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998章 西北王的张狂(加更2)
  • 第998章 西北王的张狂(加更2)

    作品:《超级兵王

        .org——    叶谦是注定无法享受那种安静的生活,他的人生是需要在不断的斗争之中升华,或许,等到有一天,叶谦足以登上巅峰俯视众生的时候,他会选择一种安静祥和的生活方式,但是此刻,肯定是不行的

        西京大学在叶谦的人生旅途中不过只是一段插曲,就如同当年在SH市大学的那段时光一样,注定了不会长久

        不过,这短暂的一段时光,将会成为某些人永远也无法忘记的回忆,无论是陈思思还是付生、云傲天、叶河图,就是因为这短暂的时光,叶谦改变了他们四个人的生活,将来的某一天,当付生、云傲天和叶河图站上了一些人永远也无法望及的高度,这段回忆让他们感慨万千

        如果没有这次冥冥之中的安排,他们三人或许还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永远也无法想象自己的将来竟然会是那般的模样

        电话是黑寡妇姬雯打来的,西北之行还是出了问题,西北王万羽中嚣张跋扈,狂妄不已,根本不把黑寡妇姬雯放在眼里,在东北叱咤风云的黑寡妇姬雯,在西北的土地上终究是没有多少的影响力,西北王万羽中也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多年以前,他如雷霆般崛起,并且将一代巨枭杨天的尸体永远的留在了西北这片荒漠之上,谁敢说这位号称西北王的大人物没有几分魄力?在华夏,东北的道上向来都不缺乏猛人,西北王万羽中当年竟然敢如此的对待杨天,这份魄力让人惊惧

        西北王万羽中自来张狂,彻彻底底的一方土皇帝,当年他可以不把势头正劲的杨天放在眼里,如今,又怎么会忌惮黑寡妇姬雯呢?他就是想告诉全华夏道上的人物,他西北王万羽中无人可敌,别说是东北道上的人物,就是其他猛人他照样不放在眼里

        当然,张狂是需要本钱的,西北王万羽中能够在西北混的风生水起,自然是有着自己强大的背景作为后盾,越是身在高位,盯着你的人就越多,指不定哪天半夜回家就会在路上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如果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西北王万羽中自有其飞扬跋扈的本钱

        陈思思纵然是万般的不舍,但是却也不得不苍然离别,如果说,以前她眼里的叶谦只是一个有点本事的学生,那么现在叶谦已经不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叶谦的人生注定了是要不停的争斗,作为叶谦的女人,要学会理解和懂他,陈思思虽然懵懂,但却也愿意慢慢的学

        付生、云傲天和叶河图三人虽然很想能够跟随在叶谦的身边,但是见识过叶谦的本事之后,他们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跟随在叶谦的身边只能是一个累赘,留在西京大学好好的,借助叶谦给自己留下来的事业极力的发展,那才是正道

        西京市,也属于西北,当然也是在西北王万羽中的势力范围之内,阎罗王王庆生之所以敢那么嚣张的对付陈青牛,就是仗着有西北王万羽中的撑腰,的确,在万羽中的眼里,陈青牛不过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这些年来他也都任由着他发展,在他看来,如果想要灭了陈青牛那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十年前,西北王万羽中就一直在暗暗的培养着阎罗王王庆生,目的自然是希望王庆生能成为自己以后在西京市的代言人,这十年阎罗王王庆生的发展还算可观,也给西北王万羽中带去了丰厚的经济效益

        上位者,都是有着很重的心机,懂得去如何的利用别人,一个敢杀了杨天漠视东北黑道的西北王万羽中自然不是泛泛之辈,他让阎罗王王庆生和陈青牛对着干,就是想他们两败俱伤,自己渔人得利,利益,才是永恒的话题

        不过,阎罗王王庆生的失败让他有些怒不可支,在西宁市的别墅内,西北王万羽中看着面前噤若寒蝉的王庆生,愤怒不已,厉声的喝道:“没用的东西,他一个叶谦算什么?在SH市、在NJ市或许他还算的上一个人物,可是这是在西北,咱们的地盘上,你竟然被他吓成这副模样,灰溜溜的跑回来,简直是丢尽了我的脸,”

