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70章 机会
  • 第1770章 机会

    作品:《超级兵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纵然言长老此时心中有万分的不愿,却也不得不站出來,虽然他也明白陈旭柏不会那么容易相信自己对他忠诚,但是,起码可以让陈旭柏可以暂时放弃对付自己的念头,这就足够了,只要能够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那也是好的,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跟陈旭柏翻脸,即使是自己跟莫长河联合起來,那也不一定是陈旭柏的对手。.org

        显然,陈旭柏是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今天是必须要登上寒霜宗派宗主的位置,所以,应该也早就料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就看他今天这么自信的神情,就足以说明一切了,所以,言长老不得不站出來对阵莫长河。

        “住手。”言长老一声叱喝,所有的人纷纷的停下,退到一边。

        莫长河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脸上很明显的十分不悦,这小子不站在自己一边也就算了,竟然还出來帮陈旭柏捅自己一刀,难道他就不知道自己今天的下场就会是他的明天吗,不过,此时这已经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他现在更在乎是自己如何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里,他可不想把小命丢在这里。

        看着言长老,莫长河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言长老,你真的要阻拦我吗,你知不知道,今天我的下场就是你的明天,陈旭柏为人那么的阴险,你觉得他能容得下你吗,你难道连这一点自知之明都沒有吗。”

        微微的叹了口气,言长老说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陈长老是宗主最合适的人选,而你,选择叛出寒霜宗派,是所有寒霜宗派弟子所无法原谅的,就算你对陈长老有所不满,你可以提出來嘛,大家可以坐下來好好的谈一谈,毕竟都是自己人,可是,你却做出这样的选择,这是所有寒霜宗派弟子所无法允许的,所以,对不起了,如果你现在回头,我会帮你求陈宗主,或许他会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放你一条生路。”

        “不用了。”莫长河一口否决了言长老的提议,说道,“你怕他,甘心做他的狗,可是我不怕,想要我莫长河的命,哼,沒那么容易。”话音落去,莫长河竟然率先动手,一拳狠狠的砸向言长老的胸口。

        其实,寒霜宗派的三大长老功夫都差不多,真要是打起來的话,短时间只怕还真是难以分出胜负,不过,莫长河根本就无心恋战,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拖的时间久了,消耗太多体力的话,自己就根本沒有任何的机会逃出寒霜宗派了,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丢在陈旭柏的手里,陈旭柏利用他,摆了他一道,如果不报这个仇,他心中的愤恨难平。

        虽然言长老很想做做样子就算,可是,面对莫长河的攻击却又不得不全力的应付,否则,死在他的手里,那可真的是太不值得了,而且,陈旭柏就站在一旁,如果被他看出來自己有心放过莫长河的话,对自己也沒有半点的好处。

        所以,二人刚一接触,就都拿出了自己看家的本领。

        叶谦也沒有放过这精彩的一幕,聚精会神的看着,知道了他们功夫的深浅,对自己以后对付陈旭柏那也是有着一定好处的,他们同事寒霜宗派,虽然所学的功夫并不相同,但是却功夫的高低却是差不多,能够弄清楚莫长河和言长老的底细,多多少少对陈旭柏的功夫也能够清楚一些。

        “你说谁会赢。”白玉霜小声的问道。

        淡淡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这根本就不用猜,完全沒有任何的意义,你觉得莫长河今天还有可能走出这个门口吗,所以,不管他是不是能赢,最后他都是一个输家,有时候,真正的输赢并不是在台面上的,而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明白吗。”

        微微的顿了顿,白玉霜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叶谦满意的笑了一下,说道:“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多呢,不过,有时候我真的不希望你学习这些东西,因为我觉得现在这样单纯好一些,一旦你学会这些东西,就再也找不回现在的单纯了。”

        的确,对很多人而言,单纯只是个梦想,一旦进入社会的大染炉,往往人们就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单纯,变得狡诈,变得投机,变得唯利是图,如果可以,叶谦还是希望白玉霜身上能够始终保留着这份单纯。

