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245章 父子
  • 第1245章 父子

    作品:《超级兵王

        SY市大大小小的官员,被下了不下三十多个,副市长也几乎是被一网打尽,可是为什么王新民却依然能够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而没有半点的被下的动向呢?其实,王新民还算是一个好官,在金家和云家的争斗之中也一直没有实际的参与,换句话说,他比较的聪明,没有被拉下水。.org

        叶谦当然也知道这些,否则刚才也不会让着王新民了,叶谦的那番做法自然不是做给王新民看的,而是做给下面的那些个人看,叶谦相信他们其中定然还有不少金家或者云家的人,这样一来,消息就可以很快的传到这两家的耳中。当他们得知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敢跟王新民斗,说不定他们会立刻的拉拢自己。

        听到王新民的话,叶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我刚刚来SY市,也不能什么事情也不做嘛,我对其他方面也不是太懂,对这件事情倒是稍微的熟悉一点,就交给我去办吧。我也想为SY市的发展出一份力嘛,我想,市长不会不给我找个机会吧。”

        王新民愣了一下之后,说道:“叶副市长能有这份心,我自然是很开心。好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打理,所有有关部门都要无条件的支持叶副市长的工作,知道吗?叶副市长,你也要费心一点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提,我会尽一切力量满足你。”

        “谢谢市长了。”叶谦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安排工作了,这件事情刻不容缓。会议我想我就不参加了吧?你们继续讨论,有什么工作安排的话,我的秘书随后会告诉我。”接着转头看了田甜一眼,说道:“小田啊,待会你把市长的讲话内容全部的记录下来,等我回来后我再看,要一丝不漏,知道吗?”

        “是!”田甜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替叶谦着急,石头山的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根本是个烫手的山芋,可是叶谦却偏偏的要往自己的身上揽,这不是自讨没趣嘛。可是她一个做秘书的,又能说什么呢,既然叶谦这么做了,那她也只有好好的跟着他了。

        王新民见叶谦揽下了这么一件头疼的事情,对于叶谦的这种态度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叶谦可以先行离开。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咧嘴笑了一下,起身走了出去。

        在叶谦离开酒店之后,没有多久,金伟豪也起了床,洗漱一番之后,打了个的士径直的朝陵园走去。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既然回来,第一个自然是要先去拜祭一下自己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女人。

        陵园在SY市东门郊区的一座山上,离市区较远,只是一般普通的陵园而已。金伟豪母亲死的时候,金伟豪还很小,金家的人没有让她进入金家的陵园,而且,对她的死也是不闻不顾,可谓是狠心到了极点。年幼的金伟豪哪里有钱给自己的母亲寻找好的墓地呢?在这个死人住的房子甚至要比活人住的房子还贵的年代,金伟豪也只能是乞讨着凑了点钱,给母亲在这里买了一块墓地。

        没有什么很豪华奢侈的葬礼,可以说,根本连个葬礼都没有。金伟豪独自一个人捧着母亲的骨灰上了山,埋了下去,金家的人甚至没有一个过来看上一眼,这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造成了很大的创伤。没有鞭炮声,没有锣鼓声,没有哭声,只有无声的抽泣,金伟豪在自己母亲的坟前跪了三天三夜,泪水也流干了,他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他要让自己母亲的骨灰埋进金家的陵园,要金家的人亲自过来跟自己的母亲道歉。

        如果说,以前金伟豪还对金家存在着那么一点点的感激的话,那么,在这件事情以后,那一点点的感激已经完全的荡然无存了。他不明白这个世上为什么还有人这么狠,那个男人为什么连自己的女人死了都不闻不顾,却依然可以堂而皇之的结婚,洞房花烛。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了山下停了下来,金伟豪付了钱之后举步朝山上走去。先去买了一些祭拜的用品,纸钱鞭炮之内,然后朝自己母亲的坟墓走去。由于没有多少钱,坟墓也只好买的是最普通的那种,蜗居在一个小角落里,如果不注意的话,甚至会被人遗忘。

        曾经,这位艳绝华夏的女人,令多少的富家公子趋之若鹜,可是,她却选择了金正平。这到底是对还是错呢?谁也说不准,或许在她的心里,她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否则,也不会在临死的时候还对金伟豪说,让金伟豪不要责怪金正平。

        红颜,枯骨!

