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章 破罐子破摔
  • 第六章 破罐子破摔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跟陈雅达上了楼,来到一间办公室,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起身迎接他们,和刘汉东握手道:“您刚才见义勇为的举动我都看到了,小伙子贵姓啊?来找人还是来办事?”

        陈雅达介绍道:“这是我们顾校长,这位是小刘,刘汉东,来应聘驾驶员的。.org”

        顾校长非常热情:“这样啊,小刘你坐,抽烟么?”

        “谢谢,不客气。”刘汉东坐在了沙发上。

        陈雅达忙着去倒水,顾校长也坐下来和他攀谈:“小刘以前做什么的?”

        “以前当兵的,前年退伍,又干了一段时间的特警。”刘汉东坐的笔直,很有军人风范。

        顾校长又是一声长长的“哦”,看起来颇感兴趣。

        “在哪儿当的兵?看你身手,是侦察兵吧,现在都叫特种兵了,是吧。”

        “在云南服役,汽车团干了八年,立过三等功,这是我的简历。”刘汉东心中有些忐忑,生怕别人在电视报纸网络上听说过自己的恶名,好在这位顾校长似乎对新闻时事的关注度不高,并不知道近江第一猛人的名头。

        顾校长翻看他手写的简历,对刘汉东的硬笔书法颇为赞叹:“字写的不错,俊逸潇洒,小伙子也是一表人才。”

        刘汉东心说你是招司机还是招女婿啊,嘴上却谦虚:“哪里,哪里。”

        “这样吧,你明天就过来,咱们学院职工待遇不是很高,月薪一千八,但有加班费,福利也不错,寒暑假相对也不忙,对了,你能开大客车么?”

        “可以的,我在部队大客车、牵引车都开过。”刘汉东心花怒放,刚才那两脚没白踢,工作落实了。

        顾校长起身:“那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吧。”

        “谢谢领导。”刘汉东也起身,和顾校长握了手,跟着陈雅达下楼了。

        “顾校长对你挺欣赏的,不错啊,好兆头。”陈雅达笑眯眯道,“明天早上八点过来就行,合同我让办公室给你准备好,你把身份证复引两份就行。”

        “谢谢陈主任。”刘汉东归心似箭,一溜烟下楼出校门,阚万林凑上来问:“东哥,笑的这么开心,吃了蜜蜂屎了?”

        “哥以后就是这学校的职工了,以后罩着你,有啥事和我说。”刘汉东得意洋洋,掏出烟来发了一圈。

        阚万林点着烟,“东哥当工人屈才了,起码当个老师,就凭咱哥这学问,这风度,那帮女学生还不疯了一样往上贴啊,对了,学校有几个女教师,长的还不错,以后也都是你的菜。”

        “那不行,兔子不吃窝边草。”刘汉东笑道。

        和阚万林等人胡侃了一阵,刘汉东回到铁渣街,告诉母亲工作找好了,水芹很欣慰,说儿子啊,你能安定下来就好,我和你贺叔也该回去了。

        刘汉东一怔:“妈妈,住的好好的怎么要回去?”

        水芹说:“近江又不是咱家,还是回老家舒坦,再说我们在这儿给你添麻烦不是,妈的摊子还在,回去继续卖鱼,给你攒钱买房子结婚。”

        刘汉东鼻子微酸,没再说什么。

        当天下午,水芹和贺坚就辞了工作,坐晚上的火车回江北去了。

        第二天,刘汉东换了新衣服,骑着摩托车来到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学校并不是全部学生都寄宿,早上有一些走读生陆陆续续进校,有人认出他是昨天踢翻凶手的英雄,顿时聒噪起来,求签名求微信号什么,搞的刘汉东飘飘然起来。

        好不容易打发了学生们,刘汉东来到教务处,陈雅达已经坐在屋里了,见到刘汉东进来表情有些不自然。

        “小刘啊,你跟我来一下。”陈雅达起身走向外面。

        刘汉东跟着他出去,眼角余光看到教务处里其他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空荡荡的走廊里,陈雅达问道:“小刘,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事儿?”

