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061章 内乱(四)
  • 第1061章 内乱(四)

    作品:《超级兵王

        .org——    不管查怀安心里是作何感想,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做一点表面的工作的,不然怎么说查怀安做事低调很难对付呢?因为他能屈能伸,能将心中所有的愤怒所有的得意全部的压制住,不露丝毫的痕迹

        他也清楚,或许此时自己的表现并不一定能让人觉得满意,但是至少,他们在表面上找不出自己任何的毛病攻击自己,能堵住他们的嘴巴,这样做也是值得的,剩下的事情也好开展不是

        颜思水看到查怀安这般的模样,更是气愤,明明就是他害死了杜伏威,此刻却又在这里装什么孝子,愤愤的哼了一声,颜思水厉声的喝道:“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假惺惺的?师父就是你害死的,你简直就是混蛋,”

        查怀安收起自己的悲伤,缓缓的站了起来,直视颜思水,不屑的说道:“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师父现在死了,难道我悲伤都不行吗?你说师父是我害死的,你有什么证据?你可别忘了,师父是跟你一起去和叶谦比武的,现在师父死了,你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如果是我跟师父一起过去的话,师父绝对不会死,我有理由怀疑,是你联合叶谦害死了师父,”

        倒打一耙,颜思水没有想到查怀安竟然脸不红心不跳,撒谎就跟吃饭似的,顿时更加的愤然,厉声的说道:“查怀安,你这简直是血口喷人,师父临死前跟我说的很清楚,是你在他早上喝的参茶里下了毒,所以师父才会输给叶谦的,哼,如果不是你下毒的话,师父怎么可能会输,又怎么可能会死?你还有什么话说,”

        查怀安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师姐,师父现在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这分明就是想诬赖我,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好,可是,你也不能随便的给我盖这么大一顶帽子?师父的死,我也很难过,不过我一定会替师父报仇,师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诬赖我,我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所以,我不计较,”

        “查怀安,说这些话难道你就不觉得脸红吗?哼,师父是你害死的,如今你却又想要争夺墨者行会巨子的位置,你不会不明白师父的意思?他一早就已经说过,巨子的位置由我接替,”颜思水说道

        听到颜思水这样的话,支持查怀安的那些人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而支持颜思水的那些人却不由暗暗的叹了口气,他们不得不感叹,颜思水难成大器啊,完全不是查怀安的对手,被他玩弄在手掌心了

        “师姐,先师父刚死,尸骨未寒,你就跟我谈谁接替巨子的位置,这未免有些过分了?起码,也要等我们把师父风光大葬之后再说?”查怀安说道

        “哼,现在所有的长辈都在这里,正是决定的时候,你想要等到以后再有所图谋吗?师父临死前交代过,墨者行会绝对不能落入你的手里,”颜思水说道,颜思水的想法也是正确的,抓紧时间将这些墨者行会的长辈们请过来,确定自己巨子的位置,到时候就算是查怀安心中不服,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也无可奈何了?

        “师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争夺什么巨子的位置,如果师姐想要的话,尽管拿去就好,可是,你却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事情,未免太让人寒心了?枉师父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那么细心的栽培你,现在,师父的尸骨未寒,你竟然就想着要谋夺巨子的位置,你这是大逆不道,”查怀安愤然的说道,一席话,瞬间的将颜思水打入谷底,原本占据着理字的颜思水,此时此刻,俨然变成了一个没有半点恩情的逆徒

        支持查怀安的那批人,心里更加的乐开了花,而支持颜思水的那帮人,则是垂头丧气,默默的叹气,至于那些中间派摇摆不定的,如今则明显的开始倾向于查怀安了,本来,杜伏威的死,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的责任,可是按照刚才的情景来看,分明的就是查怀安占着理字,说的话那是在情在理

        颜思水却浑然不知,依旧咄咄相逼,厉声的说道:“查怀安,今天你休想离开这里,我要替师父报仇,你这个叛徒,”话音落去,颜思水就欲冲上前去和查怀安拼个你死我活,查怀安却是一点也不着急,颜思水越是这样,他越是开心,颜思水这样做,只会让查怀安更加的占据理字

