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483章 被逆推了
  • 正文 第483章 被逆推了

    作品:《武逆

        第483章 被逆推了——

        ? 第483章 被逆推了

        “可是那可是禁地。.org

        青芜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原本她是打算等到一切凑齐了再冒死进入北邙禁地寻找北邙乌头

        “呵呵难道生命禁地就不是禁地么?”

        风浩朝她宽慰的一笑为了不让她担忧他装作自信满满的样子似乎禁地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如闲庭迈步而已随进随出。

        “好了北邙乌头就交给我了你就别操心了。”

        风浩亲昵的搂着青芜的香肩她不过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少许便是靠在少年那坚实而又温暖的胸膛。

        才是第三次而已不觉中青芜发现自己似乎恋了这种温馨的感觉靠着这个坚实的胸膛她心中似乎变踏实了许多整个人也得到一种莫名的放松身心舒坦。

        “只是这芪果要怎么样交易呢?”

        这到是个令风浩头疼的问题。

        不安全传出消息只会给自己找罪受而已。

        “呃”

        青芜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那异样的眼神让的风浩一阵不自然。

        “怎么?”

        风浩心中讪讪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你来琅邪古城难道只为了参加相石大比?”

        青芜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开口问道。

        “嗯。”

        风浩弱弱的点了点头。

        他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异晶相石大比还是之后才知道的不过见青芜此时的神情似乎自己还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青芜几次张口却是没说出话来不过想到风浩的来历也微微释怀。

        不说王国就是皇朝之人也鲜有人知道这件事。

        “嘿嘿难道还有什么大事?”

        风浩死皮赖脸的凑过头去嬉笑着问道。

        “相石大比之后就是天武拍卖行一年一度的拍卖会!”

        青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拦着他靠近的脸庞。

        这般亲密的举动让的她心中生出一抹异样的情绪妩媚的俏脸之顿时浮生出两抹绯红霎时娇媚无边让的风浩直接看傻了眼沉沦进去无法自拔。

        “芜儿”

        轻唤间风浩的目光定定的锁定在伊人那两片粉嫩的唇瓣之低下头首缓缓的靠近。

        热气扑面耳旁传来那略微嘶哑的呼声让的青芜娇躯酸软无力的瘫倒在他怀中眼眸闭修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眸内泛现出一点点意乱情迷的星星之光张开诱*人的小嘴不断的喷吐着芳香的气流那微微张合的唇瓣似乎在对其发出无声的邀。

        “唔!”

        风浩再也无法忍耐心中那莫名的悸动猛的低头将那双娇嫩的唇瓣噙住狠狠的吸吮着那一缕缕芳香的琼浆更是让的他邪*火中烧眸喷欲*火。

        深深的一吻便是让的两人陷入那无边无际的情*欲当中不能自拔。

        “唰!”

        一把抱起伊人风浩将之小心的放在床榻而后欺身压落了去。

        身的重量让的青芜微微清醒了过来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一个翻身她将没有丝毫防备的风浩掀落然后自己压落了去喘着粗气一双妩媚的眸子内尽是忿忿看着风浩眼眸内那错愕的神色她心中竟然生出一抹得意“这次换我了!”

        “嗤啦!”

        某男身的衣衫被粗鲁的撕碎了接着他身被某女留下了一个个淤青的痕迹看去很是凄惨就如被肆意的欺凌了一般。

        两人的情*欲在这种情形之下也愈燃愈旺风浩每一次想要起身都被青芜无情的残暴镇压。

        看着风浩那一脸的无辜她心中却是生出一种异样的快感。

        想自己贵为暗影魔教圣女却是被这才是武宗境界的家伙欺凌了自己两次她很不甘心下定决心一定要他还回来!

        “啊!不要啊”

        某男颇为凄惨的叫声从幽静的房院内传出响荡很远。

        床榻之内春色无边

        玩鹰终被鹰琢眼!

        这句话放在风浩身再适合不过了。

        这天晚他终于得到报应了。

        “你要对我负责。”

        **过后风浩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让的青芜直翻白眼所幸枕着那滚烫的胸膛闭眼眸不理会他。

        不知为何她恋了这个胸膛这样枕着她会觉得心中特别的宁静再不用去担忧任何的事情。

        因为她知道这个人会替自己去做。

        “想不到你是个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见她不作声风浩嘟囔了一句便是换来一记冷冷的瞟眼缩了缩脖子他没敢再说下去。

        恍惚间风浩觉得自己似乎当了。

        怀中搂的不是绵羊而是会吃人的饿虎。

        枕着这个宽阔的胸膛青芜很快便是陷入了深度的睡眠当中风浩嘴角弯了弯伸手用力的将之抱紧双双睡去。

        天色才亮青芜便是早早离去。

        她可不想被自己女儿抓奸在床。

        而风浩则是盘坐在床榻修炼紫气东来等待着小青梦的到来。

        “吱嘎!”

        门被推开了一道粉红色如同彩蝶一般的身影闯进了房间内风浩睁开了眼睛此时他已经是那副邋遢汉的模样。

        “小梦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看着那左顾右探似乎在搜寻什么的小青梦风浩嘴角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心中得意口中故作诧异的问道。

        如果算计不过一个小孩子那真的是没法混了。

        下了床榻朝着微微有些失落的小女孩走去。

        “梦儿你在找什么呢?”

        微微眯着眸子风浩蹲下身去微笑着问道。

        “不对是娘亲的味道!”

        小青梦撞进他的怀中皱着小鼻子仔细的在他胸膛嗅着少许便是伸手指着风浩左胸青芜头枕之处让的他心中一抽。

        这鼻子太可怕了!

        要知道风浩可是换了一身衣衫了为了不再露出破绽他甚至还冲洗了一番结果还是被嗅出来了。

        在小青梦将目光瞄准不远处那张床的时候风浩毫不犹豫一把将之搂起头也不会的朝着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