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129章 恩恩怨怨
  • 第1129章 恩恩怨怨

    作品:《超级兵王

        .org——    玄冥,其实他的本名并不是玄冥,他的真名字他也有很久没用了,甚至连自己都忘记了,当年在苗寨,他是最出色的年轻人,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是苗寨的族长兼大巫师,可是结果却是万海登上了族长的位置

        不过,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在他的心里始终还是有着难以忘怀的一段往事,有着一个难以忘怀的人,是谁?便是现在在他面前,躺在一张冰床之上,容颜从未曾改变过的美丽女子,寒烟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却又仿佛是遥在天涯,玄冥缓缓的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一下这个女人的脸,可是,到了中途,手却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落下,“寒烟……”玄冥哽咽的叫了一声,脸上尽是哀伤落寞的神情,双眼噙满了泪水,“你知不知道,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想着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是有心要伤害你的,我不是有心的,当年我真的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不过你放心,那些人我都已经杀了,我替你报仇了,谁敢伤害你,我一定饶不了他,”

        然而,面前的女人脸色如常,没有笑意,也没有愤恨,平淡如水,一个死去的人,如何能够听得到他说的话呢?不过,玄冥相信,她可以听见的,一定可以

        “寒烟,很快我就可以替你报仇了,我会亲手杀了万海,是他,是他抢走了你,如果不是她,你也不会变成这样,我们现在也一定生活的很幸福,很幸福,有我们自己的孩子,”玄冥哽咽的说道,“寒烟,你会不会怪我?会不会怪我把那个男孩抢走了?一定不会的,是吗?可是,寒烟,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下不了手,看到那个男孩子长的跟你太像了,我根本下不了手,不过你放心,这辈子万海也别想看见他,还有若水那个丫头,我会杀了她,她是万海的孽种,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怪我的,是不是?”

        玄冥有点近乎神经质的样子,一会哭一会笑,只怕此时的他,心里也是非常的纠结,非常的混乱?忽然,玄冥的面色一沉,缓缓的直起身子,悄然的拭去自己的泪水

        万海冲进了山洞,果然,看见玄冥在里面,不出所料,看着面前这个曾经熟悉的身影,万海一时间有些感慨万千,沉默了片刻,哽咽的叫了一声,“万江,”

        “这个名字我已经忘记了,”玄冥幽幽的说道,不错,这就是玄冥真正的名字,万江,他也是万海的大哥,亲生的大哥,当年苗寨里最出类拔萃的一位年轻人物,所有人都以为,万江会接任苗寨的族长兼大巫师,可是最后却是万海登上了这个位置

        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真的说不清楚,只是,那时候的万海虽然比较的木讷,但是却是十分的会做人;而万江,可能是年轻气盛,则是十分的自傲,因此,最后苗寨的族长兼长老会一致推举万海坐了苗寨的族长,那时候,或许玩还是的确耍了一些手段,不过,这在很多的家族门派之内,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至少,万海没有绝情绝义到对付万江

        可是,这件事情对于一向自傲的万江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虽然长老会最终推举他继任了大巫师的位置,可是,他怎么可能甘心呢?自己是那么的优秀,可是最后竟然败在了万海的手里,他心有不甘

        那时候,寒烟也是在万海和万江之间踌躇不定,不知道该选择谁,他们都很优秀,如果真要说爱的话,寒烟对万江的爱还是要胜过对万海的爱,所以,她最后选择了万江,其实,她也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办法,去化解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自己可以在万江的身边劝道他放下,兄弟连心,一起把苗寨发展的更好

        可是,不能继任族长,对于万江来说是他无法磨灭的一道伤痕,是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一个耻辱,所以,不管寒烟如何的劝阻,却始终无济于事,最后,终于还是兄弟相残,可是,那个时候谁还能选择支持万江呢?苗寨的人对万江展开了追杀,迫使的他不得不逃离了苗寨

