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34章 各有主张
  • 第1734章 各有主张

    作品:《超级兵王

        等叶谦挂断了电话,无名也不敢有片刻的迟疑,慌忙的打了几个电话出去,都是天网留在武道这边的线人,让他们帮忙调查林柔柔、胡可和冰冰被抓走的事情,命令下的很死,尽快的找到她们的消息,一天如果没有消息的话,他们就可以自杀谢罪了。.org

        无名心中的愤怒不亚于叶谦,但是他到底愤怒什么呢,只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是因为冰冰吗,还是因为其他。

        挂断了电话之后,无名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自己也慌忙的跑出去调查,对于无名在电话里的反应,叶谦有些诧异,他不明白自己向来都是跟无名好像有着敌意似的,怎么忽然间变得又是那么的友好,无名的语气也很着急,叶谦自然听的出来,不过,在叶谦看来,无名应该是因为冰冰被抓走的原因吧,毕竟,冰冰是无名一手养大的,也算是他的养女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叶谦始终相信这一点,她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无名不可能对冰冰一点感情都没有。

        离青龙宗派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叶谦停下了脚步,朝门口看了一眼,门口站着两个人,远远的,还可以看见里面人来人往,而且,还有人在练武,一切都好像很正常,没有什么格外的迹象,叶谦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暗暗的想着,难道不是他们做的吗,不过,这也说不定,叶谦还是不能因为这样就放过调查了。

        围着青龙宗派的大院子转了一圈,悄悄的听着里面的动静,找了一个比较偏僻,几乎没什么人来的地方跃身翻过院墙,进了青龙宗派,是后院厨房的位置,可能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吧,里面没有人,叶谦悄悄的进去看了一下,空无一人,四处的看了看,这里不像是可以收藏人的地方,看样子就算他们把林柔柔他们绑了过来,估计也不会放到这里。

        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叶谦竟然发现了一点巴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抹冷笑,不管事情是不是他们做的,也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想到这里,叶谦慌忙的过去,把巴豆磨成分,撒进他们的水里,然后才走了出来,这么多巴豆,估计够青龙宗派的人拉很长一段时间的肚子了吧。

        由于是白天,人比较多,叶谦只好在先一些偏僻的地方找了一下,始终都没有发现林柔柔她们的踪迹,四处的看了看,叶谦手扶着柱梁,一个翻身便上了房顶,匍匐着身子往四处的扫了一眼,然后弯腰朝一个方向走去,那里应该是寒霜宗派的大厅,会议室,去那里探听一下,或许会有什么消息。

        到了会议室的上面,叶谦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贴着耳朵听了一下,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轻轻柔柔的掀起一块瓦,索性今天是阴天,没有阳光,否则的话,把瓦掀开阳光一照射下去,估计就要露陷了。

        会议室里坐着不少人,看样子都是青龙宗派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厅正中的位置坐着苗南,左右坐了两排人,按照他们的规矩,左右的前面两个应该是青龙宗派的长老了,这里面可都是高手,叶谦压制着自己的气息,不然很容易会被他们发觉。

        凝神的听去,只听的左边第一个位置上坐着一位胖胖的老者说道:“宗主,这件事情咱们就这么算了吗,哼,那个邹双分明就是想给咱们一个下马威,现在少主伤势那么重,失去了武功,这等于是断了我们青龙宗派的未来,咱们必须要给他一点颜色,让他知道我们青龙宗派不是任人宰割的。”

        苗南转头看了一眼其他人,问道:“你们呢,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邹双老骥伏枥,这么多年来一直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似的,但是实际上却是一直都在暗暗的谋划着,他可是一个老奸巨猾的人,咱们不能掉以轻心,当年的事情我想你们都还记得把,叶盟主一世英名,结果呢,还是被他给扳倒了。”另一个戴着眼睛,看上去很斯文的老者说道,“所以,咱们绝对不能小看了他。”

