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724章 耍赖
  • 第1724章 耍赖

    作品:《超级兵王

        苗南这也是被逼的无可奈何,他当然清楚其他几位宗主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他再继续的退缩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的儿子太无能了,面子上又怎么拉的下去呢。.org

        而且,他也不相信叶谦真的是叶正然的儿子,就算是真的,叶谦从小就是失踪了,也没有得到叶正然的指导,功夫应该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自己的儿子从小就习武,不一定会败给叶谦的。

        看到苗伟那自信满满的眼神,苗南也实在是不好出言打击他的自信心,转头看了苗伟一眼,丢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苗伟却是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似的,看着叶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今天总算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

        叶谦有些诧异,不明白邹双为何忽然间这样做,茫然的看了邹双一眼,邹双明白叶谦心里在想些什么,拍了拍叶谦的肩膀,说道:“专心比武,我相信你。”接着凑到叶谦的耳边轻声的说道:“用什么方法我不管,总之,你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一下,还有,我不是给过你一切叶盟主当年最得意的功夫嘛,你随便的使出一些招式就行。”

        微微的愣了一下,叶谦有些明白邹双的意思了,微微的点了点头,包厢的位置很大,众人叫来服务员,把餐桌往旁边挪了一下,就腾出了很大的一个空间,众人的目光也都齐聚到了叶谦的身上,苗伟的功夫他们多多少少还是清楚一些的,没有太大的兴趣,对叶谦的兴趣却是要浓很多,他们也很想知道邹双所说的这个叶正然的儿子,是不是真的跟他老子一样,是一位天才,有着很好的身手。

        这个世界上不乏天才,但是叶谦却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所得来的,包括他的功夫,就好比记忆吧,邹双给叶谦的那些资料,叶谦随便的看了一眼就基本上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这可不是他真的过目不忘,而是长期训练成的一种习惯性记忆。

        苗伟迫不及待的走到场上,对叶谦招了招手,说道:“还坐在那里干什么,害怕啊,害怕也没有用,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一对一,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那晚只不过是你们仗着人多而已,哼,叶盟主的儿子,我倒想看看你哪里像叶盟主了。”

        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苗先生,都说那晚是误会了,何必那么气愤呢,咱们只是比武而已,大家还是放下仇恨的好,万一一不小心伤到了对方,可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冷笑了一声,苗伟说道:“怎么,你怕我杀了你吗,放心吧,有这么多长辈在这里看着,我不会杀你的,不过,我可不保证自己下手会注意,如果不小心把你打成残废了,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哦。”

        “既然苗先生那么有自信,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叶谦说道,“来吧,还希望苗先生多多指教,我只学过一点皮毛而已。”

        “哼,废话。”苗伟话音一落,身子骤然间冲上前去,狠狠的一拳砸向叶谦,出手十分的狠辣,丝毫没有要留情的意思,不过,众人也不好在这个时候阻止,毕竟,虽然说只是比武,但是就算是比武那也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吧。

        沈友身后的那个中年人目光都懒得看向这方,眼神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期待的意思,似乎对这场比武的结果早就知道似的,的确,如果他真的就是无名的话,那他就肯定是知道叶谦功夫的深浅,自然也就明白苗伟根本不是叶谦的对手了,不过,其余的人可不知道,包括邹双在内,都不是很清楚叶谦的功夫到底如何,所以,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的比试,不过,邹双从叶谦身上的那种气息可以隐约的感觉的出来,叶谦的功夫应该不会输给苗伟的。

        苗南和邹双也都有着同样的心思,一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打残叶谦,一个是希望叶谦打残苗伟,而为了防止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现,他们也不得不打起精神,万一有什么突发事情的话,他们也好来得及阻止,其余七位宗主的眼里多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眼神,恨不得双方打的你死我活。

