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章 丑小鸭
  • 第七章 丑小鸭

    作品:《匹夫的逆袭

        红杉的车窗贴着深色防爆膜,看不到里面,刘汉东绕到车头,才看见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穿西装的彪形大汉,秃头墨镜,耳后隐约有透明的空气耳筒,西装领子上还有一枚青色的盾形标志。.org

        这排场,这牛逼轰轰的劲头,除了青石高科安保部,还能有谁。

        刘汉东心情激动起来,他知道好运来了,急火火进了院子,上了四楼,发现房门是敞开的,正要走进去,里面的人听见脚步声先出来了。

        确实是舒帆回来了,但刘汉东差点没认出来。

        近两年没见,舒帆已经从一个十四岁的小女生出落成十六岁的豆蔻少女,高了,皮肤也变成健康的小麦色,脸上戴着一副眼镜,嘴里隐隐金属光泽闪现。

        刘汉东笑了:“丫头长大了。”

        舒帆的眼圈却红了,笑了一下,露出满嘴钢丝牙箍,随即又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因为自己变了,大哥哥却一直没变,头发短短的,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还沾染着血迹,看起来刚和人打架回来,时光流逝,转眼在国外住了两年,科罗拉多大峡谷、黄石公园、六十六号公路,迈阿密海滩,纽约帝国大厦,游历万水千山,却始终忘不了铁渣街的这处简陋的四层民房。

        “你怎么开的门?”刘汉东问道。

        “我有钥匙。”舒帆从脖子上拉出一根白金质地的细细项链,链子上拴着一枚三环挂锁的铁钥匙,正是当初包租婆给他们配的钥匙,没想到舒帆至今还保留着。

        面对已经拔高半个头的丫头,刘汉东有种陌生感,不知道说什么好啊,舒帆也不说话,一时间有些尴尬,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一袭青衫黑裙黑丝,正是青石高科总裁办的助理佘小青。

        “人来了,太好了,一起去吃饭吧,餐厅已经订好了。”佘小青冲刘汉东挤出一个笑脸算作打招呼,又匆匆下楼去了。

        “我不喜欢她,安阿姨的狗腿子。”舒帆小声说,“是安馨派来监视我们的。”

        刘汉东心说监视你才对吧,怎么叫监视“我们”,嘴里道:“我换件衣服。”

        舒帆说:“你换吧,我不偷看。”

        刘汉东嘿嘿一笑,这丫头比以前开朗活泼多了,好事儿,他换了一件干净的衬衣,和舒帆一起下楼,小丫头非要挽着他的胳膊,躲了两次没躲过,只好堂而皇之让舒帆挽着下楼,在邻居们众目睽睽之下出了院门。

        佘小青拉开奥迪S8的车门,舒帆钻了进去,指着驾驶位说:“哥哥,你来开。”

        刘汉东乐了,上了驾驶位系上安全带。

        佘小青有些不悦,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

        红杉在前面开道,奥迪S8跟在后面,缓缓出了铁渣街。

        “去哪里吃饭?”刘汉东问。

        “马克西姆西餐厅,已经定好位子了。”佘小青道。

        舒帆说:“我不爱吃西餐,我想吃牛肉板面。”

        佘小青奇道:“什么牛肉板面,哪一家餐厅?”

        “就是市中心一个工地上,搭了一个棚子。”舒帆解释道,那大概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顿饭了,虽然是和一帮民工一起。

        佘小青满脸的忍无可忍:“小帆,你总不能在工地的小摊上请客吧,那既不卫生,也显得没有诚意。”

        舒帆针锋相对道:“我喜欢,那地方对我是有含义的,你不懂。”

        “我告诉安总。”佘小青拿起手机。

        “随便你,就会打小报告。”舒帆才不在乎。

        佘小青真打电话向安馨报告,说了一通后还是妥协了:“好吧,就去吃什么牛肉板面吧。”

        一小时后,两辆车才抵达市内地铁工地上的牛肉板面小摊,这两年近江大兴土木,地铁工程是最为浩大的,建了两年还没完工,卖牛肉板面的还在,棚子底下坐着几个民工,面前摆着空碗,橱子上放着一台九寸小彩电,播放着没营养的综艺节目,大家看的正起劲。

        两辆豪华汽车停在小摊旁,从红杉上下来四个彪形大汉,刘汉东这才看清楚,除了司机是中国人之外,其余三个保镖竟然都是老外,一老一少两个白人,还有一个是黑人,身高接近两米,壮的象头熊。

        舒帆向他介绍,年龄大的是乔,以前白宫特勤局的特工,保护过克林顿和小布什,现在已经退休,年轻一点的是迈克,海军陆战队退役中士,在波士顿当过巡警,黑人叫探戈,是拳击运动员,曾经获得过迈阿密拳赛重量级金腰带。

        这三个保镖都是夏青花高价聘请来保护女儿的,舒帆在美国的安全由他们负责,但美国保镖在中国未必好使,语言不通,环境也不相同,只是因为合同还没到期,所以跟着舒帆来到中国。

