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31章 什么叫承诺
  • 第1831章 什么叫承诺

    作品:《超级兵王

        西京市,警局。.org

        一栋很豪华的大厦,红色的外墙,在华夏,这几乎已经是各地的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政府部门的大厦永远都会是当地的一个很有标志性的建筑,西京市,也不例外。

        审讯室内,叶河图的双手被反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两个男子,刑警队长许茂望以及副局长曹智新,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小眼睛,鼓鼓的腮帮子,乍一眼看上去有点像是鼓气的癞蛤蟆,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曹智新很清楚规则,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及时的抽手,以前,他替叶河图办了不少的事情,当然也受了不少的利益,可是如今,他知道叶河图大势已去,自己必须跟他划清界限,那么,就必须整死叶河图,否则,可能会连累到自己。

        “姓名。”曹智新一本正经的问道,仿佛跟叶河图根本就不认识似的,公事公办的样子。

        “能來根烟吗。”叶河图淡淡的说道。

        “叶河图,这里是警局,你以为是你家吗。”许茂望厉声的斥道,“你现在是犯人,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題,不然的话,有的你苦头吃。”

        淡淡的笑了一下,叶河图说道:“我现在最多只能算是疑犯,我还有自己的人权,你们也不必对我呼三喝四的显示的自己多么的正义凌然,你们骨子里有多么肮脏自己心里清楚,许茂望,你从我那里拿了多少的好处你心里明白吧,何必在这里跟我摆什么谱呢,比跟我玩狠的,我叶河图能有今天,你以为你们这样就可以吓唬我吗,你不要以为我待在警局里,就拿你沒有办法,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你……”许茂望眉头一蹙,愤怒的斥道,就仿佛是有一个有着性功能障碍的男人在跟自己的女人上床后被女人斥骂他无能似的,击中了他最脆弱的部分,变得歇斯底里,想要掩盖自己的无能,曹智新挥了挥手,示意许茂望给他一根香烟。

        许茂望愤愤的哼了一声,拿出一根香烟递到叶河图的嘴里,给他点燃,叶河图吸了一口,笑了一下,叼着香烟说道:“许茂望,你知道自己为什么爬不上去吗,你还太嫩了,跟曹副局长好好的学学吧。”

        愤愤的哼了一声,许茂望懒得再理会叶河图,顿了顿,曹智新说道:“叶老板,这件事情上头十分的重视,也下达的严令,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所以,还希望你配合,不然对大家都不好。”

        “配合自然是沒有问題,不过,有些无聊的,就别再问了,直接入正題吧。”叶河图说道。

        “好,那我就直接进入正題。”曹智新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你涉嫌组织黑社会活动,并且,组织少女卖Y,你承不承认,你可别否认,今天,我们可是从你的会所里抓回來很多从事卖Y的女子,还有你旗下其他的一些娱乐产业,都有着相似的情况存在。”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河图说道:“虽然是在道上混,不过,我叶河图也有着自己的底线,所有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我可从來沒有逼迫过任何人,而且,曹副局长,你自己不是最喜欢玩双飞的吗,还大赞我会所内的小姐漂亮,怎么,翻脸一变,就觉得我从事的又是不正当的职业了。”

        曹智新的面色微微的变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叶老板,我希望你明白,现在是我们在审问你,你不要想着蒙混过关,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叶河图不屑的说道,“想要整我,不必弄这些个花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叶河图既然走了这条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的局面,什么罪名我都可以扛下來,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整我,曹副局长,这个应该不为难你吧。”

        曹智新微微的愣了愣,心里对叶河图不禁有些佩服起來,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了,还是沒有一点的惧色,颇有大气,“既然叶老板这么爽快,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曹智新说道,“不错,这件事情是上头下达的命令,重点的整治对象就是西京市的地下黑色势力,而上头更是点名你是罪魁祸首,一定要严惩不贷,至于是谁在其中起了分量,动了手脚,那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了,要怪,只能怪叶老板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这次上头对这件事情很是重视,公检法三个系统全部出动,就是针对你一个人,所以,你就不要再有其他任何的想法了,自认倒霉吧。”

