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06章 瞎掺和
  • 第1806章 瞎掺和

    作品:《超级兵王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叶谦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莫长河,莫长河对自己还有用呢,他一个人需要应付邹双,还要应付邹双手下的几个人,所以,叶谦希望冰冰可以出手帮忙,可是这丫头却分明就是沒有一点想要动手帮忙的意思,站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样子。.org

        “小娘们,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叶谦说道,冰冰做事就是那么的我行我素,叶谦也拿她沒有办法,嘟囔着说了一句,本是沒有任何的恶意,只是跟冰冰开个玩笑而已,可是,冰冰听在耳朵里却不这么觉得,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要帮忙是吧,好,我帮你。”

        话音落去,冰冰忽然间冲了进來,可是目标不是陈旭柏和苗南,也不是陈旭柏的那些手下,而是叶谦,冰冰仿佛是发了疯似的进攻叶谦,这让苗南有些惊诧,弄不懂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我靠,你疯了啊。”叶谦一阵苦笑不得。

        “我就是疯了,要你管。”忽然间,冰冰仿佛觉得自己的委屈一下子的爆发了出來,就是这个臭小子,就是他害的自己朝思暮想,就是他害的自己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种冷静,是他让自己惦记,让自己牵挂,可是却又对自己这般,她沒有想过要杀了叶谦,但是,却是很想教训他一下,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委屈和不平。

        苗南也弄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可是,此刻他只想着叶谦死,自然不会让人阻拦他,见冰冰碍手碍脚的,苗南回手就是一拳打了过去,斥道:“给老子滚开,不然老子杀了你。”

        冰冰眉头一皱,冷哼一声,说道:“就凭你。”跟着就是一拳打了过去,一时间,他们三人的关系变得很是微妙,乱成一片,这种情形对陈旭柏來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他不奢望着苗南能够立刻杀了叶谦,但是只要能拖延住时间,让自己先解决了莫长河,然后再对付叶谦,那就事半功倍了。

        “丫头,别闹了行不。”叶谦有点无奈的说道,简直就是哭笑不得啊,这到底唱的是哪出跟哪出啊,不帮自己也就算了,也被跟自己添乱啊是不。

        “我就要闹。”冰冰倔强的说着,手里根本就沒有停下。

        “麻痹,你们到底搞什么,草。”苗南被弄得一个头两个大,本來进攻叶谦还是很顺利的,可是冰冰这么一瞎掺和,自己还得防备着她,不时的还要应付來自冰冰的攻击,这让他根本沒有办法全身心的将精力集中在叶谦的身上。

        虽然冰冰有点胡搅蛮缠,但是叶谦却是不能对冰冰动手的,面对冰冰的攻击,叶谦多数都是回避着,叶谦的目标全部的放在苗南的身上,可是,因为冰冰在中间瞎搅合,这让叶谦有时候不得不为了躲避她的进攻,而被迫放弃进攻苗南,这让叶谦一阵头疼,冰冰却是完全不理会这些,就是在其中瞎掺和着,弄得叶谦和苗南都是一阵头疼不已。

        如果冰冰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也就算了,苗南还可以先解决了她,可是,偏偏她又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这就让苗南十分的为难了,一方面要应付叶谦的进攻,一方面还要防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冰冰又会给自己突然的來那么一拳。

        “啊……”一阵惨叫,莫长河被邹双一拳狠狠的击中了肩膀,整个人踉跄着退了好几步,叶谦不由的开始着急了,他还需要莫长河去寒霜宗派帮自己稳住大局,扶白玉霜登上宗主的位置呢,可不能让他就这样的死在了这里,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叶谦愤怒的斥道:“好了,别闹了。”

        冰冰只觉得一阵委屈,不过,看到叶谦那愤怒的模样,却是沒有再纠缠,狠狠地瞪了叶谦一眼,吼道:“叶谦,我恨你。”说完,冰冰转身,飞奔而去,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也沒有无暇去理会她,解决眼前的事情才是最要紧的。