        到了坟前,只见旁边长了零零星星的一些杂草,显得格外的凄凉。墓碑上,刻着她的生辰死忌,还有一张她生前的照片,美的让人心痛。

        金伟豪没有说话,蹲下身子,默默的将旁边的杂草拔掉扔去。拔的很仔细,哪怕是一点点刚刚露出头的小草,金伟豪也没有放过。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金伟豪停下了工作,满意的看了一下,没有了那些杂草,显得干净多了。可是,忽然间又觉得不对,除掉了这些杂草好像显得更加的凄凉。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金伟豪缓缓的跪了下来,将鞭炮点燃,一张张的烧着纸钱。

        “妈,我回来了,对不起,这么久没有来看你。”金伟豪哽咽的说道,“你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待在这里,一定很寂寞,对不起,是儿子没有出息,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你的心愿。我知道,虽然你一直都没有说,但是我很清楚,在你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想着要堂堂正正的进入金家的门,对吗?你放心,我已经开始在筹备了,不用多久,我会让他们亲自过来接你,然后跪在你的面前给你认错。”

        说完这些,金伟豪没有再说话,低着头,默默的烧着纸钱,只是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坚定,眼神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愤恨之情。

        忽然,金伟豪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浑身一震。不过,却并没有转身,依旧是默默的烧着纸钱。

        一个中年男子缓缓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四个人,虽然没有刻意的营造什么气势,但是却有一种强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势压过来。金伟豪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抬头,他知道是什么人,眼神里的那股愤恨越发的浓厚。

        “畜生,跟我回去。”中年男子厉喝道,表情没有任何父子之间的那种关爱,态度十分的严肃。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金伟豪的父亲,金家现在的家主金正平。金伟豪的爷爷金定山依然退居幕后,很少过问金家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金正平在处理。

        “回去?哼,回哪里去?”金伟豪冷笑一声,惨然的说道,“我早就没有家了,我的家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给毁了,我没有家,回哪里去?”

        “别逼我动手。”金正平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眼神里迸发出阵阵的杀意。

        “何必假惺惺的呢?你不是早就下过命令要杀我吗?何必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好人,想要动手就来吧,我的命不值钱,我只当早就没有了。”金伟豪缓缓的抬起头,起身,凝视着金正平,说道,“来啊,动手啊,怎么?不敢吗?”

        金正平冷冷的哼了一声,不管他如何的绝情,也不愿意在金伟豪的母亲面前跟金伟豪大打出手。“你想要闹到什么时候,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吗?跟我回去,只要你以后不离开金家,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没有人会动你。”说到最后,金正平的语气还是有点软了下来。

        不管如何,始终是自己的儿子,金正平是亲眼见过他在金家的那些个遭遇的,如果说一点也不心寒,那是不可能的。对金伟豪,就算他再如何的绝情,心里始终也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也正是因为这点微不足道的愧疚,所以他今天过来,希望可以带金伟豪回去。

        “我闹?是要闹吗?从小到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们都是看不顺眼,我做什么都是错。从小到大,你们有一个人正眼的看过我吗?你们看我的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冷淡,那种漠视,如同一把把利刃刺进我的心里,充满了嘲笑和鄙夷。让我跟你回去?回去继续忍受这样的眼神吗?如果是的话,我宁愿死在这里,起码,我可以和我妈永远在一起。”金伟豪有点歇斯底里的吼道,“金正平,要不你今天就杀了我,要不我绝对会让你后悔。”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金正平冷哼一声,眼神里的杀意越发的浓烈起来。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真的会动手杀了金伟豪,身后的四人也是一副很戒备的神色。

        更多精彩内容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