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659章 冰冰的往事
  • 第1659章 冰冰的往事

    作品:《超级兵王

        何嘉,叶谦是怎么看他怎么不舒服,总觉得这小子太阴险,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郝敏跟陈轩源的关系忽然变得这么好,是这个小子从中做了什么事情吧,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org

        看到叶谦进来,郝敏微微一愣,慌忙的低下头去,脸上有着一丝的尴尬,陈轩源注意到郝敏的表情,不由的转过身来,看到叶谦,脸上的表情也一样的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笑,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转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内。

        郝敏会不会跟陈轩源在一起,这跟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不能去左右别人怎么做,更何况,郝敏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下午的时候,叶谦去找了冰冰,陪着自己一起去了魔鬼三班,一边走,冰冰一边简单的跟叶谦说了几个人的大概情况,都是不属于五大宗派的弟子,资质也都不错,功夫也都很好,是值得栽培的苗子。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暗暗的记在了心里,到了班上之后,叶谦并没有急着把他们单独的叫出来,然后在外面,透过窗户让冰冰一一的指给自己看,叶谦一一的记在心里,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他们不属于五大宗派,但是却也不能保证他们跟五大宗派就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叶谦还是需要费点心思去一一的了解他们。

        记下后,叶谦就转身离开了,冰冰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就走了,你不是要单独特训他们吗。”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急什么啊,反正也就只有那么长时间了,再怎么特训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把他们的武功提升一个档次,虽然他们不是五大宗派的人,但是我也必须要了解他们嘛,万一他们跟五大宗派有什么关系的话,那我们会很被动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呵呵,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吃饭吧,我肚子都饿的有点咕咕叫了。”

        嗔了叶谦一眼,冰冰说道:“你是属猪的吗,中午吃了那么多,现在这么早你又饿了。”

        “瞧你这话说的,这影响你形象,知道不,看起来多漂亮一丫头啊,说话应该要温柔一点,轻声细语一点,文明一点,这样才可以加分嘛。”叶谦说道,“我这用脑过度,所以能量消耗的厉害,必须尽快的补充啊。”

        “我看你是胡思乱想的太多了吧。”冰冰冷笑了一声,说道,“整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龌龊肮脏的勾当,当然消耗能量了。”

        叶谦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懒得跟这丫头斗嘴,没那个必要,再说,叶谦也看的出来冰冰这并不是真的在骂自己,这丫头就是嘴不饶人,心地还是很不错的,其实,叶谦又哪里知道,这是对他啊,冰冰可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这样,冰冰一直以来,对其他人都很少废话,如果看对方不顺眼的话,才懒得跟他废话呢,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回到家,叶谦如平常一样,大模大样的往客厅的沙发上一窝,悠哉的看着电视,冰冰则去厨房里忙碌开了,而且,是一点怨言也没有,就单单是这点,叶谦就觉得冰冰这丫头的脾气真的很好啊。

        这倒也不是冰冰对叶谦的特殊待遇和照顾,换做任何一个人过来,冰冰都会一日三餐做好的,这是她的职责,对自己工作的事情,冰冰会一丝不苟,叶谦也乐得自在,自然不会去厨房里瞎搀和,他也不想跟冰冰真的擦出什么火花出来,而且,也不想自讨没趣,所以,还是乖乖的坐在这里等吃饭是最好的选择。

        晚饭还是一如往常,三菜一汤,菜稍微的清淡一些,叶谦还是比较喜欢川菜湘菜那种,可是,第一天提出意见的时候就被冰冰给回了过去,说清淡的菜对胃好,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叶谦其实对吃东西并没有太大的讲究,再说,冰冰这一手粤菜做的那是绝对的地道,很多正宗的粤菜酒店的大厨只怕也比不了她。

        荤菜是清蒸鳜鱼,看上去就让人胃口大开,叶谦忙不迭的夹了一块塞进嘴里,入口润滑,味道鲜美,完全保留了鱼的鲜味,不由的连连赞叹,“我说冰冰,你这一手的厨艺是跟谁学的啊,这清蒸鳜鱼做的简直太美味了,我在广东那边吃过不少次的清蒸鳜鱼,可就是没有你这个味道。”叶谦毫不掩饰的赞叹道,这倒是实话,并不是叶谦刻意的奉承。