        沒有了冰冰在其中瞎掺和,叶谦就可以完全的放开手脚了,拳势一招强似一招,不过,因为沒有了冰冰的威胁,苗南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可以将精神全部的放在叶谦的身上,他对叶正然的恨刻骨铭心,叶正然如今虽然不在了,可是,他心里的那股仇恨却是沒有放下,既然叶谦是叶正然的儿子,自然的就应该替叶正然承担责任,他不杀了叶谦,哪里能够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呢。

        苗南的功夫虽然不错,但是叶谦却有点感觉他的功夫还沒有陈旭柏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因为气愤而有些慌了手脚的原因,不过,这对叶谦來说是好事,他可不会希望自己的对手太强大,虽然可能会少了一点味道,但是起码够安全,叶谦可不希望死在这里呢。

        右脚猛然的一跺地面,叶谦的身子骤然间的冲上前去,沒有人注意到,叶谦刚刚脚下的那块大理石的地板砖,已经是碎裂开來,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双手拨开苗南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苗南的身上,右手成拳,中指突起,狠狠的击打在苗南第三根肋骨和第四根肋骨之间,苗南只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传來,身体内的气劲仿佛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似的,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招八极贴山靠,叶谦不知道练了多少遍,早就已经是烂熟于胸,而且,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和准确性的把握上都是十分的精湛纯熟,叶谦的这招八极贴山靠连一个合抱那么粗的大树都可以一下子撞断,就更别说是人了,苗南的身体如何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冲击力,摔倒在地上,连吐了好几口鲜血。

        陈旭柏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情形,看见这样的一幕,自然是他所不希望的,他也着实的很吃惊,完全沒有料到叶谦的功夫竟然那么高,不由的有些慌了手脚,自己带來的人已经被莫长河杀的只剩下一个了,而莫长河虽然也受了伤,但是却跟个疯子似的沒完沒了,陈旭柏不想纠缠在这里,他想着要离开,只要离开了这里,自己就不怕了,整个寒霜宗派都在自己的手里,就算叶谦的功夫再高,那也抵不过那么多人吧。

        缓缓的走到苗南的身前,叶谦蹲了下來,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缓缓的吸了一口,看了苗南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道:“苗南,其实你只是个可怜人,真的,你连自己的妻子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都不知道,你不觉得可笑吗,为什么她会选择那么做,你有沒有检讨过自己的责任,而是将责任怪罪到别人的身上,你不觉得可笑吗,不过,既然你杀了我父亲,那么,你就应该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话音落去,叶谦的眼神忽然一凝,伸手掐住苗南的咽喉,用力一拧,只听的“咔嚓”一声,苗南的脖子歪到了一边。

        起身转头看了一眼,莫长河显然是有些疲惫,体力不支了,完全被陈旭柏压制着,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这也难怪,莫长河的功夫本來就跟陈旭柏差不多,刚才为了应付陈旭柏那么多的手下,已经受了不少的伤,加上耗费了那么多的气力,如今体力不支,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陈旭柏,你还要做无谓的反抗吗。”叶谦说道,“你觉得自己今天能逃出去吗,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你不是害死我父亲的人,我不会杀了你,只要你放弃抵抗,我可以保证,不会让莫长河伤你,不过,你害死了白宗主,我会把你交给白玉霜处置。”

        “放屁。”陈旭柏愤愤的吼道,“叶谦,我陈旭柏从來都是胜利者,我是不会输的,想杀我,沒那么容易。”

        “叶谦,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会把陈旭柏交给我处置,会让我杀了他的,你可不许反悔。”莫长河愤愤的说道。

        叶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难道你看不出來自己完全处在下风嘛,如果我不出手,你只怕就会死在陈旭柏的手里了,不过,这话叶谦却是沒有说出來,莫长河就是那么的固执,只怕想要改变他的想法还真的不是很容易。

        “莫长河,你傻啊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纠缠不休。”陈旭柏说道,“是叶谦利用你对付我,你成为了他的棋子,你觉得我死了以后,他会放过你吗,你别那么傻了,我们联手,我们联手杀了他,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我可以答应你,从此以后,由我和你共同管理寒霜宗派,平起平坐,怎么样。”

        “陈旭柏,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莫长河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管他以后会怎么对我,总之,我现在就是要杀了你,不杀你,我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