        “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这件事情咱们就这么算了。”胖胖的老者说道,“如果这件事情我们就这样算了,那我们以后还怎么在武道立足,哼,他随便的找一个人说是叶盟主的儿子就是啊,他还不是自己想做武道的盟主嘛,可是又知道我们几大宗派绝对不会答应,所以才用这样的方法,玩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再说了,就算那个小子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那又如何,他算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

        他的下手,一个瘦削的老者说道:“是啊,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想领导我们,简直是笑话,如果那小子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也好,把我们惹火了,就把当年的事情给爆出来,到时候那小子第一个想要杀的人就是他邹双吧,我看邹双还怎么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

        “你们怎么这么糊涂呢,如果那小子真的是叶盟主的儿子,想必邹双也已经巧言令色骗过了他,获得了他的信任,我们说的话,他会相信吗。”戴眼镜的老者说道,“你们都别太小看邹双了,他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俗话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既然今天站了出来,就肯定有十足的把握,宗主,你看那个叶谦到底是不是叶盟主的儿子,有几分的可能性。”

        似乎是在回想着叶谦的样子,微微的沉默了片刻,苗南说道:“论相貌,倒是有六七成的相似,如果要说他是叶盟主的儿子,还真的有很大的可能性,而且,他身上的那种气息,也跟叶盟主十分的相似,这应该不是那么容易伪装出来的。”

        “宗主,你可别给邹双那老家伙给骗了啊。”胖胖的老者说道,“谁都知道,当年叶盟主的儿子失踪了,就连叶家的人也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当时他还那么小,只怕早就一命呜呼了,你们可别忘了,叶盟主在世的时候十分的信任邹双,也教了他不少的功夫,如果邹双想要培养出这样一个人出来,真的不是什么难事,相貌可以整容,现在的技术那么发达,随便整整,就有六七成相似了,至于气息嘛,我想,邹双肯定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教他叶盟主的功夫,自然,他就有着跟叶盟主很相似的气息啊,所以,我敢断定,那小子十有**就是假冒的,只不过是邹双找过来的,想要满足他自己**的一个人罢了。”

        他分析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邹双真的是那么处心积虑的话,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性,而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一直在邹双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其实就是邹双一直培养的,充当叶谦如今的角色,只是,那天在酒店无意间遇到叶谦,觉得他更加的适合的时候,才临时的变卦,让叶谦来完成这个计划。

        在屋顶的叶谦,将这一切都听的清清楚楚,眉头不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刚才他们是说的清清楚楚,自己父亲的死跟邹双有着很大的关系,暗暗的想,自己当初的猜测或许没有错,无名的猜测也没有错,叶谦不由的升起一股浓浓的杀意,不过,考虑到当下的情形,叶谦慌忙的把杀气压了下去,继续的凝神听去。

        戴眼镜的老者看了胖胖的老者一眼,说道:“那依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去跟邹双打起来,这样只能便宜了其他的宗派,相信他们现在都恨不得我们跟邹双打起来,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呢,我们怎么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苗南微微的点了点头,他很赞同戴眼镜的老者的想法,的确,现在如果跟邹双打了起来,姑且不说自己能不能占到便宜,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其他宗派求之不得的事情,微微的顿了顿,苗南问道:“那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对付邹双,而是如何拉拢其他的宗派跟我们站在一条阵线上,只要我们联手,到时候对付邹双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戴眼镜的斯文老者说道。

        “你说的轻巧,他们会帮我们呢,不在我们背后捅我们一刀就求神拜佛了,还指望他们会帮我们对付邹双,简直是痴心妄想。”胖胖的老者说道。

        “凡事都有可能性,关键看我们肯不肯去做。”戴眼镜的老者说道,“相信其他的宗主也都很清楚邹双是什么样的为人,今天给我们难堪,对付我们,将来也一定会对付他们,难道他们就不害怕吗,如果我们不联手的话,就只能是被他一个个的击破,到时候,只怕我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我觉得只要我们对他们陈述利害关系,相信他们会明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