        冰冰的神情不由的暗了下来,沉默了许久,方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的资料显示你从小是跟在一个拾荒的老人身边一起生活,是吗。”

        叶谦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丑事,而且,知道的人很多,也没有必要隐瞒。

        “可能你是男孩子,选择的方式跟女孩子不一样。”冰冰说道,“小的时候,我家里也很穷,爸妈每天要下地干活,做饭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了我,其实我是客家人,我做的菜也都是客家菜,这道清蒸鳜鱼是我母亲生前最爱吃的菜,那时候家里穷,一年也吃不上几回鱼肉,可是每次做这道清蒸鳜鱼的时候我都馋的要命,我父母却都舍不得吃,还说自己不喜欢吃鱼,怕刺卡了喉咙,后来,家里出了变故,我父母都死了,我一个人也就变得无依无靠,幸好有首领收养了我,才会有今天的我,这么多年来,我很少做这道清蒸鳜鱼,因为它里面承载了我太多伤心的回忆。”顿了顿,冰冰说道:“你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名会那么怕我,天网的人会那么怕我吗,那是因为我不是天网的人,我只是首领收养的一个孩子,一个愿意为了他去牺牲一切的人,所以,他们都让着我。”

        微微的愣了愣,叶谦的确是没有料到冰冰的身上也会有着这样的故事,“今天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做这道菜呢。”叶谦诧异的问道。

        “今天是他们的忌日。”冰冰说道。

        “呃……”叶谦一下子愣住了,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这道菜其实是祭品,可是,叶谦想想怎么都觉得有些不是味道啊,自己这不是在跟死人抢饭吃吗,尴尬的看了冰冰一眼,叶谦讪讪的笑着说道:“不……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这个……这个……”

        苦涩的笑了一下,冰冰说道:“没关系,他们的墓也不在这里,我也没有办法祭奠,而且,这也不是他们的祭品,只是我寄托相思的一种方式,你不必介意,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是会不知不觉的做出这道菜。”

        “今天怎么会忽然跟我说这么多。”叶谦有些诧异的说道,以冰冰的性格,应该是不会跟自己说这么多事情的。

        “你不是一直很想从我这里套出有关首领的资料嘛,我说出这些只是希望你明白一点,我对首领就如同你对你的兄弟家人一样,有着一种强烈的信念,所以,你从我这里不会得到任何的资料,你以后也不用再琢磨费心思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你就直接去问他好了。”冰冰说道。

        叶谦尴尬的笑了笑,不置可否,什么话也没有说,倒是没有想到这丫头会这么聪明,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听了冰冰刚才的话,叶谦也打消了从冰冰的身上打听无名资料的事情了,这倒不是因为叶谦觉得困难,而是叶谦对这样拥有着一份执着信念的人的一种崇敬,其实,叶谦又哪里知道,冰冰的心里还有着另外的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因为,每个女人都有脆弱的时候,表面越是坚强的女人,内心却反而越是脆弱,只有在你的面前,我才敢说出这个故事。”

        说完了这些,冰冰似乎没有了再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低头默默的吃着东西,叶谦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哀伤,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有时候一个女人伤心难过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啊,叶谦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她的碗里,柔声的说道:“过去的都已经是过去了,我想,如果你的父母还在世的话,他们还是会希望看着你开开心心的如同小时候那样的吃这道清蒸鳜鱼。”

        冰冰微微的愣了一下,抬头看了叶谦一眼,眼眶里有些泪珠在闪烁,不过,坚强的从不肯认输的冰冰,又怎么会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呢,深深的吸了口气,冰冰强行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谢谢。”然后就低头继续的吃了起来。

        叶谦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吞了下去,他也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而且,往往最好的宽慰方式就是什么话也别说,让对方自己去发泄,他相信冰冰应该有着自己的一套疏导的办法,不然也不会支撑这么多年了,就算是为了对无名的感恩,这份信念,也会支撑着她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