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368章 技疏学浅
  • 正文 第1368章 技疏学浅

    作品:《武逆

        威压,属于精神迫压,可摧毁一个人的信念。.org

        神威,则是最高层次的威压,这种威压,不止是能够摧毁一个人的心智信念,甚至是能够做到念头一动,天崩地裂的地步,非人力所能及。

        但是,就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这举世无匹的南斗神威,竟然被人破开了,这不止是让那南斗神体有些不敢置信,旁人也亦然,甚至更甚,都是在怀疑,风浩是不是拥有更为恐怖能够压制南斗神体的体质,。

        只有这一点能够解释的了。

        “那不是神威……”

        仔细的观察,并沒有人在风浩身上感应到那种惊人的压迫,便是做出了判断。

        “当初在玄冥天墓府内,听闻,这八窍之体,曾经也抗下那仙组织仙尊的威压……也许,他是掌控了一门特殊的秘技。”

        有人猜想,喃喃出声。

        “这究竟是什么秘技,竟然能有如此威能,难道他就有信心凭借此秘技,抗衡神威不成,。”

        人群中有人发问,但是,却沒有人能够回答。

        风浩的表现,让的他们震惊了,在风浩的眸子内,他们沒有看到半点惧意,相反的,战意汹涌,如若潮水一样的起伏,可杀破一切,灭绝天地。

        这种信念,让他们都是无法理解。

        为何,会有人有这种几乎是无敌的信念,难道他就那么的肯定,自己是这世间无敌的存在吗,。

        “浩哥哥。”

        看着他威风凛凛的矗立在璀璨的神威当中,琼灵儿三女,都是有些激动。

        “这世上还有他办不到的事情吗。”

        谢炎东等人也不由的舒了口气,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那人根本无法发挥出神威來,他凭借的,是自己体内的纯粹神血,此时浪费一滴,那他还能剩下几滴。

        这种绝世神体,在神祇嫡脉会遗存下來,这万古年间,曾经出过数次,每一代的神体,都会消耗神血,为自己证道,但是,却无人再能登临神位,所以,神血日渐减少,传承到今日,还能剩余多少。

        若是神血耗尽,他将蜕回凡体,堕落为凡人,而且,南斗神体一脉,也将彻底的消失在世间,不复存在。

        这就是使用神血的代价。

        所以方才无上冥王体的冷域森,才会嘲讽其愚昧。

        浪费神脉神血,他将会成为南斗一脉的罪人。

        这是神脉的最终底蕴,也是强大的基础。

        ……神威浩瀚,可以辗灭一切,但是,却有一人矗立,杀破了神威,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受死吧。”

        看着不远处带着戏谑的风浩,年轻男子心中震怒,面目有些狰狞,口中大喝一声,直接将璀璨夺目的四方神印推出,滚滚辗动,神威蔓延,直杀而去。

        “隆隆隆……”

        这四方神印,通体璀璨,真如神山,辗动间,空间崩裂,拖出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气势滚滚,如神岳压顶,神威如瀚海,滚滚卷席。

        “翻天手印。”

        风浩依旧巍然不惧,赤红的眸子内,满是战意,双手捏动,大手印凝聚而成,气势沉厚,气息凛冽,可功可破,如若灭世大杀器。

        四方神印,漆黑手掌,两者威势震天,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猛烈的撞击在一起……“轰隆隆……”

        天地沉寂了下去,周围沒有一丝声音传出,就如是世界末日,那一刻,就如是天地都湮灭了一样,整个擂台都被璀璨的光芒淹沒了,空间全部崩碎,万物俱赖,少许,才是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天际,连天穹上的云彩都被震碎了。

        “翻天手印。”

        在这璀璨的光芒中,再次传出一个冰冷彻骨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轰吟,再次爆发出炸响。

        “咔嚓。”

        一声如若是玻璃破碎一样的声音,突兀的响彻,高台下,那南斗府的负责人,面色变的极为难看。

        “砰。”

        众人只能看到,一道人影撞击在擂台的屏障上,喷出一口鲜血,便是滑落了下去,瘫倒在那里,不知死活。

        “嘶……”

        在他们看清楚之后,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被击溃的人,竟然是那个拥有南斗神体的年轻男子。

        在他落败之后,擂台上的璀璨光芒很快便是缓缓的沉寂了下來,擂台上的一切,才是能够为人看清。

        “隆隆隆……”

        一只漆黑的大手掌,带着裂天的大气势,从那浓郁的光芒中,杀破而來,直接撞向那落地的年轻男子。

        “住手。”

        见的这幕,高台下,南斗府的负责人惊呼,伸手探入擂台,阻止手印砸落。

        “嘭嗵。”

        在被这只无形的大手捏住的时候,大手印直接自己爆开,剧烈的能量潮汐卷席,直接便是再次将年轻男子给抛飞了出去,鲜血喷吐,好不凄惨。

        一切散去,在擂台上,风浩光着上身,浑身带着一层淡金色的光晕悬立在一边,而另外一边,那南斗府的负责人,则是在查看年轻男子的伤势。

        “心脉未断。”

        在年轻男子左胸处感应了一番之后,他才是松了口气。

        “你是找死。”

        只是,再看着年轻男子那几乎算是残破的身躯,南斗府负责人眼眸内泛起血丝,怒气冲天,杀机涌现,只是,看着高台下,那双眯成月牙般的媚眼,他如若一桶冷水浇下,才是压下了心中的冲动,咬牙切齿的对着风浩喝问道,“你怎能下如此杀手。”

        “我沒有啊。”

        风浩耸了耸肩,无辜的说道,只是,眼眸内却是明显的带着一抹戏谑,在他盛怒的目光下,撇了撇嘴,口中说道,“我方才就说过了,我技疏学浅,有时候可能会失手的嘛,他偏偏不听,也不躲开,这能怪我吗,……而且,他也沒认输,我怎么知道。”

        “你,……”

        听得这话,南斗府负责人被气的吐血,身子都有些颤栗,额头青筋泛显,显然忍耐的极为辛苦。

        这一次,他们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浪费了一滴神血,竟然也沒达成目的,未能斩杀风浩,功亏一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