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529章 一聚
  • 正文 第1529章 一聚

    作品:《武逆

        仙府的出世,牵动所有人的心,包括了在这春风阁二楼上的天之骄子们,所以,听到的是不确定的消息,他们的眉头都是轻微的蹙了起來。.org

        不过想想也是,这种事情,哪怕是从霸天圣地的人口中传出來,自己也未必相信。

        毕竟,霸天圣地若是真的抓捕到了那收走仙府的人,哪还能够承认呢。

        想要获得仙府内的好处,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

        想当初仙府曾经出世过几次,都是在这蓬莱世界当中闹出了大风浪,但是却也沒有见有人能拿仙府如何,最多也就轰开殿门,进入其内,而且,想要得到至尊的传承,也不是那么简单,至少,曾经进入过仙府内的人,都沒有找寻到一丝踪迹。

        “其实,在不久前,我得到一个还沒有证实的消息……”

        春天一句话,又是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在她身上。

        她如若百花仙子,周围各种奇花绽开,彩蝶飞舞,看起來极为出尘。

        “其实,在那场混乱过后不久,在霸天圣地区域的一座关卡前,曾经出现过一个神似于收走仙府的人,但是,却被一个神秘人给救走了……”

        “被人救走。”

        这句话,让的众人眉头更是蹙紧了起來。

        不过,关于那收走仙府的人的传闻,却只有这些,他的來历与出处,也都是一片空白,就如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无缘无故的出现,无缘无故的消失,只是,却收走了这天地间的一样至宝……仙府。

        如此,更是等于沒说,众人依旧是毫无线索,根本不知道从何查起。

        而风浩的眼眸内,却是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这春风阁真的将所有情报都提供出來了吗。

        只怕未必,就拿自己收走仙府的这件事情來说,春风阁绝对已经得知救走自己的人是皇甫无双,但是,春天却沒有说出來。

        这春风阁,水很深。

        很多事情,虽然春风阁做的滴水不漏,特别若是有人知道的事情,春风阁也不会有任何隐瞒,但是,仙府关系重大,只怕,这春风阁也起了私心。

        这件事,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风浩也不会知道春风阁的这些私密。

        “原來是有人救走了,难道是皇甫世家的人。”

        诸多的猜测在场面上传出,不过,却沒有人可以确定。

        当时仙府是霸天圣地与皇甫世家同时发现的,所以,他们对这收走仙府的人,肯定是有一些直观的印象,所以,搜寻起來便是要简单许多,至少知道从何找起。

        整件事情因为春天这么一说,而变的扑朔迷离,让人琢磨不透,究竟是霸天圣地所为,还是皇甫世家出手,或者外來势力插足,这都是沒有办法确定的事情。

        “真是好手段……”

        风浩心中冷笑,一口饮下了半杯醉仙露。

        这春风阁第一美人,估计是故意提及这件事情的,她不提还好,这么一提,让的整个事件就变样的,因为,这收走仙府的人,肯定是落入了某一个大势力当中。

        如此说來,就算他们期待,也沒戏了,因为,他们连是谁救走了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那人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能够收走仙府……”

        许多人感慨,很是费解。

        仙府,从古时便是存在这蓬莱世界当中,在有至尊存在的年代出现,哪怕是至尊,都沒有将之收服,却被后世之人收取,这不得不说,是机缘使然。

        之后,春天再次献上一首琴歌,并且轻舞了一场,那种如若春天的气息,洗涤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让人心旷神怡,最后都是比较满意的起身,打算离去。

        如这种仙子般的美人,更是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拥有欲,都是打算要大展一番拳脚,闯下威名。

        与佳人相斗,就算是有那个实力,谁会去做这种唐突佳人的事情。

        “乐天公子。”

        在风浩起身之后,春天也施施然站起身來,带着群蝶,朝着这边走了过來。

        “嘿嘿,春天姑娘难道是看上我了。”

        乐天微微一怔,旋即便是有些吊儿郎当的说着,嘴角带着邪笑。

        这边的动态,顿时便是让的原本已经打算离开的年轻俊杰们,都是看了过來,纷纷皱起了眉头。

        一些人不忿,不过,一想到霸天圣子的下场,都是忍耐了下來。

        作为这东域的东道主,乐天都不给霸天圣子面子,哪里还会顾忌他们。

        而且,乐天表现的很霸气,算起來也是一个英雄人物,也许,他就是替春天解围,所以博得了佳人的好感。

        一时间内,许多人都是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奴家想请乐天公子与这位公子进内一聚,不知可否。”

        春天浅浅一笑,薄纱下,显露出两个小酒窝,很是迷人,如若黑洞,让人心神都沉浸了进去。

        “哈哈,……原來,春天姑娘是看上我的这位兄弟了。”

        乐天大笑,伸手将风浩拉了过來。

        “乐天兄,我想,春天姑娘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风浩满头黑线,一口牙齿都要咬碎了,脸庞上却是带着轻笑,一字一顿的说着。

        这家伙,诚心要将自己往风尖上推,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用意。

        “奴家只是想与两位公子探讨一些修行上的问題,不知道可否答应。”

        春天依旧笑意盈盈,气质柔和,让人不由的便是从心底生出一种想要呵护她的心理。

        “修行上的问題,我沒兴趣。”

        乐天眼睛一瞪,直接摇头,根本就无视了佳人,另外,将风浩往前一推,“我这浩兄弟对修行很有见解,不妨你们两个人去探讨吧,嘿嘿……”

        风浩一个不妨,被他一拉,身不由己的上前了一步,站在春天面前,看着那双带着祈求的目光,他心中尽是苦笑。

        只怕,这可不是探讨修行问題那么简单。

        “不知道浩公子可否给奴家一些指点。”

        春天放缓了声音,听的旁人心都酥了,恨不得都是取代了风浩的位置。

        “浩兄,你该不会是……”

        “沒问題。”

        听到身后乐天那有些阴阳怪调的声音,风浩嘴角一抽,轻微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