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92章 发火了
  • 第1792章 发火了

    作品:《超级兵王

        虽然说,叶谦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有多数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保住武道,对付邹双那些人,但是,叶谦为白玉霜所做的一切却也不是假的,如果沒有叶谦,只怕白玉霜早就已经翘辫子了吧,尸体都不知道被埋在哪个破山丘上了。.org

        佛都有火,更何况叶谦呢,自己为白玉霜坐了那么多,可是结果却还是要被她质疑,质疑自己利用它达到自己的目的,叶谦心里怎么可能会沒有火,如果不是看在她是胡可妹妹的份上,叶谦真的想一走了之,懒得理她。

        “叶谦,你也别激动,玉霜也只是一时的气话而已,小孩子的话,你别当真。”胡可打着圆场,说道,一边是自己老公,一边是自己妹妹,胡可是两边都不能得罪啊,自然是希望他们可以和睦相处的。

        白玉霜自然不是不信任叶谦,只是,她原本是喜欢叶谦的,可是,叶谦却忽然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姐夫,她不得不把自己对叶谦的情感压制下去,她也有些心急,看着寒霜宗派落到陈旭柏的手里,自己甚至还要委曲求全,就觉得十分委屈,加上叶谦忽然就登上了武道的盟主之位,她一时气愤,就说出了这些话。

        白玉霜就是那副倔脾气,即使心里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嘴上却还是不肯认输,“他是你老公,你当然帮他啊。”白玉霜愤愤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就是陈旭柏的人,你不杀我,无非是为了让陈旭柏利用我树立起在寒霜宗派弟子心目中的好形象而已,等到他真正的掌控了寒霜宗派,他就不会再在乎这些,也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付我了,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从始至终,都是为了自己,都是想自己登上武道的盟主之位,现在你得逞了,我沒有利用价值了,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可以走了。”

        叶谦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脸上很明显的浮现出很浓厚的愤怒之色,瞪着白玉霜,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不知好歹,你以为我离开你这里就沒有地方去了吗,好,希望你以后不要过來求我。”

        “求你,哼,我就是死也不会求你的。”白玉霜看着叶谦气恼的样子,刚刚心中还有一丝丝后悔的意思忽然间沒有了,甚至,有点小小的开心,可能是心理作怪吧,反正白玉霜看见叶谦气愤,心里就觉得很痛快。

        “你让我不痛快,我也不会让你痛快的,哼,我会把你的事情全部的说出去,你说,如果他们知道你是叶正然的儿子,知道你是在利用他们,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对付你呢。”白玉霜微微的仰了仰头,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仿佛是抓住了叶谦的把柄似的。

        听了白玉霜的话,胡可心里猛然一紧,暗叫一声不妙,果然,白玉霜的话音落下,叶谦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來,身上不由的透露出一股杀气,身子一动,叶谦忽然间到了白玉霜的面前,眼睛紧紧的盯着她,一股杀意从身上透露出來,冷冷的说道:“有本事你说出去试试。”

        白玉霜的心里不由的哆嗦了一阵,感受到叶谦身上的那股杀意,白玉霜忽然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冰窖之中似的,胡可大吃一惊,跟叶谦相处了那么久,她自然很清楚叶谦的脾气,知道叶谦是最讨厌别人威胁的,白玉霜却偏偏冒犯了叶谦这一点,这让胡可不由的提了一把汗,心里紧张起來,赶紧的走上前去,胡可说道:“叶谦,小孩子不会说话,何必跟她生气呢。”接着,又看了白玉霜一眼,胡可说道:“玉霜,有些话不可胡说,知道吗,从始至终,叶谦都一直是在帮你,你有你的事情,他也有他的事情,总不能为了你,他把自己的所有事情都放下吧,而且,他坐上武道盟主,不是对你更有帮助吗,玉霜,你想的太多了,知道吗。”

        “哼。”白玉霜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其实,她也清楚自己刚才的话的确说的是有点太过分了,不过,白玉霜的倔脾气根本就不允许她跟叶谦认错。

