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109章 第一代人皇
  • 正文 第1109章 第一代人皇

    作品:《武逆

        “这个圣天学府,究竟是何人创办的。.org”

        听黄天云那么一说,风浩对圣天学府也是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理,很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创办这么一个超然的学府。

        “人族,第一代‘人皇’。”

        黄天云脸上的嬉笑收敛了起來,有些庄重的说着,眼眸内闪过一抹崇敬。

        “第一代‘人皇’。”

        风浩满头雾水,对这个称呼感到极其的陌生,最后经过黄天云的解释,风浩才是明白,人皇,在人族的地位究竟如何。

        人族大联盟的盟主,就成为‘人皇’。

        虽然在利益上,各大势力都会有很多的冲突,但是,并沒有影响到这个联盟的存在,若沒有这个联盟,只怕人族离灭族也就不远了,一盘散沙,根本无用,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所以,这个大联盟一直都存在,而且是由各大势力的巅峰强者组成。

        而圣天学府,则就是‘人皇’创建的,而且,每一任府主,都是当代的‘人皇’。

        能够进入圣天学府的,毫无疑问,都是人族的精锐,可以说,此时所有超凡势力的掌舵人,都是去过这圣天学府,都是圣天学府的子弟。

        由此可见,圣天学府的地位如何了,就算是超凡势力的掌舵人,见到圣天学府内的人导师,都要尊称一声师傅。

        这到不是说圣天学府内的导师,每一个的修为境界都超过了这些掌舵人,只是,每一个导师对某一方面,都有着最为独特的见解,他们适合作为导师。

        当然,修为自然都不会差,不然也教不了这些全部都是天才组成的学员。

        在鸿蒙界的上层有一句话,只有能够进入圣天学府的人,才是能够站在巅峰的人。

        “想不到圣天学府还有这种來头……”

        风浩轻吸了口气,不由的感慨出声,又开口问道,“第一代‘人皇’是谁。”

        “众神之主,虚无之神。”

        黄天云淡淡的看着他,口中吐出几个庄重的字眼,让的风浩再次一惊,少许,也就明白了过來。

        神话传说当中,虚无之神传道,才有了今天人族的修行一道,不然,除了各种异体,其他人族根本无法修行。

        而虚无之神传道所在,就是今天的圣天学府。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圣天学府的地位才如此超然,无尽的岁月以來,都是倍加的受人尊崇。

        “到时候提醒我。”

        风浩压了压心中的激动,对着黄天云说了一句。

        他必须去,因为,这里面有着第一代虚武的足迹,而且,很有可能,当初焚老也进入到圣天学府之内,他想要去找寻一下有沒有焚老的踪迹。

        “嘿嘿,好的。”

        见他答应,黄天云又恢复了嬉皮笑脸,咧着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说着。

        “呼,……”

        风浩深深的呼了口气,扫看着周围一片狼藉的大地,眉头轻微的皱了起來。

        这里破坏的太彻底的,方圆千百里之内,都是塌陷了下去,山石尽毁,形成一处巨大的盆地。

        隐隐的,风浩有些后悔。

        还是太鲁莽了,在渡劫的时候,他一时也忘记了身处何地,所以才将祭祖之地毁坏成如此模样,其中,肯定会毁坏了不少的圣兽遗骸。

        这出去交代了如何交代。

        风浩挠了挠头,有些苦恼,左思右想,也沒想到什么办法解决,“唉,……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人家好心允许自己进來修炼,自己总不能就这么逃走了吧。

        “走吧。”

        对着黄天云说了一声,风浩嘴角带着一抹苦笑,朝着远处的古阵掠行而去。

        黄天云与小球球对视了一眼,都是急速的跟了上去。

        ……

        外界,传送古阵的密室内,祭祀老人与五大尊族族长都沒有在,只有两个护卫在那笔直的站着。

        一年多时间,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自然不能一直等下去。

        “嗡,……”

        突兀的,漆黑的密室内,响彻起一声嗡吟,原本黯淡无光的古阵,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芒,随着一声轻微的破空声,一个年轻男子与一个小老头从传送古阵内走了出來,惊起了两个护卫的注意。

        “请问,可是风浩大人。”

        其中一个护卫很快就醒悟了过來,带着颇有些恭敬的语气问道。

        他心中也奇怪,明明祭祀大人交代的只有一人,为何此时会冒出两个人來呢。

        而且,奇怪的是,在那个年轻男子肩头上,还趴着一只奇怪的白毛小兽,它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似乎睡的正香,却被人吵醒了一样,那双如若宝石的眸子,很随意的扫过自己,顿时,他心中一颤,差点就跪伏了下去。

        不知为何,在这双宝石一样的眸子内,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灵魂为之颤栗的威压,这让他低下头去,不敢去直视。

        “我就是。”

        他的异样,让的风浩一愣,不过也沒有过多的在意,旋即还是很客气的回答着。

        “祭祀大人吩咐过,如果您出來,就带您去见他。”

        他强行压下的心中的震动,对着风浩恭敬的说了一句,便在前面带路,朝着外面走去。

        ……

        在祭祖之地内修炼了一年多,这简直违背了常理,不过,见的钻进风浩怀中的小球球之后,祭祀老人并沒有去询问其中的原因,而是非常热情的与风浩打着招呼,这让的风浩心中更生歉疚。

        “祭祀大人,有件事必须和您说一下。”

        风浩带着苦笑,满脸讪讪的说道。

        “但说无妨。”

        祭祀老人依旧是一脸笑容,不以为意。

        “这个……我在祭祖之地内修炼之时,出了一些状况,所以……毁坏了许多范围。”

        风浩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还是如实的说着。

        “毁坏了祭祖之地。”

        祭祀老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眼眸内闪过一抹疑惑。

        在祭祖之内,处处充斥着圣兽的精气,而且还有威压蔓延,这让人根本沒办法在内久待,他一个武皇境界的人,不仅是待了一年多,还破坏了里面的坏境。

        这让他很为好奇,风浩这一年多以來,究竟是在祭祖之地内做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