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倒吸一口凉气,舒帆这是几个意思,要把价值二百万的进口豪华奥迪送给自己当座驾?车是不孬,可这车保养一次怎么着也得大几千块,磕着碰着维修换件以万元为单位,每年的保险费少说四五万,一句话,玩不起啊。.org

        所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喜欢归喜欢,可我不能要你的车。”

        舒帆嘻嘻笑道:“我也没说送给你啊,就是给你使用权,你接我放学总要有个好点的交通工具吧。”

        佘小青在一旁清嗓子,干咳。

        舒帆不理她,继续说道:“我觉得,哥哥现在最缺的是工作,我正好转学到江大附中,每天上学路好远,没有人接送保护可不行,乔他们合同到期就要回美国了,我需要一个司机兼保镖,哥哥你可不许推辞啊。”

        佘小青忍不住了:“小帆,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安总会安排的。”

        “我的事情自己做主,不要别人插手。”舒帆冷着脸说,转而又嬉皮笑脸求刘汉东:“哥哥,你不会不答应,对吧,你最疼我了。”

        刘汉东心说舒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美国混里两年性格都变了,看来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过司机兼保镖这活儿似乎不错,起码比混社会强,不需要打打杀杀,薪水肯定不会少。

        “那样的话,我岂不是成了校花的贴身保镖了?”刘汉东开玩笑道。

        “那你就是答应了,太好了。”舒帆兴奋的直拍手。

        佘小青气得不行,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她好像不高兴啊。”刘汉东道。

        “别理她,安阿姨是狐狸精,她就是蛇精,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人。”舒帆撇嘴道。

        “我觉得挺好的啊。”刘汉东打量着远处打电话的佘小青,削肩,柳腰,尖下巴,大眼睛,真像葫芦娃里的蛇精姐姐。

        “她是安阿姨安排来照顾我生活起居的,自以为可以把我捏在手心里了,哼。”舒帆气哼哼说着,忽然看到刘汉东腕子上的手表,“咦,好靓的手表,谁送给你的。”

        “哦,一个朋友。”刘汉东忽然想到辛晓婉,不禁怅然若失,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过的还好么。

        “是个女朋友,而且不是开大公交的姐姐,对吧?”舒帆问道。

        “别瞎猜。”刘汉东无力的辩解。

        佘小青打完电话来了,板着脸说:“安总说了,只能以驾驶员的名义聘请,不能兼任保镖。”

        “为什么?”舒帆很不高兴,嘴巴立刻就撅了起来。

        “安总说了,公司董事级别不能配专门的安保人员,成本太高,配司机已经是破例的了。”

        转脸对刘汉东说:“安总说了,月薪六千,五险一金,愿意干就干,别提条件。”

        “我愿意干,不过事先声明,我是有案底的人,而且还在缓刑期间。”刘汉东不想重蹈覆辙,再被人炒一回,提前把自己的事儿说了。

        佘小青看了他一眼,又去打电话了,过了三分钟回来,刚开口,舒帆和她异口同声道:“安总说了。”

        刘汉东很不厚道的笑起来。

        佘小青白了他一眼,道:“公司有规定,服刑人员不能聘用,但你可以作为舒帆小姐私人聘用的司机,工资和保险由舒帆小姐的监护人支付。”

        刘汉东道:“我无所谓,只要有人发工资就行。”

        舒帆耸耸肩,也表示无异议。

        “好吧,明天我会带合同来给你签,你的工作是接送舒帆上学放学,我们家在温泉镇上的上风上水别墅,学校是江大附中,你必须每天早上七点到家,放学时间不确定,但小帆出校园的时候,你一定要在,anyquestion?”

        “有问题。”刘汉东举起手,“难道不需要化装成学生潜入校园贴身保护大小姐么?”

        舒帆雀跃起来:“好啊,好啊,这样最好了,化装成老师也行,哥哥绝对是麻辣教师。”

        佘小青正色道:“别闹了好不好,脑残小说看多了么,还潜入校园当保镖,你就是单纯的司机,负责接送雇主,负责途中安全,如果出现交通意外,你要承担责任。”

        大家都无语,觉得蛇精姐姐好无趣。

        佘小青看看手机,道:“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舒帆还想再玩一会,逛一逛迪厅之类的,被佘小青严词拒绝,说那都是不三不四的人才去的地方,不能去,舒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刘汉东。

        “那种地方确实不适合未成年人,蛇精……佘青说的没错。”刘汉东道。

        “是佘小青,不是佘青,也不是蛇精。”佘小青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杏核大眼不像蛇,倒像是猫。

        既然佘助理发话,大家只能回去,依旧是红杉开道,S8殿后,一路上很是顺畅,刘汉东倒是巴望着能和某辆土鳖卡宴之类的发生点小事故,见识一下老外保镖的能耐,可惜啥事没有,安全到家。

        舒帆的家就在上风上水别墅区内,是一个相对**的大院子,汽车一直开到门廊下,家里的工作人员已经打开大门,刘汉东在部队的时候给团长当过几天小车司机,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迅速下车去拉车门,却被佘小青抢了先。