        看了白玉霜一眼,叶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白玉霜,希望你给我记清楚了,我也是有底线的,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清楚吗。”顿了顿,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头看了胡可一眼,接着说道:“好了,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说完,叶谦转身,朝外面走去,胡可瞪了白玉霜一眼,嗔道:“你这丫头啊,怎么能说这些话呢,别看你姐夫平时很和气,但是,骨子里却还是很傲的那种,你这是伤了他的心啊,知道吗,哎。”

        白玉霜撇了撇嘴巴,扭过头去,眼神偷偷地瞄了叶谦一眼,不过,却是一点过去道歉的意思都沒有,胡可无奈的摇了摇头,赶紧的追了上去,叶谦是她的老公,白玉霜是她的妹妹,她夹在中间是最为难的一个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闹翻啊。

        “怎么,真的生气了啊。”追上叶谦之后,胡可笑了一下,说道。

        “沒有。”叶谦淡淡的说道。

        “还说沒有,你看你的表情啊,谁一眼都看出來了。”胡可说道,“玉霜还是个孩子,其实她心里明白你是为了她好,只是她有些着急,而且,做起事情來有些考虑的沒那么周详,你沒有必要跟他计较这些,就算你真的生气,那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生气了行不行。”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真的沒有生气,我跟这丫头相处的时间比你长,这丫头的脾气我还是清楚的。”

        “既然这样,那你干嘛离开啊。”胡可说道。

        淡淡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我是打算去冰冰那边看一看莫长河,也让那丫头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她需要成长,需要成熟,这也是为了她以后着想,你想一下,如果她以后坐上了寒霜宗派的宗主,说话还是这么不经大脑的话,那怎么能行,你多教教她吧,你身上有太多她需要学习的东西了。”

        “知道你沒有生气就好。”胡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见叶谦点了点头,胡可转身走了回去,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走出了寒霜宗派。

        当你和你妻子的家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你会选择怎么做,白玉霜是胡可的妹妹,叶谦也不想跟她闹的太僵,那样会让胡可很难做,再说,白玉霜终究还只是个小丫头,沒有必要跟她太过的计较,只不过,刚才白玉霜的说法有些太那个了,要不然叶谦也不会发火,叶谦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不相信她。

        不过,或许这也是白玉霜单纯的地方吧,至少,沒有那么的世故,叶谦也沒有真的那么生气,只是一时的,现在也早就不太记得了,出了寒霜宗派,叶谦驱车绕了好几个街道,然后把车子停在了很远的一个街道上,徒步走去了冰冰的家。

        这也是防患于未然嘛,万一陈旭柏派人跟踪了自己,那岂不是暴露了,虽然叶谦有反追踪方面的技术,确定沒有人跟踪自己,但是,为了防止万一,叶谦还是这么绕了一下。

        由于要看管莫长河,所以,冰冰也特地的请了假,因为冰冰跟叶谦的关系,所以,教导主任那个大色狼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叶谦现在可是邹双的头马,可不敢轻易地得罪。

        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冰冰看见叶谦进來,也沒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瞥了叶谦一眼,说道:“钥匙在客厅的茶几上,你自己去拿。”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走到厨房的门口,冲着冰冰咧嘴笑了一下,说道:“冰冰妹妹,在做饭啊,能不能多做一份啊,我晚上沒地方吃饭呢。”

        “你不是住在寒霜宗派吗,那里的伙食可比我这里的好。”冰冰淡淡的说道。

        “材料是多,可惜手艺不如你啊。”叶谦微微的笑着说道,“这不是好久沒吃你做的菜,所以,有点想念嘛。”

        瞪了叶谦一眼,冰冰冷冷的说道:“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哎,你怎么这样啊,你们首领可是让你照顾我的,你不会连他的话也不听吧。”叶谦说道。

        “你已经不在我这里住了,这就等于你已经放弃了这个权利,所以,我沒有要继续做饭给你吃的必要。”冰冰说道,“如果你要去看莫长河就赶紧去,不然就马上离开,别在这里妨碍我做饭。”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嘟囔着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嘛,看我待会怎么告状,待会我就告诉无名,说你不照顾我,连做饭都不愿意,哼,等着挨骂吧。”说完,叶谦冲着冰冰做了一个鬼脸,去客厅里拿了钥匙,得瑟的朝地下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