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74章 步步剖析
  • 第1774章 步步剖析

    作品:《超级兵王

        刚才开会的时候,叶谦就察觉到了不对,知道陈旭柏肯定会对莫长河动手,所以,就偷偷的给冰冰发去了一个信息,让她赶过來,找机会救走莫长河,冰冰也是聪明人,知道陈旭柏见过自己,所以,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陈旭柏连是谁救走莫长河的都不知道。.org

        莫长河对叶谦來说,可能作用并不是很大,但是叶谦也很想从莫长河那里知道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情,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或许,那会是一个突破口,所以,叶谦才准备留他一条性命。

        再说,留着莫长河怎么说在心理上也可以给陈旭柏造成一种压力,对自己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至于莫长河,叶谦也根本沒有想着要留下他的性命,等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他的结局也就是一个死字。

        不过,叶谦在通知冰冰的时候,也同样通知了洪凌那六个小子,叶谦是担心冰冰一个人应付不來,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安排,那六个小子的功夫虽然现在还并不出色,但是却都有点小聪明,也是让他们锻炼锻炼的时候,毕竟,这六个小子以后会成为他的得力助手,等自己解决了武道的事情,还是需要他们帮忙管理的。

        从今天的情形來看,叶谦对他们的表现还是十分满意的,虽然沒有看到他们做了一些什么,不过,能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完全不被对手所发现的救走了莫长河,就足以证明他们有点小聪明了。

        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陈旭柏现在一定很想知道莫长河在什么地方,所以,必定会派出大量的眼线,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去见莫长河,万一被他看出了蛛丝马迹的话,对我们会非常的不利,这么长时间都忍耐了,又何必急在一时呢,再等些时日吧,等到我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带你们去见他,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你们放心吧,有冰冰看着莫长河,他跑不了。”

        既然叶谦已经这么说了,白玉霜和胡可也都沒有再坚持,她们清楚叶谦这么做就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沒有必要去再多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在月明宗派,去见了薛芳紫,所以一夜沒有回來。”叶谦说道。

        白玉霜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薛芳紫,听说她是一个荡*妇,你去见她做什么,难道你一夜沒有回來就是跟她有什么吗。”

        叶谦微微的笑了笑,也沒着急着解释,看了胡可一眼,说道:“你不想知道我昨晚一夜都做了什么吗,呵呵。”

        翻了一个白眼,胡可说道:“你爱说就说,如果我对你连这点信任都沒有,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了,不是吗。”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还是可儿体贴啊。”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其实,我觉得外界可能都对薛芳紫有点误会,她并不像外人所说的那样,反倒是,我觉得她是一个挺痴情的人,通过昨晚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她可能跟我父亲的死有关,她心里倒是一直爱着我的父亲的,可惜,方法用错了,哎,昨天过去,也是想获得她的支持,让她支持我登上武道盟主的位置,总算是谈妥了。”

        “武道盟主,你真的想做武道的盟主吗,那分明就是邹双想利用你,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往圈套里钻呢。”白玉霜说道。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不能单单只看一面,不错,邹双是想利用我达到他的目的,我也同样可以利用他达到我的目的。”叶谦说道,“如果不是看在武道是我父亲创立的份上,我不想看到武道毁灭,我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已经跟陈旭柏和薛芳紫都已经谈妥,再加上邹双和沈友,我已经有四票了,武道盟主的位置我是坐定了。”

        “你是想分化离间他们,然后各个击破。”胡可说道,终究,还是胡可了解叶谦一些,白玉霜对叶谦知道的还是太少。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当然,虽然我并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父亲的死跟邹双以及几大宗派的宗主都有脱不了的干系,而他们现在也都为了各自的野心互相的勾心斗角,这对我來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不能错过,只要我坐上了武道盟主的位置,而他们各自都以为我是支持他们的,那么,我就有足够的机会去分化离间他们,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然后我坐收渔人之利。”

        沉默了片刻,叶谦又接着说道:“不过,现在还远远不够,我准备明天去做一下魏寒元,跟他谈一下。”

        “魏寒元。”胡可微微的愣了愣,说道,“不行,上次的事情我想以魏寒元的聪明,一定猜出事有蹊跷,肯定知道你有自己的势力,不会心甘情愿的做邹双的走狗,你去找他,他怎么会那么容易上当呢,而且,上次他绑走我们,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你,你这样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嘛。”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凡事都有两面性嘛,关键看你怎么去操作,不错,魏寒元的确可以通过上次的事情看出一些门道,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难道他希望我是邹双的走狗,然后坐上盟主的位置去便宜邹双吗,上次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希望我坐上盟主的位置之后,以盟主的身份去帮助他,人有野心是好的,但是,野心往往也会成为一个人的弱点,如果再把魏寒元搅合进來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更加的好办了,也会让各大门派之间的斗争越发的激烈。”

        胡可眉头微微的皱着,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虑着叶谦的话到底对不对,许久,胡可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希望你不管怎么样都要小心,魏寒元不是傻瓜,你要小心应付,如果不小心被他看破,为了利益他也很有可能出卖你,把一切告诉邹双,到时候就会对我们非常不利了。”

        叶谦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可儿,我有分寸的,我的人格魅力你还不清楚嘛,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肯定能够让魏寒元乖乖的钻进我的圈套。”

        白了叶谦一眼,胡可懒得理他,不过,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有时候叶谦的这种调侃方式,的确会让她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刻板老套,夫妻间的相处,有时候是需要一些技巧的,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如果整天都面对刻板的对话,她们会觉得非常的枯燥,偶尔的一些玩笑话语,可能会让她们觉得仿佛打情骂俏,很有甜蜜感。

        白玉霜低着头,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自己也可以这样,那该多好,如果自己早一点认识叶谦,那是不是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顿了顿,叶谦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可儿,你应该知道付十三这个人吧。”

        胡可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叶谦怎么忽然提起了付十三,不过还是如实的回答道:“当然知道,他是魔门的第一高手,不过,却是沒有见过他,听说他在跟你父亲决战之后不久,就伤重不治而亡,你怎么忽然问起他了。”

        “那你记不记得,在你的印象里,他跟你家有沒有什么关系,譬如,他跟你父亲是好朋友,抑或者跟你母亲是好朋友。”叶谦沒有回答胡可的话,而是接着问道。

        胡可仔细的想了想,接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记忆中好像并沒有什么关系,至少,我从來都沒有听父母说起过付十三的事情,也从來沒有见付十三來找过我父母,你到底想问什么。”

        “邹双跟我说,他怀疑付十三根本就沒有死,还怀疑天网或者地缺的首领有可能就是付十三。”叶谦说道,“我在想,如果无名就是付十三的话,他为什么要保护玉霜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照你现在这样说,看样子无名应该不是付十三了,或者,有可能地缺的首领才是付十三吧。”

        胡可的心里微微的顿了一下,对于无名,其实她也是充满了疑惑,那晚无名的表现她至今依然是记忆犹新,为何他会对自己那么关心,竟然连冰冰在一旁都不顾,而是问自己有沒有受伤,虽然表情很平淡,但是眼神里的那种焦急和关切,却是沒有办法作假的,她看的出來。

        无名是付十三吗,胡可有些不敢相信,至少,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父母从來就沒有跟付十三來往过,如果付十三沒有死的话,自己应该会见到他的啊,所以,胡可可以肯定的是,无名应该不会是付十三,胡可似乎也有些渐渐的觉得,自己一步一步的被缠上了,有些无法挣脱,一步步的被牵扯进这麻烦的事情之中,无法抽身,当年的事情到底如何,也成为了他心头最大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