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逆 > 正文 第154章 他是新人
  • 正文 第154章 他是新人

    作品:《武逆

        正]第154章 他是新人

        “谁?!”

        顿时才坐下的韵影便是唰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张俏脸因为『激』动而显现出一丝病态的绯红『胸』膛起伏不定颇有些急促的看着华云龙。.org

        “现在知道急了?”

        华云龙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

        “院长爷爷到底是谁?”

        韵影急了只差没跪倒下去。

        韵雄他不只是王国的擎柱更是韵家的『精』神支柱。

        “你确定你肯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华云龙微眯着眼睛。

        风浩与韵家的怨仇都是出自韵影身虽然口说不记恨但是要他去救治韵雄这明显也不肯能。

        一个人不可能大度到这般的程度所以要他救治那就只有韵影才行只有他真正的放下了仇怨才有可能出手。

        “是!无论什么代价我也愿意!”

        韵影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却见老人一脸沉重的看着自己她心头微颤一道清秀的身影直接就呈现脑海娇躯一抖问道“院长爷爷那个人是?”

        “风浩!”

        在她的注视下华云龙缓缓的开口吐出两个来。

        “是他竟然是他。”

        听到这个名韵影身子一软直接又做倒了下去双眸无神口中轻声的喃喃。

        在打斗之时她就已经猜到了一些这个少年身肯定怀有比自己更为高阶的『药』典再那绝对是玄级『药』典只是她却没有想到风浩竟然能驱除韵雄的热毒。

        “可是他怎么可能?”

        许久她又抬起头有些恍惚的看着老人。

        一介小家族的少年他怎么可能拥有至少是玄级高阶的『药』典?这她实在无法相信。

        “哼!怎么不可能?”

        华云龙轻哼了一声“你云天爷爷你见到了吧?”

        “云天爷爷?”

        韵影微微一怔旋即娇躯便是为之僵直“难道云天爷爷的毒就是风浩解的?那么那个仗势欺人的人其实就是我么?”

        华云天的一句话让的她彻底的醒悟了过来一件件事也贯通了起来越想她的脸便就更为凄苦。

        “想不到那个仗势欺人的人竟然是我自己。”

        当时一听闻自己家中有那种人她也是很为愤怒但是现在她无力的闭双眸眼泪流溢而出顺颊落下。

        当年自己真的做错了么?

        “所以丫头他只有你才能的动。”

        见的韵影凄苦的模样华云龙也不禁有些心软心下轻叹但是这件事却的确只有她能解决。

        “我知道了。”

        韵影点了点头面的凄苦收敛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变的极为木讷就如木偶一般眼眸内也没有了一丝神采“院长爷爷韵影告退。

        “丫头唉”

        看着她那有些蹒跚的步伐华云龙轻叹目中担忧很甚。

        华云龙也知道认输已经让韵影承受了一次巨大的打击而现在要她亲自去求那个原本她瞧不起而又打败她的人这实在是有些残忍但是这却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韵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也失去了光彩。

        韵雄坐在院子内眼眸望向天际红润的脸『色』也略见消瘦显然活阎王是被自己家中出了败类给气的这些天来他也无心去顾及热毒失去压制的热毒更是在他体内横行了起来若不是体质硬朗只怕是早就倒下了。

        “影儿?”

        见得韵影进来他轻声的唤了一声。

        “爷爷。”

        韵影缓步走了过来牵强的扯了扯嘴角。

        “嗯。”

        韵雄点了点头却见那双毫无光彩的眸子心中一愣问道“影儿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

        韵影摇了摇头嘴角扯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眼眸也微微红了起来。

        “丫头有什么事?”

        韵雄也是坐了起来抓着她的双手一股冰凉便是传了过来才是少许他的脸『色』变是起了剧烈变化声气也大了起来“怎么回事?丫头你怎么受了如此重创?是哪个老家伙干的?我找他去!”

        “爷爷您别『激』动。”

        见韵雄一副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韵影就急了一火那只会加剧热毒的作。

        “丫头你说不用怕我还没死呢就有人欺我家『门』来了!”

        老爷子的怒吼声响彻开来就是半个王都也能听的见“丫头你让开我去找那帮老小子算账去。”

        “爷爷真的没事。”

        韵影着急的拉着老人祈求道。

        “那你说说你的伤是怎么来的?”

        韵雄依旧是一脸不忿这个孙『女』他可是宝贵的紧也可以说韵影的位置在他心目中还在韵虎之。

        “只是一个学员挑战我我败了而已。”

        说起这韵影的脸『色』很快就黯淡了下去眸光闪动很为凄怜。

        “一个学员?”

        韵雄虎目瞪圆怒喝道“丫头你找借口也要找个像样的啊学员开什么玩笑哪个学员会是你这武灵的对手我看定是那几个老家伙欺负你了你放心爷爷我还没老打击个老小子还是打的过的!”

        “爷爷真的是个学员不信你可以问虎弟。”

        韵影也急了老人的脾气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跑到学院去那非得闹翻天不可。

        “爷爷真的是个内院的学员。”

        听的声音韵虎也走进了院子来看着一脸愤怒的爷爷与一脸凄怜的姐姐他也是微感黯然。

        不是韵影太弱了而是对手太强太狠了!

        “这”

        韵雄一怔左右瞟了瞟两人心中的怒火也缓缓的消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愕然。

        韵影的实力如何他可是很清楚被一介学员打败而且还受了如此重创他却是有些接受不了。

        “如此天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他狐疑的看着两人。

        “爷爷那人是今年的新人。”

        说着韵虎也是嘴巴苦两姐弟都是被捧为天才却是败在一人手里而且那人才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