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章 重头再来
  • 第三章 重头再来

    作品:《匹夫的逆袭

        庭审结束,刘汉东被法警押走,突然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马凌跨越旁听席围栏,冲过来紧紧抱住刘汉东,两名身材高大全副武装的法警竟然束手无策,过了一分钟才将两人拉开。.org

        “我等你!多少年都等!”马凌带着哭腔喊道,还想往前冲,却被马国庆和王玉兰死死拉住。

        刘汉东表情复杂的看了旁听席上的亲人们一眼,回头走了,他的伤情已经基本痊愈,在进入监狱服刑前,要暂时在看守所进行羁押,等待二审。

        囚车远去,亲属们陆续离去,马凌忽然走到水芹和贺坚身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双方流泪拥抱,马国庆看见也只能叹气,他明白女儿这辈子是不会再找别人了,刘汉东帮马凌背了一个杀人的罪名,这情是无论如何也还不清的。

        近江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刘汉东的下一站就是这儿,当他走进囚室的时候,全部狱友都靠墙站着,噤若寒蝉,他们已经听说灭了詹子羽和张宗伟的近江第一猛人即将驾临本处,别管多横的刺头,这会都变成了小绵羊。

        在看守所放风的时候,刘汉东看到了久违的段二炮,詹子羽覆灭之后,段二炮被拘捕,检察院以多起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一审判了十五年,和刘汉东一样,他也在这儿等待二审,今天的段二炮早没了当初大夏天穿貂皮大氅的跋扈嚣张,挂着粪袋子,神情萎靡,装傻充楞,唯有偶尔怨毒的目光才暴露出他内心的不甘。

        段二炮也发现了刘汉东,打饭的时候故意撞了他一下,将餐盘里的清汤寡水倒了刘汉东一身。

        刘汉东没和他客气,当场就按倒暴揍了一顿,民警赶来将二人拉开,严厉呵斥了刘汉东,将首先惹事的段二炮送去关了小号。

        至此犯人们都明白一件事,东哥是有来头的,不少人开始巴结他,帮他洗衣服打饭,进贡家属送来的香烟零食袜子内裤等物,刘汉东不负众望,将监舍管理的井井有条,还连续获得了流动小红旗。

        刘汉东在看守所期间,外面又发生一件大事,原近江市公安局长詹树森被双规,据说这是新任副局长沈弘毅操作的结果,本来还巴望着詹树森咸鱼翻生的一帮人树倒猢狲散,再也没法兴风作浪了。

        沈弘毅大刀阔斧开展竞聘上岗制度,将全市派出所长再次换了一个遍,徐功铁当上了局办主任,胡朋就任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石国平原地踏步,但小道消息称他有望出任副局长一职。

        这一年的春节,刘汉东是在看守所度过的,所方给大家加了菜,组织了犯人进行文娱表演,但这个年依然过的苦涩无比。

        两个月后,已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省高院开庭再审10.20案,站在被告席上的刘汉东穿着看守所的橙色背心,人瘦了一圈,头发剃得很短,目光冷冽,戴着手铐。

        旁听席上的水芹看到儿子瘦成这样,眼泪止不住流下来,隔着一条过道,坐的是张宗伟的父亲和儿子,他们恶狠狠的瞪着刘汉东,忽然起身喊道:“枪毙杀人犯!”

        法警上前制止他们的喧哗,警告再乱喊就驱逐出去,张家祖孙才停下,恨恨坐下。

        贺坚拍拍水芹的手,示意她不要难过,今天的审判就是终审,无论什么结果都得接受。

        此前他们听说,詹子羽家里为了重判刘汉东,做了大量的工作,市中院认定刘汉东两项罪名,都是抵着刑期上限判的,即便如此还是不能让詹家人满意,非要弄个死刑才罢休。

        所以,大家对这次审判不抱太大希望。

        审理开始,依然是控辩双方交锋,证人出庭作证,这次白娜也出庭为刘汉东作证,证明他不是检方所称的无业游民,而是江北电视台暗访栏目的职工。

        从上午审到下午,审判长宣布审结,择日宣判。

        刘汉东被押走,走出审判大厅的最后一刻,他回头望了一眼,看到旁听席最后一排孤零零站着一个戴着墨镜身段窈窕的女子,正是辛晓婉,她也看见了刘汉东,伸出手来摇了摇,好像还要作出什么手势,法警催促快走,刘汉东只能迈步出去。

        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辛晓婉。

        回到看守所,刘汉东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脑子放空什么也不想,直到一周后,法院来人宣布对他的判决。

        判决书很长,刘汉东没心情从头看到尾,直接看最后一段。

        “被告人刘汉东犯过失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三年执行。”

        刘汉东心头一阵狂跳,判二缓三,等于现在就可以恢复自由!