        微微的笑了笑,叶河图说道:“还真是费了不少的手脚心思啊,成,你们想给我按什么罪名的话就直接按在我头上就是,不过,如果有一天我从这里走出去的话,那就很对不起了,我会加倍的要回來,你们两个,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曹智新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语气冷了下來,说道:“叶老板,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以为你自己还能从这里走出去吗,叶老板,你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什么吗。”

        “当然知道。”叶河图撇了撇嘴巴说道,“曹副局长最喜欢的就是玩沒开苞的雏,我还曾经为你准备过四个,事后曹副局长还亲热的拉着我的手说,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尽管的招呼一声,不过,如今看來,曹副局长似乎沒有遵守自己的诺言啊,曹副局长你最讨厌别人威胁你,可是,你指定我最讨厌什么吗。”

        “什么。”曹智新的脸色阴冷了下來,说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不遵守自己的诺言,承诺过的事情如果办不到的话,那何必要去做呢。”叶河图说道,“我说过故事给你听,我的手下有一个人,曾经是M国加州卖二手汽车,干了一个多月,却是一辆车都沒有卖出去,后來,终于來了一个客人,是M国黑手党的一位头目,我朋友很热情的招待了他,并且极力的向他推荐一款敞篷跑车,那位黑手党的头目就问,开着敞篷跑车,万一淋雨了怎么办,我那个朋友就想,那个时候的加州哪里会下雨啊,就很自信的说,‘如果淋雨了,她就从车上跳下去,’结果,话刚刚说完,天上就飘下了雨水,那个黑手党的头目浑身淋的湿透了,你知道我朋友当时是怎么做的吗,她几乎沒有任何的犹豫,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生意就这样做成了,而且,之后那位黑手党的头目还介绍了很多人去跟她买车,在M国,你知道那些黑手党的人怎么称呼我这位朋友吗,都叫她玫瑰,火辣的玫瑰。”

        顿了顿,叶河图又接着说道:“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说过的话,所做过的事承担责任,这是我很崇敬的一个大哥跟我说过的话,我时时刻刻的记在心里,所以,如果你们要对付我,说我犯了什么什么错的话,我承认,我叶河图的确不是什么大好人,的确做了很多不干净的事情,不过,我人却是干干净净的,不像某些人,明明不干净,却还非得装的自己跟清清白白似的,转身就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对于这种人,我会让他有一天明白,什么叫着诺言。”

        **裸的威胁啊,曹智新自然是听的出來,脸色阴沉的犹如夏日暴风雨來临前的那股黑暗,“砰”的一声,许茂望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愤怒的吼道:“叶河图,你不要太猖狂了,你以为我们真的拿你沒有办法吗,讲人权,哼,在这里你沒有任何的人权,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弄死你,也可以随便的找一个借口搪塞过去。”

        微微的耸了耸肩,叶河图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既然你们觉得这是个办法的话,那你们就动手吧,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们,要弄就一定要弄死我,否则的话,你们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的。”

        “好,你想玩是吧,那我们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得到了曹智新的眼神示意,许茂望的胆子也就大了起來,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缓缓的站起身,说道,“叶河图,都说你是西北王,可是,你却连这点眼力劲都沒有,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形势,在这里,还由不得你猖狂。”

        “哪里都一样,我叶河图无论走到哪里,那都是一条汉子。”叶河图傲然的说道。

        “好,那我倒想看看你这条汉子能撑到什么时候,还能强硬到什么时候。”许茂望冷哼一声,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将烟头一下戳到了叶河图的手臂上,“滋”的一声,一股肉被烤焦的糊味飘了出來,许茂望的动作很慢,这样可以让烟头不至于熄灭,烟头的温度可以达到七百多度,可想而知,人的皮肤如何能够承受的住。

        叶河图的脸色变了变,嘴唇很明显的用力,愣是沒有叫出声來,在这些人的面前,叶河图如何能够丢了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