        一直将万江逼迫到一个无法逃离的地步,被众人团团的围困,即使万江的修为再怎么高,面对那么多的高手万江还是没有一丝的胜算,在他杀死了十几人之后,终于脱力,倒在了地上,此时的他,面临着很危险的境地,他紧紧的护着寒烟,愤愤的看着万海,傲然的仰着自己的头颅,说道:“来,想杀我就动手,不过,你放了寒烟,这一切都不管她的事情,”

        万海转头看了寒烟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万海,我跟你走,我跟你走,只要你放了万江,你让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在最后的时刻,寒烟说了这样一句话,万海得救了,苗寨的人没有再追杀他,可是他最心爱的女人却是跟别人走了,不过他知道,那是因为寒烟深爱着自己,为了救自己

        顺理成章的,万海和寒烟结婚了,可是,在新婚之夜,却得知寒烟已然怀了万江的孩子,万海愤怒不已,甩袖离去,可是,他却是真的深爱着寒烟,虽然后来好像对她还是十分的冷淡似的,不过,却已经开始渐渐的接受她和她肚子的孩子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在慢慢的相处之中,再加上原本寒烟对万海就是有感情的,所以,也渐渐的被万海感动了,当然,虽然她的心里还是记挂着万江,不过,她却知道自己现在是万海合法的妻子

        在寒烟生下若水的第二年,又一次的怀孕了,是一个男孩,万海很开心,可是,就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孩子突然被别人抢走了,万海知道,那是万江的所为,可是,苦于没有万江的下落,这么多年来,他无时无刻的不再打听着那个孩子的消息,可是,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渐渐的,他也失去了希望,他也知道,那个孩子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楚,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也只能是说苍天弄人

        “你这又是何必呢?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累吗?”万海默默的叹了口气,当年的事情,其实他是对万江有着一丝的内疚的,“你的人已经败了,你难道还要坚持下去吗?现在放手,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哼,放手?”玄冥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万海,说道,“你让我放手?当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看见玄冥的模样,万海不由的浑身一震,愕然的看着玄冥,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他那张犹如枯树皮一样的脸,万海简直不敢把他和当年那个英俊潇洒的万江联系到一起,心里,更加的内疚和自责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万江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

        “你看看,你仔细看看,我之所以变成这样都完全是拜你所赐,你让我放手?我怎么放手?如果不是你,寒烟又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和寒烟怎么会生死相隔,你现在让我放手?你现在让我放手?那你当初有没有想过放过我呢?你这个卑鄙小人,”玄冥有些歇斯底里的吼着

        “当年的事情我的确有错,可是,你敢说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万海说道,“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寒烟也变成了现在这样,我们难道还要继续的斗下去吗?告诉我,我的儿子是生是死?”

        “哈哈,我就不告诉你,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哈哈,”玄冥歇斯底里的笑着,说道,“怎么样?你也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了吗?那你知不知道我当年失去寒烟,看着她跟你离去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吗?那个时候,我一无所有,只有她,只有她,可是你呢?你却狠心的在那个时候还要把她从我的身边夺走,我恨,我恨你,”

        “大哥……”万海叫道

        “你别这样叫我,族长、大巫师,我可承受不起,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弟弟呢,你这不是在折煞我嘛?”玄冥说道,“不管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你的儿子,你是永远也找不到的,你的女儿,你也一样的不要想能够很她在一起,”

        听到玄冥提起若水,叶谦也不敢再等了,慌忙的冲了进来,万海显然是早就知道叶谦跟在自己的身后的,所以并没有对叶谦的突然闯入感到任何的奇怪,至于玄冥,此时自然是也不会在乎叶谦是谁

        “快告诉我,若水现在在哪里?她在哪里?”叶谦激动的说道,“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你们自己解决就好了,为什么要牵扯到若水的身上?她是无辜的啊,你不觉得这样对待她很不公平吗?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如果你真的喜欢寒烟的话,你又怎么能去伤害她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