        “万先生,不……不是我害怕,的确是那个叶谦不是简单的角色,你可不能小看了他啊,青帮和洪门可是咱华夏流传那么多年的帮派,可是还不是被他给收服了?万先生,咱们不能小看了他啊,这个叶谦绝对不简单,”王庆生弱弱的说道

        “不简单?有多不简单?多说东北的黑道是全华夏最猛的,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可是那又如何?杨天还不是被我埋在西北这么多年?她黑寡妇姬雯还不是拿我没有办法?他一个叶谦,又能耐我何?更何况,我背后的人物,是他叶谦能惹的起的吗?”西北王万羽中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王庆生本还想再说什么,可是想想西北王万羽中背后的家族,的确,是没有什么好害怕的,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西北王万羽中那可不是地头蛇那么简单,完完全全的一方霸主,“万先生,那个黑寡妇姬雯我们怎么处理?要不要……”一边说,王庆生一边在自己的脖子上虚晃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显然是想杀人灭口

        西北王万羽中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不用,一个女流之辈能有什么大不了,我就是要让她尝一尝孤立无助的滋味,给我盯紧点,东北那边如果来人的话,给我来一个杀一个,也好让那帮东北的人瞧瞧,咱西北这块土地不是他们可以来嚣张的地方,”顿了顿,西北王万羽中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Y邪的笑容,说道:“那个黑寡妇姬雯长的还不错,我听说当年杨天可是碰都没有碰过她啊,都说她是黑寡妇,我倒是想看看这个黑寡妇到底是不是有毒?我就是要把她逼的无路可走,乖乖的躺进我的怀里,就算她是黑寡妇竹叶青,到了我手里,那也得乖乖的听话,”

        王庆生附和的笑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躺在床上瘫痪的儿子王军,他甚至有点渴望叶谦也和黑寡妇姬雯一样过来,到时候说不定西北王万羽中还可以替自己报了这个大仇,“万先生,我们要不要派人受着杨天的坟墓啊?万一那个黑寡妇姬雯偷偷的把杨天的骨灰给挖了出来,那我们可就吃了哑巴亏了啊?”王庆生说道

        西北王万羽中神秘的笑了一下,说道:“哼,不用,我自有安排,”

        王庆生也不敢多言,弱弱的应着

        黑寡妇姬雯也的确是没有想到西北王万羽中竟然是如此的狂妄,当初自己在东北和他电话沟通的时候还很好,可是如今自己到了西宁市,他却忽然反悔,这让黑寡妇姬雯有点怒不可支,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黑寡妇姬雯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她自然能够看的出来西北王万羽中眉宇间的那抹猥亵的龌龊神情

        不过,好在这个西北王万羽中倒是还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否则凭借自己带来的这几个人,只怕自己是没有办法回东北了,她有点觉得自己太鲁莽了,不敢轻易的犯险,不过,想想杨天至今还躺在西北的那片荒漠之中,黑寡妇姬雯就觉得歉疚

        看样子,和西北王万羽中和谈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途径就只有震慑住他,可是,这里毕竟是西北,不是她的地盘,自己就算掉再多的人过来,只怕也无济于事啊,在人家的地盘上,即使有力也无处使啊

        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指望着从东北那边的人过来以后,能够偷偷的挖出杨天的骨灰,然后带回东北,可是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只怕西北王万羽中也早有防范了?恐怕也很难下手啊

        再打了电话给叶谦以后,黑寡妇姬雯不由的有些后悔,明明知道叶谦在西京大学肯定是有着什么任务,自己却又去打扰他,虽然她和叶谦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的明朗化,但是她也不愿意让叶谦为自己担心,她也很清楚,自己说了,叶谦肯定会过来的,可是,如果那边有什么事情,岂不是让叶谦左右为难吗?

        可是,除了叶谦,她也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的什么办法了,不管她有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坚强,始终都还是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她也很希望有一个男人能够挺身而出,替自己摆平一切麻烦

        想起叶谦,黑寡妇姬雯不由的陷入了一阵回忆之中,“老板,不如我们今晚就行动,我们先去把天哥的骨灰带回来,然后尽快的离开西北,那个万羽中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如果我们在这里待的太久的话,我怕会对我们很不利,”一名手下说道

        黑寡妇姬雯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还是在等等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