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993章 张狂(加更11)
  • 第993章 张狂(加更11)

    作品:《超级兵王

        .org——    的确,现如今在华夏,能够镇得住叶谦的名字的确没有几个,除了中央的那些老头,或者各大军区的司令,叶谦会卖几分面子,其余的人,叶谦还真的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曾以权和王庆生两个小人物又能说的出什么样的大人物呢?

        叶谦也不想在西部闹出什么大的动静,来之前胡南建虽然说的很含蓄,但是叶谦却可以感受的到,现在中央的大人物对自己是有着意见的,毕竟,现在自己的实力的确是已经达到了一种很强大的存在,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消化和整顿,如果王庆生可以大事化小,叶谦倒也不愿意为难他,至于他和陈青牛之间的矛盾,二人公公正正的较量一番,谁输谁赢叶谦不会插手

        王庆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说道:“叶谦,你也太狂妄自大了,姑且不说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西京大学的学生,就算你家世殷厚,也不能如此的目中无人?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如果敢动我一下,后果会很严重,西北王听过吗?我想你也不知道,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毫毛,西北王就绝对饶不了你,”

        叶谦微微的笑了起来,西北王万羽中,果然,王庆生的背后有着一个强大的势力做支撑,否则绝对不敢这般张狂的去对付陈青牛,想起西北王万羽中,叶谦不由的想起黑寡妇姬雯,也不知道她现在在那边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情,“别说你只是西北王万羽中的一条狗,就算是西北王万羽中本人,我也照样敢甩他两个耳光,”叶谦的话音落去,骤然间站了起来,一手抓住王庆生的头发狠狠的撞在了桌面上,只听的“砰”的一声,王庆生一阵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叶谦竟然真的敢动手?而且,还是如此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曾以权整个人忽然的怔住了,完全没有预料到,看着发疯似的叶谦不停的抓着王庆生的头发,将他的头一次一次的撞在桌面上,曾以权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威吓住叶谦

        “你最好别说话,否则我连你一块收拾了,”叶谦冷笑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曾以权也是堂堂的西京市市委记,公然的杀了他,始终是无法对上面交代,上面或许不会怎么对付自己,但是多多少少也会责骂自己一番,对付这样的人,根本无需用拳头的方式

        松开王庆生,叶谦拍了拍手,重新的坐下,王庆生的脸上沾满了血迹和菜里的油渍,整张脸宛如脸谱一般,煞是精彩,“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王庆生和你一个市委记,哼,就连京都那些世家子弟,我照样敢这么削他,谁敢吭一声?”叶谦冷哼一声,说道,“我给你面子跟你谈,你却人五人六的真的把自己当一盘菜了?不是有西北王万羽中给你撑腰吗?马上打电话给他,就是是我叶谦削的你,”

        叶谦的话,无疑有着相当的威慑力,一个能削京都世家子弟的人物,能是个简单的角色?很显然,自己这次是看走眼了,输的是一败涂地,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所为,王庆生不敢挣扎着爬了起来,哪里还敢有丝毫的懈怠?慌忙的跪倒在地,哀求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叶少,还望叶少宽宏大量不跟小人一般计较,”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磕着头

        听到叶谦刚才的话,想起曾经在SH市和NJ市掀起风风雨雨的一位大人物,王庆生恍然明白,面前的此人竟然就是那位爷,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这样的大人物却扮猪吃老虎的跑到学校里去,这位爷的脾气他没有见过也多多少少的听过一些,只怪自己有眼无珠,现在他也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了,能逃的过眼前的这一劫再说

        淡淡的笑了笑,叶谦说道:“看来你是想起来我是什么人了,说,这件事情你想怎么解决?”

