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51章 人生如戏
  • 第1751章 人生如戏

    作品:《超级兵王

        陈旭柏的话无疑是五雷轰顶,对着叶谦的心头重重的来了那么一击,果然,自己父亲的死没有那么简单,一直以来,包括阎冬、孟世都不相信叶正然会死在跟付十三的决斗之中,都怀疑自己的父亲没有死,这也使得叶谦在遇到无名的时候,才会有着那样的猜想,而如果这一切都是邹双从中作梗的话,那自己的父亲真的可能是没有任何的防备。.org

        想起那天开会的时候,当邹双提到自己父亲名字时,几大宗派宗主的反应来看,加上无名的话,叶谦也隐隐的有了这样的猜想,而如今陈旭柏的话就更加的肯定了叶谦的推测了,自己父亲的死,跟邹双有着很大的关系。

        叶谦的心里升起一股怒火,可是却又不得不压制下去,在这个时候,还不能表现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将自己心头的怒火压下,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陈长老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谁都知道叶盟主的死是因为跟付十三决斗之后,伤重不治,怎么可能跟邹校长有关系呢。”

        冷冷的笑了一声,陈旭柏说道:“那不过是外人不知道内情而已,他邹双可以瞒得过所有人,可是却休想可以瞒过我,叶盟主号称华夏古武界的第一人,他的功夫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这些人所理解的范畴,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不过,付十三的功夫的确不错,但是就算叶盟主当时练武走火入魔受伤,付十三也绝对伤不了叶盟主,不然,付十三也不会死在叶盟主的手里了,不是吗,邹双这人老奸巨猾,他现在扶你登上武道的盟主之位,等到将来有一天你没有用的时候,那就是你的死期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少主的男朋友,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上当还是有些做不到啊。”

        “那我怎么办。”叶谦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说道,“不行,我看我还是赶紧的离开这里的好,我可不想把小命丢在这里,谢谢陈长老跟我说这么多,我会尽快的离开武道,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看到叶谦的模样,陈旭柏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逃跑肯定不是一个办法,邹双既然找你这颗棋子,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你离开呢,他一定有派人跟踪你,如果你有什么反常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所以,逃跑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那怎么办,难道要我在这里等死吗。”叶谦的表情很激动,说道,“我根本就不是邹双的对手,而且,我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势力,邹双可是有一个武道学院啊,武道学院里那么多老师,随便的找出一个,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微微的笑了笑,陈旭柏说道:“好在邹双现在还不知道你知道了他的事情,这就是你制胜的关键了,现在你能做的,就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按照他的要求去做,那样对你才是最好的办法。”

        “可这样也始终不是办法啊。”叶谦说道,“我总不能一辈子的装下去啊,就算我想装,到了那个时候,邹双还是一样不会放过我,陈长老,你让我待在寒霜宗派吧,待在这里我想邹双应该就不敢动我了吧。”

        “让你待在寒霜宗派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陈旭柏说道,“你知道那天邹双来找我是什么事情吗。”

        “什么事啊。”叶谦茫然的摇了摇头,问道。

        “我觉得叶先生是聪明人,咱们今天索性就开诚布公的把事情都说清楚吧,免得有什么误会。”陈旭柏说道,“或许你们,包括少主在内,都是以为我窥觑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其实不然,我只是为了寒霜宗派的未来着想,那晚邹双来找我,让我不要伤害少主,说是他会劝少主交出宗主令牌,其实,我又怎么会伤害少主呢,不过,我却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看咱们少主年幼,容易被欺骗,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暂时的稳住我,让我不要对付少主,那么,他就有时间帮助少主来对付我,然后少主就一定会对他感恩戴德,到时候他有了寒霜宗派的支持,力量无疑大了许多,就能更加容易的坐上武道盟主的位置了,可是,以邹双的阴险狡诈和权利欲,他绝对不会仅仅只满足这些,一旦他坐稳了武道盟主的位置,他肯定会想办法将五大宗派统统的消灭,将整个武道变成他一个人的势力,其实,这也是我为什么反对少主继承寒霜宗派宗主的原因,少主现在还太年幼,根本就无法分辨谁好谁坏,而这些事情,我又不方便对她说的太清楚明白,哎,也只好让少主继续的误会下去了,我相信少主将来一定会明白的,寒霜宗派是我们跟随宗主打拼下来的,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寒霜宗派落到邹双的手里,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所以,我现在一定要坐上寒霜宗派的宗主之位,去打破邹双的计划,等到将来解决了邹双之后,我一定把宗主之位再让给少主。”

