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10章 原谅
  • 第1810章 原谅

    作品:《超级兵王

        看着修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叶谦终究还是沒有动手,修刚才说的对,姑且不说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就算自己能杀了他,但是自己也肯定会受伤,这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况且,杀了修又能改变什么,能改变武道的命运吗,能改变天网要赶尽杀绝的意图吗,显然是不能的。.org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将自己心头的那股愤怒压制下去,快步的走了进去,客厅里,薛芳紫的尸体躺在地上,浑身鲜血,对薛芳紫,叶谦心里虽然有着仇恨,但是,却仿佛沒有那么的炽烈,特别是听完邹双所说的那些事情之后,其实,正如自己父亲所说,薛芳紫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而且,那晚跟薛芳紫聊了那么多,叶谦也觉得她只是上了邹双的当,被邹双所利用,让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而已。

        看到躺在地上浑身鲜血的薛芳紫,那一点点的仇恨也忽然间消失殆尽,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走过去,蹲下身子,探了一下薛芳紫的心脉,还有着微弱的跳动,不由的一愣,慌忙的跟她渡气过去。

        以修的身手,如果要杀薛芳紫的话,她应该是不会有生还的可能的,看样子修是故意的沒有立即杀了她,留她一口气,叶谦的螺旋太极之气,拥有很强的恢复力,不过,薛芳紫伤势太重,内脏几乎全部破裂,想要救活她,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半晌,薛芳紫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叶谦时,微微的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是你,沒想到竟然会是你送我最后一程,你不用在浪费你的气劲了,我已经伤的太重,救不活了。”

        叶谦缩回自己的手,他清楚薛芳紫说的是事实,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说道:“你可以放心,邹双已经被我杀了。”

        薛芳紫微微的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她一直都很想除掉邹双,如今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总算是踏实下來,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就算是死,那也死的瞑目了,惨然的笑了一下,薛芳紫说道:“不知道到了下面,正然还会不会原谅我,我这辈子错的太离谱了,我永远都沒有办法原谅自己,如果人生可以有重新來过的机会,那该多好,我一定不会再这么做,爱,太痛苦了,希望下辈子不要让我再有感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说道:“你不必太自责了,我想,从始至终,叶正然都沒有怪过你,其实,他早就知道你给他喝的汤里有毒,可是他却还是喝了,所以,你不必自责,他根本就沒有怪过你,如果你在下面有机会见到他,我想你们可以做好朋友的。”

        “他太傻,太傻了。”薛芳紫泪水滂沱的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应该杀了我,应该杀了我的啊。”

        “仇恨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有时候宽容是最好的。”叶谦说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必怀有任何的愧疚任何的自责。”

        “月明宗派的弟子怎么样,她们……”薛芳紫虽然也有点猜出了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微微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她们都已经死了,一个不留,对不起,是我來的太晚了。”

        “这不怪你,是我,是我错了。”薛芳紫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当年不是我害死正然,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谁敢來挑战武道呢,叶谦,知道是谁做的吗。”

        “一个叫天网的组织,很神秘的一个组织。”叶谦说道,“他们的首领我见过几次,可是,直到现在连他到底是谁我都不知道,不过,已经约好了,明天我会跟他來一场生死决战,只要他输了,武道其他宗派就都可以安然无恙了。”

        想想叶谦都觉得有些可笑,自己原本不是要对付武道的吗,怎么如今,竟然变成要保护武道了,有点荒谬。

        “你可以不答应的,刚才那个人的实力已经是那么强悍,他们首领的功夫岂不是更厉害,你跟他比武,只会是自寻死路的。”薛芳紫紧张的说道。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他想要杀我也沒有那么容易。”

        见叶谦心意已决,薛芳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沒有用,看着叶谦,薛芳紫问道:“叶谦,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題。”

        “什么问題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回答你。”叶谦说道。

        “你……是不是正然的儿子。”薛芳紫问道,这个问題一直盘绕在薛芳紫的心头,那天虽然试探叶谦的时候,叶谦给予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她却总是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得不到这个答案的话,他真的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是。”叶谦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叶正然的儿子。”

        薛芳紫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说道:“果然,你真的跟正然很像,不但是模样,就连身上的气质也是那么的相似,不过,你比正然要聪明,他太大义了,事事总是太为别人考虑,而忽略了自己。”

        叶谦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我真不知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呢。”

        “当然是夸你。”薛芳紫说道,“因为这样,你才能将邹双都玩弄在手掌,让他上了你的当,叶谦,你怪我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说道:“说一点都不怪你那是假的,不过,你现在已经这样,什么恨也都沒了,况且,我父亲明明知道你的的汤里有毒却还是喝了下去,这就说明他都不怪你,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怪你呢,其实,感情的事情说不出是谁对谁错,你只是被人利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而看不清楚而已,如果有重來一次的机会,我相信你是不会那么做的。”

        欣慰的笑了一下,薛芳紫说道:“谢谢你。”可能是最后的一次牵挂都沒有了,薛芳紫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对也好,错也好,这一刻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人死债消,薛芳紫已经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了那么多年的痛苦,足够了,叶谦相信这么多年來,薛芳紫也一直的承受着自己内心的折磨。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薛芳紫的头上。

        虽然刚才亲眼的看到修,但是直到现在叶谦还是有点不相信会是天网做的,因为通过几次跟无名的接触,叶谦觉得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天网想要得到武道,他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啊,赶尽杀绝,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叶谦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明天的决战,他的心里真的很沒有底,无名的功夫到底有多高,他不清楚,不过,既然无名能够征服修和名这样的高手,那功夫自然是不简单。

        明天的决斗,叶谦真的是沒有一点的把握,可是即使沒有把握,叶谦也要去面对,因为叶谦很清楚,这场决战自己只怕是沒有办法避免的,想躲也躲不掉,既然无名已经对自己宣战,那关系到的就不仅仅只是武道,还有狼牙,而且,这样的方式或许也是最好的方式,或许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死伤,如果自己能够单独的解决,那么,狼牙的兄弟或许就会安然无恙了。

        掏出手机,叶谦拨通了胡可的电话,明天决斗的事情不能告诉她,但是,或许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次跟她说话了,有必要跟她说一声,免得她担心,电话很快的接通了,对面传來了胡可的声音,“怎么样,月明宗派那边沒事吧。”胡可问道,看样子她是已经听洪凌他们说了。

        “我來晚了,月明宗派已经沒有一个活口留下。”叶谦说道。

        “是谁做的。”胡可问道,“知道是谁做的了吗。”

        “天网。”叶谦说道,“來的时候遇见修了,是天网做的。”

        胡可不由的一愣,一阵惊愕,说道:“天网,他们怎么会……你沒事吧,他们是不是设了陷阱等你。”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沒事,修沒有跟我打,可儿,今晚我不过去了,刚才去了冰冰家,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看样子应该是被无名叫回去了吧,可儿,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对不起,这么多年,让你们都受了很多的委屈,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公,如果有來世,我还要你做我的媳妇,我会好好的爱你。”

        “我也爱你,老公。”胡可动情的说道,不过,胡可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叶谦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呢,“老公,你沒事吧,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说话啊。”胡可紧张的问道。

        叶谦从來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话,忽然间这么动情的说这些,胡可隐隐的意识到有些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