        “住手,”吴青一声厉喝,说道,“颜思水,你简直太过分了,还有没有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

        “哼,我不杀查怀安,如何能泄心头之恨,如何替师父报仇,”颜思水说道,“吴青,我知道,你和查怀安原本就是一伙的,”

        查怀安不禁暗暗的笑了起来,如果说以前吴青还是准备两不相帮的话,那么现在颜思水的话分明的就等于是将吴青推到了自己这边,查怀安如何会不开心呢?这个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

        “混账,”吴青厉声的喝道,“在座的这么多人,难道都是瞎子吗?怀安说的很清楚,他不和你争巨子的位置,希望你能够暂时的放下野心,好好的将巨子风光大葬,可是你呢?却是咄咄相逼,一定要致怀安于死地,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有没有能力管好墨者行会,”

        吴青在墨者行会里是有着相当的地位的,他的话无疑左右了很多人想法,刹那间,那些人几乎是一边倒,全部的倒往了查怀安一方,仅剩的一些支持颜思水的人,眼见着形势不对,慌忙的对颜思水使着眼色,颜思水虽然是心有不甘,可是眼见着这般情景,却也意识到不对,硬生生的将自己心头的不悦全部的压了下去,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说道:“吴老,不要生气了,思水这也是为了墨者行会着想嘛,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主,咱们墨者行会的确是需要一个人来主持大局,”

        “莫堂主,你这话就不对了,”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站了起来,说道,“虽然说巨子生前很宠爱思水,可是并不代表着她就有能力管理好墨者行会,况且,巨子对怀安也一直很器重,这些年来怀安为墨者行会做的贡献大家是有目共睹,所以,我觉得由怀安接替巨子的位置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查怀安微微的笑了一下,接着压制住自己的笑容,正色道:“李堂主,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大家还是应该商量一下如何将师父的葬礼安排的妥妥当当,而且,我们也必须做好一切准备,防止外人在趁机对我们不利,”

        “怀安说的不错,”一位和吴青差不多年纪的老者站了起来,说道,“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巨子的葬礼,这件事情可不能忽视,而且,那个叶谦也一直虎视眈眈的,咱们不得不妨,”

        很明显的,第一次交锋,查怀安获得了全胜,很顺利的赢得了众人的好感,这为以后自己争夺墨者行会巨子的位置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有了这位老者和吴青的话,,其他人也再无什么话好说了,颜思水虽然心中十分的不悦,此时却也不得不压制下来,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这么复杂,明明自己是占着理字的,可是如今自己却好像是变成了谋朝篡位似的,杜伏威明明就是查怀安害死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这让颜思水十分的悲痛

        这个时候,如果颜思水再多言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显得理亏,所以,不得不紧紧的闭上嘴巴,什么也不去说,紧接着,众人就开始讨论起杜伏威葬礼的事情

        此时的叶谦,倒是显得有些个闲似的,他现在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做,就是静静的等,等查怀安和颜思水拼个你死我活,然后,再趁机坐收渔人之利,在酒店的房间内,叶谦和墨龙、金伟豪商量着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丝毫的顾忌,俨然的已经将金伟豪当成了半个自己人了

        想想也是,经过了M国的那一战,叶谦和金伟豪的感情有了实质性的飞跃,虽然可能还算不上真正的兄弟,但是却也朋友了

        三人正在商量间,叶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冷毅打来的,叶谦不由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么久以来,冷毅从来都没有联系过自己,叶谦隐隐的有些意识到不妙

        接通了电话之后,对面传来了冷毅有些着急的声音,听着他急速的将事情讲完以后,叶谦的眉头渐渐的深锁起来,身上不由的爆射出阵阵强大的杀意,墨龙和金伟豪都不由的愣了一下,看样子是出了大事了,叶谦应了几声之后,挂断了电话,也没有多说什么,这让墨龙和金伟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