        至于开车的那位,是青石高科安保部的老李,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前特种部队上尉连长。

        刘汉东和四位保镖一一握手,简单英语问候。

        佘小青走进棚子让老板收拾两张桌子,一定要擦干净,然后来六份板面,碗要洗干净,面要煮熟,餐具要消毒,老板都懵了,他这小地方哪儿来过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贵宾,还有三个是老外,忙不迭的收拾桌子,重新刷碗洗筷子,切肉的案板也再冲刷一遍。

        客人们落座,民工们却并不离开,反而向黑人探戈搭讪,问他是不是美国的篮球运动员,刘汉东英语多年不用已经生疏,舒帆小丫头的英语倒是极其的流利,充当翻译帮助双方交流,一会儿英语一会儿普通话,还夹杂着几句近江方言,真是不敢相信,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还是个语言障碍患者。

        不大工夫,板面上桌,都是小脸盆大小的陶盆,韭菜叶粗细的宽面条,上面摆着卤蛋和两根青菜,浇上葱姜蒜、花椒、桂皮、八角、茴香、孜然、面酱、辣椒、牛油做成的卤子,每盆再多加二十块钱的牛肉丁,闻起来喷香,看起来也令人食指大动。

        老李从红杉后备箱里拿了一箱可乐,保镖和司机都不能喝酒,舒帆未成年,刘汉东也要开车,佘小青不喝酒,大家就用可乐下饭,吃的是满头大汗,外国人不会用筷子,老李车里有西式餐具,唯有老特工乔会用筷子,据说是陪同克林顿总统访华的时候学过。

        吃面条的时候,舒帆巴拉巴拉讲起刘汉东的光辉事迹,老李微笑不语,老外面露惊讶之色,佘小青不吃面条,拿了瓶罐可乐在手上转着,不屑的撇撇嘴。

        饭后,探戈提出和刘汉东掰腕子,试试他的力气,刘汉东欣然答应,不过看这黑人的胳膊像水桶一般粗,怕是弄不过他。

        “哥哥,和他比,不怕他。”舒帆煽风点火,惟恐天下不乱。

        腾出一块地方来,刘汉东和探戈的右手握在一起,互相试探了一下,作为裁判的老李一声令下,两条胳膊上的肌肉瞬间绷紧,开始角力。

        黑人的爆发力很强,刘汉东就觉得一股股绵延不绝的力量传来,胳膊渐渐吃不住劲,眼瞅着拳头就要被探戈压在桌面上,舒帆忽然扑了过来,双手抓住刘汉东的手往回扳,小丫头这点力气杯水车薪而已,但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刘汉东在一厘米一厘米的收复失地,渐渐又扳平了。

        探戈额头上渗出一层汗水,他可不想放水谦让,卖雇主的人情,可是对方实力确实不可小觑,后劲源源不断,大概这就是中国人的“内功”吧,心里一发虚,力气就跟不上了,被刘汉东一把扳倒。

        “嘢!赢了!”舒帆跳了起来,嘴里的钢丝牙箍闪闪发亮。

        探戈耸耸肩,和刘汉东握手,伸出大拇指赞他厉害。

        刘汉东见这黑哥们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自己半条胳膊都麻了,估计回去要擦点红花油才行。

        吃完饭该走了,迈克说这种吃面的大碗很有艺术气息,请佘小青和老板商量,买一个回去当工艺品,老板听说外国友人喜欢自家的饭盆,表示无偿赠送,不要钱,不过想请篮球明星和自己合个影,于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天色还早,舒帆说找个地方坐坐去吧,佘小青立刻一脸警惕,生怕这丫头又生幺蛾子,去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让她松口气的是,舒帆这回选的是淮江边上普通的咖啡馆。

        保镖们没跟着进去一起喝咖啡,只有佘小青陪同,舒帆讲了很多在美国的事情,每一句都以“可惜你不在”结尾。

        “那这次回来待几天?”刘汉东问她。

        “不走了,在江大附中读书。”舒帆说。

        “哦,江大附中可是全省重点中学,很难进去的哦。”刘汉东道。

        佘小青冷笑插言:“我们安总一句话的事儿。”

        两人都不搭理她,舒帆说:“哥哥,你和那个开大公交的姐姐怎么样了?”

        刘汉东一愣,这丫头居然还记得马凌,而且能联想到谈恋爱的事情,真是人小鬼大。

        “挺好的,交往着呢,就是没钱买房子结婚。”

        “房子啊,我家有一处空房子,先借给你住,然后你看好合适的位置,我让爸爸买下地皮给你盖别墅。”

        刘汉东听的一愣一愣的,直接买地皮盖别墅,还是用来送人情的,这得多大的财力啊。

        还没等他消化完这句话,舒帆又说了:“哥哥,你还骑摩托车啊,那下雨下雪多不方便啊,你看那辆S8怎么样,喜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