        陈旭柏的一席话说的是让人感动不已,神情也配合的十分到位,他不去演戏真的是白瞎了,如果陈旭柏去演戏的话,估计奥斯卡影帝就是他的了。

        叶谦心里暗暗的笑了笑,不过,脸上的表情倒是十分的配合,说道:“原来陈长老是有这么深远的打算啊,哎,我和玉霜都误会你了,我们真的是太幼稚了啊,连好人和坏人都分不清楚,其实,我也一直怀疑过,陈长老是跟随着宗主的老人了,玉霜从小到大你都对她呵护备至,又怎么会伤害她呢,陈长老你这些话应该早些的说出来啊,也就不用让玉霜误会你这么久了,让你一个人背负这么多的事情,我们真的很过意不去。”

        叶谦的表情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十分配合的感恩戴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点小儿科的伎俩叶谦很小的时候就懂了,不过,要把这种小伎俩发挥出奇迹般的效果,那可不容易,而叶谦,就深谙此道。

        “这些话我也早想跟少主说,可是,我又不敢说。”陈旭柏说道,“宗主去世的早,少主从小就缺少关爱,也使得她的性格有点偏执,不那么轻易的相信人,万一我要把这些告诉了她,而她不相信,这些话一旦被邹双知道的话,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本来今天我也不想说的,让我一个人背负这些骂名没什么关系,只要能保住寒霜宗派,就算让我去死,我也毫无怨言,等将来消灭了邹双,把宗主的位置还给少主,也就可以还我清白了。”

        “陈长老大仁大义,我佩服不已,来,陈长老,这一辈我敬你,从今天起,只要是陈长老的吩咐,我叶谦义不容辞,一定会为你冲锋陷阵,赴汤蹈火。”叶谦端起酒杯,一脸的敬佩之色,说道。

        “叶老弟……”陈旭柏说道,“我觉得我们蛮投缘的,我这样叫你,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呢,我受宠若惊。”叶谦说道。

        “叶老弟啊,你这句话有点重了,只要你能理解我,就算我将来死了,我也心满意足了,我这一辈子都对得起寒霜宗派。”陈旭柏说道,“哎,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看的这么透彻,我只希望我做这么多,可以保住寒霜宗派吧,来,叶老弟,干。”说完,陈旭柏也端起酒杯,跟叶谦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那副委屈惆怅不被人理解的样子简直是被他刻画的淋漓尽致,虽然叶谦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是陈旭柏伪装的,但是看到陈旭柏这样,还是会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相信他,可见陈旭柏的伪装技术到了什么地步了。

        一口饮尽杯中的酒,那火辣的液体顺着咽喉而下,然后直冲脑海,让陈旭柏自己都有点恍惚自己真的太投入这其中了。

        放下酒杯,叶谦拿起酒瓶又给陈旭柏面前的酒杯斟满,接着说道:“陈长老,你放心,回去我会劝玉霜的,让她把宗主的令牌交出来,相信寒霜宗派交到陈长老的手里一定可以发扬光大。”

        “算了,不要跟少主说这些。”陈旭柏说道,“她恨我就恨我好了,我不想让少主知道太多,让她以为误会了我而产生任何的愧疚,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而已,问心无愧就好。”

        “这可不行,怎么能让陈长老一个人背负这么多呢。”叶谦说道,“这样吧,陈长老,你放心,我不会把今天的话告诉玉霜,不过,我一定说服她把宗主的令牌交给你,陈长老为寒霜宗派付出了这么多,真的是太委屈了,而且,如果不是陈长老今天告诉我这么多,只怕我还一直会被邹双蒙在鼓里,最后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呢,我这条命也算是陈长老救的了,做这点小事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