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71章 老校长(一)
  • 第1671章 老校长(一)

    作品:《超级兵王

        魏寒元找自己,叶谦自然清楚不是跟自己唠嗑,不是跟自己谈什么人生理想,不是想和自己交什么朋友,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想要树立他传说宗派的威信,想要替吴智讨回一个公道,想要给武道学院一个下马威嘛。.org

        既然如此,那叶谦何必伪装下去呢,就故意的摆出强势的态度出来,那又能怎么样,况且,这件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武道学院的规矩就是这样,魏寒元拿这个来压自己根本就说不过去嘛。

        “你以为我不敢吗,哼。”魏寒元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将我一军,我就可以放过你吗。”

        “难道不是吗,魏宗主带着这么一大帮人,亲自出马,来对付我一个小小的历史课老师,这要是传出去,对魏宗主的面子可不好看哦。”叶谦撇了撇嘴巴说道。

        “杀了你,就没人知道这件事情了。”魏寒元冷笑一声说道。

        “谁要杀人啊,这么严重。”伴随着一阵话音,一个老者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挺着个大肚腩,不过,却是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感觉,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老者,一副很猥琐的样子,赫然就是教导主任云子若那个老色狼。

        叶谦微微的愣了愣,有些诧异那个老者的身份,看云子若的态度,似乎那个老者的地位很高啊,难道是武道学院的校长,来武道学院也有几天了,可是,叶谦还没有见过武道学院的校长到底是长什么模样,别说是他,就是很多武道学院的老师和学生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魏寒元也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邹校长,你怎么来了。”叶谦微微的愣了一下,看样子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个老者还真的就是武道学院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长邹双。

        邹双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刚好在这附近吃饭,听见这边有吵闹声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会是魏宗主。”接着转头看了叶谦一眼,皱双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位年轻人没有见过啊,怎么称呼。”

        “校长,这是我们学院新来的魔鬼三班的历史老师叶谦。”云子若慌忙的介绍道。

        邹双微微一愣,接着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好,好。”可是具体“好”是什么意思,众人也都不明白,转头看了看魏寒元,邹双说道:“魏宗主,我在外面听着这里面喊打喊杀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是不是这小子有什么冒犯了你的地方。”

        魏寒元的面色有些尴尬,可是又不好说自己被叶谦打了一个耳光,不然的话,这面子怎么下的去啊,讪讪的笑了笑,魏寒元说道:“邹校长,坐坐,坐下咱们再慢慢说,相逢不如偶遇嘛,我也很久没见邹校长了,邹校长的身体可好。”

        “一把老骨头了,半截身子埋进黄土的人,有什么好不好的,多活一天我就是赚到了。”邹双微笑着说道,笑容很是慈祥,像是一位辛辛苦苦为教育事业奋斗几十年的善良校长的形象。

        “邹校长说笑了,邹校长老当益壮,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比不了啊。”魏寒元说道。

        皱双微微的笑了笑,没有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转头看了一眼嘴角还有着血渍的魏文,诧异的问道:“魏宗主,这是贵公子吧,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的。”

        魏寒元冷哼了一声,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邹校长,你来的正好,也算是给我评评理,你的人竟然打伤我的儿子,而且,还当着我的面,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把我传说宗派放在眼里了吧。”

        云子若不由的愣了一下,有些愕然的看了叶谦一眼,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叶谦竟然还会功夫,而且,居然还敢当做魏寒元的面打伤他的儿子,就是换做自己,自己也不敢那么做啊,反而是邹双,倒好像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似的,似乎对叶谦打伤了魏文没有多大的惊讶,叶谦都有些奇怪,自己可是历史老师啊,邹双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怎么会对自己打伤魏文一点惊讶都没有了,这让叶谦疑惑不已,难道他认识自己。