        刘汉东心里一沉,知道坏菜了,怕什么来什么,不过他还存着一线希望,兴许人家学校就需要这种能罩得住场面的猛人呢。

        “是这样,我是缓刑……”

        没等他说完,陈雅达打断道:“小刘,不是我不帮你,这事儿真不行,校委会那一关过不去,学校毕竟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你说你这样……唉,也怪我,没问清楚。”

        刘汉东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道:“不录用我是吧。”

        陈雅达道:“这样吧,我帮你留意着,有合适的工作给你打电话。”

        “不用了。”刘汉东转身就走,来到校门口,手机响了,是母亲发来的短信,告诫自己要勤快一些,扫地打水擦桌子这些活抢着干。

        刘汉东回了短信,说领导很欣赏自己,让妈不要挂心,一定好好干。

        发完短信,他骑上摩托,没戴头盔,一拧油门冲了出去,风驰电掣般行驶在大路上,此时唯有高速飚车才能发泄他的苦闷。

        不知不觉,摩托车开到港口附近的保税区,刘汉东忽然想到混码头的杨竹松曾经为了詹子羽的悬赏追杀自己,这笔帐还没和他算呢。

        姓杨的开了一家货运公司,就在保税区附近,刘汉东在路边找了一个开集装箱卡车的司机,一支烟的代价就问明白了公司所在地,开着摩托过去了。

        杨竹松正在公司开会,他的生意主要在码头一带,没他的允许,外面的货车进不了港口,为垄断市场,手下养了一批打手,不过平时都散养在外面,需要行动的时候才电话召集来。

        “今天开会呢,主要商量投资开个货代公司的事儿,海关、港务局这边的关系都很铁,闲着也是浪费……”杨竹松正滔滔不绝的讲着,忽然一声巨响,玻璃渣子扑面而来,一辆摩托车冲破了落地窗飞了进来。

        来的正是刘汉东,他居高临下从货柜上冲下来,正好撞进杨竹松的二楼会议室,下车揪住杨竹松就是一顿猛掏,打的他像个大龙虾一般佝偻着,其余股东们吓得面无人色,慌忙打电话叫人。

        杨竹松被打得吐酸水,还没看清楚下手的是谁。

        刘汉东暴揍他一顿,才揪起他衣领子,将人推在墙上问道:“还认识我是谁么?”

        杨竹松这才看出是刘汉东,心里就是一寒,因为对方路数完全摸不清,这小子实际上不是混社会的,他一没地盘,二没小弟,纯粹就是单枪匹马的猛人,下手极黑,不考虑后果,偏偏命又特别好,把詹子羽打成重伤,把张宗伟宰了,硬是判二缓三,逍遥法外。

        碰上这号人,你江湖辈份再老,手底下兄弟再多,一点作用都没有,人家根本不尿你这一壶。

        “你想怎么样,划出个道道来吧。”杨竹松很硬气,他知道求饶没用,反而折了自己的派头。

        刘汉东没搭茬,将杨竹松拽过来,一脚踹出去,整个人横着飞出去,撞在会议室的大鹏展翅油画上。

        把码头老大揍了一顿,刘汉东心情稍好,扶起摩托车发动起来,开着下楼了,正遇到几个家伙拎着棒球棍冲上来,刘汉东猛轰油门,摩托车直接压过去,将他们逼得节节后退,左手抄起摩托头盔,哐当一下砸翻一个人,在一楼大厅横冲直撞一番,然后扬长而去。

        杨竹松被扶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痛苦万分道:“轻点,肋骨断了。”

        “大哥,怎么回事,这小子是谁?”

        “还能是谁,刘汉东,纯粹就是一个疯子!”

        “大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人做了他!”

        ……

        淮江岸边,野花烂漫,大堤上停着摩托车,刘汉东斜坐在上面抽烟,刚才发泄了一通,心情略微好了些,但没持续很久,因为他知道打了杨竹松,又给自己惹下了无穷的麻烦。

        但是不教训杨竹松,自己心里总憋着也不是事,反正老子已经是有案底的缓刑犯人了,正常社会已经不接纳了,不如破罐子破摔,混社会算了。

        想明白这个,他心中豁然开朗,开始盘算怎么开始混,先去给KTV看场子,然后弄一帮手下,找王星借点钱买几台车,做土方生意,不就是成天和人打架么,这业务自己太在行了。

        “妈妈,对不起,我实在没能耐干别的。”刘汉东默念道。

        夕阳西下,刘汉东骑着摩托车回到了铁渣街,街上电锯声,电焊光不断,车水马龙,污水横流,电线密密麻麻,沿街楼房伸出无数晾衣竹竿,晒着花花绿绿的衣服,一如既往的喧嚣杂乱。

        108号门前,停着一辆体形庞大的丰田红杉SUV,还有一辆奥迪S8黑色轿车,锃亮的流线型车身,R20的巨大轮胎,让刘汉东口水四溢,这车4.0T的八缸发动机,520马力,顶得上五辆紧凑型轿车,而且还是全时四驱,脱困能力比一般SUV还强,刘汉东也只在网上看过图片,没摸过真车。

        忽然他灵光一闪,不对啊,铁渣街可是城乡结合部棚户区,谁能开得起二百万的豪车?而且还配着保镖乘坐的红杉大型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