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8章 玩死你
  • 第1838章 玩死你

    作品:《超级兵王

        领头的是叶谦,他现在可是拥有尚方宝剑,华夏政府自然是颁给了他一些特别的证书,关键的时刻拿出來用,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今天一早,叶谦就去了纪委,再质问了他们为什么还沒有把曹智新抓捕归案之后,就亲自带人过來了,刚好听见陈长生和曹智新的争论,不由的嘴角发出一抹冷笑。.org

        看到纪委的人过來,陈长生和曹智新立刻停止了争论,纪委的人他们自然是认识的,不过,却是沒有见过叶谦,所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还真是热闹啊,我还以为曹副局长逃跑了呢,原來还沒有啊,怎么,是不是想着上头还有人可以保住你。”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叶谦,谦虚的谦。”

        此话一出,顿时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在陈长生和曹智新的耳边炸了起來,叶谦,不就是昨晚那个陷害自己的人吗,曹智新顿时面容一凝,呼的一下站了起來,愤愤的说道:“是你,你就是叶谦,是你陷害我的,是吗。”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曹副局长,我可是连见都沒有见过你,怎么可能会陷害你呢。”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况且,如果你沒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别人又怎么能陷害你呢。”

        “你们都瞎了眼吗,他是黑社会成员,是叶河图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找许茂望的妻子來对峙,就一清二楚了。”曹智新说道。

        “曹副局长,我不得不警告你,你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叶书记乃是中央纪委书记,怎么可能是你所说的黑社会成员。”一名纪委人员斥道,“还有,我们今早已经去过许茂望的家中,他的妻子已经死了,所以,曹副局长,你现在不仅仅涉嫌行为不检,还有可能涉嫌谋杀,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曹智新浑身一震,一阵愕然,许茂望的妻子死了,自己可沒有杀死他,顿时,曹智新明白过來,肯定又是叶谦做了手脚,中央纪委书记,扯淡,怎么可能,曹智新是打死也不相信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年轻的书记,可是,眼前的几个人又的的确确都是纪委的人,他不相信也沒办法。

        “想整死我,沒门。”曹智新愤怒的吼道,“好,既然你们想玩的话,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的玩一玩,你们想整死我,大不了同归于尽。”话音落去,曹智新忽然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面前几个纪委的人,这一幕,顿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陈长生吓的不轻,慌忙的斥道:“老曹,快把枪放下,你这是想造反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们都想我死是吧,好,那我们就同归于尽。”曹智新有些疯狂,有些失去了理智,他清楚进了纪委会是什么后果,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甚至还有可能进监狱,想想那种日子,曹智新都有点无法忍受。

        “砰”的一声,曹智新扣动了扳机,一名纪委的人员应声倒下,陈长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來,真的是沒有退路了,叶谦却是故意的,如果他想阻止的话,早就可以阻止了,可是却偏偏沒有那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让曹智新无路可走,他现在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杀了人,想要逃过追究,那是不可能了。

        在枪声响后,叶谦身子一转,顺手操起桌上的一根笔,猛的一下就扎进了曹智新的手腕,疼痛之下,曹智新的手枪跌落下去,叶谦顺手接住,顶在了曹智新的脑袋上,冷笑了一声,说道:“曹副局长,不好意思,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

        看到叶谦这样,陈长生不由的愣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这一切真的就是叶谦布下的一个局,刚才如果叶谦想要阻止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可是,却沒有阻止,等到曹智新杀了人,这才站出來,这分明就是等于让曹智新沒有退路。

        几个纪委的人走上來将曹智新铐了起來,眼神里都充斥着浓浓的怒色,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他们的同事,很难想象等曹智新到了纪委会不吃苦头了,叶谦也是这个想法,恶人自有恶人磨,纪委的人也不是个个都干净,让他们对付曹智新,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相信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手段。

        “你们先把他带回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跟陈局长聊聊。”叶谦转头看了几个纪委的人一眼,说道。

        几人应了一声,一人上前探了探那名同事的呼吸和心跳,虽然已经确认沒有了,还是打了120救护电话,其余的人,押着曹智新走了出去,沒多久,120的人赶了过來,将尸体抬上车。

        这中间,叶谦一直都沒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陈长生,后者也不敢胡乱的说话,接触到叶谦的眼神时,有些紧张的退缩,直到人全部都离开了,叶谦这才缓缓的把门关上,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了下來,冲着陈长生微微的笑了笑,说道:“陈局长,刚才的事情你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哦,曹智新持枪谋杀纪委同志,你可一定要实话实说,公事公办哦,我想,陈局长不会选择包庇自己的手下吧。”

        讪讪的笑了笑,陈长生说道:“叶书记言重了,我一定会实话实说,公事公办。”

        “陈局长别那么客气,叫我叶谦就好,书记书记的叫着,我感觉自己好老似的。”叶谦呵呵的笑着说道,“陈局,我听说你们最近抓了个人回來,是吧。”

        “呃,这些日子打黑行动,抓了不少的人回來,不知道叶书记说的是哪一个。”陈长生小心翼翼的说道,虽然他已经猜出了叶谦说的是谁,但是,却还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回答。

        “陈局长有点不太给面子啊,是不是我说的话不管用。”叶谦淡淡的说道,不愠不怒,却是不怒自威。

        陈长生一愣,茫然的看着叶谦,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说道:“叶书记言重了,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做错了,还希望叶书记指教。”

        “看吧,又是这样了。”叶谦说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让你不要叫我叶书记,可是你就是不听,这不是不给我的面子是什么。”陈长生一听,尴尬的笑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叶谦的脾气还真的很难让他琢磨,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陈局长是聪明人,很多话应该不需要我说的太明白吧,你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吗,装糊涂可不好哦。”

        “呃,叶先生说的是叶河图叶老板吧。”陈长生说道,“这是上头的命令,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而已,不过,叶先生放心,叶老板在我这里绝对不会受任何的委屈,否则的话,你唯我是问。”

        “是吗。”叶谦冷笑了一声,说道,“据我所知,似乎昨晚警局里有人内通外鬼,特意的放了三名刀手进來,差点害死了叶河图,对吗,陈局,我希望你老实的回答我,可不要想蒙混过关哦,我既然问出來,就说明我知道的一清二楚。”

        陈长生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个……的确是有这么回事,这是我处理的不周到,是我的责任,如果你要追究的话,我愿意承担责任。”

        “我既然这么问你,也就表示我不是想追究你的责任。”叶谦说道,“我是想问,陈局长是不是也以为叶河图这次是一定会垮台了。”

        “呃……”陈长生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这些不是我应该操心的事情,我这个级别的,也只是听令行事而已,一切都要看上头如何的决定,说实话,从私人感情上來说,我自然是不希望叶老板有事,可是,我也帮不了什么忙啊。”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啊,你比曹智新会做人的多了,沒关系,我就是喜欢聪明人,走吧,带我去见见叶河图。”

        “是是是。”陈长生慌忙的站了起來,说道,“叶先生,请。”

        一出马就搬动了纪委,而且,还是中央纪委的书记,虽然陈长生也有些不相信,但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肯定是有点权势的,或许,那个所谓的中央纪委书记的头衔只不过是一个掩饰而已,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可以感觉的到,叶谦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陈长生可沒有必要去得罪他,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些上层权利的角逐,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人可以参与的,否则,只会成为炮灰而已。

        陈长生的精明之处就在于,即使他明知道现在上头已经在整叶河图,他还是对叶河图客客气气,因为他清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叶河图再如何的不济了,在这个时候,还是有翻身咬自己一口的机会,他沒有必要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