        “小人回去后立刻放弃西京市,以后再不敢踏足半步,至于陈先生……我……我就……”一边说,王庆生一边看了曾以权一眼,显然是想说放不放陈青牛他做不了主

        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管这个王庆生以前有多么的嚣张狂妄,此刻,他却绝对算的上是一个聪明人,知进退,懂取舍,也算是一个人才,对付这样的人,叶谦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些人,叶谦伸伸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一群,又何必太跟他们一般见识呢?“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但是哪怕是杀人无数的狂徒,那也应该要有自己的一个底线和原则,否则岂不是变成恐怖分子了?你和陈青牛当年的种种恩怨我不管,也不想管,我只说一点,陈思思是我的女人,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家人,你们都动不得,也别说我仗势欺人,这件事情我也不打算追究,等陈青牛出来,你跟他赔礼道歉,大家握手言和也就罢了,”叶谦说道

        王庆生不由的惊喜过望,叶谦这样的话,无疑是给了他一条很宽阔的道路,刚才他还真的担心叶谦会对他赶尽杀绝呢,此时自然不敢再有其他的言语,连声的道谢

        转头看着曾以权,叶谦说道:“你一个小小的市委记,副省级干部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公报私仇,华夏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不作为一心满足自己私欲的干部,才会导致如今这样的局面,聪明的话,你自请处罚调到一个清水衙门还能有个后半辈子的逍遥生活,如果不然的话,我不但要你做不了这个市委记,还要你进监狱里蹲上几年,自己斟酌着办,”

        可能由于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叶谦对曾以权这样的官员的痛恨,要远远的胜过王庆生那样的江湖人物,所以,他愿意放王庆生一马,那是因为王庆生和陈青牛之间终究只是一种江湖的争斗而已;可是曾以权就不一样了,这样的干部如果给他留在有实权的位置上,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的人,相信经过这一次,他也懂得收敛了?

        叶谦也没有多留,说完自己的话,转身就离开了,王庆生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赫然发现自己浑身全部被汗水给湿透了,他很清楚,自己刚才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啊,看着面色土灰的曾以权一脸愤愤的模样,王庆生不由暗暗的叹了口气

        “这小子太狂妄了,他到底是谁?哼,我不把他送进监狱里坐上几年,我就不姓曾,”曾以权愤怒的喝道,刚才被叶谦的气势所震慑住,吓得不敢言语,如今叶谦不再,顿时王八之气爆发出来

        王庆生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曾记,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选择听他的话,刚才咱们都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啊,就算他刚才杀了我们,也没有人会管我们的死活的,曾记,咱们相交一场,陈家这块肉咱们是吞不下了,没有引火烧身,就烧香拜佛感恩,这个叶谦,不是你我可以对付的角色,几年前,他忽然间崛起,犹如一颗新星一般,先是慑服了NJ市的黑白两道,接着又是SH市的黑白两道,最近在京都又是掀起了风风雨雨,这样的人,是你我可以对付的吗?乖乖的听他的话,咱们或许还可以多活些时日,哎,一辈子打雁却被雁啄了眼,这次真是有眼无珠啊,”

        曾以权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然而,那眼神之中却还是掩饰不住的迸射出阵阵的锋芒,自己在清水衙门待了五年的时间,那些苦,他可不想再有了,王庆生把叶谦说的那么神乎其神,他可不相信,最多不过是个有点能耐的黑道枭雄而已,自己堂堂一个市委记还会怕了他?曾以权的眼神之中,迸射出阵阵强烈的杀意和一丝的阴险

        看到曾以权这般表情,王庆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说那么多也没用,自己已经尽到自己的本分了,如果这个曾以权愣是要往上冲的话,他也爱莫能助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陈青牛现在在监狱里没有出来,叶谦着实有些担心陈思思的安全,也不知道国安局的那帮人可不可靠,心里始终有些放心不下,所以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看

        招了一辆出租车,径直的驶往陈家的别墅,司机,竟然还是刚刚送自己过来的那人,看着叶谦,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有了变化,叶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不是杀人犯,王庆生完好无损呢,”

        司机一愣,想起叶谦先前的话,和自己的那番动作,不由的笑了一下,暗暗的想道,年轻人就是喜欢吹牛啊,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相信他了呢,哎——