        还是那副看上去很慈祥的笑容,邹双淡淡的说道:“魏宗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接着转头看了叶谦一眼,邹双说道:“叶老师,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校长。”叶谦说道,校长的身上还是有着一种很神奇的力量,一种让人忍不住愿意对他说出一切的力量,简单的说,就是个人的魅力了,“事情是这样的,魏宗主的门下有一个弟子叫着吴智,是魔鬼三班的学生,我呢,作为魔鬼三班的指导老师,可是那个吴智却是三番四次的挑衅我,如果我不教训他一下的话,以后我就没有办法再带学生了啊。”叶谦说道,“而且,我也并没有违反武道学院的规矩,也没有把吴智伤的很重,按照武道学院的规矩,学生可以挑战老师,老师也可以揍学生,只要不伤了他们的性命就行,我说的没错吧,校长。”

        微微的点了点头,邹双转头看了魏寒元一眼,说道:“魏宗主,事情是这样吗。”

        “事情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但是,吴智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儿子,我如果不把吴智照顾好的话,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我的朋友。”魏寒元说道,“我的要求也不过分,我亲自过来好言好语的跟叶老师商量,希望他可以去医院看望一下,可是,叶老师不但不答应,还打伤我的儿子,邹校长,你觉得我做的过分吗。”

        邹双没有生气,也没有表态,不偏不帮,转头看着叶谦,说道:“叶老师,你有什么解释吗。”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只是按照规矩办事,如果这样我就需要去医院赔礼道歉,那么,以后武道学院还有没有规矩,岂不是变成了只有学生可以打老师,而老师却只能是被动的挨打吗,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让我道歉是不可能的,如果魏宗主不服气的话,他可以来找我报仇,我接着就是,但是让我去道歉,这是不可能的。”叶谦说道。

        邹双微微的点了点头,似乎对叶谦的回答很满意,接着转头看着魏寒元,说道:“魏宗主,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叶老师的做法没有错,这是武道学院的规矩,不能因为他是你魏宗主好朋友的儿子就可以没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武道学院以后岂不是无法立足,所以,我也希望魏宗主能够理解。”

        魏寒元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邹校长,你这是摆明了要护着他了。”

        呵呵的笑了笑,邹双也不生气,淡淡的说道:“魏宗主,这个规矩可是当初叶盟主定下的,难道你想破坏吗,这不是我护着叶老师,他的做法也完全的附和武道学院的规矩,总不能因为那个人是魏宗主朋友的儿子就应该另外的对待吧,你说呢。”

        “好,既然邹校长都这么说了,那我无话可说。”魏寒元说道,“那按照咱们武道的规矩,我向叶老师挑战,如果我杀了他,邹校长无话可说吧。”

        “按照规矩自然是可以的,呵呵,不过,希望魏宗主可以卖我一个面子,不管怎么说,叶老师也是我武道学院的人,我们武道学院独立于各大宗派之外,一直都是中立的,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弄成这样嘛。”微微的笑了笑,邹双说道,“今天我看就算了吧,其实也就是个误会嘛,何必呢,伤了和气不好。”

        邹双这是摆明着要护着叶谦啊,魏寒元的表情不由的有些不对,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邹校长,你这未免是拉偏架嘛,如果我就这样算了,那我传说以后还如何在武道立足。”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邹双声音冷了下来,说道:“那以魏宗主的意思呢,是一定要致他于死地了,行,既然魏宗主心意已决,那我也就不多说了,魏宗主要护着自己的人,替他报仇,那我也得护着我的人,咱们较量一下吧,生死不论。”

        魏寒元不由的愣了一下,虽然从来没有跟邹双交过手,但是传说中邹双可是相当厉害的人物,武道所有的宗主对他都是有着一丝的忌惮的,如果不然,武道学院也不可能在叶正然死去这么多年,还可以维护好叶正然留在武道学院的各种武功秘籍,如果不是碍于邹双,只怕五大宗派的人早就忍不住对武道学院下手了,如今,邹双如此公开的要挺叶谦,魏寒元也不禁的有些顾忌了,让他跟邹双动手,他还没有这个胆量。

        深深的吸了口气,魏寒元说道:“既然邹校长一定要护着他,行,那我就给邹校长一个面子,不过,我也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传说宗派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