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707章 夫唱妇随
  • 正文 第1707章 夫唱妇随

    作品:《武逆

        看着那一个瘫坐在地,一个面色死灰站在那里的两人,三楼上,有些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有些则是理所当然,更多的是觉得,自己该离开这里,去获取更大的利益了。.org

        毫无疑问,这两大势力一旦被取消进入春风阁的资格,那就会受到打压,甚至被覆灭。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很多人都愿意做,而且,他们也相信,一旦这两大势力知道这两个自命不凡的家伙得罪的人是谁之后,也会直接撤离百族古城,躲到某处去隐居,暂时几千年内不会再出现。

        随后,春风阁内部的人便是出现,两个带着面纱的女子,虽然看上去身躯娇小,但是却沒有人敢小看她们。

        “两位,请吧。”

        这两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就如是从地狱走出來的死神一样,站在他们两人身旁,口中的话语冰冷,不容抗拒。

        风浩感受的到,这两个女子虽然在努力的克制着她们体内的杀伐气息,但是,依旧还会有一丝丝流溢出來。

        这让的他眸光不由的一沉,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

        他是越來越觉得这春风阁深不可测了,甚至,因为这两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的存在,他觉得浑身冰凉。

        在得知春风阁遍布整个蓬莱世界之后,他就已经觉察到这个势力的恐怖。

        毫无疑问的,别的不说,整个蓬莱世界的一举一动就在这个势力的监督之下,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春风阁要做什么事情,那毫无疑问的,绝对会事半功倍。

        在从这两个女子表现,风浩便是能够觉察到,这个势力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般的和善,和善的人不可能训练出携带着如此惊天杀意的女子侍卫。

        就以风浩的经验來看,若是想要获得如此浓郁的杀伐之意,那至少要杀一千人以上,而且是单个的杀。

        究竟是什么,让的春风阁会狠心让这些女子去做这种事情,风浩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在这份委曲求全的面具下,春风阁肯定还藏着不可告人的巨大野心。

        他原本不想陷入春风阁这个泥潭中,一直想要远离,但是,在东鼎城外,春天的那番举动,他无法忘怀。

        当时所有人都选择了漠视,只有春天一人站了出來,而且,为了自己,愿意牺牲。

        说不感动,那是假话,毕竟,风浩的心不是石头做的,虽然可能这份感动并不是情意,但是,觉察到春风阁是一个什么地方之后,风浩觉得,自己至少要将春天从这个泥潭中拉出來。

        然而,这其中涉及到的东西肯定不简单,春风阁也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带走春天,毕竟,春天是春风阁的核心人物,了解到太多春风阁的秘密,可以说,他已经预计到,哪怕是他拥有半步大帝的成就,春风阁也不会放手。

        “等等。”

        就在他们四人已经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风浩开口了,在春天诧异的目光下,他缓缓的说道,“只不过是小事而已,算了。”

        在他这话落下之后,三楼上落针可闻,所有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他身上,充满了愕然与敬畏。

        特别是那两个几乎已经是被判死刑的年轻男子,原本死气沉沉的眼眸内突然的爆射出希望之光。

        春天大有深意的看了风浩一眼之后,便是朝着那两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挥了挥手,在她们两人退下之后,才对着那两个年轻男子说道,“既然浩公子替你们求情,那么,此事就此揭过,不过,两位公子,下不为例。”

        “多谢春天姑娘,多谢浩公子相救,以后只要有用的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莫子轩赴汤蹈火也会做到。”

        那浑身充满杀虐气息的年轻男子莫子轩朝着春天与风浩拱手,信誓旦旦的说着,声音敞亮。

        “我也是,我也是……”

        一旁脸庞英俊的年轻男子慌忙的说着,似乎生怕风浩会反悔一样,眸子内尽是慌乱与畏惧的神色。

        “无妨,年轻人,谁沒有冲动的时候。”风浩有些老气横秋的说道,将两人的神色都看在眼中。

        既然清楚这两个身后的势力就是百族古城的霸主,他觉得,与其让百族古城再乱起來,还不如让这两大霸主对自己感恩戴德。

        相信,在他们清楚自己有轻易决定他们存亡的能力之后,会做出一些有利于自己的事情。

        “就此告辞。”

        莫子轩拱了拱手之后,便是大步的朝着楼下走去,一旁的男子连忙跟上,生怕晚了一步,结果一不小心踏空,直接滚了下去,摔的好不狼狈。

        “啧啧,夫唱妇随。”

        一旁的乐天口中怪声怪气的说着,不过,却沒有酸味,只有浓浓的调戏之意。

        对此,风浩也只能翻了翻白眼,而春天微微一笑,恢复了如沫春风之态,俏脸上的笑容,能够融化所有男人的心,似乎,有些羞涩的瞟了一眼风浩,但是看着后者脸上并沒有过多的热情之后,在她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失落。

        这不过是一段插曲而已,之后,在风浩饱餐了一顿之后,在春天的相邀下,三人來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院落当中。

        其中,用餐之时风浩所表现出來的饭量,让的春天大开眼界,那如若饿死鬼投胎的吃相,更是让她不解。

        她不是很明白,为何风浩会热衷与吃肉食,不过,她也猜到一些,也许,这对风浩本身有利,至于究竟是什么,却也不能得知。

        “这么多年沒见,唯一沒变的,就是你的饭量,可怜的春风阁啊,今天一天又要零运营了。”

        乐天用调侃的语气对着风浩说着,那眯起眼睛之内,隐藏着狐狸般的光芒。

        打人专打痛处,在那种情况下,风浩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对热能的索求,直到,与上一次一样,将春风阁一天的储存量全部吃光才罢休。

        “究竟是什么事。”

        这是风浩第三次开口相问了,在三楼之时,他能够感受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

        “长生之域。”

        瞟了一眼乐天之后,春天才是开口对着风浩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