        苗伟虽然自大,但是却也不是没有脑子,第一拳看上去似乎是用尽全力似的,其实,苗伟还是留有后手的,第一招,也只是简单的试探一下而已,因为叶谦那天在寒霜宗派说过自己学过一点太极拳,所以,也不好用其他的功夫应敌,看见苗伟的拳头打来,叶谦微微的闪身避过,双手画圆,牵引着苗伟的拳势,往前一拉,一掌推向苗伟的背部。

        苗伟的功夫也不是真的那么的不济,那晚如果不是他心慌意乱的话,洪凌那六个小子想要打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回手就是一拳,力量比刚才的还要猛烈,迫使的叶谦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招式,慌忙的闪身避开。

        从一开始,叶谦采取的就是一种防御的姿势,很少有主动的攻击,这就更加的让苗伟觉得叶谦这是胆怯,是害怕了,出手更是一招快似一招,一拳狠似一拳,看上去,叶谦似乎被逼的有些狼狈,不断的后退,不断的防御,这样下去,只怕支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邹双的表情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暗暗的诧异,有些不相信叶谦的功夫会如此的不济,苗南的脸上却是不由的绽开了一抹笑容,他真的弄不明白,邹双就算是要找个人冒充叶正然的儿子,那也应该找一个功夫好点的嘛,找这样一个过来,是想让人看笑话嘛,陈旭柏的脸上表情也是十分的得意,他自然是恨不得苗伟杀了叶谦的。

        眼看着叶谦似乎被逼的退无可退,苗伟的一拳狠狠的砸下,叶谦已经无法躲闪的时候,苗伟的嘴角不由的浮出一抹冷笑,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增大了自己的力量,很明显的是想将叶谦置于死地,苗南自然是不会阻止,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一幕,邹双却是大吃一惊,慌忙的叫道:“住……”

        可是,话刚一出口,却听叶谦忽然的大吼一声,“第一门,开门,开。”刹那间,叶谦的气势暴涨,狠狠的一拳朝苗伟打了过去,在场的那些宗主,包括邹双在内都是不由的大吃一惊,惊愕的看着叶谦,苗南也情志不妙,一下站了起来,想要上去阻止,可是已然来不及了,只听“砰”的一声,苗伟一声惨叫,胸口被结结实实的打中,整个人忽然间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苗南慌忙的走过去,蹲下身子,给自己的儿子渡气过去,简单的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不轻,稍微的再重一点的话,只怕会命丧当场了,苗南的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杀意,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斥道:“你竟然敢出这么重的手,简直太放肆了,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要你给我儿子陪命。”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说道:“先前陈长老都说了,这比武难免拳脚无眼,伤及性命就不好了,可是,你也说没什么,苗宗主乃是堂堂的一派宗主,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你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活腻味了。”苗南厉声的吼道。

        叶谦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邹双上前拍了拍叶谦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上前一步,看着苗南,冷笑道:“苗宗主,你和我都看的很清楚,刚才令公子那一拳分明的就是想致叶谦于死地,叶谦这么做那也只是自卫而已,有什么错,如果真的要说谁有错的话,那也只能怪令公子技不如人了。”

        其中宗主的脸上,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他们,也不劝解,苗南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邹老,你这是摆明着要护着这小子了。”

        “苗宗主,还是赶紧让人送你儿子去医院吧,万一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怪罪到我头上的话,我可就冤枉了哦。”叶谦说道。

        愤愤的哼了一声,苗南转头看了一眼,一名手下慌忙的上前将已经昏迷过去的苗伟抱起来走了出去,转头看了邹双一眼,苗南说道:“邹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总之一句话,我是不会答应什么重新选一个盟主的,就凭他,有什么资格做我们武道的盟主来领导我们,简直是笑话。”

        “相信大家应该都看的很清楚吧,叶谦刚刚所用的功夫相信大家也都见过,而且,也不陌生,对吗。”邹双说道,“不错,这就是叶盟主当年的一门绝学,八门遁甲,通过特殊的方式打开身体的束缚,爆发人身体最大的潜能,现在还有人怀疑他是叶盟主的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