        舒帆热情邀请刘汉东到家做客,带着他四下转悠,这栋别墅面积相当大,半地下一层是佣人房、洗衣房,再下面一层是家庭影院和温泉游泳池,常年恒温,附带一个小型健身房。

        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琴房、书房,以及客房,二楼是卧室,整个房屋的装修风格简约低调,挂满相框,基本上全是舒帆从小到大的相片。

        “哥哥,这里空房间很多,你干脆搬过来住算了。”舒帆说道。

        刘汉东吓了一跳,赶紧谢绝:“不了,太干净了,我邋遢惯了的,受不了这个。”

        楼下佘小青的紧张表情明显一松。

        好在舒帆也就是说说,没继续再提。

        时间不早了,刘汉东要回去了,佘小青让人打电话叫出租车,舒帆却说让哥哥把车开回去算了。

        “这怎么能行。“佘小青瞪大了眼睛,她眼睛本来就大,瞪大了占了半个脸。

        “怎么不行,哥哥要给我当司机,就得先熟悉一下车辆。”舒帆振振有词。

        佘小青本想再打电话请示安总的,但转念一想今天已经打了太多电话,显得自己办事不力,索性妥协一回:“那好,你就先开回去吧,千万不能剐蹭了哦。”

        刘汉东高兴坏了,开车奥迪S8出了上风上水,打电话约了火雷火颖和马凌,十分钟后在黄花小区碰头,不要骑摩托。

        十分钟后,火雷火颖来到黄花小区门口,东张西望也没看见东哥。

        路边一辆黑色豪车降下车窗,刘汉东得意洋洋招呼道:“哥在这儿呢。”

        “**,奥迪!”火雷震惊万分,绕着车转了两圈,“这派头不像是A6啊,是A8吧?”

        “你眼瞎啊,是S8.!”火颖道。

        火雷咋舌不已,这车太高端了,在近江根本就没见过。

        两人钻进车里,乱摸一气,问东哥哪儿弄的,是不是偷的?

        “以后我就是我的座驾了。”刘汉东不解释,光得瑟。

        过了一会马凌也出来了,同样的东张西望一阵,拿出手机打电话,只听到铃声从路边的豪华奥迪里传出,顿时惊呆,跑过来将刘汉东从驾驶席上扯下来,自己坐上去扶着方向盘感受起来。

        “老实交代,哪弄的车?”马凌质问道。

        刘汉东此时才老实交代,说前年自己救过的小女孩回国了,给她当司机来着。

        “又给青石高科当司机啊,切,好马不吃回头草,要我就不去伺候他们。”马凌不屑道。

        “我是看小帆的面子,权当给朋友帮忙。”刘汉东道。

        马凌也只是嘴硬而已,她明白刘汉东现在的境况,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车怎么开啊,太科幻了。”马凌四下摆弄,啧啧称奇,这车和大公交简直是天壤之别。

        刘汉东一番指点,马凌迅速上手,驾驶着S8驶向大路,火雷火颖手忙脚乱的系上安全带,他们都知道,凌姐开车比东哥还猛,一不小心就得甩出去。

        马凌开了一会,撇嘴说这车不好,不如大公交视野高,而且太贵怕擦着碰着,开起来一点不尽兴。

        “换我开。”火雷迫不及待道。

        “我我我。”火颖也跃跃欲试。

        “我再玩一会。”马凌才不让位,问刘汉东:“去哪儿?”

        刘汉东想了想说:“去金樽KTV。”

        金樽KTV就是承诺每月八千块邀请他每月来两三次镇场子的那家,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得经常露个面意思意思。

        十分钟后,KTV停车场里来了一辆奥迪S8,径直奔着预留VIP车位就去了,保安上前阻止:“不好意思,这是预留的。”

        火雷降下车窗,甩了一支烟过去:“是东哥的车。”

        保安立刻挪开车位前的红帽子,打手势指挥奥迪倒车入位。

        马凌是开惯公交车的,驾驶S8这样五米多长的大型轿车游刃有余,一打方向盘,奥迪严丝合缝倒入车位,车技比刘汉东还娴熟一些。

        金樽KTV的经理江浩风接到保安对讲机通报,亲自下楼迎接,瞥见东哥开的是豪华奥迪,顿时敬仰万分,心里又有些忐忑,以东哥的身份,每月就给人家八千块,未免有些寒酸啊。

        一番客套寒暄,江浩风领着四位贵宾进了大包间,酒水饮料果盘都是赠送的,又陪着喝了两杯才出去。

        四个人霸占一个大包间,感觉有些空旷,火雷打电话喊朋友来玩,刘汉东和马凌一对麦霸已经拿着麦克风开唱了。

        忽然江浩风推门进来,脸上依然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眉宇间却有一丝愁云,刘汉东立刻将话筒递给火雷,走出包间。

        “东哥,有点小麻烦,不太好弄。”

        “什么人?”

        “李抗,东哥应该听过这个名字。”

        “李随风的儿子啊,他怎么不去铂乐门?”

        “东哥你不知道,詹树森下台之后,铂乐门就被公安局查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