        白玉霜微微的愣了愣,苦笑了一声,沒有说话,单纯,是不是白痴的另一种说法呢,如果自己能够比他们更加的狡诈,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呢。

        莫长河根本就无心战斗,因为他很清楚言长老的功夫如何,这样的纠缠下去只会耗尽自己的体力,到时候就只有任人宰割的命了,就算是死,他也不愿意落到陈旭柏的手上,去受尽他的折磨,受尽他的侮辱。

        大吼一声,莫长河一拳狠狠的朝着言长老的脸部砸去,拳招大开大合,虽然空门很多,但是雷霆之势,却也使得别人无法得空攻击他的空门,言长老本就无心跟莫长河较一个生死,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所以,看到莫长河一拳打來,言长老想都沒有想,慌忙的闪身避开,他沒有必要去跟莫长河硬碰硬,万一自己有什么损伤的话,那就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言长老闪身避开,很自然的就露出了一条路线,莫长河沒有任何的犹豫,当即朝门口冲了过去,他可不愿意在这里逗留,又不是傻瓜,在寒霜宗派待了这么多年,如果连寒霜宗派有多少实力都不清楚那真的是白混了,不赶紧离开的话,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了。

        沒有任何的犹豫,莫长河飞一般的冲了出去,一掌击退门口的守卫,朝寒霜宗派外跑去,他很清楚哪里的防守最严密,哪里的防守又最松懈,况且,外面的很多弟子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莫长河觉得自己很有希望离开了。

        陈旭柏是信心十足,所以,根本就沒有急着追出去,他早就安排妥当了,如果让莫长河逃离了寒霜宗派,那对自己的威严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的,转头看了言长老一眼,陈旭柏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言长老是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对,所以才故意放走了莫长河,你以为他这样就可以逃离寒霜宗派吗。”

        “对不起,是我沒用,最后那招我应该硬接,不应该躲闪的。”言长老苦笑一声,慌忙的说道。

        “哼。”陈旭柏冷冷的哼了一声,却是沒有再说什么,举步走了出去,其余的人也都纷纷站了起來,跟了出去。

        出了会议室的门,只见莫长河却并沒有逃走,被一群人紧紧的围困住,这些都是陈旭柏事先安排的人,看到莫长河出來,就立刻的将他围住,沒有贸然的进攻,面对这么多人,莫长河也不敢轻易地动手。

        看到陈旭柏等人走了出來,莫长河心里不由的有些着急了,暗暗的想着,看來自己今天是真的别想离开寒霜宗派了啊,陈旭柏缓缓的上前几步,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人让出一条道出來,然后看着莫长河,淡淡的说道:“你不是想走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走吧。”

        众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陈旭柏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莫长河也是微微一愣,有些诧异,他可不会认为陈旭柏会那么好,会放自己离开,肯定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自己呢,冷冷的哼了一声,莫长河说道:“你想阴我,沒门。”

        淡淡的笑着撇了撇嘴巴,陈旭柏说道:“一个这么沒胆量的人,竟然敢叛出寒霜宗派,真是笑话啊,既然给你活路你不走,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都让下,沒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插手,我亲自解决他。”

        说完,陈旭柏上前几步,走到莫长河的对面,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够打倒我,我就放你离开,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來吧。”

        莫长河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心里有些迷惑,暗暗的想着,明明陈旭柏就应该清楚自己跟他的实力差不多,却忽然跟自己來这一套,肯定是有什么阴谋,否则,以陈旭柏的为人怎么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怎么会给自己任何的喘息的机会呢。

        “好,那我就送你去见阎王爷。”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纵然陈旭柏真的有什么阴谋,自己却也不得不跟他一较高下,因为一句沒有了其他的选择,冷冷的哼了一声,莫长河大吼一声,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似的,接着朝陈旭柏冲了过去。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场比试根本他就懒得去看,陈旭柏在这个时候站出來,无非就是想树立自己的威信,怎么会给莫长河有机可趁呢,不过,这也是了解陈旭柏的办法,他还是要仔细的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