        回到监舍,狱友们都来祝贺,刘汉东和大家一一拥抱告别,互相留了地址和电话,同时看守所方面也办妥了手续,发还了私人物品,入看守所前穿的衣服,还有一块已经停走的欧米茄海洋宇宙潜水表。

        刘汉东摩挲着手表,毅然将它戴在左腕上,入所的时候是深秋,现在已经是仲春时节,他穿着一件狱友送的衬衣走出了第一看守所。

        看守所设在荒郊僻壤,只有一班公交车来回,门口没有出租车,只有一排小饭店和烟酒店,刘汉东用烟酒店的公用电话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打母亲的手机,欠费停机,再打贺叔的,居然也停机。

        他心里纳闷不已,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孤零零站在路边等候公交车,白花花的太阳当空照,路边野地里麦穗葱绿,让他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公交车来了,下来几个乘客,刘汉东上了车,颠簸了半小时回到市区,换乘520路,开车的司机是个陌生面孔,招呼着乘客往里走,别挤在门口,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520路抵达终点站,刘汉东步行来到铁渣街,街上喧闹依旧,车来车往,汉东汽修的大牌子早已不在,修车厂变成了装潢一新的小型超市,不远处洗头房里,梅姐正坐在帘子后面抽烟,看见刘汉东出现,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从屋里冲出来喊道:“大东,你出来了!”

        “低调,低调。”刘汉东微笑着说。

        “是无罪释放还是……”梅姐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还是偷跑出来的?”

        “是正式放出来的。”刘汉东解释道。

        梅姐拍拍心口窝,“这我就放心了,你要是跑出来的,姐姐这就给你预备跑路的钱。”

        山炮媳妇端着水盆出来,看到刘汉东和梅姐正在街上说话,急忙将盆一放,跑进饭店将山炮和两个弟弟叫了出来,山炮扯着大嗓门喊道:“大东,屋里坐,吃了没,小月,快切一盘牛肉,拿两瓶啤酒,看大东都饿成啥样了。”

        梅姐说:“你少来,人家回来不得先看爹娘。”

        刘汉东奇道:“我妈在哪儿?”

        梅姐说:“你妈和你贺叔就住火联合家,你以前租的房子。”

        刘汉东闻言急忙跑了过去,进了院子,包租婆一如既往的打着麻将,看到刘汉东进来忙不迭的站起来,冲上面喊道:“大妹子,你儿子回来了。”

        水芹确实住在这里,江北煤机厂宿舍的房子不敢再住,又挂心着儿子的官司,于是和贺坚一起搬到省城来住,两人退休工资有限,又不想打扰谭少红,所以继续租住铁渣街火联合家的房子,贺坚找了个保安的工作,水芹做清洁工,工资不高,但也能勉强维持生活。

        听到楼下包租婆的喊声,水芹探头出来看,却什么都没看到,只听见蹬蹬蹬上楼的声音,片刻间刘汉东就出现在眼前,儿子瘦了,白了,穿着不合身的衬衣,拎着塑料袋,低声道:“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水芹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一群邻居围了上来,纷纷说水大姐别哭啊,儿子回来是好事,该笑才对。

        在家睡懒觉的火雷听说东哥放出来了,穿着小裤衩就从屋里窜出来,大呼小叫说要喝酒庆祝,要放炮去去晦气,火联合更是不含糊,立刻拿出春节剩下的鞭炮,走到门口铺在地上,噼里啪啦放了五分钟,红纸屑满地飞。

        刘汉东拿出判决书给母亲看,水芹看了好几遍,连说法院英明,没冤枉我儿子。

        “我还要上诉,我是无罪的。”刘汉东对这个判决结果还是不大满意。

        “上诉的事儿,慢慢再说,先打电话给小马,给你爷爷。”水芹拿出手机递给刘汉东,这是她换的新号码,怪不得老号码打不通。

        刘汉东先打给了爷爷刘骁勇,老爷子似乎并不吃惊,只是淡淡的说很好,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做事别那么冲动。

        然后刘汉东又打给了马凌,手机里车水马龙,噪杂一片,应该是在班上。

        “阿姨,什么事,是不是判决下来了?”马凌的语气很急切。

        “是我,我出来了,缓刑三年。”刘汉东说。

        久久没有回答,隐隐有抽泣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